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http://i.mtime.com/greywolf/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为什么《星际穿越》是一部神学电影

狼灰 发布于:

 

 

 

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教。在教皇都承认大爆炸存在的时代,那些最前沿的物理学家们仍然还笃信上帝的存在,最新发现的粒子仍要以“上帝粒子”命名。在哲学领域,绝大部分哲学家都站在先验的立场,整个哲学史的核心就是论证“上帝存在”这一个命题,除了形而上学的传统演绎,17世纪的笛卡尔和斯宾诺莎分别用数学和几何学推出上帝的存在,20世纪的哲学家用语言学和逻辑符号推出上帝的存在。到了21世纪,哲学体系和流派都早已瓦解,延续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的任务,也落到了科幻作品身上。

 

在欧美,科幻文学早已经脱离了通俗文学的行列,真正意义上的科幻作品无不拥有自身丰富的体系、语言,以及高度的思辨精神。这种思考推向社会学和宇宙观,像新时代的形而上学,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就有着德里达式的思想:“(川陀)既可以是起点,也可以是终点,既可以被开始,也可以被终结”(这是德里达“从边缘发掘中心的意义”的典型论据),《基地》作为宇宙命题被不断还原,一直还原为居住在月球中心的机器人丹尼尔·奥利瓦。但奥利瓦也不是宇宙的起点,创造它的是人,人类所知和能知的,只是一个经验性的循环的闭合环路而已。

 

诺兰的《星际穿越》讲的就是这样的闭合环路,一个曾担任过航天员的农民偶然有一天在女儿的卧室发现了“神迹”,并沿着神迹找到隐匿中的NASA(太空总署),自此踏上命运的轮回穿越“虫洞”去寻找未知的星球,一连串事件之后,他通过“黑洞”中的“五维空间”给自己和年幼的女儿上演了“神迹”,而他自己又被破译了自己密码的女儿拯救。在这样一个循环结构中,我有点搞不懂为何有人发掘的是父女亲情的意义,有人看到的是虫洞和科学的问题?诺兰有这么low吗?你们这是在褒扬还是诋毁诺兰呢?《星际穿越》难道不是关于两个宇宙神棍在不可知的偶然中拯救了世界却不知其理的故事吗?这种神秘主义背后的问题,难道不就是上帝存在的证明吗?

 

 

还有些人兴奋地提到《三体》,那我们就来说刘慈欣,刘慈欣有个中篇叫《吞食者》,里面说生物进化的程度和他们进入世界的维度有关,能进入更高维度的就是“神”。低维度无法把握高维度,也就相当于有限无法把握无限,有限的是人,无限的是上帝,而上帝、真理、永恒这些问题永远不可知,也是这个道理。康德从一开始就区分“物自体”和“对象”,认为前者不可知,到维特根斯坦那里,“不可说的不可说”同样是给人的认识范畴划出一条界限。这是科学无法把握的,也是人类不可知的,康德把它留给了“实践理性”,也就是苏格拉底对“真理”和“智慧”的态度,我们只能用一种对上帝的爱来接近上帝,并且只能接近,而永远无法抵达。

 

所以《星际穿越》这个闭合环路的背后,其实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存在,这就是上帝。自发的循环是不可能的,它一定需要一种原初的推动力量,是谁折叠出了“虫洞”?是谁制造了那些人的宿命?电影里通过马修·麦康纳五维空间里和机器人的对话,证明了“THEY”的存在,但“THEY”又能是什么呢?背后的操控者?阿西莫夫笔下的“第二基地”?《黑客帝国》中的程序创造者?“THEY”的引出是一种典型的怀疑论,把“THEY”视作“上帝”就意味着宗教,把“THEY”视为“US”则是一种人本论。电影里虽然抛出了后一个话题,但论述的更像是人类的无知:人貌似完成了对自己的“启示”,似乎人是自己的上帝,但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只是他短暂地借助了上帝的祭坛,向人类颁布了希伯来的法典。

 

 

影片中女儿卧室的图书馆象征了人类的知识,这些知识的排列构成了“符码”,可以拼凑出“STAY”一样的语言。人类因为语言而得到上帝的“启示”,人类也因语言而成为人,整个20世纪哲学只论述了一件事,那就是“语言的本体”,分析哲学和现象学两大流派还原到最后,都不得不赋予语言本体论的地位(即使他们经验性地认为这不是终点)。在这里语言可以是字母组合的暗语,也可以是点与横交错的“摩斯电码”(或二进制计算机语言),维特根斯坦说“语言的边界就是人世界的边界”,因此当三维世界和五维世界(或者五维中的四维)进行沟通的时候,一切方式都失效了,除了“语言”,唯有语言才是不完全属于三维世界内部的东西,它是一个边界,所有的沟通,只能在边界上形成。而马修·麦康纳不能完成对自己的“启示”,也源自对“私人语言”的否定,我们不可能通过只有自己知晓的一套语言符号系统完成自己才有的认知,这是后期维特根斯坦一直在讨论的核心问题。

 

很有意思的是诺兰在电影里选择的两个道具:书和钟表,书是知识的意义,也就是语言的象征。钟表则是“时间”,这个曾经被康德到海德格尔反复讨论的艰深命题,被引向先天直观或者“向死而生”的生命意义,在这部电影里,它成为五维空间里可以“实体化”的形式,马修·麦康纳可以向数十年前的自己“启示”,也可以影响自己几十年间女儿的思考,但在五维的“黑洞”空间,大概也只有几秒钟的转瞬即逝,他甚至在这个瞬间触摸了一下安妮·海瑟薇的小手。这等于在上帝的橱窗里观望这个世界,上帝是宇宙的尽头,也就可以掌握时间的起始,时间作为实体的工具也只能在上帝的世界里实现,而这些都是人类无从把握的神秘性猜想。

 

 

再说为什么是“玉米田”,在美国很多建筑上都有玉米的图案,这里面意味深长。希腊文中的玉米是Dagan,来源于Dagon,指异教的神,就是《圣经》里有记载的大衮神。Dagon再变形则是Dragon。《启示录》这样说:“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我就站在海边的沙上。”连绵的玉米田的出现,风沙的肆虐,是《新约》中世界末日的寓言。与此同时,安妮·海瑟薇扮演的航天员载着人类胚胎飞向外太空,正是“诺亚方舟”一样的拯救人类的方式。

 

五维世界是人类不可能认识的范畴,它完全超出了人类的认识。什么是多维世界?上帝的天堂,佛祖的涅槃之地,很多佛经里讲佛祖可以同时出现在500个法会会场给人开坛讲经,这就是多维世界。住在多维世界的就是神。所谓“科学”地解释多维世界,是达尔文进化论的深度延伸——人类自己能进化到五维世界,成为自己的神,那只是有限的现代文明的观点,还是肤浅的“科幻”的程度,仍是个闭合环路,探究不到起源,这是徒劳的思考方式。这就像《十二只猴子》,未来的人拯救现在的自己,Tesseract则拯救人类的未来,这就是跟“辩证法”一样耍赖的方式——将一切推给无法解释的未来,科技终将解释一切。妄图引入这种观点的行为都注定是徒劳无功。

 

 

“终极进化论”的尝试,是吕克·贝松的《超体》的意图,那部电影里的LUCY通过大脑的开发而进入不同的维度,大脑开发到百分百就成了神,可以很快地掌握世界所有的知识,以及多维度穿梭的能力。这是很有意思的视点——在吕克·贝松那里,这种可能性是高度敞开的。目前人类认识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它的突破需要一个身体机能(大脑机能)的无限开拓,这曾被认为是人身上最具潜能的地方,它仍然有进化的可能。这或许会导致人类科学范式的一个根本性的改变,物理学哲学的大变革,被后现代解构的形而上学或许能得以重建。

 

但我们永远无法解决起源的问题,这是《星际穿越》和《超体》共同的悖论,现实世界是一个表象,表象背后的根本是什么,人无从知晓,也不可能知晓。说不定我们人类也只是宇宙间一个巨大生物胃中的蠕虫而已,或者我们只是生活在梵天的一场梦里。在诺兰那里,即使他与最前端的物理学家合作,他所能把握的也只能是物理学最基本的牛三定律,部分的黑洞原理、量子力学。这些所谓“科学”的物理学模型终究只是适用一时的范式而已,费耶阿本德曾经说,现代物理学取代古代物理学的原因不是前者更“科学”,而是“更有用”,它靠的是理性之外的力量。因此,科学与神话的距离,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当人们一板一眼地论述科学,给与黑洞和奇点各种详尽的解析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是一种惹人注目而又哗众取宠的冒失无礼。在这种意义上接受“科学”,在电影里如此理解“科学”,只意味着人们接受了一种最新、最富侵略性、最教条的观念而已。

 

电影中出现了两个拯救人类的计划,PLAN A是改变当前的范式,PLAN B则是迁移外太空重新开始,两种思维都脱离不开实用科学的局限,这恐怕也是人类知性的范畴所致。也等于印证了宇宙、上帝的不可知论,星河的遨游是一场丹·西蒙斯《海伯利安》中那样的璀璨而又骇人的朝圣之旅,在这种大宇宙图景中,我们的科学沦落为微弱的道具,反衬出信仰的力量。信仰是康德在实践理性中辟出的一亩田,在这里我们的工具是至高的善和对上帝无限的爱,这是宗教存在的意义,也是上帝存在的不言自明的一种解释。

 

 

最深刻的科幻一定是形而上学,这是科幻的本质,也是消除对科学迷信后的纯粹理解。这种神秘主义和艺术的神秘一样,是对不可知物的沉默。万物溯源到最后都是神学——人们可以称其为“上帝”、“真理”、“逻各斯”或者“永恒”,它们永远无法把握,这就像《2001太空漫游》中的黑色石碑。在《星际穿越》中,NASA的计划叫座“拉撒路”,同样来源于《圣经》,耶稣眼睁睁地看着拉萨路死去,又将其复活,象征了人的命运。“现在,我们出发吧!我要让你们看见神的作为,好叫你们更加信靠他。”【路加福音】因为这个神迹,很多人都信仰了耶稣,所以《星际穿越》神迹的背后,是看不见的上帝。

 

从这个意义上说,《星际穿越》是一个神学命题,也造就了其悲情和崇高。它不是“硬科幻”,而是“真科幻”。有不少人会忍不住拿《三体》来作比较,但《三体》又是什么呢?第一部难道不是个政治寓言吗?第二部难道不是个阴谋论吗?(黑暗森林这种理论体系真的是有点拿不上台面的)第三部难道不是个简单的熵增原理吗?(二维化这个东西里面真没看出什么深层命题)所以我觉得诺兰是看不上这样的小说的,中国人的科幻能写成啥样啊?没有哲学和信仰的国度真可怕呀。文/灰狼

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2014)

8 .8 / 8 .0

星际穿越(2014)

影评(698)

收藏(8661)

回复 (4) | 收藏 (4) | 3836 次阅读 |

狼灰 (济南)

男 35岁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