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程小瘾..守住这座城.

我很傻,我很感性,什么事情都能让我触景生情.....这既使我爱上电影..爱上女人.

http://i.mtime.com/handsomeBo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这些电影告诉我的事.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2046》「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走?」

程小瘾 发布于:





*******************











湿




*******************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看得到,抓不着 


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或许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没有人知道「2046」是什么,


据说那是个所有事物永远不变的地方,


据说在那儿可以找回遗失的记忆。


王家卫的影像总是那么美得过火,浓密,斑驳,


他让每个人都落泪,每个人都缓步离开...


在王家卫的爱情世界里,总是不断地相遇与错过,


不管是阿飞正传的张国荣与张曼玉几分几秒的曾经永恒,


抑或花样年华的周慕云与苏丽珍,努力挽回,依然错过的遗憾...



听说,在很久以前,如果一个人有秘密,他就会到一个山上,

找一棵树,把树挖个洞,把秘密说给树听。

然后,他会找块泥巴把洞封上。

这样,这个秘密就永无人知晓。

于是,在记忆的重建与情欲的毁灭中,

一个叫周慕云的男人正在奋笔疾书,

他是一个频频流连风月玩世不恭的男人。

在声色犬马之余靠不断的写作来谋生。

他写那些不入流的黄色小说,也在间暇写一个叫《2046》的故事。


周慕云不断地追寻一个记忆,一个遗憾。

成天活在悔恨中,他思念着苏丽珍,却将他的空虚与空洞,

投射到所有与他谈感情的人物身上。

他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她们。


这些在周慕云身边徘徊的女性角色,被替换成苏丽珍的形象,

而苏丽珍,只是遗憾的代名词。

她是无形的鬼,无形的魂,伴随他的一生,捉摸不定。



在周慕云的笔下

2046是一列无人逃离的火车,

它象征了那些被回忆贯穿青春的岁月, 

2046是一个没有永久房客的屋子,

所有的爱恋与嫉恨都在这里变成擦不去的忧愁, 

2046是那个永远不能拥有的女人,她是黑夜里闪现的蝴蝶,

她是永无休止的折磨与无法割舍的情欲。



    “爱情是有时间性的,如果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遇见她,

                 

  结局也许就不一样了。”



周慕云试图在别人的身上找回自己失去的回忆,


可是苦苦寻觅的结果最后却只能是失败。这是一种无奈的逃避,


也是无法重头再来的悲哀,时间却是不可逆的。


「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他一直羞低着头,


 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 

 

                  他没有勇气接近,他转身走了」



 “我曾经爱上一个人,后来她走了。我去2046,是因为我以为她在那里等我,但我找不到她,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我,但我始终得不到答案。她的答案就像一个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我一直没有回头,我仿佛坐上一传很长很长的列车,

在茫茫的夜色中开往朦胧的未来

我已想不起我在这列车上待了多久,我开始深深地感到寂寞。”


   “我告诉自己只要你自己不放弃,永远都有机会。”


 “在最失望的时候,我想过放弃,但很快我又继续,

我慢慢怀疑自己,她对你没有反应,未必是因为她迟钝,

也有可能是她根本不喜欢你。

有些事情是不能免强的,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

后来,我终于明白,

那机械人没有回答你,未必是因为她迟钝,

或是她不喜欢你,

也有可能,是她已经心有所属。”



“有很多事情要来的时候,都是不知不觉的,这是常会发生的事”


  “就是缘份太短了,再长些该有多好”



“让我们再见一面吧!如果你仍然觉得我们之间是个错误,

请你坦白告诉我。

六年前的那一天,我心中出现了一道美丽轻柔的彩虹,

它一直不曾消失,像一道火焰的桥燃烧着我的心。

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像雨后天空的彩虹?

抑或......彩虹在许久以前已经消失?我在等你的答案。”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放下你的过去,


记得回来找我。”




  随着周慕云的笔尖与烟圈停顿在2047的门后,没人能完全看懂它,

连周慕云都不能,因为它那曲径幽回的诡异面貌,

怀抱着在时空寒冷处需要抱拥的温暖与惊恐。

所以,别再问爱或者不爱,

我们互相温暖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注定了要彼此伤害,

也别再问为什么最后只留下寂寞,

告别的对白在这旅程的开始就已经注定。

最后,我们什么都不会留下,

剩下的只能是一座城市,一间房屋,

以及从眼眶里奔流而出的冰冷的泪水与从未说出口的哀愁。



王家卫拍摄的这些回忆不管是那些忽远忽近的故事,

还是那些色调暗淡或鲜艳的岁月,

永远都有着貌合神离的外表,欲拒还休的体态。

那些斑驳的影像,带着潮湿气味的痕迹与残酷的拒绝,

那些只留下背影的爱人,

所有的氤氲在夏天焦灼的明亮和秋天的雨季中蒸腾而出,

那些不可捉摸的记忆残缺陆离,却终究如过眼云烟一般散去。



也许这种麻木的痛楚,便是2046所赋予回忆的含义。

所有的影像都在变幻,所有的音乐都渺如轻烟,

而无论梦中人是否真的来过,

那些已经付出的情感与岁月本身都已经不可能被更多的情感与岁月赎回,所换回来的,也只能是骨肉剥离的冰冷与麻木。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乘着记忆尚且清晰,

在鬓发尚未斑白可以追忆已经流逝的一切前整理皮箱迅速启程。



一直沉默,直到结尾。周慕云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白玲捂着嘴,狠狠地哭泣着,那么那么残酷的画面,

那么那么清晰的痛,

一去不返的美好与难以割舍的爱就这样紧密而和谐地在一幅画面中,

两种绝望的爱情交织成了一种不可逆转的命运。

在风很冷的那晚,在不再回头的那次告别...



爱情这东西太过于虚无缥缈,当所有过往记忆放肆地涌来,

不知淹没了多少痴情人!

纵然在影片中他是放荡不羁的,貌似可以借给别人许多,

但心这种东西却是未曾借过。

在与白玲离别时,他一直没回头,仿佛坐上一串很长的列车,

在茫茫夜色中开往朦胧的未来。



你知道吗?其实坏人的心灵也是如此的柔软与脆弱。

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残酷,

就好像冥冥中的驱使与无法更改的回忆,

只消投入一次,就已经神魂俱损,

只消那么努力地爱过一次,

心就已经足以被掏空成废都。




那些爱情,那些寂寞的男人女人,

你爱的,他不爱你,他爱的,她不爱你,

她爱的,他不能和她在一起,

爱情啊,一群寂寞的男人女人们,

都倾身站在高高的楼台上,血红的指甲,氤氲的烟圈,

谁是谁的救赎,谁是谁的劫难?

这一辈子不怕付出真心,

就怕:你是我的太阳,我却是一朵向日葵,

只能追逐着你的方向,仰望,神伤...



这些隐忍的消磨,如生命中刹那间绽放出的火花,

都已经告别在了那年静悄悄的时光里,

再回首时,那些泪水与青春终究一去不复,

而所有的爱慕与忧伤,

都在耀眼红裙下苏丽珍那华丽转身瞬间绝别了....



故事到这里我才发现2046原来是一个乌托邦,

一列开往虚幻回忆的火车,每个人都想要去乘坐2046,

寻找自己曾经遗失的记忆,残缺的梦想,丢失了的爱人,

可是过去的已经早就过去,美好回忆每一次重温都是残酷。

有些人一生都滞留在这辆虚幻的火车上,

他们忘不了过去的伤痛,走不出从前的阴影...



   对我们来说,永恒是多么遥远的事,

王家卫都没有用现在的时间来叙述,因为那太沉重了,

不论过去,现在,未来都一样,电影中,同样颓废的画面和镜头,

只是希望能用模糊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我们的世界太讲究精准了,那些音乐在唱盘里穿梭着,

包含了时间与爱情的气味,

在王家卫的电影里,

早就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他们的界限已经消失,

而他的电影里正如一班列车载我们前往不同的地点,

我看到了许多故事的发生,

但其实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那班列车。



我讨厌木村拓哉在周慕云的小说角色里

一次又一次的反问:你愿意跟我走吗?

一次又一次的数着爱情的数字,

一次又一次的对着洞口讲诉秘密.....

忽然间,我觉得这一切只是王家卫的自慰。

他的爱情,不断地重复又重复,但我却没看到半点希望...

他自怨自艾,他对着大树根或是留声机,

或是机器人,诉说着秘密,

我想起东邪西毒里张曼玉送了昙酒给张国荣,

她说喝了酒,你可以忘记所有的不愉快结果,

喝了酒的张国荣,

天天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将张曼玉忘了?

他越是这样问自己,他就将张曼玉记的越清楚。



一只无脚的小鸟要经过多少回忆,才能飞过重洋?


一朵鲜花要盛开多少次,才能变得汗流浃背?


一条街要来回多少次,才会被永久地穿过?


我不知道。



再回首学生时代不懂得这些人世的无奈,


居然还妄想了解王家卫的电影,


想想当年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回忆是美好的,有些东西就让它永远都待在2046里,


人人心中都有个2046如同人人心中都有座断背山,


典藏着曾经爱情的感动。



最后我杜撰张爱玲写过的一句话: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唯有轻轻的问一声:


「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走?」

 

2046 2046(2004)
 

7 .3 / 9 .5

2046(2004)

影评(468)|收藏(1966)

回复 (6) | 收藏 (2) | 1104 次阅读 |
标签:

程小瘾 (广州)

男 35岁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