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为奴十二年》和折磨色情片

云起君 发布于:

《为奴十二年》和折磨色情片

 

 

在表面上,《为奴十二年》描绘的是一个被刻意陷害的黑人的可歌可泣的回家之旅;在文化层面上,《为奴十二年》展示了美国黑人的屈辱史,并且以此为对照,表达了黑人在今日“翻身做主人”的喜悦之情。但是在电影类型和类型电影的归纳上,这部电影很难被归类。大体上来说,这属于一部正剧;但是在某些影评人心里,这是一部难以下咽的折磨色情片。

抱有此观点的影评人阿蒙德·怀特在纽约影评家学会的会刊上写了一篇充满了热情洋溢的批评之情的文章,痛斥这部电影是一部“折磨色情片”(torture porn),根本不配获得如此的赞誉。这位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黑人影评人的激烈观点得到了同样激烈的反响,有褒有贬,有赞有弹。先不论他的观点是不是牵扯了太多的个人色彩,我们应该先搞搞清楚,什么是折磨色情片。

 

 

 

折磨色情片的历史

 

折磨色情片的前身或者说出处叫做“飞溅电影”(Splatter film)。这种电影都是低成本的恐怖片,往往以血浆飞溅、人体器官到处乱飞为卖点。在新千年里,尤其是2003年到2010年这个时间段里,飞溅电影出现了一个亚种,被著名的影评人大卫·埃德尔斯坦冠以“折磨色情片”而广为人知。

“折磨色情片”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20061月,在埃德尔斯坦的一篇评论《人皮客栈》的影评中出现。埃德尔斯坦认为,这种电影是飞溅电影的一个从属流派。在这类电影中,暴力、裸体、折磨、残害、虐待等血腥内容随处可见。随后,好莱坞的电影人接连拍摄了《魔煞一家亲》、《狼溪》等影片,算是把这种电影推到了主流的边缘。后来,在《电锯惊魂》及其续集的推波助澜下,折磨色情片成为了票房的宠儿并渐渐成为好莱坞的主流电影——至此,折磨色情片和飞溅电影算是正式分道扬镳。

折磨色情片,一般都会借助于一个或者是一组角色的悲惨命运来展开故事的讲述。主角要经历莫名其妙的劫持和绑架,经历惨无人道的暴力和虐待,最后或是死掉或是重新发现自己的价值和身份,并再一次回到正常的世界。无论是《电锯惊魂》或者是《人皮客栈》,都遵循着这种叙事的规律。

在很多影评人的推波助澜下,折磨色情片这个分类标签变成了一个贬义词。可是,事实果真如此么?很多人带着猎奇的心态去看折磨色情片,希望从中找到击中兴奋点的内容,可惜的是,折磨色情片并不是Snuff电影(特指一些特意拍摄的,用纪录片形式展示虐杀、强奸等犯罪过程的影片),无法给一些口味非主流的观众提供精神的辅佐。而且,人们在评价这类电影的时候,总是会聚焦在特定的暴力和情色情节上,忽视了影片真正要表达的内容。人们往往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这种电影的浅薄。

但很多时候,事实正相反,折磨色情片在获得有内涵和有意义的题材之后,会显示出不一样的价值。折磨色情片的确令人不快,但是艺术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提供“另一种”体验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拉斯·冯·提尔所拍摄的《反基督者》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折磨色情片”,其中拥有该类电影所应该有的一切元素。可是影片的结构和所指代、象征、套用的宗教典故,又使人不得不从另一个角度去考虑片中的虐待、暴力、性爱和折磨的内容。换而言之,在获得内涵之后,折磨色情片能转变为纯粹的艺术电影。

 

 

 

《为奴十二年》这桩公案

 

《为奴十二年》,改编自所罗门·诺瑟普在1853年所著的同名传记小说。在影片中,所罗门·诺瑟普的不幸遭遇,被简单地分成了三块叙事模块:悲剧发生,悲剧发展,悲剧结束。而具体在影片的描绘中,悲剧的发生和结束仅仅使用了5分钟的影片时长。

换而言之,整部影片所表述的,仅仅是一个黑人被白人奴役的悲剧的过程。反观那些具有代表性的折磨色情片,它们所遵守的,也大致也是类似的叙事手法。比如《电锯惊魂》系列,主角都是被劫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为了活命,而遭受折磨。这种折磨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而至于这些被挟持的主角是些什么人,社会角色和定位是什么,有什么爱好和特长,性格和心理状况怎么样,几乎都一无所知。而到了影片的结尾,这些人回到正常社会里,故事就立即结束,不做任何停留。

而在对所谓的悲剧的表述上,此类电影亦会进入一种“制造惊奇”的状况之中。1997年的《异次元杀阵》,就使用了魔方、数学模型这样的噱头来制造惊奇。而在《电锯惊魂》里,这种制造惊奇的方式则是层出不穷的杀人和两难选择的游戏。《为奴十二年》,则是使用了黑人真实的奴隶史,来制造一种历史和文化想象上的“惊奇”。在本片之前,昆汀·塔伦蒂诺,就用一部类意大利西部片的《被解放的姜戈》完成了对黑奴历史的戏谑化书写。而在本片之中,这种书写,则演变成了某种虐待和受虐的游戏。片中的黑人逆来顺受,没有丝毫的反抗意识和举动。更令人沮丧的是,影片几乎所有的情节,都是围绕着施虐-受虐这一关系展开的。所以,阿蒙德•怀特在影评中,直接把本片的导演史蒂夫·麦奎因称呼为“SM爱好者”。

缺乏社会性的表述、主角没有灵魂以及故事单薄,是这类影片的一个最大的特征和特点。无论是在《异次元杀阵》、《电锯惊魂》,抑或是《反基督者》里,社会都是不存在的,主角唯一的目的就是避免死掉。当他们最后获救之后,他们所做的,就是走掉——头也不回地走掉。《反基督者》里,威廉·达福的角色是这样,《异次元杀阵》里那个数学天才是这样,而在本片中,埃加福特所扮演的所罗门似乎是带着无限的歉意、眷恋、悔恨看着一样被虐待的女奴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走掉了。虽然影片用字幕的形式告诉了我们所罗门在此后的一些“善举”。不过,这和影片无关,和历史有关。

 

 

修辞学的限制

 

史蒂夫·麦奎因的大部分电影,几乎都没有修辞格的修饰。这就是在说,他的影片,如果没有倾向性或者是政治目的,没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内容的话,就会变得索然乏味。纵观他的几部影片:《饥饿》里法斯宾德自虐式的绝食和政治倾向,《羞耻》里大尺度的色情镜头,《为奴而十年》里的折磨和虐待,以及对黑人历史的“控诉”,都凡属此例。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表达过这么一个观点。他认为,一个文艺作品需要一些修辞格和修辞手段来让自己更加容易理解。有的时候,修辞就是用来表达自己观点的方法。所以在雅典的教育体系中,修辞是比哲学更重要的学科。

但是,使用修辞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人们在表达自己的时候,需要正确地使用修辞。如果忽视修辞原则,缺乏正确的重点或得体的激情,那么都会被认为是有辱听众智力或者是在暗示说话人自己的错误。所罗门•诺瑟普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详尽描绘了自己被劫持、被奴役、被折磨和被解救的过程。在他的表述中,回忆的性质、今昔与往昔的对比形成了一种修辞格,形成了一种价值体系。人们在阅读他的回忆录的时候,无一不在唏嘘他的经历和历史、社会的无常。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或者说,在麦奎因的几乎所有电影中,修辞格都是不合适甚至是缺席的——有的,只是平白、坦率、彻底的展示——在某些电影中这种修辞格是合适的,但是在某些电影中,这种修辞格是不合适或者是错误的。所以。正应了尼尔·波兹曼的判断,缺乏正确的重点,就是在暗示自己的错误。而具体到《为奴十二年》的这部电影之中。麦奎因错误地选择了折磨色情片这个片种,把一个宏大的主题肢解在了母体之中。当然,这并不能表明麦奎因的审美水准低下,也更不能证明这部电影毫无价值。我们只能认为,一部“折磨色情片”,和这类电影所共有的一种叙事体系、塑造方法限定了某种修辞格的诞生和使用,致使一部宏伟的影片轰然倒地。情怀变成了折磨,历史变成了血浆,严肃的正剧变成了尖叫的恐怖片。更进一步说,我们应该将其看成是“折磨色情片”这种媒介、这种隐喻这种认识论的自身的缺失。因为:一种话语和观点的媒介,决定了它所传递的文化的质量。

 

为奴十二年 12 Years a Slave(2013)
 

8 .0

为奴十二年(2013)

影评(137)|收藏(1477)

回复 (21) | 收藏 (4) | 1328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