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战争】西西弗斯的神话——黑暗之心

云起君 发布于:

【战争】西西弗斯的神话

——黑暗之心


将心比心地说,《现代启示录》的拍摄过程和《现代启示录》的故事非常相似。在影片中,主角威利德发现了自己的阴暗面,并且接受了它,成为了一个非典型意义上的战争符号。而在记录《现代启示录》拍摄秘辛的纪录片《黑暗之心》中,科波拉就像是西西弗斯一样,不断地失败、不断地站起来、不断地求索。最终,他拍摄出了一部形而上的电影。影片所表述的,不仅仅是越战和美国大兵的疯狂之旅。它讲述的,是整个一代人的命运,是对这个世界做出的类比,是为人类撰写的预言。无论是湄公河上的寻觅,还是菲律宾的拍摄,其实,这都是西西弗斯的神话在戏里和戏外的高度统一的表达……

 

 


拍摄的难题

 

原计划拍摄6周,但却拍摄了16个月。原定的演员纷纷出现了问题,而替补上来的演员状态又着实令人堪忧。2000万美元烧掉了,却看不到一丁点的成果。菲律宾的外景地距离内战的前线只有十公里,军方提供的直升飞机满载实弹、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飞赴前线投入战斗。原计划说好的橡胶尸体变成了真尸,不断变卦的菲律政府,令科波拉无法招架。但是,发生在科波拉身上的,最妙的事情还不止这些。开拍后不久,他刮掉了自己标志性的大胡子。在拍摄完毕的时候,胖乎乎的科波拉减肥成功,足足掉了91斤的肥肉。从一个大老肥变成了一个型男。当然,这些数据,只能说明拍摄的艰辛,却并不能说明科波拉和他的剧组,在整个拍摄过程中的心态历程。

 

原计划扮演威利德的哈威·凯特尔突然辞演,无奈之下科波拉只好找到了当时并不是太出名的马丁·辛。可是马丁·辛的状态却并不令人满意。拍摄一场独白戏的时候,马丁·辛酩酊大醉而且还吸了毒。在拍摄的时候,他疯子一样的自言自语,并且还弄伤了自己,并扬言要杀了科波拉。而拍摄到中间时段,刚刚30出头的马丁·辛心脏病发作,几乎无法拍摄。当地的一名牧师甚至还为他准备好了葬礼。无奈之下,科波拉找来了马丁·辛的弟弟乔·艾斯特维兹,代替他拍摄了一些背面的镜头。而在后期的时候,还是乔·艾斯特维兹录了一些马丁·辛的内心独白。不过,最难搞定的却是马龙·白兰度。为自己的出演,白兰度开出了300万美元的报价,而且还先期支取了100万美元。到了片场之后,白兰度不仅酗酒、而且还超重,更对小说和剧本一无所知。最后,算是走投无路的科波拉只能在片场扯着嗓门把小说原作《黑暗之心》从头到尾念了一遍,而且陪着白兰度一遍一遍地讨论人物。

 

在台风肆虐的菲律宾拍摄电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进入雨季之后,剧组的拍摄工作陷入了停滞和不堪。影片中的那些刮风和暴雨的镜头并不是人造雨,而是实实在在的台风和倾泻如注的大雨。渐渐地,在自然的压力、演员的不堪和自己憔悴内心的煎熬下,科波拉坚持不住了。他想到过自杀,而且不止一次。他想到了2000万美元的成本会令自己身陷囹圄,他和自己影片中的所有的角色一样,陷入了偏执、疯狂。理性、魔性;理智、癫狂,心理的隐忧和生理的疲劳在折磨着他——于是,科波拉,在菲律宾的一条河上,走入了自己的“启示录”中。

 

 



电影人启示录

 

拍摄《现代启示录》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启示录”。科波拉一开始只是想速战速决地拍摄掉一部电影。但是这次的拍摄却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变成了一次朝圣和修行的旅途。电影中的湄公河两岸,密布着各种魑魅魍魉,蹲守着各式力怪乱神,让角色们心焦烦躁。而在拍摄过程中,菲律宾的国土上充满了动荡,永无休止的意外和突发事件,总是让剧组心力憔悴。影片中的威利德,是要去寻找已经变成了逃兵的克兹上校,去寻找那个传说中的丛林之王栖息的地方,并证明他的存在。而在拍摄当中,整个剧组也在寻找某种值得肯定和赞许的东西——但这究竟是什么,可能只有导演科波拉清楚。

 

科波拉在拍摄整部影片之前,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困难。他在坚持——不仅仅在坚持拍摄,还在坚持着他自己的艺术想法。诚然,人生最艰难的就是坚持。坚持的意义,不在于最后寻找到了什么结果,而在于坚持的过程本身。所以,科波拉在拍摄的过程中,没有太过于考虑影片最后的结果,而是全身心的、把自己的所有智慧、才华、心血、金钱,甚至是家人都投入到了影片的拍摄之中。而影片最后的成就,只不过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结果而已。虽然说,影片获奖而且大卖。但是,这可以补偿科波拉在拍摄时的艰辛么?或许,整个拍摄过程中的煎熬、折磨、纠结和思索才是他的收获。在影片中,威利德找到了克兹,被洗脑,然后杀了克兹,自己坐上了丛林之王的位置,成为了一个传说。而科波拉,则在孤注一掷的豪赌的拍摄过程中,寻找到了拍电影的意义——那就是表达自己,不说谎话。

 

所谓表达自己,乃是所有人类最共通的需求,科波拉是在用电影表达自己。而用电影表达自己是最难的,因为电影是工业是商业是艺术,受制太多、变数太大、不安定不稳定的元素数不胜数。在拍摄的过程中,他随时可以放弃,随时可以修改影片的剧本,随时可以找一种简单的方法来拍摄影片,也随时可以修正自己的观点。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几乎是一意孤行地把自己的想法从头灌输到结尾,最终得到了一部“可以拿诺贝尔奖的影片”——其背后原因,就在于科波拉要坚持表达自己的举动。

 

在戛纳电影节的颁奖仪式上,科波拉说,这部电影拍摄的是真实的越南,是真实的战争。其实,他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倘若考虑进影片的象征意义和形而上的元素,这部电影讲述的不仅仅是越战、不仅仅是湄公河上的寻觅之旅。它讲述的,是整个一代人的命运,是对这个世界做出的类比,是为人类撰写的预言。无论是湄公河上的寻觅,还是菲律宾的拍摄,其实,这都是西西弗斯的神话在戏里和戏外的高度统一的表达……

 

 

所谓“幕后电影”

 

所谓“幕后电影”,其实是纪录片的一种,以从头到尾记录一部电影的诞生过程为己任。在西方,这种电影被称作为“the making of film”。这几年,因为记录和拍摄的成本与门槛一再降低,这种类型的电影算是大行其道。有很多剧组,专门配备了“配套剧组”,专门来拍摄这种“幕后电影”。但是,很多的幕后电影并不能独立成为一部电影。原因在于,只是简单的记录一部电影的拍摄过程,只能让幕后电影成为电影的附庸,并不能让其产生独立的美学意义和美学价值。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有二。第一是幕后电影的制片人缺少大局观,只知道客观记录片场的零零星星的故事,而没能将其组织在一起,表达一个观点。第二在于影片本身缺少素材、拍摄过程缺少戏剧性。当年,张艺谋在拍摄《英雄》的时候,也出品过一部幕后电影,但却因为拍摄过程中,实在没有什么内容可供讲述,这部幕后电影也乏善可陈。

 

电影史上,好的幕后电影,其记录对象,无一例外都是那种拍摄过程极为艰辛、本身又极为出色的经典电影——无论这个电影有没有拍摄出来,只要好的素材到了,幕后电影也就成立了一半。而让影片成立的另一半,则是普通的素材,在不普通的编导的手中,变成表达观点或者是展示梦境的工具的过程。1982年,著名的莱斯·布兰克在赫尔佐格《陆上行舟》的片场用了五年的时间拍摄了《幻想曲》这部著名的幕后电影。他用这部电影展示一个导演的追梦历程。人们常说,电影是一个造梦的工具,而《幻想曲》这部电影则是把梦境背后的现实展示给人们看的影片。在影片中,一个近似疯狂的导演和一个近似疯狂的主演相互掣肘,相互帮扶,相互成为对方的梦境和梦魇。片中,原始森林成为了影片最大的“表情达意的工具”。这和《黑暗之心》中的菲律宾的丛林、菲律宾的台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如果正片没有拍摄出来,但是富有吐槽和娱乐精神的导演会怎么处理一部幕后电影呢?在《救命!堂吉诃德》这部电影中,吉斯·富顿和路易斯·沛沛就用了特瑞·吉列姆所惯用的吐槽、拼贴、讽刺的手法,讲述了特瑞·吉列姆本人的《谁杀了堂吉诃德》是如何没有被拍摄出来的过程。虽然说这部幕后电影没有能完整记录影片的诞生。但是它本身的美学特色,已经让它独立在了一众幕后电影中间,成为了一部独立的作品。在把目光拉回到《黑暗之心》身上。固然,这是一部优秀到经典的纪录片,但倘若没有《现代启示录》那具有启示录一般的宿命的拍摄过程,没有影片在当代电影中的地位,没有科波拉的坚持和某种艺术家的丧心病狂的疯狂劲的话,这部电影也不会成立。作为纪录片中极其特殊的一个片种,要想复制《黑暗之心》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


黑暗之心 Hearts of Darkness: A Filmmaker's Apocalypse(1991)
 

7 .8

黑暗之心(1991)

影评(4)|收藏(52)

回复 (7) | 收藏 (4) | 534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