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最後の樂園

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http://i.mtime.com/hamm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转文一篇

墨墨尚且有闻 发布于:
从骚到骚首弄姿——我看美女作家赵波
文/蜘蛛1
 
    文坛对70年代作家来说成了猪槽,美女作家拱在了前面。这里有朵野花,那里有堆狗屎,她们不能因此而停下脚步。 她们不是跑在前面的先驱者,而是问路石,是牺牲品,是抛砖引玉的意思!
    我们我们看到卫慧旁边是九丹,九丹旁边是棉棉,棉棉旁边就是赵波!
    赵波和绵绵,卫慧等人有着一些共同之处。她们都是美女作家。美女作家现在成了贬义词,说谁是美女作家,谁就摸顶门扛子要打架。她们的存在可以被视为哄抬或者炒作的产物,成不了大气候。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媒体就掀开了她们的红盖头一锅端了。她们走的是旁门左道,拥有一个被彻底解放的身体,思想充满喧嚣与骚动,喜欢发照片,视野狭窄,只能倚靠自身的成长经验和浅显的阅历来写作,都市化题材占优而对底层生活的叙写几乎为零,都个性张扬,力图发出各自内心的焦虑不安或欣快伤痛的声音。
  进入赵波的论坛首先看到这样几句话:“您在进入此论坛始,将会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难道赵波是一个喜欢打官司的人。当然打官司也是炒作之一。
  一个三流作家遇见另一个三流作家,两个人打招呼:
  “老余,最近忙啥呢?”
  “别提了,忙着打官司。”
  “好事啊,炒作炒作。”
  “好事个屁,你余嫂让人强奸了。”
   一个老实人得坦白承认,赵波的小说没有吸引力,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淡,淡,淡。《情色物语》是她的代表作,现在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有好多空话加不知所云,情节走走停停,撵猪一样东一竿子西一棒子,全篇充满鸡鸣狗跳,乱糟糟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主题思想。你只看见一个怨妇的独白,只看见几段因树叶落了花儿谢了而产生的对爱情的追思,还有红杏想出墙之类的心理刻画,据说这几种东西加起来就反映了当代城市女人的精神面貌!
  赵波老是写一个叫二毛的人, 二毛这个名字和乡下的阿猫狗蛋三嘎子都差不多,起这个名是好养活的意思。总之,赵波成功的塑造了一个没有血肉,性格不太鲜明的人物形象!
  对于赵波的小说,我完全同意李白的观点:万言不值一杯水。
  赵波的小说还不是很差,还没有差到姥姥家。也许这篇《等待三十岁的来临》会象《红与黑》那样过一百年才会得到读者的认可。毕竟这小说现在还读不明白,即不是深奥也不是因为有什么超前意识在里面,而是小赵写的太浅薄了,我直接就看到了杯底沉渣,以至于让我怀疑起自己的眼光,于是去看她的另一篇小说《到上海来看我》,看完后才明白,原来从她的一篇小说看到另一篇小说,这中间的间歇才是最美妙的。
  几乎所有小资作家笔下的人物都喜欢自杀。《到上海来看我》里的二毛从4楼上跳下,摔坏了椎骨,就不能怀孕甚至不能游泳了。我想只要生殖系统没摔坏,怎么不可以怀孕呢?还有一处严重的笔误,既然摔成这样,你还让她去舞厅“拉过旁边一个同样喝得差不多的男人跳起了扭扭舞”。
  另外小说中的人物对话非常飘渺,好象说的是火星上的某种方言!一些想法也是源于作者内心但因为笔力苍白却流于表面,一些话语也能击中中时代脉搏,但仅仅是击中而已,所谓内涵不提也罢,反正与一些流行歌曲差不多。
  赵波的朋友为她写的评论往往触及不到实质,瞒着良心将那么多缺点三言两语一笔带过。王朔说了几句实话"不知不觉就看进去了,也许不知不觉就看困了,但是醒来的时候还可以捡起来继续看……你可以看她小说里,感觉是有一百个开头在里面……我觉得赵波对我们的价值就是——今天存在过赵波这麽一个人,她想过什么事,她经历过什么事,她有过什么感受,这个可能更重要。”从写书到写诊断书还有一个过程,我也不明白中国字到了赵波手里怎么就成了蒙汗药,我看应该应该从医学的角度研究一下她的小说为什么使人昏昏欲睡。失眠的人多着呢,良药难寻,偏方治大病,当不成作家还可以当华佗嘛!
  生来是个人,半道写作成了作家,后来又为医学做出了巨大贡献。琼谣笔下的小孩包皮还没割就爱的死去活来,卫慧笔下的人物怎么乱搞都得不了性病,安妮宝贝笔下的人物不吃馒头大米窝头煎饼照样活的好好的……三人行,必有你师,我建议把这些人物集合起来,全部送一个荒岛上去,让医学界好好研究。
  赵波作篇文章写家庭生活,而你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从中找不到生活气息来!
  《等待三十岁的来临》全文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红杏出墙。 二毛和小顾结婚了,她有一个叫艾艾的朋友,艾艾有个叫马克的朋友,看着看着,打了几个哈欠,雷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作者也没写,后来就接吻,也没做爱,最后加几句关于三十岁女人的感慨,就完了!
  我们欣喜的看到琼谣老了,卫慧,赵波,棉棉,九丹,安妮宝贝等新新人类成长起来了。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新新人类将言情小说发扬光大,并有了几个吊尔郎当的小支派:另类,下半身,小资,情色,美女作家。
  站着拉屎不腰疼,这就是另类。
  下半身写作就是一个字,骚。
  色情和小资生的孩子叫做情色,正如马和毛驴生的孩子叫做骡子。
  老天惩罚人类的办法很多,来一场战争,下一场大雨,现在文坛上又降落下几个美女作家,她们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只好把照片贴封面上去了。骚首弄姿,有种别贴艺术照啊,那艺术照母猪也能拍成凤凰。书中自有颜如玉,现在颜如玉化好妆从书里跑了出来,故意让人辗转反侧,用假照片来玩弄傻逼们的视野。
  我承认卫慧比九丹性感,赵波比棉棉漂亮。当然,这是我的个人意见,她们肯定小嘴一撇,谁也不服谁。我看干脆让中国作协举办一个选美大赛,所有的美女作家都穿上泳装走走模特步,拉出来溜溜,最后由观众评选出真正的美女作家。
  不就是喜欢闹腾吗,给她们搭个舞台,大伙一起起哄,反正除了傻子也没人期待她们能写出伟大的,深刻的,经典的,划时代的作品。
  时尚杂志是她们的根据地,小资是他们的读者,她们卖文为生也不容易。卫慧的《上海宝贝》被禁了,赵波的《情色物语》也被禁过。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她们也知道自己的那套哩个浪玩不了多久,媒体还常常虐待她们,越渴越给她们盐吃。呜呼,她们还很年青,捧杀不得,棒杀不得,管的紧了看见悲剧,一放松还是看见悲剧。
  赵波有着很强的交际能力,认识了很多朋友。她在一篇小说里这样写道:“年前去探望一位老作家,已经九十几岁…… 我愿意被这样一双行将就木的眼睛凝视,被一双这样老态龙钟的手握着”。 朋友一词的含义被赵波解构的无限大,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也成了她的朋友,名字挂在她的榕树下的专栏里。
  难道那种挂在墙上借此来炫耀自己的所谓朋友是真正的朋友吗,小赵同志?
  赵波有点傻,又不是很牛。她说“上海会有三个女作家在某种立场某种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她们是延续也会是发展,这三个女作家就是:张爱玲,王安忆,还有我,赵波。”,这话多2啊?,排座次本身就非常无聊,你还如此无聊真令人发指。海派文学的老三,假如把这句话写在信封上,也不用填地址和邮政编码,邮递员就会将信直接送赵波家去了!
  赞扬和批判同等重要。说实话,我宁愿去批判老处女灭绝师太也不愿批判美女作家。让她们自生自灭去吧!让这些金鱼在鱼缸里游戈去吧。
  我们应该鼓励美女作家们弃笔从良。长的美不是你的错,写了小说来恶心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她们中有谁敢说自己写作是被社会逼的,是无奈之举,我第一个站出来抽她,自己是自己,关人家社会和无奈什么事啊!
   美女作家也是个有娘的孩子,她们是旧传统和新时尚矛盾冲突下的产物。她们强调自己的标新立异,另一方面表示自己有大的背景,有现实基础。西方十七世纪的散文化小说自称衍生于上古文学中的史诗,十八世纪感伤主义文学自称衍生于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拨拉着看看美女作家们题材的单一,语言天地的狭小,以及对性事情欲的重复解构,我们只能说她们师承自张爱玲,琼谣,兰陵笑笑生。
  文学是衰落了,读者渐渐成了汉高祖,说一句"帝不好文学”而从书店出来进了酒店。我们宁愿看见文学毁灭,也不愿意看见这几个闺女靠脱衣服,哗众取宠而折腾出来的虚假繁荣。
  毁灭,让丫的人类后悔去吧!
  如果我们真要阅读,象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那就离她们的小说远点。也许我们还会在烧鸡店油条摊看见她们作品的残篇片纸,多么不幸,饥饿的时候还要来影响我们的食欲。
  垃圾箱并不是随处可见,你让我们往哪扔?
  有些废物并不是什么用都没有,例如牛粪可当柴烧,烧完也就完了。
  听说赵波要写自传,自传一般都有讣告的性质,我们也不妨当成遗书来看,她创作生涯的句号让她自己去划。
  得饶人处且饶人,泰森急了会咬人。话也不多说了,最后再说两句让小资文学与美女作家共勉:
  去你妈的小资文学!
  去你妈的美女作家!
回复 (0) | 收藏 (0) | 519 次阅读 |

墨墨尚且有闻 (长崎)

女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82)

旅行(25)

戛纳(13)

恋剧(4)

求知(6)

摘网(5)

述梦(11)

旧事(12)

乱喷(105)

追星(32)

把潮(5)

卖文(8)

谈艺(43)

和乐(5)

说影(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