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维天

http://weitianlove.blog.sohu.com/

http://i.mtime.com/guoweiti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画画

维天 发布于:

画画
——年未弱冠,穷丹青之妙。


一张画布的粉红时代 油画中的小女孩
被美术系的男生用马蒂斯 明亮的色彩临摹
嵌入画布 弥漫的四月的松节油 芬芳

你是我们班画过的模特里最漂亮的
我的肖像 工笔的 线描勾勒 气质俱盛

在颜色中
以一种颜色 渲染 另一种颜色
不要人夸的好颜色阿

颜色对小女孩意味着什么?

马蒂斯,我能否再回到舞蹈的人里
去看看那些色彩的影子?




所有的青春

从一只苹果画起 “这个同学的色彩感觉多好啊”
我第一张水粉画被翻覆褒扬 一只苹果最初涩涩的颜色

画家比普通人 区别 能看到所有转世和轮回的色彩
上帝恩赐给这个世界多少类色彩?
不画画的人睁大眼睛 永远看不到

石膏
2B 和 4B 和 6B 铅笔
温柔的铅
在白纸上茫然地排起线条

我看着苹果
好象我真的画过它
苹果此刻不似苹果
似樱桃之唇

我喜欢画苹果
苹果色的水粉画色彩课多么美好!




画画对一个花季的小女孩来说 仍是枯燥的
我要上美院!
对一天收到两封情书 和画画一样
什么是浪漫和色彩 枯燥
画画是枯燥的 被动的
和被男生追求一样

孩子一样画画
当我在学前班的时候

亚历山大 马赛克一样的方块
普鲁斯特敦敦的 脸红脖子粗的 重脑袋 平兀兀的
伏尔泰凹斗瓢 高智慧 狡狯的老太太额头 总是笑眯眯的
拉奥孔层次烦琐的胡子 虫蛀的 艰难的瞪着眼 苦兮兮的

维纳斯的石膏像就是这样阿?

大卫的五官长得真完美呵,

铅笔划过,小女孩看着大卫的石膏像,
想:
这世上有没有像大卫一样好看的男生?

我给班里做模特时,所有帅的男生都围了过来很多层画我
我画那个男生模特时,他瞟我一眼,他就脸红了。




一天不画画我会哭的
纯洁如天使的泪

我在幼稚地临摹 最后的晚餐 耶稣的酒
颜色丰富到我的笔摔落

犹大你背叛了我

我画画的女友和我的美术学院
共同长着一张犹大的脸
说着紊乱而
疯狂的:
我爱你!

耶稣后退 趔趄的步子
踩碎了达芬奇的颜料板

我每次看 最后的晚餐 心里涌起颜料的疼痛




油画

瘦小又肥膪蹙眉悬浮鬼影忽忽的丑女人梦游 在对面
她浑浊的画板 穿上睡衣 弱小而邪恶 居 上风

我 失意为 旁观者

你的眼睛生来就是画家的眼睛
你看到 十字架上耶稣的表情 鲜花和刀刃

我可以当一个色盲吗?!

但画画的纯粹狂热 颜色的直感
凡高如果不画画 他不会穷困潦倒 更不会疯的
高更在塔希堤岛 回归原始的蛮狂 雅各和天使搏斗
马奈出乎意料地 明亮的外光 自然界新鲜感的午餐
席勒狂乱 紧张的 暴力画面 色彩的恼怒和灼伤
拉斐尔端庄 而世俗的圣母 爱的微笑 真理像幸福一样
夏尔丹的乡村铜水罐 温暖而普通 质朴的诗意

那些我所熟悉的 我喜欢的、、、、、、

安格尔典雅的理想美如泉一样流泻的圆形之美
米勒的拾麦穗者让我赞美劳动者辛勤与汗水
修拉大碗岛的午后缤纷安逸宁静着世外桃源
莫奈的日出和睡莲瞬间印象捕捉原色淡叙冬日的想象
柯勒惠支多么朴实的内心怎样以爱和美施予我审美的暖意!




中国画

眼前之竹 并非胸中之竹
胸中之竹 并非手中之竹
手中之竹 又并非眼前之竹

我在宣纸上画一杆瘦竹 秀骨清象

脱落凡俗的竹子 孑立独行的竹子

不似之似 似与不似
一株竹子自在在心

摩诘曰:
诗中有画
画中有诗

有笔无色
有色无笔

二十年后不复尔!

二十年,竹子是否依然任尔西北风!




我在建筑设计图纸中坠入,上面一行诗歌
绿色的棉袄 蓝色的牛仔裤
弹吉他齐腰留长发的男孩子
他们是我少女时代最好的几位朋友

我在水彩纸上画十四个头高的时装模特 效果图
画到 所有外行人 惊呆的 目光 颜色
它的外围 眼轮匝肌 结构

一张画面
因苦寂而无法忍受 宣纸在哭

大卫的头发分成块面 象五官一样
我喜欢画 画大卫我画得很好

那时 我画着米开朗琪罗的奴隶的头发
分成块

一段时光
一张画
从达利的软钟下漫漶
软体而易变 的 颜色 与 形
另一种颜色 和 空





颜色
涂染了我的灵魂

画画人的灵魂
比不画画的人 颜色要丰富

狂狷的色彩 凡高
我和他同时 画上左轮手枪

一分为三
蒙特里安 红黄蓝可以构图

怀疑的信仰。

画画的人看十字架上主的神色
比其他人看到的多




我想画一张水彩画呵,
英国的纸 忧郁而谨慎
伦敦的雾
莫奈说它是红色的吗?

像泪冲洗过
画上一个小女孩站在风景里
飘渺的树 遥远的建筑
伸延贾克梅蒂的瘦雕塑的指手 指向记忆
她伫立在画面的位置
她眼前 波洛克 淡紫色的薄雾
惊异地 梦露在沃霍的脸上的痣
她站在颜料的水里
记忆的永恒 画室里 达利流淌的时钟 挂在树上
瑟瑟的画
我的启蒙老师每一次在画室里把我的画放上课堂
“大家都看,Guo的画!、、、、、、”

男生们开始当着低头画一块塞尚白台布的我开玩笑
“大家都看,Guo的画!、、、、、、”

他们在放学的路上却跟着我一块儿走 羞涩而忐忑
执拗而胆大 谈起蒙克的《青春期》和画

我的水彩画
我的绘画时期 一张水过的水彩画
上面有着孩子一样
天真而无法湮灭的才华!





回复 (0) | 收藏 (1) | 308 次阅读 |

维天 (北京)

女 38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
日志标签
更多 >>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