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成都-Scofield

热爱音乐,热爱电影,热爱生活!

http://i.mtime.com/god15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李沧东之“绿色三部曲”

成都-Scofield 发布于:

1954年出生于韩国大阪的李沧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便以一部名为《There are Lots of Shits in Nokcheon》的小说开始在文坛崭露头角,随后的日子里,他的创作也逐渐受到了越来越多读者的喜爱。几年之后,他开始用稳健的步伐进军导演界。从影多年但并不算多产的李沧东有了被人津津乐道的“绿色三部曲”。从当年首部执导的影片《绿鱼》开始,一直到后来的《薄荷糖》以及《绿洲》,李沧东从一个无名小导演,完成了事业发展的三级跳,终于摘得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的殊荣。李沧东比较习惯被大家当作一位世界级的“作家导演”。“作家导演”这一名号和法国电影新浪潮时期的“作家电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而是指他出身于作家界而非电影科班毕业。虽然43岁才从大学教师和作家的位子上投身于大银幕,但这个看上去永远都是一副温文尔雅、处事不惊的人却早已是韩国影坛最深沉、最让人深思的导演。

 

李沧东第一次参与拍摄电影是《To the Starry Island》(1993),当时他身为副导演之一(当时剧组有两位副导演),但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接触过这个行业,对导演的工作更是一无所知,他甚至也自嘲过,当初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导演要让他来担任副导演。李沧东的这个副导演似乎更像是虚职。世界就是这么神奇,在开拍之前另外一位副导演被辞退,李沧东成了实际意义上的副导演,可当时的他一无所知。虽然很多片场专业词汇都听不懂,但就是通过不断的学习,李沧东在这个时间里面学到了许多电影的基本知识,也为之后的“绿色三部曲”奠定了基础。

1997年,“绿色三部曲”首部作品(也是李沧东处子作)《绿鱼》上映,作为李沧东长片处子作,本片应该说“装”得极其老道。《绿鱼》用小人物的视角,来呈递大环境的概念,不管是影片当中层次感很强的镜头表达,还是人物环境的变化,都明显的表达了这一点。以写实为基调塑造了一个成为夹杂在黑帮灰色链条和生存之间牺牲品的男主角,描述了生活在首尔周边城市的一个家族,因为产业与城市化而慢慢衰退的自画像。通过银幕成功刻画了由产业化形成的韩国社会的影子,既有娱乐性又不乏艺术性,从而也奠定了李沧东电影的基本风格。

 

2000年,“绿色三部曲”之二《薄荷糖》让李沧东开始在韩国以及更广阔的范围内被电影爱好者所熟悉,本片再次将李沧东实力展露无遗,让人再度肯定。整部影片采用倒叙手法,把整部影片分成了七段展现给观影者,而正是因为叙事手法环环相扣巧妙合理的运用,使影片变得更加立体、丰富。影片开篇就奠定了影片整体基调,故事娓娓道来,精准的诠释了内心孤独的边缘人物不同时期生存状态。李沧东在本片当中对人物刻画尤为出色,加上薛景求精湛演技,使其情感描绘非常细腻。纪实性的镜头语言让人深刻,但深刻之余并没有过于煽情,情感和节奏的把控也是相当到位。

 

2002年,“绿色三部曲”完结篇《绿洲》的压轴“演出”使整个系列完美收官。而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绿洲》,更是让李沧东一跃成为世界级导演。《绿洲》的镜头语言携带着深沉静谧的东方色彩。写实的第三视点客观镜头、对自然光的娴熟运用、现场同期声收录。如此电影手法来自于台湾新电影运动的熏陶,继承的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风格,令观众自然地认同被叙述故事的真实性。与之前两部相比更加深化了现实与人性的残酷,在立意上面丰富了许多。在现实题材中,只有说服观众对故事认同后,才能进一步让其深思故事背后隐藏的深层表述意义。系列三部看完之后,不难发现,三部影片共同之处非常多。一以贯之的哲学思想和内涵,具有存在主义哲学基础 、悲观主义色彩、现实主义批判,关注个体真实而深刻的生存问题。注重对边缘人物内心世界的关怀,和对残酷现实环境的表现。用镜头研究人与自身、与环境、他人和社会的关系。表现出的是一种大情感(这点明显区别于常规韩国电影的小情感、小感动)李沧东不但使韩国电影摆脱了小国小家的自身某些弱点(如模仿大于创造、形式主义、肤浅等),还在电影观念上超越了常规的韩国电影,不管是手持摄影机、纪录片风格、强调与现实不可分割的真实感(韩国的电影大多数都是精致、精美)还是对好莱坞叙事和技巧的排斥、规避,都很好的体现出了这一点。不断地挖掘琐碎生活表象下的诗意,美好并残酷着,但最终还是得回归现实。

“绿色三部曲”层层递进地关系感染性极强,第三部《绿洲》不同前两部,李沧东影片的关注点开始从人本身扩展到了社会问题的层面,也就是笔者之前提到过的立意更加的丰富。李沧东善于从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太留意的小细节中进行捕捉,从小人物的人生中发现生活的真谛,擅长挖掘小人物最感人的一面。我更加倾向于认为李沧东的电影是“男性化”的,李沧东作品善于表现男性的幻灭感,且身份均为边缘人物,除《绿洲》加入梦境外,影片在以纪实为主地同时强调了时间性,展现人在历史中的尴尬地位,李沧东作品不追求影像的奇特,有着强烈的文化性和沉敛的人文思考。他的影片永远是淡淡的,从无心的细节中透露着忧伤,又引人深思。他改变了人们对韩国电影催泪、煽情的一致理解。他抛弃了韩国电影中惯有的温暖萦怀的细节,三部影片都是在最激烈的地方故意绕弯,让观影者自己去探索,他的电影里只想阐述人生,只是让人们去思考人生的意义。李沧东从人们忽略的、遗忘的、熟视无睹的生活中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也许在他做为一个作家的时候,他便开始寻找这种真谛,或者说,正是因为他深厚的文学功底,才造就了他导演之路的辉煌。“罗马不是一天造就的”。对于一个导演来说,如果没有之前的扎实积累和细心观察,也就没有李沧东的成功。李沧东认真撰写自己的每一个剧本,如果说他的剧本中打动人的情节和台词是来自于他的文学功底和创造力,那么他对镜头、对色彩、对每一个场景和对演员调教的把握和理解,则不可不说是他的天才所致了。李沧东通过无懈可击的剧本和镜头,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哲学化的世界。当然,选角的独到与演员精湛的演技也不可忽视,对演员的执导更是值得称赞。

 

李沧东的作品不能光看表面的平铺直叙,其“绿色三部曲”当中都蕴含着大量的象征和隐喻手法,其实笔者也认为“电影需要隐喻”。比如电影《绿洲》的名字来源一样,当然并不会简单到只是主人公卧室里一张破旧斑驳的画作的名字而已,“绿洲”这个词包含着希望和生命可能的东西,但是在现实中却被过于广泛使用而使其丧失了本初的意义,在韩国甚至很多卡拉OK或者理发店都叫这个名字,使用的太多了,它本来的意义也就失去了,但是依然会有少部分人对它本来的意义有所追求,就像每个人都希望追求自己的人生意义一样,寻找本身就是一种意义。很多人觉得影片中有太多隐喻而显得不像电影,更像是文学作品,但是我就在想那么到底什么样的电影才像电影呢?其实我觉得就像我们的人生当中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没有认识到的一样,生活本身就充满了隐喻,那么电影就是需要隐喻的。李沧东借用“绿色三部曲”独特的镜头视角打量着这个社会,用一种平缓浓重的语言娓娓道来,令作为观影者的我们感动、震撼、深思。

纵观整个亚洲,能坚持自己的原则做电影的导演真的不多,在目前这个充斥着各种商业元素的电影市场中,李沧东无疑是值得钦佩得导演,是少数还在用公正的态度关注社会边缘人物众生相的人。李沧东的“绿色三部曲”充满了高度端正的人文关注,真实存在的、不可预期的、人性羸弱的、社会阴暗的种种事情是永恒无法改变的,是无解的。看他的电影绝无轻松愉悦可言,但每一次都是对灵魂、对社会发聋震聩的拷问和警醒。

 

李沧东 Chang-dong Lee

8 .7

李沧东

影评(33)

收藏(453)

回复 (30) | 收藏 (7) | 1719 次阅读 |

成都-Scofield (成都)

男 26岁 水瓶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