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最後の樂園

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http://i.mtime.com/hamm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从李安要拍“竹林七贤”说起

墨墨尚且有闻 发布于:
转自墨墨の老博
 
      曾经传说李安的下一部新片要完全回归到中国本土的文化中来,欲将魏晋时期“竹林七贤”的故事搬上银幕。因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李安的电影更善诠释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他一直想拍纯粹反映中国文人的电影,但是没有想到他挑中的却是“竹林七贤”这样好难驾驭的题材。天晓得哪位尚在的中国古典音乐高人敢冒死接下这样的差事,七贤之首嵇康死前弹奏的《广陵散》已成千古绝响,如何在银幕上体现得了,说实话,真有点替他担忧。
 
      魏晋时期是历史上经济、政治最为混乱的年代,但在精神上却是极自由解放,最热情的年代。文人意欲进贤又怯于官海沉浮,只得自我超脱,沉迷于酒乐。魏晋时期的文人,倡谈玄学之风,认为天地万物以无为本,强调返本归真,一任自然。最有名的竹林七贤,主张道家的“自然主义思想,抨击虚伪的儒家名教,还以蔑视朝廷,不入仕途为潇洒超脱之举”。
 
      以阮籍、嵇康为代表的“竹林七贤”,生当魏晋易代之际,经历了较常人更多的人生坎坷和磨难。他们在文学、哲学、艺术等方面的成就和造诣,他们的人生态度和处世方式,他们的个性精神和人生追求,对当时的社会和世风,对魏晋文化的形成,对其后的文士阶层,乃至对整个中国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著名画家范曾笔下的《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为哪七人
     七贤之称始见于东晋孙盛《魏氏春秋》。《三国志魏志王粲传》附《嵇康传》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云:康寓居河内之山阳县,与之游者,未尝见其喜愠之色。与陈留阮籍、河内山涛、河南向秀、籍兄子咸、琅邪王戎、沛人刘伶相与友善,游于竹林,号为七贤。此后又有人称阮籍、嵇康等人同游于竹林,人数恰好和孔子所说的“贤者七人”相吻合,故时号“竹林七贤”。
 
      根据《魏氏春秋》《魏记》和《世说新语》等书的记载,竹林七贤包括陈留阮籍、阮咸叔侄,河内山涛、向秀,祖居谯郡而寓居河内山阳的嵇康,琅邪王戎,沛国刘伶。这也是后世较为一致的看法。但据史料上说,参与竹林之游的还有另外两个颇为重要的人物,他们就是吕巽、吕安兄弟。吕氏兄弟是魏镇北将军吕昭之子。巽字长悌,曾任相国掾,依附于司马氏,深得司马昭的宠信;安字仲悌,气慨不凡,不喜仕宦。二人与嵇康、山涛、向秀等有交往,尤其是吕安,还是竹林之游中的活跃人物。但是究竟二人是否属于“竹林七贤”,学术界至今尚未有一致的定论。

“竹林”究竟在何地
      “竹林七贤”既是以竹林而得名,那么就有必要对“竹林”所在地作一考辨。
 
       研究历史的陈寅恪先生在《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中,对竹林七贤之“竹林”二字作了这样的解释:“‘竹林七贤’是先有‘七贤’而后有‘竹林’。‘七贤’所取为《论语》‘贤者七人’的事数,意义与东汉末年的‘三君’、‘八俊’等名称相同,即为标榜之义。西晋末年,僧徒比附内典、外书的‘格义’风气盛行,东晋之初,乃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于七贤之上成为‘竹林七贤’。”古时,天竺国有五精舍,竹林精舍即其一,传为如来说法之所。陈寅恪先生以为竹林七贤之“竹林”,是僧徒比附佛教经典“格义”的结果,所谓“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之于七贤之上”,视竹林为乌有。
 
       事实上,竹林不仅是实实在在的地点,是一个可供宴游的场所,而且其地理方位也是可大体确定的。不过,它并不如范寿康先生推定的那样在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附近各处的竹林”,而是在嵇康的寓居地山阳县,即今河南焦作修武一带。
 
“竹林之游”的时间
      “竹林七贤”生卒年可考者,只有阮籍、嵇康、山涛、王戎四人。阮籍生于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卒于魏高贵乡公景元四年(公元263年)冬,享年54岁;嵇康生于魏文帝黄初四年(公元223年), 景元三年(公元263年)被司马氏杀害;山涛在“竹林七贤”中年龄最大, 生于建安十年,卒于西晋武帝太康四年(公元283年); 王戎是七贤中年龄最小的,生于魏明帝青龙二年(公元234年),西晋惠帝永兴二年(公元305年)死于郏县。向秀、刘伶、阮咸生卒年无考,生年约略与嵇康相仿,卒年皆不详。向秀晋惠帝永康元年尚在世,刘伶永康二年还在,阮咸晋武帝咸宁太康间仍健在。《晋书》七贤本传虽多次提及竹林之游,但起于何时,结于何时,却语焉不详。
 
      “竹林七贤”中嵇康死得最早,而王戎是七贤中年龄最小的。因此,竹林之游的时间,应是在王戎成年之后和嵇康遇害之前。据《世说新语》记载,王戎15岁时已与阮籍有交往,但此时毕竟年龄尚小,还正在其父王浑的保护下。王戎自己出去闯世界,是在20岁前后。《世说新语简傲篇》有着记载,王戎刚满20岁,已可与长他24岁的阮籍举杯对饮,杯觥交错,具备了与其余诸贤“肆意酣畅”、“纵酒昏酣”的基本条件。因此,把竹林之游的起始时间定在王戎成年前后,大体是不会错的。而此时正是魏齐王曹芳嘉平初年,这时的嵇康刚过而立之年,已堪当竹林之游的主持人。
 
关于嵇康
      嵇康是中国魏晋时期出色的演奏家、评论家,同时还是著名的琴曲作者,其代表作品是《嵇氏四弄》。这四弄包括:《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琴曲。前两首的内容是借描绘雪的洁白无尘,以歌颂他所向往的清风高节。后世常把这四弄和《蔡氏五弄》合称“九弄”。宋代的杨瓒曾向民间搜求这四弄的传谱,结果应征了十多种,可见这些琴曲影响之深,流传之广。另有一首反映了老庄思想的《玄默》,据传也是他的作品。此外还有《风入松》等。这些作品见于现存明代刊传的谱集,但未必都是原作。
 
       嵇康与阮籍都是反对司马氏篡夺曹魏政权的名士。司马氏后来改国号为“晋”,先利用“名教”来巩固其统治,阮、嵇就提出“自然”来与之对抗,并对司马氏一伙表示极大的蔑视。嵇康比阮籍更加锋芒毕露,他“非汤武而薄周孔”,将矛头直指当政者,为司马氏所不容,终于遭到杀害,死时才40岁。临刑之前,他先瞧太阳的影子,算时间还来得及,就要来一张琴,从容地弹奏了一曲他平生喜爱的《广陵散》, 然后叹息说:“昔袁孝尼曾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对于这首优秀作品无人继承下来,表示无限的惋惜。以后人们往往把再也见不到的美好事物,称之为“广陵散”,把它当作“绝响”的同义语。当时还流传了一些袁孝尼学琴、续曲的故事,以及嵇康如何学得此曲的神话。嵇康死后《广陵散》其实并没有绝响,反而得到更大的发展。
 
关于《广陵散》
      《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是一首曲调较为激昂的古琴曲。根据刘东升的《中国音乐史略》,《广陵散》大约产生于东汉后期。据说,《广陵散》这一旷世名曲,因聂政刺韩相而缘起,因嵇康受大辟刑而绝世。因而古曲《广陵散》的背后,实际上包含了聂政和嵇康的两个典故。
 
      《广陵散》的各曲段分别为井里(聂政故乡)、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投剑、峻迹、微行,与聂政刺杀韩相的整个过程大致相切合。 在东汉蔡邕(蔡文姬的父亲)的《琴操》里,聂政刺杀韩相变成了一则民间故事。聂政所在的时代大约过了600多年,西晋一位才智超绝、旷迈不群的人物,使《广陵散》成为千古绝响。这个人就是“竹林七贤”中最有影响力的名士——嵇康。
 
      嵇康曾被钟会指责为“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他的独立不羁,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世说新语·雅量第六》中记载,“嵇中散(嵇康)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太学生三千人上书,请以为师,不许。文王亦寻悔焉。”即便有三千太学生上书“请以为师”,司马昭也不允。为了铲除异己,司马氏早已族灭了曹爽、何晏等八家名门望族,要对嵇康这个名士下不手,又怎会手软?
 
     《广陵散》虽“声调绝伦”,但历来有人批评《广陵散》“最不和平”,“愤怒躁急”,有所谓“臣凌君之象”。想必嵇康当时在刑场上以此曲来抒臆积郁于胸中的不平。曾著有《声无哀乐论》的嵇康,一向主张音声来源于自然的本质,而与喜怒哀乐等主观情感无关。嵇康临刑时,神气不变,但曲为心声,只是不知嵇康面对大辟之刑时如何在 “怫郁慷慨”处,表现出“雷霆风雨”和“戈矛纵横”的气势,从而以此曲作为对强权的最后反抗。
 
      大家都在赶制古装片,谁在哗众取宠,谁是真正推崇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精神,其实早在李安拍出《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无极》等大戏随即上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分出伯仲。“竹林七贤”的故事不好拍,这难题的解法,也不晓得李安这次怎么玩,总之,我们只在一旁做看客就好。
回复 (17) | 收藏 (0) | 1803 次阅读 |
标签:

墨墨尚且有闻 (长崎)

女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15)

旅行(22)

戛纳(12)

恋剧(1)

求知(6)

摘网(2)

述梦(11)

旧事(10)

乱喷(88)

追星(25)

把潮(4)

卖文(7)

谈艺(33)

和乐(2)

说影(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