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和运超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http://i.mtime.com/heyunchao007/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纪念电影版《红楼梦》30周年:大气诗意的精华集锦

和运超 发布于:

纪念电影版《红楼梦》30周年:大气诗意的精华集锦

 

             和运超
                        

      于荧屏上不断重播,今天大多数观众都公认87版电视剧《红楼梦》是唯一的经典影视版本。其实几乎在同时,著名第三代导演谢铁骊以北影厂牵头,从1986-1988年,打造了新中国以来最为空前的长篇系列电影《红楼梦》,一共六部八集,总计达730多分钟。于1988-89年间陆续上映,影响却长期被剧版掩盖。即便如此,《红楼梦》依然是迄今为止国内篇幅最长的电影,客观来说,水准也并不低,与剧版应该是一时瑜亮,各有千秋。

 

 

      一、电影版与电视版的差异

 

      电影版《红楼梦》采用多部系列的手法基本是借鉴苏联,例如从《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等宏大文学作品改编的呈现方式,像《战争与和平》还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在当年还具备相当权威性的金鸡奖上,电影《红楼梦》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服装造型,另外化妆和道具获得提名。多少可以看出,电影版的突出成就主要在银幕表现的技术层面,虽然有刘晓庆、夏菁、陶慧敏、傅艺伟、马晓晴、赵丽蓉、陈红、何赛飞、何晴、李玲玉,这些今天看来依然很出名的阵容,出于剧情取舍和表现效果,电影版的演员不能说没有尽心竭力演出,但很可惜成就却总体不高。
      笔者多次在探讨《红楼梦》的时候提过,不论用什么艺术形式表现,黛玉这一个人物的成败,几乎就要占一半分量,电影版是及格的,但不能说多么惊艳。陶慧敏是精致的古典美人,从扮相来说,形象比陈晓旭的剧版更符合大家闺秀的定义。但今天的黛玉形象几乎被陈晓旭垄断,以至于很多人并不知道陶慧敏是谁。尽管电视剧影响较多观众,却也不排除电影版当时没有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好比当时陶慧敏更被观众接受的称号是《杨乃武与小白菜》中的“小白菜”。
       到2017年红遍全国的《人民的名义》,陶慧敏出演祁同伟的妻子梁璐,剧中她被说起是当年“校花”,今天的观众很多都不相信,谁还记得陶慧敏曾是一等一的古装美人?谢铁骊当年寻遍全国,找具备戏曲功底的演员,恰恰陶慧敏既是越剧出身又形象出众。单论演出,陶慧敏和陈晓旭应该没有明显高下之分。论自身功底,陶慧敏还胜过陈晓旭,尤其“葬花”一幕,陶慧敏的越剧底子就能显现出来,步态姿势都带着戏。陈晓旭当然也有对戏曲表演的借鉴,可由于剧版黛玉定位太强调“娇弱”和“病态”,对黛玉的美感始终有点偏。当年是被广大观众看出来的,也是批评黛玉最多的地方,包括她的性格刻画。而陶慧敏的黛玉更符合书中的气质,美感温婉,惹人怜惜,是非常贴切的。只不过电影整体的银幕质感稍弱,如葬花词搭配于文华的唱腔,古典韵味十足,但实在缺乏传播力,画面透着深深的悲凉气,音乐的美感和感染力恐怕被电视剧王立平的成就甩开了。

 

       话说回来,电影版音乐的王酩同样是成就很高的作曲家,与王立平、施光南、谷建芬等齐名,推出李谷一的《知音》《难忘今宵》都是他的作品,电影《海霞》《小花》等也都是他负责音乐。只是《红楼梦》的音乐有的过分现代,有的过于单一,对于长篇系列电影,音乐的变化和多元化明显不足。
       电影版的薛宝钗由傅艺伟扮演,其实也胜过电视剧,只不过剧版的定位推崇宝钗,因此演员比较讨巧。就演员来说,傅艺伟是谢铁骊很欣赏的,后来还继续用她演了《古墓荒斋》。傅艺伟在展现宝钗平淡之下隐藏心机,为人深藏不露,和黛玉身世飘零的小儿女心态完全不同。尽管宝钗扑蝶一类片段显出可爱,但很快对黛玉甩锅又让她的腹黑暴露无遗。包括宝玉无意中形容她是杨贵妃立刻就拉下脸面,还有安慰王夫人说金钏的死是自己糊涂,不小心跌到井里。这些虚伪做作的地方,傅艺伟都发挥出色。电视剧版尽管同样保留这些情节,但由于对宝钗定位正面,张莉表现过于清纯,形象更招人喜欢,因此导致电影版宝钗被淹没。
       宝玉自然是《红楼梦》的核心,电影版由夏菁反串,她也是一名优秀的越剧演员,有深厚的戏剧功底,拍《红楼梦》时才18岁。对于让她演贾宝玉,夏菁一开始也很意外,但很快与角色靠拢,平时也换上男装,为了从心里把自己“男孩儿化”,连名字都改成了“夏钦”。夏菁的贾宝玉在扮相上比欧阳奋强更加精致秀美,也更具公子哥的贵族气,身形步伐都典型的戏曲演员,这些都是优点。尤其夏菁把宝玉的“痴”表现的很好,对黛玉、对大观园的姐妹和丫鬟的情感,像同晴雯的互动都可以看出来。而欧阳奋强的娃娃脸足够嫩气,虽然也演出一种“痴”,但偶尔还是流露有几分“呆”。贾宝玉这个角色的难处在于,他在旁人眼里的确很呆气,但骨子里其实一种“痴”,是有细微的区别的,很不好把握。
      不过,夏菁的缺点也很明显,始终线条太柔美,还是能看出女人化,而且多场与陶慧敏的对手戏,感觉夏菁个头年纪还不如陶慧敏,让人觉得宝玉也应该叫黛玉姐姐。另外,在宝玉挨打和误会黛玉要回苏州的戏里,夏菁自身的爆发力还是显得不足,台词表现不是很顺畅,要靠其他角色像贾政和史老太的支撑才能蒙混过去。

 

       另外,刘晓庆的王熙凤并不是不好,这类强悍、精明、泼辣有心计的人物对刘晓庆是很拿手。不过,当时刘晓庆年近四十,外形上不如邓婕,这是事实。而且她是全剧组最红的大忙人,留给剧组的时间较少,同时还赶着其他剧组,如《春桃》《大清炮队》《一代妖后》等片都是87-88期间完成拍摄的。对王熙凤这个人物,刘晓庆自然不算全身心投入。但凭借经验和技巧,还是将王熙凤的主要性格刻画出来了,只是有些场景里就她一个人过于用力,和其他演员的配合不是很自然,例如凤姐治理宁国府杀一儆百,后面撒泼和对付尤二姐等段落这种不和谐的地方比较明显。
       其他马晓晴、何晴、何赛飞、陈红、李玲玉等戏份相对比较少,稍微留下一些印象的只有赵丽蓉扮演的刘姥姥。因为电影版剪裁内容较多,情节冲突比较分散,唯有刘姥姥的戏份穿插在零散的段落中充当调剂。赵丽蓉的表演一贯很草根接地气,让人感到亲切。第一次见王熙凤,带着板儿在外等候,通过她的观察看到贾府的奢华,包括听到自鸣钟的细节,第二次在大观园宴席的表现更是整个电影喜剧部分精华,电视版虽然刘姥姥的从表演看也足够抢戏,但通过对王熙凤屋内的展示,大观园内建筑的整体呈现就差电影太多。
       今天电视剧版不断推崇,更对顾问名单感到惊骇,网罗了王昆仑、沈从文、曹禺、启功、王朝闻、林辰夫、吴世昌、钟惦棐等众多泰斗级人物。以《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四大名著从拍摄到播出前前后后的种种困难,可以推断,《红楼梦》诞生的苦辣酸甜应该也不遑多让。整个剧组当时对成果质量心里并没有底,才决定再请一些地位更高的专家观摩争取支持,并不是一开始所有的前辈都加盟了该剧组。不排除若没有这些专业人士的意见认可,能否顺利播出和播出后的风波实在很难说。即使之后重播的电视版,已经基本不是当初的版本了,许多段落都被删减。

 

      王扶林导演回忆过(剧版30周年纪念活动),八十年代初决定筹拍时,建议请北影厂某导演,不幸因病去世,指的是同为第三代导演的成荫(82年改任北京电影学院院长,想拍红楼梦是老导演一生夙愿,但是电影,绝非想拍一部电视剧)。因为没人接手,王扶林才自己出马,最终把成荫导演列入顾问。其他沈从文、钟惦棐、曹禺、吴组缃等先生,83-87年要么在病中,要么身体不便,不少人已经不出家门,王昆仑和吴世昌两位顶级红学前辈都在期间故去,这些名宿大家究竟在剧版艺术水准方面起到过多少作用,长期以来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谜团。
       今天的观众很少注意,其实北影厂的电影版也网罗一些专家顾问,只不过不如电视剧顶着那么多文艺界前辈那么光环耀眼。如丁维忠、李希凡、冯其庸、胡文彬等,当年剧版的培训,李希凡、胡文彬、邓云乡等也是主要老师。换句话说,两版《红楼梦》的授课班底也半斤八两。主要因为冯其庸和周汝昌两位主流红学家在学术上各行其道,这才促成电影版和电视剧的主题思想和人物塑造不同。
       谢铁骊导演当然也有厚重的“工匠精神”,一样早早就在全国戏剧团队选择演员,据说花四年时间(大约82或83-85年)才全部定下演员,筹备之费心也不亚于电视版。谢铁骊亲自挂帅“选角导演”,几乎走遍全国著名的越剧、京剧、吕剧、相声、评弹、话剧、评剧、河北梆子、昆曲等剧团。开拍前一样进行了一段时间闭关培训(约86年内),住在轻工业部招待所,分专题讲解“红楼梦中的老少爷儿们”、“红楼梦中的小姐们”等背景知识,种种做法和电视剧如出一辙,只不过电影版授课时间不如剧版长。因为这一批演员相对都比较专业,不像电视剧几乎全是新人。以至于今天人们只记得剧版的严格,忽视当年这一类影视作品,付出心血和认真精神都彼此彼此(拍摄周期也有近两年)。

 

      二、呈现《红楼梦》的得与失

 

     电影版《红楼梦》投资是电视剧的三倍左右,达到2200万,而电视剧《红楼梦》的投入只有680万左右。

 

所以,电影版最大长处是化服道等技术层面,像贾府和大观园等场景布置都胜过电视版,表现出贾府的公侯府邸气势。第一部两个大场面,秦可卿的出丧和元春省亲,充分体现了电影先声夺人的优势,电视剧虽然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但明显较电影要差一截。
       电影版编剧是谢铁骊和谢逢松两人包揽,谢逢松2018年2月也已经病故,他基本要算谢铁骊导演后期御用编剧,之后还合作《古墓荒斋》。另外,著名女导演赵元任执行导演,因为六部八集的庞大工作量不可想象(就当时条件也不亚于完成了一套哈利波特,但人家中间也更换过拍摄团队),他们之后还合作了一部《月落玉长河》。谢铁骊对于情节取舍表示说:“我们力图重现曹雪芹的原意,后四十回沒有采纳‘兰桂齐芳’的结局,没做光明的尾巴。我们是站在曹雪芹的背后拍,不能表现自己的想法”。
      电视剧号称最为憾的太虚幻境部分,电影版一开始就呈现出来,表现的是宝玉看十二钗判词,预兆了贾府和众人物的命运,足见艺术眼光和表现力。最后结局也是贾府彻底破败,宝玉随僧道而去,也已太虚幻境收尾。电影版巧妙尊重了《红楼梦》虚幻和真实结合的艺术特色,而电视剧的总体基调就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这就体现了改编出发点完全不同。尽管电影版后面是采取高鹗续书,但若完全将《红楼梦》定位成现实主义的艺术同样不符合原著思想,恰恰这一方式的渊源正是来自周汝昌先生是“考据派”红学家,而他完全影响了整个剧版的创作风格,电影版的虚实结合和诗意化影像反而没有背离原著,也恰恰可以说很好的体现了曹雪芹的本意,更何况剧版难道后面完全是创新,真的就没有采纳过高鹗续书的内容吗?显然也并非事实。

 

       因为《红楼梦》本身寓意一场人世幻梦,电影版通过宝玉神游“梦境”,虽然是去掉很多前戏,但至少已经点题。而当年电视剧版一开始用甄世隐丢女儿和贾雨村官场际遇引子,虽然是出于原著,但多少是属于故事背景,有离题的遗憾。之所以这么处理,还是出于走现实主义呈现封建社会的败亡的艺术理念在主导,是否当年真的不允许呈现这一类神神鬼鬼感觉也是难以考证,那该怎么解释同时期播出过《聊斋》《济公》呢?
      谢铁骊本就是第三代很突出的诗意风格电影人,早年的《早春二月》《海霞》,即使80年代的《知音》《大河奔流》是刻画大时代背景下的故事,但画面风格还是带着富有诗情画意的艺术表现力。以新中国电影的成长历程来说,谢铁骊导演算是既继承了建国前老派中国电影注重意境的优良传统,宏大叙事方面又充分吸收了苏联电影的长处,因为他也拍过《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这一类有战争内容的戏。
      正因为谢铁骊导演功力深厚,对文化传统和多变题材驾驭力强,甚至有拍戏曲类电影的经验,所以《红楼梦》的拍摄,几乎成了不二人选。放眼当时,即使还有一些其他同样资深的导演,可能也没有谁敢于轻易接手这一难题吧。
      其实原本以现实背景参照,解读《红楼梦》是一条主流的渠道,从传统考据派思路而言,曹家祖上犯有亏空受到抄家罪责是客观事实,曹雪芹生在腐败没落的家族,本人无力回天,他的满腔郁结发泄地十分谨慎,例如书中关于人物命运,包括背景充满了谜语、暗语的使用,基本属于今天“架空”和设置障碍的写法。从胡适、俞平伯再到周汝昌,所谓带着“自传”色彩的观点是能够得到大多数读者信任的。但并非这一见解就认为全书是现实主义的,假如是这样来写,曹雪芹估计就难逃“文网”厄运了。
     《红楼梦》原名《石头记》,以一个“女娲补天”遗落石头的神话,和进入红尘历练梦幻的寓言,照应全书的宗旨是“点化顽石”,但终归一切是虚幻的空想,是一种梦境呓语。从明线角度来说,是现实的贾府和四大家族衰亡以及宝玉黛玉的感情挫折故事,暗线却是两个关于石头和幻境里面照应的十二钗凡间受罪的影射,甚至所谓甄家和贾家的对应。

 

      因为现实中的个人潦倒和家族破败的命运已经注定,再看全书开篇“作者自云”的一大段经历,确实就是曹雪芹多年以后回首往事,真心流露出来的“忏悔录”。书中的亲人如贾政、宝钗、湘云等对宝玉的“批评”“规劝”可能的确是曹雪芹成长后来“悔悟”式的真诚写照,这才是“假语存言”的深层含义,是曹雪芹既不愿认同,但又的确心怀愧疚的自我反讽,非常复杂深沉的心理纠结!因为少年时的贾宝玉憎恶仕途经济,一派天真,只有经历家族毁灭的厄运,才会醍醐灌顶的做出深刻反省!
      试想,不论真实的曹家还是小说里的贾家,有多少亲朋好友对一个有才华的家族子弟抱有发愤图强,支撑家业的殷殷希望,然而他实实在在的一无所长,连当年身边许多“女子都不如”,他需要承担的责任和最终要接受的现实太过残酷,然后以看破红尘作为唯一心安的人生归途。因此,《红楼梦》本身的确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艺术,说完全是曹雪芹生平的自传并不准确,但要说是凭空虚构杜撰的故事,自然也不可信。
      曹雪芹本人来自权贵家族,他的思想超越时代,但并不能摆脱成长的家庭环境,对家族败落,自己落魄困顿,这种挣扎和矛盾,导致曹雪芹在书中通过贾宝玉和甄宝玉的对比影射,蕴含了深深的愧疚和悔恨之情,满腔的哀歌之叹才会发出超越时空的力量。《红楼梦》是唯一一部继承厚重中国古典文学底蕴,但手法上又能够具备现代派文学技巧(设置谜团和障碍是现代小说的手法),其深厚的思想和冠绝的艺术魅力才在全世界享有一席之地,也代表着中国文学艺术的巅峰成就。
      通过整体观察《红楼梦》原著的艺术特点,再看电影版的虚实兼顾的表现形式,才能明白这些实实在在都是可圈可点的成就。如果允许再更为完整的呈现,恐怕电影版整体成就应该会在剧版之上,只不过当时条件难以实现,所以只能承认电影版《红楼梦》是实实在在的遗憾艺术了。但如今沦为几乎被人遗忘,逢红楼只谈剧版的经典,个人觉得就实在有失公允了。

 

      2019年元月

谢铁骊 Tieli Xie

8 .5

谢铁骊

影评(1)

收藏(26)

回复 (3) | 收藏 (1) | 899 次阅读 |

和运超 (成都)

男 39岁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