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无极》剧组破坏环境

haijiang 发布于:
5月中旬,云南香格里拉仍然飘雪。因电影《无极》和“毁容”之说闻名于中国的碧沽天池附近,积雪尚未完全解冻,又被鹅毛覆盖。

    “来的记者太多,惊动了天池,所以天气反常!”一位当地藏民说。他们相信,“圣湖”不容侵犯,大声喧哗或往湖水中投掷脏物,会激怒“圣湖”,从而降水以示警戒。还有人说,《无极》剧组在碧沽天池边搭建场景之时,是连日降雨。

缘 起

    《无极》剧组的到来,曾让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和香格里拉县很是重视。有了大片的宣传推动,香格里拉的美丽风光必将为更多人所知。为此,迪庆州、香格里拉县成立了“《无极》迪庆协拍领导小组”。

    官方资料称:2004年5月,《无极》摄制组进入碧沽天池。他们投资100多万元,搭建了以下建筑:3个临时工棚、“海棠精舍”,以及一座通往天池湖心岛的简易木桥。一条长120米、宽2.7米的“便道”,也从林区公路尽头直通天池湖边,其材料是沙石和原木。这些建筑共占用草甸及矮灌丛近500平方米。

    做这一切时,没有人提出异议,包括频繁到天池探班的各大媒体的娱乐记者。

    2004年6月初,全钢结构的“海棠精舍”焊接口出现了多次崩裂,当地质量安全检查部门给这个建筑发出了安全隐患通知书。“精舍”完工无望。6月12日,《无极》剧组紧急撤出香格里拉。

    烂尾工程被这样抛弃在原地。6月14日,剧组同迪庆州签定了“代管协议”,声明剧组打算与“海棠精舍”的施工方就质量问题交涉,故希望保留建筑的钢架,其他残留物及湖中栈桥,一并交由迪庆州代管。

    代管期本为一个月。当地政府找了两个牧民住在天池旁,负责看管,直到当年10月撤出。

第一波关注

    近一年里,曾热闹非凡的碧沽天池又归于平静,人们几乎忘了“精舍”残骸的存在,如果不是一个游客拨通了《南风窗》的新闻热线。

    一个月后,《南风窗》杂志记者尹鸿伟接到游客报料,来到碧沽天池,看到了剧组残留建筑对碧沽天池景观的影响。尹鸿伟称,“我向当地政府询问时,香格里拉有关官员答复他们会高度重视此事,并表示剧组走后,没有及时关注和处理好这些事情,政府有责任。”

    “《无极》迪庆协拍领导小组”负责人、迪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爱明向本报记者表示,2005年,他曾给《无极》制片人陈红打过电话,询问对方打算。但由于电影进入后期制作,剧组无暇顾及“海棠精舍”的官司或清理事宜,想暂留残体作为证据。

    2005年8月,《南风窗》刊发了题为“《无极》:凯歌尚未奏响,身后一地垃圾”的报道。同月,《无极》剧组决定拆除“海棠精舍”,并正式委托迪庆州委宣传部拍卖处理剩余物资及清理场地工作,费用由拍卖物资所得资金抵付。

第二轮报道

    拆除工作拖延了数月。迪庆州委宣传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州委宣传部鉴于不便操作此事,相关事项拟再委托香格里拉县。县里对此事是慎重的,在10月中旬县里的一个重要会议上,集体研究后同意,10月16日正式接受委托。”

    但香格里拉县政府办公室和丽松副主任对记者称,他知道此事,是在春节前。香格里拉县林业局局长杨学光也称,正式清理的命令到达局里时,已临近2006年春节。香格里拉的冬季大雪封山,善后无法进行。

    联合村村民廖诚俊按捺不住,拨通了云南电视台《今日话题》栏目组记者的电话。这个年轻人受当地旅游局的委托,负责建设碧沽天池旅游景点。他曾寄希望于从“海棠精舍”上拆下钢材卖钱,但希望落空了。

    2月底,冒着风雪,云南电视台的记者王娟和同事驱车赶到了碧沽天池。“海棠精舍”依旧耸立在湖边,“雪深到膝盖,但我们还是能看到有水泥袋和鹅卵石露出来。”王娟回忆说。

    迪庆州委宣传部建议王娟在雪化完,清理工作进行后再做报道,但《今日话题》还是迅速播放了采访内容。记者知道,雪化后新闻就没有价值了。

    随后,新华社云南分社两位记者采写了《圣湖遭遇〈无极〉劫色重创难平》一文。据迪庆州委宣传部统计,至少30家网站和报纸转载了相关报道。许多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亲访香格里拉。许多网站还刊登了“碧沽天池今非昔比配图”,一张是今日残骸林立的湖边,另一张是昔日碧波蓝天帆船点点。但李爱明愤怒地对本报记者指出:“那张‘昔日图’,拍的根本不是碧沽天池!”

    在媒体的声讨中,香格里拉县于4月10日开始进行清理工作。用李爱明的话说,清理工作“被迫提前”———当时积雪尚未完全融化,湖水冰冷,给施工带来了难度。“因为天气太冷,拆迁者跑了三拨。”香格里拉县林业局局长杨学光说。

    除“海棠精舍”残体,栈桥也被全部拆除。廖诚俊对此却感到非常遗憾:“其实木桥留着挺好的,以后游客就可以到湖心岛玩了。”

    但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把能拆的东西都拆除,一点痕迹不留,成了香格里拉县的首要考虑。“不是不想留木桥,是记者不让留!”杨学光说。

    香格里拉县本以为事情将就此平息。

全国瞩目

    5月9日,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根据媒体报道,点名批评《无极》剧组破坏环境。关于《无极》剧组如何“残害”香格里拉的报道,通过媒体相互转载,一日激烈过一日。“砍平了一片古杜鹃林”、“砍伐百年古木”、“碧沽天池生态永不可恢复”、“天池下了地狱”等说法见诸报端。尤其在互联网上,过激言辞随处可见。

    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海棠精舍”等建筑物残体长期不拆除,破坏风景是事实;为运输设备在原本无路的草甸中开辟一条沙石路是事实;现场留下施工废品、生活垃圾是事实;但“砍伐百年古木”、“碧沽天池生态永不可恢复”等说法,毫无根据。

    许多媒体在现场拍摄残留的树墩,误认为是《无极》剧组所为。事实上,这是20年前的“遗产”。《无极》拍摄时所用木材,是经县林业部门批准后砍伐的虫灾木材。

    迪庆州林业局和环保局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主要破坏的植被类型为当地常见的高山草甸和高山寒性灌丛(即杜鹃灌丛,当地人俗称小杜鹃),并无高山杜鹃树和其他古木。同时,受国家环保总局委托,云南省环境监察总队、云南省环保局自然生态保护处联合成立的调查组,对碧沽天池生态环境破坏情况作检测和评估,得出的结论是:“摄制组对环境的确造成影响,但影响不太大;通过治理后,植被可以恢复。”

    环境被谁污染?

    迪庆州委宣传部于4月21日发表了“真相说明”,但并没有得到太多认同。廖诚俊曾接受云南电视台王娟的采访,其中谈到“大概捡了一卡车垃圾,我全烧了……”此话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李爱明对本报记者的解释是:“垃圾是看管物资的两个农民留下的。他们在那里生活了那么久。《无极》拍摄时的生活垃圾,在走时已全部清理干净。”碧沽村民孙志军在《无极》剧组进驻时,被召上山帮忙搬东西。他印象中,剧组在处理生活垃圾方面比较注意,严格规定扔垃圾的地点,并且在山顶的一个洞里每天焚烧生活垃圾。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廖诚俊再次重申他的确在现场看到水泥袋、迷彩塑料雨衣、篷布、木屑、酒瓶、盐和方便面的包装袋等垃圾,只是数量变成了“两卡车”。记者追问他如何计量有“两卡车”时,他说:“是估计的。”

    廖诚俊也承认,工程队最先进驻时,的确每日收集并焚烧垃圾。但“后来剧组人多了,几百人在山上,有人吃了饭懒得把饭盒放到指定地方,也是正常。尤其撤离的那天,突然就说要走,剩下一地乱七八糟的东西”。

    关于善后处理所需资金的问题,迪庆州和香格里拉县对媒体的说法也出现了不一致。根据李爱明的说法,香格里拉县拆除建筑残体后获得木材、钢材及水泥若干,扣去长时间磨损腐蚀的部分,剩下的价值2万多元。“这笔钱肯定是不够清除费用的。”李爱明说。

    但杨学光称,自己不知道清理后的物资价值多少。他说:“我们的做法是包给一个施工队,让他们负责恢复场地,拆下来的东西归他们。所以我不清楚他们怎么处理那些物资,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由于采用了“发包”的方法,“钱够不够”这个问题,在杨学光看来,根本不存在。

    至5月15日,迪庆州和香格里拉县的相关领导,已不再接受记者采访。

    而据中新网报道,国家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5月16日指出,《无极》剧组拍摄活动中违背了环境影响评价法的有关规定,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生态破坏,总局已责成云南省环保局依法对剧组进行处罚。

回复 (1) | 收藏 (0) | 1163 次阅读 |

haijiang (百慕大群岛)

男 水瓶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