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最後の樂園

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http://i.mtime.com/hamm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那年,那事,那人

墨墨尚且有闻 发布于: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除了流点鼻涕的鼻子有毛病以外,脑子似乎也出了点毛病。在网上一直这么泡着,几乎创了我上网最长时间的记录。

    去看了西祠晃膀子的论坛,从111页一直往前翻,时不时笑得难以自控。不知道这算不算有病。

    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名字:公子小赖、老布、周周、小白、天水丫头、xzfd、不死不散……当然,还有我家云上。还想起了几年前饭局上遇到小赖时,他总问我:“hammer,你怎么也不来晃膀子?”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自从接触网络依始,这个布满无限想像的空间于我来讲永远都缺乏真实性和安全感,也不知在我的人生中,没有过网恋的经历是不是一种缺憾。我视网络如手机和卫生纸一般,仅仅是一种为生活提供方便的工具。收信、发信、看看即时新闻、和朋友聊聊天、找找乐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自己的精神世界会依赖于这个虚拟空间。

    今天翻看晃膀子里大家的留言和热贴,看着一个一个代表日期的数字,我不禁自问:那个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在哪里?每天和这么多贫嘴滑舌又才华自溢的铜子们扯天扯地一定会让生活变得更加有趣。

    回忆是一生最美的浮标。

    和老布(tyra)相识于1999年,我们曾是《环球综艺》的同事,此后,死党情谊一直延续至今,我们热爱的话题依旧是美图、男人,时不时地讲一些圈子里的八卦,还乐衷交换彼此的化妆包……6年来我们从没翻过脸,为任何事。

     和小赖相识于2002年9月在意大利采访威尼斯电影节,我帮他和小胖子张楠订到了相对便宜的酒店。初次见面,没聊几句就觉得很是投机,哥们是做定了。还记得他们离开威尼斯的那天早上,因为我睡过梭没及时喊他们起床差点误了飞机。打车到港口,船都开了,我对着小赖喊:“小赖,我手机还在你兜里……”虽然我总是忘记打电话给他问安,但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很好的朋友,至少小赖从来都会主动地问我近况如何。对于理想的执着和性格中的直接是我决定这个朋友交定了的原因,因为我也属于这样的物种。

    认识小白要早于小赖。那是2002年的元旦前夜,tyra组织网友大聚会。刚刚跟男友分手两个多月的我,那一段时间在衣服和服饰上挥霍了不少血汗钱,北京媒体的任何一个聚会都可以见到我的身影。那次tyra给我介绍了许多朋友,看上去年纪都不大,同时认识的还有UU。小白坐我旁边,那天我穿了一件镶满亮片由腕口至肩轴处裁开了一道口子的惹火晚装。小白话不多,我也不爱主动和陌生人讲什么话,但是极擅长空姐般的职业性微笑。后来还是小白主动跟我开口,我们聊了起来。那次聚会之后,我们在网上也聊的很投机。有一次,小白到报社找我吃饭,出于哥们情谊,我提出买单,这厮欣然答允。记得特别清楚,要了一条鱼,没吃完。此后,我一直约他给我们报纸写稿,为了报社给人家开的稿费太低,还找领导提过很多意见。后来,一直没有好意思再约他写东西。

     周周给我的印象比较深,第一次见他同样是在饭局上,当时丫头也在。只见坐在丫头身边的是个肤色较黑身形较胖的家伙,聊了两句,觉得这人说话还算对路。后来也是我的作者,几次交往之后,觉得这胖子做朋友人还挺实在,够仗义。后来他去新西兰了,再后来他说他要回来了。到今天我看到了他在北京有了车、房和娇妻。新婚宴请同事,这胖子喝高了,云上喊我过去帮他开车。说实在的,我胆怯的心比我实际掌握的驾驶技术更加二把刀,最后还是让小赖代劳。直到现在,我们经常见面,我对拍他浑圆的肚子乐此不疲。

     天水丫头一直与我同事多年。很奇怪,我们在报社很少过话。但是我知道她也是性情中人,跟我一样,喜欢和男孩子混吃混喝,在他们中间体验无性别差异的乐趣。(若是说错了,丫头别生气啊!)

     记不得什么时候认识的xzfd,这家伙给我写的东西也不少。而且还曾经想拉他到腾讯来帮我,未果,就此失去联络。因为大家都很忙。

     不死,呵呵,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印象不佳,其实人长得不赖,就是不太会照顾女孩子。但是说话很有趣,他也喜欢王小波,也算有的聊啦。一次大饭局上,大家吃饭,他端着一本围棋刊物津津有味地看,我说,这人真绝,与众不同,但又并非刻意,真8错!

    至于我家云上,我们俩的故事就太多了。见过瘦的,没见过这么瘦的,是我对和他初次见面的评价。当时,tyra警告他不要打我主意,我们才会一直以朋友相称。后来在我离开信报要去深圳培训的时候,我开饭局约了他、UU、小白还有tyra赏光(忘了小赖当时在哪,好像不在北京)。小白后来有事没来,饭局上就见云上一个人狂喷,跟UU和tyra说着圈子里的事。我因为不在网上混,所以完全像在听书。最后这厮竟然挤兑我,说:“让我们谈谈shopping吧!”挤眉弄眼的,如果不是朋友,见他这副样子我肯定扭身就走了。最后,他还说我低胸背心配的那条项链,位置挡的很是地方,刚好看不见乳沟……我当时就快疯了。

    去年的现在,我跟所有朋友说,我要离开北京,因为我的幸福在深圳等我。仍旧是tyra组了饭局,大家在丰联的渝乡人家为我送行,所有人都以为我将远嫁深圳,与北京的一切从此告别。

    那个时候任何人对我这份恋情的质疑,我全部视而不见。我坚信自己为爱情所做的一切不是任何物质与精神可以动摇的。

    四个月以后,我一个人回到北京,悄悄地……

    几乎被这场爱情骗局摧毁,再也没有气力面对任何人。

    错爱的结局非常惨痛,我艰难地向光明匍匐着。

    直到今天在晃膀子里看到云上写的“没有”,所有的回忆又重新被串连……

    2003年3月29日。

    我在《北京娱乐信报》做一名娱乐编辑。

    做一个我其实并不爱的男孩子的女友。

    每天被他车来车去地上班。

    从来不知钱赚的辛苦,工作完全凭着乐趣。

    朋友圈子就是给我写稿的几个青年,

    还有新华社的一干好友(现在全都失去了联络)。

    天天看着电视里关于非典报道的新闻。

    希望放长假,但是不想回家。

    最期待着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情。

    只是那个时候,

    任性的我其实还不太明白什么才叫爱情。
回复 (4) | 收藏 (0) | 1039 次阅读 |

墨墨尚且有闻 (长崎)

女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82)

旅行(25)

戛纳(13)

恋剧(4)

求知(6)

摘网(5)

述梦(11)

旧事(12)

乱喷(105)

追星(32)

把潮(5)

卖文(8)

谈艺(43)

和乐(5)

说影(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