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寄,乙菽

云起君 发布于:

乙菽蛮着急
提前出来了
我也就任性一次
把这个没有写完的文章贴出来
这是我在等待乙菽出来之前的一两天的时间里
用无聊的零敲碎打的时间写出来的
同意或者是反对
最终都会成为人格的一种
跟随我们一辈子

 

To 乙菽,

 

我这个人,最讨厌打了鸡血的正能量,所以每当我们看到亲子、报恩、孝顺之类的心灵鸡汤的文章的时候,我就会一阵一阵发冷汗。看到电视里那些什么给父母洗脚、几万个人给爹娘一起磕头创造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时候,我就会作呕。生孩子或者是不生孩子,完全是个人行为——当然有人真心想生,有人绝对不想生,有人是被迫的。不过,既然没有做出激烈的反抗,孩子也出来了,就可以视作是“自愿”的,否则大可以一走了之。两权相害取其轻,孩子下来了,自然就是养。养孩子,是哺乳动物的基因本能,根本不要单独拿出来废话。那些把养孩子拿出来说事的人,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要树立自己道德高人的地位。当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肯定会有人说我“铲伦常”和“禽兽行”。

 

基因所决定的本能,拿来夸大其词,并且用来塑造社会的某种道德风尚和价值观的倾向,这绝对是一个阴谋。本能是根本不需要拿来夸赞的,因为这是本能。而且,因为本能而做出的举动,也不需要报恩。生了就要养,养是责任,责任没有办法推却。所以,这就是一个可笑的逻辑——褒奖本能、报恩责任,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现在大行其道的某种“报恩文化”,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一种“二十四孝”。孩子并不是父母的财产,虽然说伦常存在、道德不灭,但是每个人的道德观念并不一样。一个人,如果站在自己的道德立场去评价另一个人道德还是不道德,这本身就是不道德的。所以,那些用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来要求别人的人,请省省劲,因为这是不道德的。这群人已经被改良的儒家思想,荼毒太深。

 

很多人都喜欢拿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总是认为,这是为你好,或者是这是我的经验,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所以你必须要听我的。其实,这群人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社会在变,人们所面对的问题也在变。上一代人为了尊严和温饱,这一代人为了生活的更安逸和更有尊严,下一代人为了什么,谁会知道。彼时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是什么样,谁又能预见?那个时候,上一代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所以,在面对这样的观念冲突的问题的时候,我会对我的下一代说,如果我是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我会怎么做怎么做,如果你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那么我尊重你的选择。你若是后悔,那么总结经验教训重新上路;如果不后悔,那就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选择是最关键的,毕竟,选择是一个人成为一个独立的人的最基础要素。但是现在的很多长辈,总是做出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说是为了你好。其实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为下一代好,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责任,有每一代人的问题和每一代人的观念。站在这个角度上说,很多希望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下一代的长辈,都是虚伪而且伪善的。包裹在亲情之下的洗脑术,带有强烈的迷惑性。用道德绑架下一代,极其危险。

 

可是,喜爱用道德去绑架下一代的长辈,比比皆是。坏人固然应该严防死守,但是烂好人却很少有人能够辨析。有人说,你这是不尊重长辈,其实,把不同的人生观念摆出来谈,互相交流和沟通,这恰恰是对长辈最大的尊重。要不然的话,晚辈完全可以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当面祝你长命百岁,背后要你早死好分家财。有人相信人性本善,所以在家里搞来搞去,搞关系。不管别人是不是真的想见你,总是要去探亲,要吃几顿住几天,并且认为这是最好的伦理关系。殊不知,倘若别人并不想见你呢?你去了,就是电灯泡、眼中钉、最碍事的闲人。很早之前,看过《平凡的世界》,里面路遥对亲戚的一段论述,深得我心。造成生活最大不幸的,往往是亲戚;落井下石的往往也是亲戚;制造矛盾的、无端生事的、闹得鸡飞狗跳的,往往也都是亲戚。有人说,我心理阴暗,在亲戚这门事情上栽过跟头,所以才会和路遥一样说“见鬼去吧,亲戚”。不过,我没吃过亲戚的亏,我更没有因为亲戚而倒霉,因为我几乎不和亲戚来往。长辈又要说了,亲戚之类多么重要,等你老了就知道了。不过,家里亲戚的那些孩子,都是独生子,他们的下一代,姨妈、舅舅、伯伯、姑姑全部没有,何来亲戚重要之说?

 

很多人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人。其实很简单,这个社会,渐渐不再是集体主义的,渐渐不再是一种价值观的了——或者说,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是一种价值观所主导的,只不过这几年“渐渐显露”出来了而已。如果,再抱守着陈旧的一种价值观执导全天下的人民的观念,是行不通的。倘若孩子要走,要自由,我绝对不会拦着。男孩要是喜欢男孩,女孩要是喜欢女孩,我都没有意见。我没有受过太多的被逼的教育,所以我也不会去逼我的下一代。厨师面点、美容美发,开挖掘机,我都接受。靠劳动吃饭,一点也不丢人,哪怕是搬砖。有人说,你对社会要有责任感,要创造出社会的价值,要做有意义的事情,不过这还是儒家的观念。或许,真的可以丢到一边去了。

 

我对孩子其实没有什么期待,没有期待就没有要求,没有要求就不会痛苦,更不会代替孩子去做什么决定。给以一定恰当的引导,剩下的就教给孩子自己去成长。在孩子成长的过程里,我们只是过客和一定程度上的袖手旁观者。倒不是说我这是不作为和渎职,只是“无为而治”比“事必躬亲”需要更的智慧和定力。当然,恰当的引导也不见得就是全然正确的,只能说站在父母的立场和他们的观念上,这是对的,仅此而已。不然下一代和自己痛苦,其实是蛮难的一件事情。我家楼上有个小姑娘在学钢琴,弹了三四年,还在《卖报歌》的前几个小节里转悠。每天的固定钟点弹上固定的时长,想必也是父母逼的。既然没有这个能力和天赋,既然自己又不是很喜欢,何必强迫。不过,我们这一代里的很多人,就是接受着强迫的教育长大的,不是么?

 

道德是一个很虚无和飘渺的概念,很少有对错之分。只有观念不同的冲突而已。比如说生孩子,法律没有规定一定要生,所以生不生就是合法的。但是家庭里却认为一定要生,所以就有了一些家庭的悲剧或者是喜剧。再比如到了2627岁,家里就会让你去结婚,你不结婚,家里就会说,“你不结婚怎么办”。其实不结婚,也没有什么怎么办不怎么办的。生还是不生,结还是不结,都是每个人的选择,既然有人和我们不一样,那么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他们和他们和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就是合理的。存在即合理,有些消极和悲观,但也有其合理性。所以,我并不想干涉下一代的选择,因为这是天赋人权。当下一代没有能力自己选择正与否的时候,我会代劳。不过,这种代劳不一定正确,只是我在当下能做出的“择优”、“妥协”的选择而已。

 

等你稍稍大一点之后,会有人要求你要与人为善。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没有必要和所有人为善。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和思潮,没有必要和他人保持一致。你要做的,就是保持自己的个性和判断,并且和一些人甚至是所有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我有个长辈说“上为下都是真心的”——其实,这只是站在她的立场上,她这么说给我听而已。她的儿子,连高中都考不取,她自己呢大字也不认识几个。她能做的,就是做饭、扫地并且让她儿子早点睡觉。这样的父母,本身就是不合格的,她只会生,不会养,更不要谈育了。在精英意识里,这样的孩子,难以成才,即便念到了博士,也只是没有自我意识,没有精神生活和存在感的一种“浮萍”。我个人并不是很认同这种观点,不过它却道出了一个关键性的观点,那就是,人需要精神生活。

 

与人为善,常常意味着要委曲求全;当人们夸你老实的时候,另一层意义是在说你无能。换而言之,在这个险恶的社会里,你最先需要做的是自保,其次是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然后是维持自己的价值观和社会观不被洗脑,最后才是和身边的人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没有必要和无关紧要的人亲如兄弟,更没有必要和所有的亲戚维持紧密的关联。人首先是为自己而活的,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谈什么“带动他人”呢?所以,说你这个人老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再进一步说,老实和诚实,不是一回事。做人要诚实要善良,但不能善良到被别人骑在脖子上,更不能明知是错误的而因为面子上过不去或者是长辈,而耻于开口。错误的就是错误的,正确的就是正确的,这并不因为身份和地位而改变。可能在当下正确和错误会因为意识形态而被颠倒是非,但是在历史上,正确和错误还是可以被“正确”区分的。

 

其次,我会引导你保持一个阅读的习惯。人类所有的智慧,都在书籍里。当你享受现代科技的同时,我希望你能阅读一些“古老”的书籍;很希望你能有一个清醒而独立的头脑,有自己的对事物的判断,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并且一定要有一个或者是几个爱好,阅读、运动、手工、摄影等等等等,都可以。你要有一个能够表达自己、打动别人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你抵挡冷酷世界的并且,也是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武器。绘画、文字、音符或者是摄影,都可以。当你有了爱好,并且能够把这个爱好经营得很好的时候,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充满色彩和乐趣,那个时候,你就能明白,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我一点都不反对你做一些很多家长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做的事情——比如说打游戏。不过,我允许你打游戏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如果你要玩游戏,那就玩出点名堂来,比如玩一个职业选手,玩到国家队。我在大学里有个从河北来的同学。他每天都不去上课,就是在寝室玩游戏。不过,他的功课也并未因此而落下,他和我们一样毕业,拿到了学位。在大四的那一年,他作为代表中国的裁判,参加了一届电子竞技的国际比赛。毕业之后,听说他就进了国家队之类的地方。我想说的是,这样的人,才叫“玩游戏”。如果你要玩游戏,那就以此为目标。有人会说,我就是消遣,我就是磨时间。其实,磨时间的事情非常多,为什么非要用浪费生命、胡玩或者是稀里糊涂的态度来面对人生,消耗自己的生命呢?

 

在我小的时候,国家希望我们做所谓的“四有新人”,就是什么有理想、有道德之类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儒家一直倡导的某种么价值观念。儒家对知识分子的要求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最首要的、最难的就是修身。因为这个东西没有尽头、没有目标、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修身的尽头,而且也没有标准看看你是不是修到位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相反很简单,只要家庭美满和睦、国泰民安,世界和平就是做到位了。所以,我又要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了。你根本不需要修身,也不需要“四有”。我对你的期望,就是“一有”:有聊。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总是会说无聊,正式因为他们缺少精神生活,缺乏精神世界,不能独处,更无法独善,没有自我,才造成了所谓的无聊的境地。所以,你只要“有聊”了,就是修身成功了。而至于你怎么才能从一张白纸变成一个有聊的人,这其中的变化过程,我不是很清楚。而从我的个人的成长经历来看,就是电影、文字和音乐。生活中无从消遣的情绪,放到充满想象、思维、理性和情感的艺术也好、学术也罢,之中,人生,我觉得就会有聊。

 

而且,更加高深的一个境界是,你需要独处,需要有一个人静坐,或许什么都不想的空间和时间。在独处的时候,一个人面对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一个人一辈子,一个人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如果你和我一样,做了一个不需要面对面和别人打交道的职业,那么你独处的时间就会很长。这个时间段中,你就会慢慢地想明白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自己是谁,要做什么并且要怎么做。生活总是不平顺的,随波逐流也是一种人生轨迹,坚定不移也是一种人生轨迹。今朝有酒今朝醉也好,拼搏奋斗也好,都是人生的方法和途径。我不想代替你选择你生活的方法,但是我会告诉你,我希望你以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去生活。正如同我经常说的,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没有办法去批评或者是评价别人的生活和人生。但是当你来问我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如果我是你,我会怎么选择。只是,这个如果我是你,在英语里是虚拟语气,写作 were I you。这是最最特殊的一种说法,其意义,说出来你可能会失望。用这个特殊结构的时候,说明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也就是说,别人的意见,总不是你的决断,最终的选择需要你自己去做。

 

我有一个人生的理论,那就是:选择塑造了人生,而做出选择的动机,确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选择大大小小,非常之多。从选择饮料、衣服、品牌,到选择伴侣、婚姻以及人生。无论是普罗米修斯、拉奥孔还是俄狄浦斯,他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你的人生,需要你自己去选择才能完成。选择,令人有了自我,自我是一种意识,是一种你自己知道的你存在的明证。按照拉康的理论,你在你出生之后的11个月之后,你才有渐渐有自我意识,因为那个时候你就能认出来镜子里的是你自己,而不是你的小伙伴。不过,我说的自我,没有这么简单。我说的自我,是你能意识到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你所坚持的是什么,你所希冀的是什么。按照文艺青年的说法,你要坚持一点点所谓的“美的存在”。至于什么是美,呵呵,那是另一个我根本说不明白的问题。

 

关于阅读,我还想再说几句。在这个不是很限制阅读内容的年代里,你选择阅读什么书是你的自由。但是假若你有个远期而模糊的目标,就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稍稍有偏向一点的阅读,还是有必要的。如果你想做理科方面的科学家,你就要阅读科学类的书籍。如果你想了解历史,那么就去读历史;如果你想了解这个社会,那就去看社会科学。总而言之,你的阅读倾向,大致决定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我更希望你能懂一点自然科学,懂一点异端学说,再多懂一点社会科学。因为这样,会让你更加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自然科学让你明白的是规律,社会科学让你知道的是习惯、风俗、规则以及人性。读书也不用太过于功利,目的性太强的阅读,会让你在达到目的之后,失去阅读的兴趣,而百无聊赖。此外,还有一种更坏的结果,那就是阅读没有让你达成目的,你会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并产生阅读不过是一个骗人的把戏的错误想法。

 

人性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被改变的东西,这是本性。比如说,你是我的孩子,我会一叶障目、非常主观地认为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小孩。当然,我会尽力避免我做出这样的判断。到你15-18岁的时候,我们的关系会陷入僵持阶段,正如我和我的父亲,你的爷爷当时那样。虽然家庭会有各种各样的变故,人的情绪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你没有办法选择你的出生、血统、家庭。虽然在很多时候,我会很想逃离、你或许也会,但是这是人的宿命,这是我们生命的前提。如果写在剧本里,上帝、神、等等等等宗教上的造物主这个编剧或许会在扉页上写着:前提:人无法逃离宿命。也许你会对你自己的宿命忿忿不平,因为在这个拼爹的社会里,你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输了,所以你才叫做“乙菽”。也许我做的还不错,让你信服和依赖,你对你的出生没有太多的怨言。无论如何,别在各种负面的新闻和情绪里,丢掉了自我。因为我不会陪你一辈子,或许我会因为意外而很早死掉;或许我今后会一贫如洗,没能给你留下一分钱;或许我会离开你和你的妈妈。如果你在这样的负面情绪里千蒸百煮,那么留下的遗憾,只能由你一个人承担。

 

不要因为别人的失误和错误来惩罚自己。不要用自虐的手段来惩戒他人,这些都是可笑的,愚蠢的,甚至是愚昧的。假若你今后,被你的对象、爱人劈了腿,你带了绿帽子,那就放下,因为这不是你的错。你要是什么割腕、发神经、不吃饭,我觉得这太可笑了。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呢?而且,你的自虐行为,于事无补,只能造成更大的对自己的伤害。追求完美、追求十全十美、追求最好的,总没有错。但如果把追求变成了执念,变成了自己唯一的寄托,而且这种寄托需要别人的“成全”才能完成,就不好事了。有人说“不疯不魔不成活”,这是对艺术家、天才而言的。而且,他们所疯所魔的,是一种至纯至真的境界,而不是烟熏火燎的生活。简而言之,不要被琼瑶、玛丽苏以及肥皂泡迷失了自我。而那些真正的艺术,不仅不会令人迷失,它们只会令人更加清醒。

 

不用纠结truthnormal,因为这是人生的两个面向。西方人更加追求truth,也就是真理;而东方人,则更加喜欢normal,也就是共性。虽然这个社会在人生的追求和选择上已经有了很多选择,但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在血液里,还是在追求normal。每个人都要念书、都要有学位、都要买房结婚生子。这是最主流的价值观念,不能说是错的,但起码没有那么正确。只是,在这个国家,在你没有办法控制舆论和大环境的时候,在你的坚持或许会让很多人不快、不满或者是遗憾、痛苦的时候,稍稍选择一些妥协,并不坏。就好像你的出生,其实也是我对于你妈妈和你妈妈的家庭的妥协的结果。虽然你现在还没有出生,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后悔这个决定,但起码我迈出了第一步。改变自己是很难的,难倒你自己都会觉得很恶心,很伤感。不过,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可能事情没有那么糟糕。

 

说了那么多林林总总的东西,有一样东西我一直没有说,那就是生活的满足和快乐。在很多人的眼里,我是一个不满足和不快乐的人。事实也的确如此,我真的是一个不满足、不快乐的人。虽然我从念书到工作(虽然我没有一个大众观点中的真的职业),从恋爱到结婚,都比较顺利,但是我依旧不快乐。我总是在反省我自己,究竟是哪一环出了问题,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我都没有什么问题。阅读、爱好、家庭,没有太多需要我操心的。想来想去,我觉得事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我没有信仰。人们总是在说信仰危机,可是没有信仰的人,怎么会有“信仰危机”。就好像是太监,没有生殖器,怎么生殖呢?所以,信仰危机这回事,并不存在于我的身上。信仰不见得一定要是宗教性的,但总要有一个你坚信不疑、在有疑问的时候能向之寻求慰藉、解读、宽慰、原谅的东西。这个东西,是精神抽象在绝对意义上的一个象征性的表征。你老爹我没有,我也不相信很多人都拥有。这种想法,在我30岁的时候,我才有了某种切身的体会。我总是说,20岁追求理想;30岁追求物质,其实就是金钱;40岁追求意义;50岁追求纯粹;60岁追求多活几年。其实,我是一个没有能成功追求到理想的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家里写写稿子。理想的破灭,或许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但是在理想破灭后,千万别抱着理想主义不放。在那个时候,功利主义,会让你活的稍微舒服一点。人们说,勿忘初心,就是希望人们别忘记自己是为什么在做这一切的。但如果,勿忘初心会让你的温饱没有保障,那么实用主义或许是你的下一个选择。

 

我在很早很早的影评里写过一句话,叫做艺术只是生活的麻醉剂,生活还在痛苦中继续。其实,我们这一代人,也就是历史上说的80后一代人,不愁温饱,经济相对富足地长大,并不算是经历过苦难的一代人。不过,我们的成长经历里碰到了这个国家跨越式的发展,青年人的精神迷茫,没有导师,当然也没有领袖。叛逆到了大学,自然就不再有了。于是,很多人就“掉到了钱眼”里。经历从理想主义到功利主义的变化,其实就是我们生活里的痛苦。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国家发展得如此野蛮、不受控制,而且这么操蛋。所有的社会经验、历史传统,在一朝一夕之间,都被打破了。人生,大概也就变成了不得不随波逐流、明哲保身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结果。人生,是充满灰暗、无奈、妥协和遗憾的。这就是一种常态。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

 

 

回复 (2) | 收藏 (0) | 245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