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大师杰作《巴里.林登》——至贾章柯

ab双面镜 发布于:

作为电影,作为艺术

———大师杰作《巴里.林登》(《Barry Lyndon》)

\\\ 贺聪

 

 

一、

“……不论在环境上,思想上,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在上面略点染成为一支桃花……”张爱玲的一番话虽颇有些自恃甚高,但确是心中历尽凡尘觉出的大真理。所有的大师,仿佛都对此早早顿悟,只是直面的勇气和程度不同罢了,字里行间,淡彩浓墨之中,处处是血就的繁华和宿命,是清醒,亦是极度冷酷,冷酷于电影就是KUBRICK。而一部普通的流行小说注入了KUBRICK冷酷的血液,便成就了大师的大师级作品《巴里.林登》。

18世纪,一个怀揣贵族梦想的平民子弟凭借着外表和极佳的运气平步青云,精密筹谋之下,步步逼近梦想之时,最终为宿命遗弃。这可以说就是整个故事。《巴里.林登》拥有一切类似题材(1820世纪英国文学作品改编)电影的娱乐要素:精致的1819世纪生活再现,油画般的画面质感,严谨考究的镜头语言,和大不同于好莱坞的英伦口音。在我看来,导演詹姆斯·艾弗里在其中的成就已是斐然,他拍摄的改编自E. M. Forster作品的《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莫利斯的情人》和《霍华德庄园》三部堪称改类电影的典范;BBC的近20多年系列出品的类似剧集也是五脏俱全,不乏佳作;其他如李安(《理智与情感》)、罗伯特·奥特曼(《高斯福德庄园》)等也属上乘。而惟有KUBRICK的这部《Barry Lyndon》才是我拜服的伟大作品。

 

 

 

二、

我所称的《巴里.林登》的这种重要性是其作为电影,作为艺术而言的。

电影从诞生之日起,就在为自己的艺术地位不断争辩。相对于艺术领域的其他前辈(文学,戏剧,诗歌,雕塑,绘画)上千年的发展,电影作为独立纯粹之艺术的合理性受到质疑十分可以理解。其技术本身的复杂性、综合性使得电影理论的构建及其统一的本体论和规范的美学的建立十分困难。加之,他甚微的历史和在近现代不可思议的巨大影响力之间的反差,足以让传统的艺术形式感到惊恐,于是它们拿起了武器。可以说,在电影这一新兴媒介被文化精英操控之前(电影最早更多的是发自民间的技艺,早期也主要由城市中的中产阶级商人及艺术家所主导),电影的艺术地位是没有保障的。

“第七艺术”——这是电影在当代更为人熟知的桂冠。2030年代,5060年代,及日后各国不同时期的新电影运动,使得大部分电影人开始毫无防备的接受这样一个艺术家定位。而电影教育的学院化、学术化更使得这一切愈发想当然。电影理论家和电影制作者开始“自信”的与传统艺术展开对话,而传统艺术也便堂而皇之的拿起自己的理论神器对电影指手划脚。这样的毫无防备是危险的。“第七艺术”本身暗含的歧视与不自信(为何要冠以电影第七,怎不见前六个严格排班轮座?可见其艺术地位仍是以前六者的艺术身份勿庸置疑为前提的。甚至可以理解为是将电影视作次一等的艺术形式)暂且不在此讨论。但就传统艺术的方法论和艺术经验是否可以合理的评价电影本身,我们就应当持有谨慎和敢于怀疑的态度。我十分认同郭小橹在《电影理论笔记》中对用传统语言学、符号学来研究电影的质疑:“静态和封闭的语言结构是否能接近动态的电影行文……电影的本体是影像,而非天然语言,也非文字。所以,当我们把电影类比为一种语言时,就远离了电影的本体论,语言在于作者之前而存在,这就远离了电影主体,那么电影就成为阐释学的一个对象,这使前半个世纪的电影本体论的理论受到摧残以致结束,同时这种摧残于结束带来了后半个世纪电影技法方面的断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电影制作者要拒绝从其他艺术汲取营养,电影的成长从不允许这样做,尤其是电影技术发达至此的今日,各艺术之间的糅合呈现多样的表现方式,对文学、绘画、戏剧表现手法的模仿是无疑给电影注入新鲜活力的。我想强调的是一种态度和立场:慎用其他艺术的评价系统剖析电影。在借鉴其他艺术时,请保持对电影作为独立艺术门类的自信与尊重;在沉浸于其他艺术之美时,请保留对它们艺术特性及价值体系的怀疑和反思。

对电影而言,他需要的是能够在其本体上有所突破的艺术家及其杰出作品,即能够带来新的观看角度和视觉表达方式,用完整的动态影像行文来触动人们的意识,甚至是其他艺术难以触动的潜意识,实现电影本身独特的艺术感观和艺术功能。或者,我可以说:是创造一种属于电影的新境界,是用影像实现其他艺术形式无法实现的效果,而不是去刻意追求文学或绘画之所求(亦是不可能的)。这正是在我心中,作为电影,作为艺术,KUBRICK詹姆斯·艾弗里伟大,《巴里.林登》比Forster三部曲杰出的因由。

 

 

三、

KUBRICK的大师地位是勿庸置疑的,他和他的杰作早已走向神坛,接受景仰。在其作品中,题材宏大,故事尖锐者不乏其数,库氏冷峻的叙事风格,加之他对配乐的天才般的掌握,使得如《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全金属外壳》此类影片,竟烘托出让人屏气窒息的压迫感。库氏此类影片的戏剧效果是及其强烈的,主要得益于他犀利洗练的影像叙事能力和对电影全局及细节双重的有力的控制,而不是单单依靠电影独有的动态影音的快速剪辑手法,或是蒙太奇的视觉冲击,尽管这样的精彩篇章在库氏作品中并不鲜见。这样便产生了一个问题,其能量来自于哪里?如果不是电影的影像特质所造就,那是否意味着是其他艺术提供了力量,主导了影片?电影作为一种综合性的媒介,剧本、美工、摄影、戏剧表演等要素的配合绝不可少,由此涉及文学、绘画之种种亦很平常。于是,对于一部杰作而言,这样的问题成了罗生门,便无法有力抗争其他艺术形式以自身评价体系对电影进行的攻诘。

我认为《巴里.林登》对电影艺术的独特价值正在于:以简洁纯粹的、属于电影的技法,自信的展现了电影艺术与其他艺术的关系,在至少是相互提升(在某些方面明显是电影艺术提升了它们)中创造了独特的艺术感观和恒久魅力。一个十分有说服力的杰作(不是唯一的),对这个“第七艺术”是坚实的支持。

被成就的萨克雷

《巴里.林登》改编自萨克雷(WILLAIM MAKEPEACE THACKERY)的第二部小说《巴里· 林登先生回忆录》。斯坦利在改编剧本时,并没有把雷蒙德·巴里作为叙述人,而是为影片重新杜撰了一个语调辛讽的旁白人。这样的处理使这样一部鸿篇巨制得以在旁白人有层次有节奏的引导下,饱满的支撑起了整个故事的叙事结构和空间;若是巴里先生的自述,难免在有限的电影时间里略显仓促。同时,KUBRICK没有花哨的现弄电影世界里的时空游戏,而是以一种大胆省略的画卷式的镜头语言,在简单凝练的镜头跳转和推拉中完成故事的线性行文。其手法可称作是“真正电影式的”,没有文字繁琐的描写,却将一切文字细节的细腻以视觉方式展现。萨克雷的小说以人物心理刻画闻名,并没有鲜明的色彩感和戏剧感强烈的大场景,而电影将小说独到的心理刻画融入了自己擅长的场景调度中,运用动态的影像对演员的表情及动作采用近景、特写镜头,无法以台词表现的心理变化得以用具张力的电影场景直观呈现。其中最经典处莫过于巴里先生与林登夫人从牌桌至花园的那段长时间无对话的调情场景,实在是表现出了小说不完全具备的暧昧的节奏感和优雅的韵律感。

斯坦利·库布里克曾在笔记中这样写道:最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我认为并不是大肆渲染动作场面的著作,而是以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为重点的作品。这种小说会让剧本作者在改编剧本时,与角色产生共鸣。至少在《巴里.林登》中,KUBRICK穿越时空,成就了THACKERY

以油画叙事,以影像绘画

 

 

 

在照相术和影像术诞生之前,绘画是人类视觉的几千年的沉思。照相以绘画为师,进而把自己的老师逼上了印象主义至现代主义漫漫迷途;电影则不然,从一开始它就意味着对绘画静态视觉表现的挑战和超越,进而追求色彩,追求完美的色彩还原和清晰度。随后的电影蒙太奇催生出丰富的电影语言,动态视觉的叙事和隐喻以非绘画可及。尽管,“油画一般的画面和镜头”是电影观众和许多导演热衷追求的质感,尽管这样精美的质感也确实让人心旷神怡,但我还是要挑剔的指出:“油画般的画面”在电影中并不鲜见,但画面不是电影镜头的全部,电影镜头还蕴涵着影像叙事中独特的空间与时间的动态关系。在《巴里.林登》之前,我是不能想象出“油画一般的镜头”的。

《巴里.林登》对19世纪场景的精准还原是不必详述的,但我注意到库氏在布景中有意对当时的洛克可风格进行了精简,使得人物和人群出于画面的绝对中心地位。从中我看到了欧洲古典肖像画大师罗姆尼、劳伦斯、雷诺兹的身影;同时,电影的叙事在凝练的镜头跳转和近乎简单的推拉中完成,配合上背景音乐和演员表演的平缓精确的节奏,产生一种由远而近走入画中的观感,画中的空间感被镜头的节奏描绘成为一组叙事的画卷。在《巴里.林登》,库布里克以油画叙事,以影像绘画。这样说是不是有神话库氏之嫌?观者自己判断吧。

听众席上的指挥大师

 

音乐是相当抽象、纯粹的形式,要务实的谈论音乐的“内容”,有时是相当困难的事。有歌词时,音乐本身的意义就比较明晰。无论有没有歌词,音乐与影像配合时,意义就更容易传达。许多音乐家会抱怨影像抢去了注意力,现在大家听到理查德.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常想到的便是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Louis Giannetti

Louis Giannetti在《认识电影》中的这段话,既指出了库布里克电影中音乐的力量,也说明一旦把从属于独立艺术个体的古典音乐,配置在另一媒体的电影上,音乐似乎被加上新的意义,而这种新意义又往往是离不开电影的。熟悉他电影的人都知道,库布里克偏爱古典音乐,且极具选取音乐配合画面的艺术天分。《巴里.林登》的音乐着重气氛的渲染和节奏的配合,不像其他作品,如:《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中的音乐那样,具有重要的叙事和象征功能。但仍然不乏华彩之处,我最惊叹的是林登夫人的钢琴独奏主题,伴随其一生,波澜不惊,在最后的收尾中,才以一段变奏伴随着她的起伏的表情,一切沧桑随时间无奈而逝。

巴赫、亨德尔、舒伯特、普赛尔、莫扎特……请记住这些伟大的名字,不但因为他们的音乐,还因为他们拥有这样一位大师级的忠实听众。

 

抛开一切的奖项和口碑,在我的电影世界里,《巴里.林登》的独特价值正在于:以简洁纯粹的、属于电影的技法,自信的展现了电影艺术与其他艺术的关系,以一个十分有说服力方式,支持了电影作为艺术的尊严。

 

注:

电影世界广博,本人见识尚浅,文字偏激纰漏之处,因爱电影之名,请爱电影的人原谅。

回复 (5) | 收藏 (1) | 1038 次阅读 |

ab双面镜 (广州)

男 37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