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西递宏村游记乱写

云起君 发布于:

 

 

 

第二天的西递宏村,是我这次出门的重点。看过无数照片,听朋友说了无数次的见闻之类,终于要亲眼一见了。西递和宏村基本上市一模一样的建筑和规制,都是徽文化和徽派建筑的小型古村落。其实婺源也是一样,婺源原本属于徽州,后来行政区域的重新划分才划归到了江西。所以,去婺源,看到的也是徽派文化。徽派文化,挺源远流长了。名物名人也有很多,现在我们最熟悉的就是胡sir了。其实还有胡适和胡雪岩。黟县、歙县都是所谓的代表地。当时在车上想起当年初中地理会考,乡土地理里的歙县的歙字不会写,胡写了一个“盒”加了一个“反文”。被扣掉了2分,结果那次考试就得了98分。黟也好,歙也罢,都不是通行的汉字,属于古汉字的分类,也只在地名上使用了。而且,当地居民的用语,也就是土话,非常古朴。而且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方言系统,现代汉语有7大方言,仅仅是歙县和周围的县就占掉了4个。很多古汉语学家认为地理上的隔离和方言之间的独立性使得这里的口头语言还保留着古语的特色。只不过,很多有特色的口头语言,都被普通话替代了。什么吃日光、吃晚霞之类的优美的语言,早就不复存在了。

 

到了西递宏村,看的就是建筑和规制。不过乱糟糟的人群也看不出来什么内容。以前看过很多关于这里的纪录片,走在当地,倒也能一一回忆起来。转完的西递,就去走了宏村。从景色来说,宏村要比西递显得更为精致,同时也更为大气。因为有个南湖,有水,所以会显得更加“文人化”一些。宏村和西递的视觉上的好看,在于颜色的搭配。青瓦,斑驳的白墙和稀稀落落的石头铺就的街道,造就的一种感受使得这里像是所谓的世外桃源一般。两个小村子里到处都有学生在画画,看上去都是些学艺不精的中专生,画笔下的东西也乏善可陈,没有透视、没有精致、没有层次、更没有色彩上的搭配和组合。这两个地方,有颇多的人文景观,房子、老宅子还有一些楹联。房子的主人在房子里签名买书,按照码洋的七折出售。买了几本书回来,也没有兴趣看,因为写的实在是太差。祖辈有人做官、又人经商,被罢免的被罢免、破产的也破产。因为太久远,没留下什么“X二代”,不过住在老宅子里,倒是可以把之前的见闻、轶事、故事和听说来的流言有鼻子有眼地写上一本。这种东西,权当纪念了。

 

鲁迅说中国是文字的游戏国,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曾经很肤浅。我曾认为,玩玩文字游戏,譬如说鲁迅说林语堂翻译的“幽默”就是背不出来书,挨了打之后自己找个僻静的地方“幽幽默写一边”就是文字游戏了。现在看来绝对不是。因为有一副楹联改掉了我的这个看法。在西递的瑞玉庭里,挂着这么一副楹联:快乐每从辛苦得,便宜多自吃亏来。不过“辛”字多了一横,“多”字少一点,“亏”字又多了一点。其含义是说要有所成就,一定要吃亏多一点,辛苦多一点,便宜少占一点。作为教育,这种方法未尝不可,但也正应了鲁迅的那个判断,中国是文字的游戏国。


 






















 

 

回复 (27) | 收藏 (6) | 3517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