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诚实的谎言

云起君 发布于:
   偶尔去学校上了一节选修课,还是为了交课程论文才去的。准备把论文放下就走,可是鬼使神差的就坐了下来,听了老师上了一个小时的课——事后证明,这一个小时没有浪费。
 
  最后一节课,是老师和学生的互动。学生写纸条提问,老师回答。其中有一个问题的大意是,中国目前的腐败问题是不是相当严重,能不能通过美国那样的多党制解决?当然,对于这种有损于“坚持共产党领导”的问题,老师能给出的回答只能是“不能”。那么为什么不能,自然要给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能说服人的解释。老师首先承认中国国内存在腐败的问题,随后转口谈起了中世纪的欧洲宗教组织的腐败,说那才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腐败的时期,又讲起了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至此,在历史知识上,他没有一点点错。然后,他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国家的现状比那时候的欧洲好上了许多,腐败只是一个小问题……”之后,他就解决问题给出了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回答。他没有直接谈美国的实际情况,把问题拉到了台湾,先说台湾是两党制的地区,然后谈了马英九可以支配了600万人民币的“可报销资金”,并且还很大陆地解释道,其中有300万是需要发票的,还有300万只需要马英九的一个签名。到此,老师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在实行两党制的地区,一样有腐败,马的那600万“可报销资金”就是明证。而且这种腐败是制度的、是无法改变的。听了老师这样冠冕堂皇、逻辑严密的回答,我哑然失笑,拎起了别人赠送的校三好学生专用的书包,走出了教室。
 
  不说他的回答是否是切题的,也不说他的回答是否切中了要害,我只想这个老师的观念问题。
 
  讨论中国社会的问题,是需要拿其他时间的类似问题来做比较的。但是用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来对比今天中国社会的“不严重的腐败”是否恰当呢?中世纪一般来说是从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封建社会建立开始,一直到1789年,封建社会瓦解、资本主义开始建立新的生产关系结束。这一段时间是欧洲历史文艺上比较黑暗的时期——这也是相对于中世纪末期的文艺复兴及之后的辉煌而言的。然而应该看到,那种腐败和黑暗是封建社会所必然要经历的,相对于1300多年的欧洲的封建社会,中国本土的5000余年的封建社会的腐败和黑暗,应该不会比欧洲好的哪里去。而把封建的,千年以前的,生产力低下的欧洲和现在的中国并举,怕也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看问题应该用一种发展的眼光看,更应该朝前,而不是向后找借口。可是,有太多的人就是希望能在历史上找到比现在还不堪的例子,好为自己的失职找到漂亮的借口。这可能是一种意识形态的阿Q精神,是一种唯心主义的历史观。凡是历史上“存在”的,都能拿来为我今天的“意识”所用。今天谈腐败问题,用中世纪的欧洲宗教腐败来对比,借此说明中国没有什么严重的腐败问题;明天谈言论自由,还是拿中世纪的欧洲宗教的禁锢人民来对比,借此说明,中国根本不存在什么严重的“言论自由”问题,网络上消除几个词汇、关闭几个blog、封锁几个网站,根本算不是什么问题。
 
 
  所谓意识形态,是一种论述行为,意在为国家政权提供合法化论述,具有隐蔽性和象征性。一个成功的意识形态,是让一个国家里的大多数人(不可能是所有人)相信、认定自己所处的社会阶级是合理的、是必然的。越成功的意识形态中,所含的谎言成分越少。当然,这并不是说意识形态并不撒谎,意识形态是撒谎的,但是它通过各种各样的实话的的组接,产生了谎言的效果,其本身的组成部分,并不是虚假的和捏造的语言。国家机器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是政权统治人民的两种手段。国家机器是暴力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是非暴力的,深入在所有人的公私生活领域之中。在阿尔杜塞的《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一文中,他把主体从启蒙主义的定义中割裂开来。在启蒙主义这那里,主体是自由精神,是人类自由意志的最高级呈现。可是阿尔杜塞说的“主体”,却是一个只能“自由”接受自己社会地位和从属属性的意志形式,是一个屈服于更高权威的个体。
 
  在我们周边,这些老师的口里,我依然听到了如文前述的“诚实”的回答,可是这种回答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谎言。一个更高的权利悬吊在头上、抑或是道德问题捆饶的时候,很多道理不能说破或者是不是时机说破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谎言。在《祝福》的结尾,祥林嫂问“我”,人死了之后,会不会有魂灵?“我”支支吾吾说,大概是有的罢。倘若这种诚实的谎言能让一个人、一群人更好的、更快乐的、更有希望的生活下去,那么为什么不说呢?很多时候,并不是爱、善和美在支持着我们的人生,而是谎言“唐朝的诗人李贺,不是困顿了一世的么?而他临死的时候,却对他的母亲说,阿妈,上帝造成了白玉楼,叫我做文章落成去了。这岂非明明是一个诳,一个梦?然而一个小的和一个老的,一个死的和一个活的,死的高兴地死去,活的放心地活着。说诳和做梦,在这些时候便见得伟大。所以我想,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倒是梦。”(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这些,都是最唯心的做法,唯物者肯定看不上这种多少有点自欺也有些欺人的“伪善”,可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只能拿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欧洲中世纪来做比的时代,似乎,谎言是支撑我们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张云起
回复 (10) | 收藏 (1) | 2377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