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成都-Scofield

热爱音乐,热爱电影,热爱生活!

http://i.mtime.com/god15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雅克塔蒂之于洛先生

成都-Scofield 发布于:

于洛先生是一个身高不矮的法国单身大叔,生于某一座小镇的中产之家,没有正经工作,使人感觉他整天都无所事事。他总是叼着烟斗,带着一顶大饼式的帽子,裤子总是短那么几分(现在看来,于洛大叔多潮,这不正是现在流行的九分裤吗)会露出棉线印花袜子。现代化让于洛先生手足无措,汽车、电梯、电话、声控电灯、摩天大厦、落地玻璃等等一系列高科技产品都是他所不能了解的东西。从1953年到1971年,于洛先生在大荧幕上一共露面了四次,这套系列电影的编剧、导演兼主演都是以拍电影非常慢著称的雅克塔蒂。特吕弗曾经说过,法国只有两位对作品具备完全控制力的大师,一位是拍过《死囚越狱》的布列松,另一位就是以慢著称的雅克塔蒂。特吕弗还曾经说过,“一部布烈松或塔蒂的电影,必然是一部出自一位天才的作品,只因为一个单独、绝对的权威,从开场即强制执行,直到剧终。”杜拉斯也曾说她鄙视所有当时还活着的导演,除了雅克塔蒂和戈达尔。这都足以说明雅克塔蒂在影史上的地位。

 

雅克塔蒂原名叫雅克塔蒂切夫(Jacques Tatischeff),1907年10月9日生于巴黎附近的城市Le Pecq,1982年11月5日于巴黎逝世,他是世界著名的喜剧电影大师,分别与基顿、卓别林并称世界三大喜剧电影大师,对大师雅克塔蒂作品的探究有助于更深刻的了解电影的艺术规律。说到雅克塔蒂,研究他的电影可以看作他所继承的电影遗产的产物,而且比试图寻找他与时代的联系要容易的多。塔蒂的电影,是以法国喜剧电影传统为基础的。当然,人们会立刻把他与卓别林、基顿进行比较,但是不要忘记,卓别林也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法国的电影传统。法国电影丑角麦克斯林戴被卓别林尊称为前辈,而林戴又继承了以前的法国电影的滑稽人物形象。如果说有人在世纪初垄断了喜剧银幕的话,那么应当是法国人。

说到塔蒂塑造的角色于洛先生,观众很自然的会把卓别林与之进行比较。与塔蒂一样,受过舞蹈和哑剧训练的卓别林,同样强调角色的敏捷和文雅,卓别林强烈而可爱的独立性总是把他带入进退维谷的境遇,但他那芭蕾式的敏捷又总能带他脱身。卓别林这样评价自己的生活:“放弃与之作战,选择与之共舞,生活会多出许多乐趣。”他的电影中许多对峙场面竟巧妙地转化为欢闹的舞蹈表演,这也正能说明融入了个人的文化思想。同早期卓别林电影十分相像,塔蒂用松散的角色故事构建自己的电影。塔蒂的电影是一连串事件,事件之间没有必不可少的前后关联。于洛从一个情景进入另一个情景,尽管其中有一条象征性的故事主线,但只有于洛这个角色才是电影中唯一不变的元素。正如卓别林的世界充满了陷阱、圈套和强大的敌人,于洛的世界充斥着复杂荒谬的条条框框和社会习俗的约束。于洛有些胆怯,小心翼翼地行走其中,却不能像卓别林那样毫不费力的逃脱陷阱。塔蒂的幽默来自于洛总是昂然却草率地闯入他无法应付的场景之中。卓别林比于洛更关注自己周围的世界,于洛经常是当自己深陷其中时才观察周围的环境究竟如何。从某种意义上说,于洛是一个试验品,用来训练人们对周围世界更加敏锐的洞察力。卓别林在《摩登时代》之前的探索,则没有这样的动机,查理就是他的电影动机。相反,于洛并非塔蒂电影的起因。正如高利耶在他关于塔蒂的书中描述那样:“卓别林式的人物本身就是目的,塔蒂式的人物更加普通,于洛只是催化剂。”和塔蒂不同,卓别林让主题居于主导地位,给电影涂上了宣教色彩。作为现代事件的记录者,塔蒂的一项专长就是能让自己的观点深受欢迎。当卓别林直白的宣教被人遗忘时,塔蒂电影中折射的洞察力却经久不衰。

基顿与卓别林相似但与塔蒂不同的地方在于故事情节有明确的人物冲突,和主人公必须完成确定的目标,但是,基顿可以轻松的脱离主线,表现他如何设计复杂的设置和制定聪明的计划克服路上障碍。但是,于洛很少表现他对物质世界的迷恋。基顿关注的是探索和实验电影的形式,对道具并无多大热情。他的影片中出现的道具只是完成电影表达的手段。而塔蒂对场景道具的热情本身也能算是电影其目的之一。塔蒂对小玩意的荒唐想象,加上于洛的胆怯,这一切都让人忍俊不禁。在塔蒂的电影中,大段的时间会围绕精巧的机器展开。在他最后一部长片《聪明笨伯古惑车》中,影片多处展示了汽车的奇特设置和惊人功能,作为放倒就是床;汽车喇叭拆下来一秒钟变电动剃刀;发动机的护栏可以用作烧烤架等等。在《于洛先生的假期》中,备用轮胎沾满潮湿的树叶,就成了葬礼上的花圈。于洛修理皮艇,结果折断于是把于洛夹在中间,形状就像伸出水面的鲨鱼嘴巴。以上的种种都说明了塔蒂电影中的许多场景都是基于对机器和工业化产品的改造与破坏。于洛总是处在充斥着各种小物件和设计过于精巧的环境中,如《我的舅舅》中超现代化的别墅;《聪明笨伯古惑车》中的车展或《游戏时间》中摄影棚里搭建的巴黎。塔蒂从不受情节设置和人物性格发展的限制,而是寻求对“可能存在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的探索,这种探索足以构建一部电影。

 

基顿、卓别林和塔蒂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三人都推崇远景拍摄,因为远景能展示身体的全部,都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使用摄影机。笔者给大家说说各自的原因。卓别林是因为担心削弱动作的喜剧效果而不愿意把人的腿部切在镜头之外;基顿是因为他使用远景镜头更加可以强调身体的动作,而且可以使其特技表演更加可信,他担心表演中摄影机的角度任何变化都会使他精心设计的嘘头不连贯;而塔蒂本身他自己不太喜欢特写镜头,其次是塔蒂多年的舞台经验使他把整个身体看做一个完整的表达元素;另外,基顿对广角镜头的运用,强化和夸大了人与机器之间的悬殊的比例,在《游戏时间》中,塔蒂采用了这种简单技术,使于洛在城市的背景下显得十分矮小。

塔蒂的电影很少使用对白,也因此常拿来与默片喜剧进行比较。虽然这种比较不在局限于有声还是无声,但要注意到,优秀的默片喜剧很少使用字幕的。塔蒂的电影从不依赖于语言,即便在国外放映也几乎不需要字幕。默片中充斥着大量优秀的配乐,很难被看作是真正的“沉默”,塔蒂的作品全都使用了管弦乐。无论如何,塔蒂并没有只局限于默片的技术手段,他在声音上创造出了复杂并富有表现力的声效效果。这不仅对其喜剧来说至关重要,对早期默片喜剧明星来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由沉默衍生的幻想是赐予那些凭借智慧战胜现实的人们的额外礼物。这个令人生厌的世界因此已被摧毁了一半,塔蒂的存在,让逃避变得如此容易!作为电影艺术家,塔蒂意识到了自己所继承的电影遗产。

 

雅克塔蒂在构图上面也是极其出色的。构图另外一层含义则在于构图的手段与其意义之间的关系。在于洛先生四部电影中,塔蒂在构图和摄影上都追求一种现实的平稳与真实感,并没有刻意的通过构图去追求一种抽象的或者说含蓄的影藏意义,而在《游戏时间》中,塔蒂运用了大量的寓意性构图,造成了一种很强的比喻与抽象性,之所以只提到《游戏时间》,是因为《游戏时间》具有总结性的特征,不同于其他三部的构图。塔蒂在这部电影构图上使用了较为先锋的抽象绘画,造成了一种迷失感,如果其他三部是通过于洛先生的遭遇表现人与社会的对立、温情与寂凉的对立,那么这部电影则通过诗意与哲学的阐述,将这种对立提升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将于洛先生的个人遭遇转换为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困境。可以说《游戏时间》是对“于洛三部曲”进行一次寓意上的总结。

雅克塔蒂塑造的于洛先生系列在主题上是延续性的。在四部电影中,塔蒂所冠以的主题都是对工业文明的思考,塔蒂并没有从大的角度去深析这种对立,而是从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入手,通过对其生活的细节展示而完成的。工业社会中,于洛显得格格不入,工业社会的人际交往,工作体制,人情世故都使他成为一个“局外人”。他的“在场状态”总会引发一些出其不意的滑稽行为。同样,他的“缺席”却让我们看到了工业社会下人们的狂欢,这种狂欢是无节制的。这种狂欢无疑是工业文明的产物,塔蒂对工业文明面孔的描述,让我们看到了工业文明的堕落之处。这种小人物所代表的的一类人或者一种现象,他们对统一具有无限的怀念,他们渴望人类最真诚最质朴的感情,但这种感情往往是工业社会最缺乏的。然而,塔蒂并不是单一的批判,更准却说应该是反思,塔蒂并没有完全丧失对社会的信心,工业社会的冰冷并不能消解一切亲情,这点在“于洛三部曲”中均有表现。

 

“于洛三部曲”无疑是伟大系列作品,角色塑造极其成功,雅克塔蒂充分使用肢体语言,将哑剧提高到全新的高度。整个系列对白虽然很少,但巧妙的运用了音效,使其效果发挥到了极致。镜头将远景画面展示宽阔复杂的空间呈现出来,即使在大全景里,镜头的细腻也显而易见,也展现了良好的场景调度能力。虽然在“于洛三部曲”第一部里稍显稚嫩的雅克蒂塔在剪辑上有点生硬,几处定焦镜头略显沉闷。但总的来说作为“于洛三部曲”之一,不仅开了一个好头,也为之后的两部作品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风格。第二部《我的舅舅》在叙事和大结构上面则显得更加丰富,情节设置非常巧妙,结合镜头的运用,使整个影片呈现出来非常有层次感。音效运用依然是塔蒂的一个最有创造力的表现手段,利用了不同声音层次在响度关系上的失真来达到效果,保留影象外的声音衬托影象内的无声事件。还展现了大量精彩且细腻的细节以及表现出独有的细节延续性,并且通过象征手段来达到这种效果。对现代文明给人类带来思维的僵化和心灵的桎梏作了尖刻的嘲讽。第三部《玩乐时间》虽然让导演破产,甚至连成本都没收回来。但直到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位喜剧大师创造这部伟大作品的超前性和预见性。影片非常民主化,打破传统概念,放弃近镜和特写的喜剧革命,用置景构建了整部影片。本片信息量相当大,完全通过个人行为呈现,细节丰富程度让人惊叹。对现代主义和消费主义进行嘲讽与反思。毫不夸张的讲每一帧都值得细细品味,本片把“三部曲”前面两部优点全部放大,深焦镜头、固定长镜头、配乐依然叹为观止,最大亮点是布景与场景调度。

于洛先生系列无疑是独特的,他破坏了电影语言的语法,用于洛先生的“缺席”与“在场”形成了一次辩证的表演。在构图上,从写实而平稳的构图过度到抽象的电影语言,从陈述过渡到寓意的总结。在声音的使用上,雅克塔蒂瓦解了话语的意义,取而代之更多的是肢体语言,同时自然声效的使用,强化了于洛先生孤单而妙趣横生的世界。情节上,叙事的取消呈现了时间下的集体面相。搞笑技术属于习得技艺,是不可能忘的,从《节庆日》到《游戏时间》,塔蒂不是忘记、而是拒绝了那种世俗的搞笑技术,塔蒂不想做伟大的丑角,而想做伟大的现代喜剧“发现家”。

 

最后一部“于洛”电影《聪明笨伯古惑车》距今已经过去四十二年,但是于洛先生并没有随之销声匿迹。他的身影不合时宜地出现在agnes b.的时装店里;他的名字被摇滚歌星Frank Black反复的唱着;韦斯安德森给日本通讯商拍广告,布拉德皮特顶着帽子叼着烟斗,完全都是致敬了一把《于洛先生的假期》;2010年上映的《魔术师》捡起了塔蒂未完成的剧本,让于洛先生以动画形象在银幕上复活,并且让他走进影院,阴差阳错地看了一场《我的舅舅》;当然,这些热闹只可能是追忆、怀旧、致敬,或者对那个香颂时代的符号化消费。塔蒂逝世,于洛先生也随之而走,他们的世界一去不返。

雅克·塔蒂 Jacques Tati

9 .2

雅克·塔蒂

影评(11)

收藏(233)

回复 (30) | 收藏 (16) | 1128 次阅读 |

成都-Scofield (成都)

男 26岁 水瓶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