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精神洁癖、进化论和看笑话

云起君 发布于:
 
精神洁癖、进化论和看笑话
 
 
我首先应该承认自己并没有那种宽广的胸襟,我对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忍让的,所以很多人会评价我说,我有精神洁癖,我倒也乐意承认这一点。因为精神洁癖总比洁癖容易让别人接受,或者说这是眼界的高低和身段的问题。我有个同学,他的母亲是医院的医生,资历很老、级别很高,洁癖很严重。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尘不苟”,床单是雪白的,三天全部换一遍,吃饭前洗手像是上手术台前的消毒……一家人被折腾得苦不堪言。最妙的是,在90年代肝炎流行的时候,他家里的所有门的把手上都挂着酒精棉球,几个小时更换一遍——此举是为了杜绝病毒的侵入,按道理说,他们家应该是“百毒不侵”了。不过在例行的检查中,这同学的一家三口都被查出了是家甲肝携带者,真的是很让人愤懑和不解。
 
过了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对于一个生物体而言,去适应周边的环境,远比去改变周边的环境重要,而且艰难。在动物进化的过程中,很多东西走到了进化的末枝,于是就停止了进化。或者是周围的环境不再改变,产生了地理上的隔阂,于是也就不再进化了。澳大利亚上的那些奇怪而独有的动物,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于是“洁癖”,不管是精神的还是肉体的,不论是自主的还是被动的,都不是什么好现象。一旦对外界环境失去了应激性,一个生物体也就走到了尽头。
 
其次我要承认我是个爱看别人笑话的人,小到走路崴脚、骑自行车摔跤,大到阴谋计划没有完成,都是我喜欢的现实中的肥皂剧。一个朋友和我说,为什么离开她的人都说喜欢她。我很哑然,这种东西我原以为只是在肥皂剧里才能见到,没想到周围的人们都是三流的编剧,或者说三流的编剧就是周围的人们——这一切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觉得难以下咽,但是上演在现实中却是精彩无比。如果生活是一个二流的编剧,那么分手后的男人会对那个尚可以上床的女人说,“正是因为喜欢才离开”,女人心一软,腿也就跟着软了,软了之后,男人就宽衣解带。这是生活告诉我们的真理。一些问题,女人希翼用身体解决,男人也希望有身体解决。对于那种“张开双腿,拥抱明天”的女人,在现在的中国社会,没有办法给出一个价值和道德上的判断,总而言之,这是一出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苦肉计——或者说——爽肉计。
 
一个一流的编剧,会让“文似看山不喜平”,让所有的事情都一波三折,最终还是走上歧途。有个游戏,是一个日本出品的文字类游戏:《月姬》。有个汉化组将其汉化了,但是很可惜,只汉化的主要的故事情节——也就是说,不懂日文的人要玩这个游戏的话,只能玩出来一种情节。如果选择有误,那么出来的将是大段大段的日文,玩家只有回到上一个存档点,回头来重新选择。可是人生是不允许你重头再来的,高考、考研可以搞上几次,但是婚姻呢?爱情呢?那首“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重头再来”的励志歌曲,不过是一个忽悠的烟雾弹。
 
打票女的儿子今年中考,Old Boy也就在千方百计地将他阻挡在自己所任教的学校的校门之外。索性的是,她儿子的成绩相当糟糕,在Old Boy看来,是万万不可考上他的这所省重点中学的。成绩下来之后,Old Boy也出了不少馊乎乎的主意——也就是司马昭之心。不过,今天,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打票女让儿子背着Old Boy填了高中的志愿,全盘推翻了Old Boy的计划——或者说诡计。更不幸的是,她儿子竟然考上了这个学校的择校生,也就是说,在每年都要交出除了学费之外的7000元钱之后,打票女的儿子可以“名正言顺”地走进这所省重点中学的大门——等着他的,是未知的生活。
 
最后我得承认,我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在看这出发生在我身边的肥皂剧的。打票女的儿子考不取,我就看了他的笑话;考到一个距离Old Boy的住宅遥远的学校,就看了打票女的笑话;当然,最最具有喜剧和讽刺效果的就是这第三种:打票女让儿子背地里填写了高中的志愿,最终她儿子录取在了Old Boy任职的学校,这是Old Boy的笑话,这是最大的笑话,这是机关算尽但却终不成仁的笑话,这是一出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的笑话,这是没有道德标准的笑话,这是没有行为操守的人的笑话。
 
Old Boy也是有着某种精神洁癖的人,当这种洁癖扩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道德就失去了底线,操守也就没有了标准——就如同恪守卫生标准但是依然感染肝炎的那家人一样——我们对事物就会失去判断,变得独断、专行、不讲情理、毫无道理可言,于是神经也就坏掉了,无法分清好坏、无法判断事实、无法区别黑白、无法认清自己。一并来的就是固步自封、停滞不前,也就是说,“进化”走到了死胡同。这个时候,我想,在这个打票女儿子念书、生活和吃饭的问题的处理上,应该能看出生活究竟是一位三流编剧还是一位一流编剧了。
回复 (7) | 收藏 (1) | 2408 次阅读 |
标签: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