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费尔牧影院

千骑卷平岗,http://book.zongheng.com/book/865016.html

http://i.mtime.com/hankluo/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电影中的江湖儿女

悍客罗 发布于:

文/费尔牧

 

最近贾科长的《江湖儿女》正在上映,票房一般,但是讨论度很高。大家关注的不是贾樟柯的拍摄技巧,而且这“江湖儿女”四个字背后的故事。多少人曾经有过“斌哥”一样的青春,多少人曾经有过“巧巧”一样的闺蜜。

 

“我们再也不是江湖上的人了”,听起来是一句多么有诗意,却又略带残忍的台词。

 

 

一、   谁的江湖

 

“小弟黑骨仁,隶属洪门天宝山碧血堂,司职红旗五哥。今日有幸结交各位大哥,斗胆提点意见。”长相敦厚的尤勇给了《黑社会2:以和为贵》一个漂亮的开场。

 

自报家门“洪门天宝山碧血堂”是粗略的说法,完整的四柱名是“山堂水香”,即“某山某堂某水某香”,如“九龙山同庆堂香庆龙珠水扫清复汉香”。

 

洪门在各地的分支组织统称“山堂”,清朝时在长江上游称“公口”,中下游称“山头”,两广福建称“堂口”。香港洪门受两广福建直接影响,通常采取“堂口”的叫法。不过时下的帮会都赶时髦,改叫“社团”了。

 

1909年,为调和各帮派之间的矛盾,从大陆来香港的“义勇堂”堂主黑骨仁,组织召开了香港历史上第一次“洪门大会”。会后决定在各堂口的名字前面,都加上一个“和”字,以示各不同帮派之间“以和为贵”。

 

从此以后,形成了虽相互独立却又利益相连,休戚与共息息相关的“和”字派三合会组织。

 

“我们既然背井离乡,到这里来无非是求一个财字,所以应和平相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我既是洪门兄弟,皆当以和为贵。”电影《黑社会》开头香长带领众兄弟念的,正是“洪门三十六誓”。

 

这些洪门帮会规矩,在早期就付诸文字,形成了比较正规的条款。一般在入会仪式上齐声朗读,洪门兄弟必须谨记于心。

 

比如其中第三誓条款:“各省外洋洪家兄弟,不论士农工商,以及江湖之客到来,必须留住一宿两餐。如有诈作不知,以外人看待,死在万刀之下。”

 

在电影《一个字头的诞生》中,刘青云和吴镇宇饰演的“帮会兄弟”,去台湾做人头买卖;虽然身无分文,却随便走进一家酒店,高声说道:“我们是香港洪门来的,洪乐黄阿狗,洪敬陈小猫,今天搁浅台湾,请求江湖救急。”结果却换来一帮台湾烂仔大大地嘲笑:“什么阿猫阿狗,香港洪门来的臭要饭的——没钱讲洪门就有饭吃,你以为是清朝啊?”

 

从患难与共的所谓“江湖兄弟”到商业社会的“黑社会”成员,“洪门兄弟”在电影中的遭遇,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现实生活中,帮会身份与角色的演变。

 

换句话说,江湖早已经不再是那个江湖。

 

二、 风流儿女


 

香港的帮会历史,可追溯到十八世纪著名的反清复明组织洪门(即电影中常见的“天地会”)。在天佑洪英领导时声势最为鼎盛,寓意天时地利人和,故名“三合会”,英文名Triad;比较知名的“字头”有新义安、和字头(如和联盛、和胜和)、14K(号码帮)等等。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之初严刑厉法,处置了一批帮派分子,广东福建一带的大部分帮会转往港台地区发展。而此时的香港政府,在英国殖民统治者的管理之下,软弱无能,地下组织横行,甚至连警察维持治安,也常常需要依靠帮会势力的配合。

 

所以黑帮电影里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出了乱子之后,警察找来各堂口大哥要求交人,其实并非凭空虚构。帮会中犯下命案的兄弟,所能够选择的出路,在几百年前的清朝,与现在并没有太大差别:一种是自首,组织动用所有关系,主动交代案情,以求最小处罚。电影《黑社会》里的林家栋就是选则了这种。还有一种则是“跑路”,山主给足银钱,让事主到外地去暂避风头。

 

香港虽是弹丸之地,帮会的发展却如火如荼,尤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极为鼎盛,直到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帮会的势头才有所收敛。

 

曾经在香港鼎盛一时的“14K”从上世纪80年代起,江湖地位不断受到挑战。“新义安”、“和胜和”等新势力渐渐人多势众,在港岛各区与14K发生磨擦。据香港警方资料显示,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帮会成员大都转作正行;目前14K会众介于12万至20万人之间,分为36“堆”,分布于港九各地。但大部分“堆”其实早已老化,且日渐式微,名存实亡。

 

不过香港人一般都有几个黑帮朋友,而在电影圈里,甚至很多电影人就是帮会出身。比如曾经的帮会成员李兆基、吴志雄等,如今已经成功转型,摇身一变成为“黑帮电影”中的黄金配角,因为有很多传奇的亲身经历,偶尔还可以担任监制或者编剧。

 

当然,虽说时事变迁,帮派已经大不如前,但黑社会仍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而这正是杜琪峰式黑帮片《黑社会》系列所要挖掘的故事——黑社会不可能灭绝,政府所能做的,是与他们合作,以力打力相互制衡,不让一家独大;在帮会内耗、打压强势以及维持地下秩序中找到平衡。而与此同时,帮会的对应措施则是通过更加隐蔽的方式犯罪,渐渐合法化自己的身份地位,合理化自己的非法收入与财产。正如电影《黑社会2》的名字一样:以和为贵,也许这就是新时代帮会生存的新形式。

 

中国帮会的派系,主要有三个分支:一是华南地区的“洪门”,又称“红帮”;二是云贵川湖一带的“哥老会”,又称“袍哥”;三是江南一带的“青帮”,其前身是“安庆道友会”。“洪门”和“哥老会”的最初宗旨都是“反清复明”;而“青帮”中人,大多是漕运工人,他们没有鲜明的反清立场,但也并不支持清朝——总之,他们的立场是相对模糊的。

 

“青帮”门规深严,用“清静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来自性,元明兴理,大通悟学”二十四字定辈分。“青帮”跟“洪门”在组织结构及上下关系有很大不同,香港电影中经常看到有年轻人“跟大佬”,这是“洪门”流传下来的规矩,同门以兄弟相称。而“青帮”中人,并不以兄弟相称,他们是以师徒传承的方式建立同门。“青帮”老大收的徒弟叫“门生”,而“门生”则叫师傅做“老头子”。在著名的上海青帮“三大亨”中,杜月笙就是黄金荣的“门生”。

 

由《跛豪》出品人麦当雄执导的《上海皇帝》上下集,就是“青帮”头子杜月笙的“传略”和英雄事迹。和刘国昌拍“雷洛”、王晶拍“新哥”不同,麦当雄拍“陆云生”,却很少戏说成分。“陆云生”是小贩出身,使得一手“唐山鸭梨”的绝技,跟杜月笙当过水果店伙计的经历基本吻合。杜月笙曾对自己的“门生”说过“不要怕被人利用,因为这证明你还有利用价值”这样的话。而麦当雄在拍《上海皇帝》系列时,投射了较多的个人见解和私人感情,也许他认为“政客比流氓肮脏”——所以他不惜美化“流氓”籍此贬低“政客”。

 

在《上海皇帝》中,我们很容易感受到麦当雄对“陆云生”的敬意。为了塑造一个更伟岸的“陆云生”,导演把一些别人做的“好人好事”都嫁接到他身上。上海沦陷后,“袁啸军”投靠日军做了汉奸,“陆云生”以民族大义为重,派出门生刺杀“袁啸军”。

 

而实际历史则是:张啸林确实在上海沦陷后投靠了日军,也确实被刺杀身亡,但他的死与杜月笙无关,他是被“军统”收买的对其怀恨在心的保镖刺杀的,这件“锄奸”的“好人好事”与杜月笙根本没有关系。

 

反观黄金荣和张啸林,他们的行径就不那么受人恭维了。当年有人这样评价“上海青帮三大亨”: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在影片中,麦当雄非常实在地还原了黄金荣贪财好色的本性;而张啸林则是草莽出身,生性好斗,言行粗鄙。麦当雄则着重描写了他的“匪”性,基本上塑造了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当然值得欣赏的只有“会做人”的“陆云生”了。

 

在《岁月风云之上海皇帝》和《上海皇帝之雄霸天下》两部电影中,麦当雄保留了黄金荣的真名,而把杜月笙改为“陆云生”,张啸林改为“袁啸军”。同样的例子还有《跛豪》,没有用原型人物吴锡豪的真名,而是改为“伍国豪”。而香港的其他“黑帮电影”,也多半不用真名,而喜欢使用粤语谐音的别名。比如把总华探长吕乐改为“雷洛”(《五亿探长雷洛传》及续集),把澳门赌王何鸿燊改为“贺新”(《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及续集)等;就算是澳门“14K”帮会头领尹国驹,自己投资拍摄的“自传”电影《濠江风云》(邓衍成导演,任达华主演),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也没好意思用真名,而是改了个“尹志巨”的名字。这么看来,也许给“主人翁”改名乃是“帮会电影”的“帮规”。

 

三、电影只是电影


 

香港电影种类繁多,类型片比较成熟,而“黑帮片”绝对是其中比较重要的篇章。甚至由于商业和市场的因素,连“文艺片圣手”许鞍华也执导过黑帮片。香港电影鼎盛时期,每年出产电影400多部,多年下来香港黑帮电影在数量上不胜枚举,但跟风之作沦为烂片的居多。

 

比较成功的代表人物,如吴宇森在《英雄本色》之后执导的《喋血双雄》与《喋血街头》也都是黑帮名篇;麦当雄兄弟出品的《跛豪》、《上海皇帝》(上下集两部)、《黑金》,以及刘国昌导演王晶监制的《五亿探长雷洛传》,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1985年至1995年),这类帮会枭雄传记片也曾独领风骚好多年。

 

至于《江湖儿女》中斌哥他们聚众看的《英雄好汉》,不过是另一部周润发主演的不那么入流的“江湖”电影。与《英雄本色》不同的事,这部电影更加简单直接,人物性格也更容易理解——对于西北小城的“江湖儿女”来说,也更容易模仿。

 

而许多电影研究者都认为,香港黑帮电影中最具史诗气象的,莫过于麦当雄监制的《跛豪》一片,导演潘文杰以扎实细腻的叙事风格,拍出了一部具有传记气质的商业影片;而且这部电影,几乎再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香港社会的风貌。

 

1986年出品的《英雄本色》,虽然内核是一个很常见的中国式兄弟义气故事,但在叙事上已经带有强烈的吴宇森个人风格色彩。比如“枫林阁”一役,小马哥刺杀台湾黑帮仇人,风衣牙签,花盆藏枪,把暴力美学发挥到极致。而到了1987年的《英雄本色2》,游刃有余的游戏心态开始占上风,各种匪夷所思的插科打诨,不时逗得人忍俊不禁。

 

刘伟强的《蛊惑仔》系列电影以漫画故事做蓝本,偶有隽永意味,有些桥段几乎成为寓言电影。比如身为帮会老大的蒋天养,谈及治理帮会策略时说:“低调帮派,高调赚钱,顺利过九七”;搞笑中暗含嘲讽,却又合情合理,以其人其身道来,却又意味深长。

 

而由杜琪峰监制游达志导演的《暗花》,则把黑色电影的暗喻发挥到极致。电影中的幕后老大,始终不露真面目,深得寓言电影简约深邃的真昧。杜琪峰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塑造的江湖永远等级森严,而且让你深信这就是真实的帮会。也许这得益于杜导的成长背景,少年时他生活在帮派交错的九龙城寨。

 

香港帮会电影中开一代风气之先的,是以“白鸽双枪”闻名世界的吴宇森;他的《英雄本色》与“喋血”系列,把香港电影推向了一个新的类型高度。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之后,刘伟强制作的系列帮派电影,则给渐渐式微的香港电影注入了强心剂;以《古惑仔》系列为代表的新帮会电影,及《无间道》系列改良的新警匪类型片,无疑都让人看到了香港电影新的生命力。而后来真正能够淋漓尽致体现个人风格化的作品,则是银河映像出品的一系列黑帮电影,以杜琪峰导演、韦家辉编剧的黄金搭档组合,渐渐成为香港电影新的主流。

 

这些电影如今看来,都是没人看的“老黄历”了,正如贾樟柯的成名作《任逍遥》一样,“任逍遥”这样属于上世纪的流行符号标签,还有多少人能够“如数家珍”?

 

而对于这些沉睡在家乡老房子里,埋身于一堆DVD、VCD灰尘中的“江湖”往事,又有几个人会在纷繁复杂的人生路长偶然想起?

 

要不是贾科长,恐怕这些曾经改变了那么多中国年轻人的“江湖儿女”,再也不会有人想起。

 

正如他们自己将要成为的那样,被人彻底遗忘。

 

【原创声明】本文由费尔牧影院原创,欢迎转发评论,请注明作者。 

 

江湖儿女 Ash Is Purest White(2018)

7 .8

江湖儿女(2018)

影评(57)

收藏(436)

回复 (2) | 收藏 (5) | 590 次阅读 |

悍客罗 (北京)

男 32岁 双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