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最後の樂園

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http://i.mtime.com/hamm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星战3》是谁的节日?

墨墨尚且有闻 发布于:
        《星球大战前传3》终于在全球首映,这几天在电视新闻看到,西方(基本上是美国)的“星战迷”挥舞着自制的激光剑,在电影院和街头狂欢,但是我也同样相信,全世界也一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非星迷”对其无动于衷。
        我承认,作为好莱坞电影工业产物下的一个重要代表作,《星球大战》系列影片在美国电影史的地位早已超越了一部科幻电影的简单意义,按照乔治·卢卡斯的想法,其庞大而复杂构思是希望影片成为一部科幻史诗。很显然,卢卡斯做到了这一点。《星球大战》系列之所以被影迷奉为“科幻片圣经”一样地顶礼膜拜,无非是因为70年代末《星球大战》开创了当时好莱坞科幻片在电影拍摄技术遗留的缺陷和空白,而卢卡斯创造的电影特效几乎影响了当时从事电影创作的一代人,例如日后可以拍出《终结者》系列的詹姆斯·卡梅隆和《指环王》三部曲的彼得·杰克逊。此外,“前传后拍”的电影创作模式也给商业片注入了最刺激观众的新鲜模式。但我个人认为,抛开卢卡斯在《星战》系列中的打造的特效而言,影片因其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涉及宗教、哲学等元素的叙事手法却异常地失败,在讲故事方面,卢卡斯显然不及他的两个学生詹姆斯·卡梅隆和彼得·杰克逊。
        可笑的是,由于《星战前传3》的全球首映,国内一些媒体和电影发行机构不明缘由地“随风起舞”显得有些滑稽。西方国家影迷对《星战》的热爱缘自于同样的文化背景,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可以理解其中的真正含义?我想,如果有一天新闻报道说美国人为了抢看《三国演义》而彻夜排长队,你同样会觉得不可思议:“靠,丫们看得懂吗?”;其二,从艺术角度来讲,《星战》系列运用的电影语言并未对世界电影产生任何深远影响,更不要说对中国电影有什么意义可谈,所以现今的电影观众一窝蜂似的涌进电影院到底还是从众心理的作祟。
        话说回来,如果真是配合电影发行方做宣传,或者是体现一下媒体的权威性,不妨将《星战》系列从头至尾地捋清脉络,向观众以及潜在观众全面地介绍这套科幻片。一般在美国,电影发行方会在影片上映的前三个月就开始大规模的从电视、报纸、杂志等各个渠道各个进行宣传,而在中国,除了张艺谋、陈凯歌等重量级导演的大片,国产片和引进片根本没有什么宣传可言,而所谓的宣传,不过是发行公司找几家报纸的记者发一些新闻通稿或者捏造点绯闻造造声势。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在嘲笑我们身边的媒体和那些做电影发行的,当然,有业余的媒体(或者说该媒体娱乐版比较业余的编辑人)在无端称大,也有真正专业和负责的媒体在意读者和观众,今天上网瞎转就发现《新民周刊》组织的《星战》专题报道还算看的过去,贴出来和大家共赏——

新民周刊:星战是什么?《星战前传3》文化解读(转)
  5月19日,《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将在全球同步放映,对于众多星战迷来说,这是又一个值得庆祝的节日。《星球大战》系列的影响是巨大的,将近30年的拍摄放映历史和无数的技术艺术创新,使之早已超越了一部电影的意义,它是一个学科、一个帝国,甚至是一个宗教。

  《星球大战》早已不仅是一部电影,它是一个学科、一个帝国,甚至是一个宗教。它对美国文化和社会的影响,勿庸置疑地强大。当80年代里根总统将他的导弹防御计划命名为“星球大战”的时候,举世震惊;而当安然公司内部职员将虚假账目做到“天行者”和“达斯·维德”的名下时,我们又不禁错愕。

  《星球大战》大熔炉

  乔治·卢卡斯对《星球大战》构思很庞大、复杂,可是最根本的指导思想是,这套电影的气质要具有下列元素:科幻、魔幻、战争,要像一篇史诗。《星战》每集片头必写“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银河系中……”,这是意图把观众的意识拉到遥远的时空中去。但事实上,它所展现的内容既不古老、也不遥远,它的场景像西部片,空战镜头像二战片,帝国军官像日本“皇军”,绝地武士像中世纪神父。

  《星球大战》有太多线索和头绪,它成为科幻片的同时,也成为魔幻片、西部片、神话片、童话片、宗教片、武士片、战争片、历史片——所以,它是一部庞杂的电影史,对70年代前的电影越熟悉的人,会越了解“星战是什么”?达斯·维德(安纳金·天行者)的诞生被描述成“原力”直接受孕给其母,而卢克·天行者成为救世主,这多少就是太空版的基督传奇;黑武士、光剑大战,应该就是日本武士片的外貌,甚至Jedi(绝地武士)也源自日本时代剧发音,如今又加上了时髦的香港武侠片的味道;银河共和国的历史是十足的罗马共和与罗马帝国交替史的副本,绝地武士开会也令人想到长老院;关于“原力”的哲学,完全来自佛教、禅学,以及气功的概念;西斯帝国的描绘,与希特勒的法西斯帝国没有两样;而C3PO、R2D2两个可爱的机器人,令人怀念《绿野仙踪》……乔治·卢卡斯在那个年代想到了所有能想到的时髦元素,放在太空科幻的背景下,然后把复古的人物形象安上经典的“黑暗”与“光明”的立场,用“原力哲学”推动爱恨情仇的演化,再加上当时冷战和登月等社会环境因素,造成惊人的影响力是在情理之中的。

  《星球大战》的技术革新

  其实,当时的电影界对科幻片十分不感兴趣。卢卡斯在1973年夏天就完成了剧本,可是那个年代成功的科幻片,比如现在成为经典的《人猿星球》票房一般也只在1600万左右;最经典卖座的《2001太空漫游》,票房是2400万美元,所以好莱坞几大公司对这个本子持否定态度,直到20世纪福克斯公司发现它,并决定进行一次赌博。

  为此卢卡斯召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成立了“工业光魔”电影特效公司。当时的电影制作行业还没有电脑特效这样的技术,他们为了完成拍摄《星球大战》,自己开创了整个电影特效行业。从此,电影行业的传奇,“工业光魔”电影特效公司正式拉开了整个好莱坞电影特效行业的序幕。他创立的“工业光魔”电影特效公司不但完全改变了整个世界电影的制作观念,而且电影非线性剪辑技术和设备也从此改变了电影的剪辑方式。而由他创立但后来卖给苹果公司的“皮克斯”电脑动画部,首先开创了电脑三维动画技术,成为好莱坞动画电影历史上新的传奇。可以说《星球大战》的诞生,彻底改变了电影技术的进程。至于个案的影响也很多,比如詹姆斯·卡麦隆、彼得·杰克森、朗·霍华德等大导演都是因为这部电影而踏入电影工业当导演。

  《星球大战》的文化解读

  从影像特征来看,《星球大战》展示的建筑和具有“结构复杂紧密、一体化、超个人、整体的压倒一切的力量、宏大阳刚的视觉景观、救世的圣徒气质”。

  而整套《星战》的文化元素主要由“元老院国会、中世纪骑士、基督教救世、英雄救美、哲学的冥想、森林、湖泊和山脉中的斗魔、史诗般的故事、在邪恶时代中的具有纯真力量的青年等”组成,这些全部是罗马帝国和中世纪的文化元素。而卢卡斯将这些元素称为神话,他说:“我总想用一种新的方式来阐述早已存在的宗教,用新的方式来讲一个神话。每个神话用不同的方式不断讲述一个神话——它和他们特定的社会环境相关,但主题是相同的,它只是被地方化了。我想为这个星球来讲述神话,我更多是针对千年来而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区域。”

  尽管《星战》有各种复杂的元素,但影片的各种关于爱情、历史、战争的细节是非常简单、浅显,甚至是幼稚的,它的魅力依然在最外部的影像力量——就像1977年的《星球大战:新希望》开场就是一个压迫式的巨大的太空舰艇,一秒一秒地占领整个银幕。

  相比之下,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星战》“后传”的故事结构是比较耐人寻味的,卢卡斯首先设定了一个奥德赛式的寻找自我的故事,再加入俄狄浦斯式的弑父情节,又演化暗恋的情人原是兄妹关系的古老爱情悲剧。卢卡斯不动声色地在冗长的空战、打斗和奇观展现的同时,构筑起人物命运的宏大外观,这甚至可以在西方戏剧中寻找到本源。达斯·维德对卢克的一句“我是你父亲”,当年震撼了全世界,这原是一个秘密,在公映前只有四五个人知道,这句台词的戏剧魅力无法估量,也走上了好莱坞剧作教科书。

  可是在1999年之后,当卢卡斯重新回来时,我们发现所谓的《星球大战前传》不过是一次电脑特技的超大规模展示。2002年,《星球大战前传II》再度来临,我们已经将其看作是技术而不是情节的“续集”了。人物早不具有早期《星球大战》里的精神价值,而蜕变为电影中的道具之一。

  《星战前传》转变为“技术电影”之后,剧本随之平庸无力,故事仅是视觉场景转换的理由,情节线安排和人物心理转变都表现得异常机械。而“前传”的对白更是不忍卒听,其中包括了欧比·旺师徒间的无聊争吵,以及阿米达拉和阿纳金的缠绵情话,正如《芝加哥太阳报》的著名影评家罗杰·伊伯特所说——“没有一句不属于陈词滥调”。如果说《星球大战》作为好莱坞电影数码工业中最具影响力的品牌,那么第三集也是最后一集的《星球大战前传III》又将标志着一个“光魔时代”的结束。但愿这个结束还算是辉煌的。

撰稿/林行文
回复 (3) | 收藏 (0) | 627 次阅读 |

墨墨尚且有闻 (长崎)

女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15)

旅行(22)

戛纳(12)

恋剧(1)

求知(6)

摘网(2)

述梦(11)

旧事(10)

乱喷(88)

追星(25)

把潮(4)

卖文(7)

谈艺(33)

和乐(2)

说影(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