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松子的一生难道真的是喜剧么?

sinnsinn 发布于:
2001年7月10日
    同样都是下午3:00东京,一个个交织的片段:涩谷的繁华,幕张的奢靡,新宿的沉醉,荒川的死寂,荻漥的无所事事和对无聊生活的抑郁烦躁。他沉入海底,仿佛是一个声音在召唤。(CG做的有些假,难道是刻意追求的效果?)
    笙怀着可以成为一个音乐家的梦想离开了故乡,这是两年以来第一次和父亲见面。父亲这次带来了自己姐姐松子的骨灰,松子失踪了30多年,3天前被人发现死在了公园里。父亲让笙去收拾一下已经故去的姑姑松子的房间,父亲临走还一直抱怨:53岁一直一个人住在公寓,真是无可救药的人!最后还是被杀害……犯人没有抓到,她过了卑琐的一生。(すわら人生,我也搞不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暂且就按照翻译的是卑琐的一生吧!)
    在荒川发现了松子的尸体,她浑身都是被暴力伤害过的痕迹,警方判定是谋杀。笙在破烂发臭的小屋里收拾着垃圾,在一个信封里发现一个做鬼脸的女人的照片(就是姐那次学的那个表情,不过姐做出来比这个松子漂亮多了),墙上还贴着光GENJI的海报(似乎松子是光GENJI的粉丝),屋外的墙壁上刻着“生而为人,对不起”。邻居大仓说松子是个既不守规矩,也不在乎邻居的感受的人。(呃……这个大仓看起来真恶心)松子身上总是散发着怪味,有时半夜突然尖叫,她经常一个人坐在河畔,静静地盯着河看。窗外,三个黑衣男子看着这里,笙有些害怕。警察到访,拿出一张面相恐怖的男人的照片,说此人在18年前与松子同居,杀人后入狱,一个月前才刚刚出狱,有人看到他在附近出现过。笙对这个姑姑感到非常疑惑,警察告诉他松子曾经是一名老师,歌唱得非常好。

   1971年,松子23岁。(啊哈!姐那时候刚好出生~~)

   在一次修学旅行中,发生了一点意外,据说学校的小金库失窃,现金损失1万2千日元,其他人都怀疑是中途离开的龙洋一偷的。松子为学生抱不平,教导主任说要松子彻查此事。佐伯老师要和松子一起去,缓解紧张情绪,(佐伯的牙齿闪亮光,还真是搞笑)但是被松子拒绝。松子为了不伤害龙洋一,尽量选择着词汇,但是龙洋一还是不睬松子。松子质疑自己是否说错了话,她忽然灵机一动,自己想要垫上那1万2千日元。(额滴神啊!这个松子怎么那么傻?)但是才发现自己的钱不够(估计都欠了债吧!哪有钱?)松子瞥见房间角落那个红色的皮包……松子不停地向旅馆的人道歉,说龙洋一已经反省(那人额头长了颗大痣,上面还有一根毛儿),结果人家非得要求本人来,松子就做了那个斗眼噘嘴的表情,之后说是自己偷的钱!(她做这个表情是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妙计”?)结果被教导主任抓住了把柄,说要证明松子真正反省就让他看看胸部,松子又害怕又矛盾,居然真的掀起了衣服。松子十分懊恼自己做了那种事,这时佐伯老师邀请松子周日去打保龄球,算是正式的约会。松子一直在回忆佐伯的牙齿,觉得洁白耀眼。(我怎么想起了高露洁的海狸先生~~~)松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缠绵病榻的妹妹久美,姐妹俩都十分开心。父亲对松子把约会告诉不能外出不能恋爱的久美的事十分不满,他认为这没有顾及久美的感受,怒斥了松子。松子摔下筷子,跑了出去,她在楼梯上见到了久美,悲愤交加的松子对妹妹大吼:“你一点也不可怜!”
    1955年,松子7岁。

    她满心欢喜等待父亲回家,父亲却只疼爱病弱的久美,松子觉得自己一直是孤伶伶的一个人。只有一次,父亲带松子去吃了烤饼,带她去看演出,松子感到非常快乐,她冲父亲做了那个表情,父亲居然笑了!父亲因为久美的病从来都不笑,却被松子这个表情搞得忍俊不禁。后来松子一直用这个学来的鬼脸逗父亲开心,她考上父亲希望的学校,从事父亲喜欢的职业,只是为了博得父亲的喜爱。但是最后一切还是徒劳,父亲看到盛装的松子又想起了病重的久美。松子却落下了后遗症,就是每当窘迫时都会做这个表情。松子给佐伯讲述了她的故事,佐伯说听松子说这些他很高兴。
     校长认为是松子恳求教导主任不要将偷钱的事说出去的,松子百口莫辩。而且,松子偷了同屋的藤堂老师的钱的事也败露。松子和龙洋一讲明这么做都是为了他,龙洋一却认为松子根本就是讨厌他,但是他还是愿意承认钱是他偷的。但是到了校长面前,龙洋一却翻脸说是松子威胁了他。结果窘迫的松子又做了鬼脸,校长大为光火!那一瞬间,松子觉得人生完了!
     松子不得不写辞职申请,她要离家出走时被久美看到。争执中,久美摔倒在地,松子认为都是妹妹造成的一切,她愤怒地扼住了久美的喉咙。危急关头,母亲制止了悲剧的发生,松子夺门而出,离开了她生活了20多年的家。
    
笙和大仓看到了警察拿来的照片中的男人,那人满脸是疤,满目狰狞。笙和父亲通电话,知道姑姑松子曾经做过土耳其浴女郎(这个大概是所谓的“三陪”小姐吧!)松子和想要成为作家的男友八女川同居,但是经常挨打,万般无奈她想找弟弟借点钱,但是弟弟一脸冷漠。他扔给松子一个信封,说永远断绝关系。临走,弟弟告诉松子父亲在松子离家三个月后已经病逝。八女川知道松子没能去做土耳其浴女郎赚钱,又对她一通拳打脚踢。松子把弟弟给她的钱都给了八女川,凄楚地说弟弟要和她断绝关系。八女川不同情,反而嗤之以鼻。深夜,八女川离开了松子,只留下了一句话:生而为人,对不起。(就是刻在松子屋外的那句话,日文是:生れて、すみません。)大雨滂沱,松子看到神情沮丧的八女川,他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八女川被飞驰而过的车撞死。(他早就厌倦了一切?早就想过死亡么?)松子呆了几秒钟,扑到男友尸体上大哭。
     半年后,松子成了冈野的情人。冈野曾经很嫉妒八女川,嫉妒他的才华,嫉妒他有松子这样一个女友。松子悄悄地跟着冈野,想要看看冈野的妻子到底是何许人也。冈野知道后勃然大怒,他终于坦言自己这样只是因为松子是八女川的女人。冈野与松子分手。
     分手后的松子去做了土耳其浴女郎,改名为雪乃。(真够恶心的名字),她赚来了大把的钱。她徜徉在纸醉金迷和那个色欲的世界不能自拔。松子衣着光鲜地回了家,她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打开了父亲的日记本。虽然父亲一直不说,但他还是十分惦记松子的,每页最后一句都写了:松子没有消息。松子读着父亲的日记哽咽了。久美看到松子归来,兴奋地抱着她大叫。松子扔下钱逃了出去。
    1974年,松子26岁。

    松子又搭上个男人小野,她害怕孤独。但是两人因为话不投机又大打出手,松子在愤怒和神情恍惚间将其杀死。在那瞬间她又在想:这下真的完了!她翻身一跃,想要跳楼自杀,但是在掉落的一瞬间她抓住了栏杆:她的身体依然在挣扎中求生。小时候,谁都认为自己的人生闪闪发光,但是一旦长大,没有一件事能如愿。痛苦,无奈……
    其实站在楼下的三个黑衣人是一个叫泽村惠的女人的手下。泽村和松子是旧识。当时发现松子的尸体时,松子手里抓着泽村的名片,所以警方传唤了她。泽村和松子是在监狱里认识的。松子在杀了小野之后去坐了新干线,又去了太宰治自杀的玉川上水,因为她认为只有八女川爱过她,而八女川是太宰治的转世,自己也想在玉川上水了结自己。
    松子没死成,和一个路过的穷困潦倒的男人相遇。这个叫岛津的男人是个理发师,他的妻子三年前去世了。突然有一天,岛津向松子求婚了,说不在乎松子的过去,想永远和松子生活在一起。松子本以为真的找到了可以让她停泊的港湾,但是好日子还没开始,警察就找上门来,松子因杀人罪被判了8年徒刑。
     监狱里的生活枯燥而机械,但是松子却坚强而快乐地度过了每一天,她还在监狱里学习了美发技术。她满心欢喜地想要出去后和岛津一起生活,尽管这漫长的岁月都是她一个人度过的,岛津一次也没探视过。(松子,尽管她一直被人抛弃,尽管她付出的爱都没有回报,她依然对生活充满了喜悦和希望。)出狱后的松子看到岛津一家人幸福的样子,悄悄地离去了。这一年,松子34岁。只要是女孩子,都会向往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这种童话,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白天鹅变成了乌鸦,人生只有一次,无法重来,如果这就是那个童话,未免也太残忍了!
     松子巧遇泽村,两个人一起非常快乐。但是有一天松子却离开了。笙(就是松子的侄子)告诉泽村,也许松子姑姑感到郁闷,虽然泽村和松子很像,但是泽村有丈夫,有明确的生活目标,而自己却仍然是孤零零一个人。18年后,泽村偶然间在医院遇到了松子,但是松子避不说话,泽村只好塞了张名片给她,第二天,松子的尸体就被发现了。
     某天松子巧遇了以前的学生龙洋一,他那时在混黑社会了。龙洋一听了松子之后的遭遇感到万分愧疚,如果不是他的背叛,松子的人生也许不是这样了。龙洋一承认当时是他偷了钱,松子知道后却笑了。龙洋一说当时就一直很喜欢松子,非常非常喜欢。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松子恳求龙洋一退出黑社会组织,但是遭到他的毒打。松子最后告诉龙洋一,以后不再劝他退出黑社会了,他当流氓,她就当流氓的女人,只要能够在一起,她什么都无所谓。龙洋一坐牢。松子却一直微笑着说:从未改变过对龙的心意。龙洋一决定为了松子的未来,一辈子不与她见面;而松子为了这份爱,打算一直守候下去。
     1988年,松子40岁。

     大雪纷飞的冬天,松子带着花接龙出狱,却被龙打倒在地。龙从小生活在没有爱的世界,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恐惧。龙面对上帝,虔诚地忏悔,也在这里找到了人生的归宿。
     笙对父亲说:真想见见这个松子姑姑,哪怕只有一次也好。父亲说:其实你见过一次。在笙小时候,松子见过他一面,但是被父亲制止住了。松子看着老家的那条河流泪。松子得知久美已经在去年死去,而在临终时还在说:姐姐,你回来了!松子听到这里不由得掩面哭泣。弟弟把松子赶下了车,让她永远别在回来。笙告诉父亲,松子经常看的那条河和老家的河很像。
      松子一个人开始孤独的生活。她变得肥胖,脾气暴躁而古怪。一个夜晚,松子遇到一群少年,他们嘲笑她,惹得松子大吼大叫,那几个孩子将松子打倒在地。松子醒来,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朵……松子唱着歌,踏着彩色的阶梯,向那充满梦幻的国度走去……

      松子是个为爱而生的女人。从小时候她想得到父亲的爱,想博得父亲的欢心开始,她就一直想当一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儿,虽然父亲把全部的爱倾注给久美,但是松子一直用她的鬼脸笑对人生。她想做一个好老师,帮学生脱罪,却最终成了牺牲品。她为了生活去做浴女郎,为了金钱而抛弃尊严。她不缺少男人,却没有一个可以相依相伴,这些人或者懦弱,或者强势,或者朴实,或者狂妄,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像松子一样为爱义无反顾。为了爱,她可以付出一切,可以微笑着面对所有苦难的生活。在别人眼里是那么悲哀的人生,她却当成是幸福伊甸园。松子短暂的一生看似荒诞可笑,却是无尽的悲凉。忽然想起那首《女人花》: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终是空。缘份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女人如花花似梦。

回复 (1) | 收藏 (0) | 612 次阅读 |

sinnsinn (北京)

女 35岁 射手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