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冬荫功》:一半是浆糊,一半是仙露

红袖添饭 发布于:

 

 

冬荫功》:一半是浆糊,一半是仙露
 
 
  期待本片已经好久了。
 
  这个是必须首先说明的。因为如果对本片不期待的人,也就不会对此类电影感兴趣,也就没有必要将本篇烂文看下去了。
 
  对于那些看完《拳霸1:盗佛线》后激动得睡不着的美眉,以下是写给你们的,抱抱!
 
  当年的《盗佛线》,对全球热血动作迷来说,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感动。
 
  之所以不用“惊艳”,是因为从内容来看,没什么可惊讶的,泰国佬只是在港式动作、特别是成龙模式上走得更远而已;但是,在成龙变成“套子里的人”、李连杰成天找不着北、甄子丹总是无法闪耀火花的时候,在全球动作迷都伤心欲绝的时候,《盗佛线》和法龙叶云(Panom Yeerum)的出现,宛如雪中送炭,又如欲中送美,着实叫人温暖得涕泪交加、幸福得一塌糊涂。
 
  关于《盗佛线》带来的感动俺不想多说了,因为已经语无伦次地吹嘘过一遍了。
 
  对于《冬荫功》,俺首先要表达的是不满,而且是天大的不满。这种不满主要是针对“电影”的。这个打引号的“电影”,就是这两个字通常意义上的用法,不代表类型片的独特偏好。作为一部普通的故事片来说,《冬荫功》的质量实在令人愤怒。
 
  俺并非“吹毛求屁俱乐部”成员,特别是对于钟爱的动作片类型来说,在动作领域之外俺是很宽容的,只要不碍着俺的眼球就行。从剧本来说,《盗佛线》就很简单,甚至很简陋或者说很傻,人物也傻到一根筋;不过这种“简单”与“傻”,与电影朴实的人物和场景配合得恰到好处,反而使影片散发出非常亲切的“乡土气息”来。
 
  然而,第二集的情节节奏实在让人上火。故事似乎是比第一集复杂了,或者按照编导的意思,是“丰富”了。但显然编导缺乏掌控能力,前面在泰国的场景还好,一到悉尼,编导的思路就像刚进国际化大都市的主人公一样,迷路了。实际上,从泰国那一个很精彩的轻型摩托梭追逐战到悉尼的场景转换,就非常突兀,彷佛根本不熟悉剪接技巧的临时工的手法。而这种手法在影片的后半部分中还大量出现,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突兀式剪辑”并非不可用,但总要隐隐约约和前后文保持“藕断丝连”的关系才好,其实好的“突兀式剪辑”在看完全片之后恰恰是能提供回味因素的。《冬荫功》的剪辑完全没有这种效果,各个片断之间分明是有关联的,但凑起来的效果却经常打断观众的思绪与情感。这就使得很多场景特别生硬,让人期待精彩动作的心情忍不住大打折扣,非常不爽。据说《冬荫功》的拍摄过程一共用去了600卷电影胶片,要从如此丰富的素材中提取出精彩的剧情线,的确很考验导演功力,很显然,本片导演没有经得起考验,看来还得琢磨一段时间才能成气候。
 
  混乱的剪辑也让一众演员变成了木偶。“王家老”(Petchtai Wongkamlao)同学号称“泰国的吴孟达”,可这次却没有什么精彩表现。那个泰国女孩的角色也完全是可有可无,严重怀疑和导演有一腿才进了剧组,嘻嘻。坏蛋们除了摆酷和嚎叫,就没第三种表情了。虽然是动作片,但大家好歹是“演员”耶,学学尹天仇同学嘛,龙套也要龙套得专业点行不行啊?整部电影中,还就俺们的“金星”小姐有些“表演”可言,所以也就她还算是一个比较正式的“角色”,虽然这样的角色也很脸谱,但矮子里拔高个,如果在这部电影里一定要挑一个“表演”令人满意的,那就她了。不过,令人难以忍受的,其他“华人”演员真是个顶个的“极品”,说的那叫什么国语哟,其中师爷的腔调和“金星”她那个女亲戚的语音最为搞笑,大家尤其要注意后者的这一句:“小刚学的是工商管理,他一定应~付得来!”那“应付”发音之怪异,足以倾倒神州。至于偶们的大英雄法龙叶云同学,就“表演”而言,他完全可以当得上“最烂演员”的称号,差不多两个小时下来,他基本上就两幅面孔:一幅是娘娘腔的“乡下人”样子,一幅是苦大仇深的“怒目金刚”相。呜呼哀哉,如果说看《盗佛线》时俺还因为情节的单纯可以忍受的话,这次在极其糟糕的剧情节奏引发下,俺对小云都无法耐烦了。
 
  其实,精彩的动作片根本不用啥精巧剧情嘛,只要人物关系和感情积累上比较流畅就可以了,第一集就很清楚分明,而第二集在这一点上有点像捣浆糊。看动作片一般是可以忽略剧情的,但当剧情的生硬影响看动作的心情时,那就值得挑出来批判一通了。
 
  不过,这些糟糕剧情和法龙叶云的超凡动作相比,又算个鸟呢!
 
  长久以来,俺一直在思考,法龙叶云的动作,和成龙的动作,究竟有何不同呢?从大的方面来看,两人都精于腾挪跳跃,也都勇于做冒险特技,而且他们的连贯动作都表现出强烈的节奏感。为了寻求真理,俺又把DVD上成龙的老片几乎都拿来浏览了一遍动作场面,发现成龙的动作偏“轻快”一些,小云的则要偏“迅猛”一些;虽然都是“快速”的意思,但成龙的风格偏“小巧灵活”一些,而小云的则看起来更注重打击的力度。也许这和角色形象的设定有关。成龙的角色很少“硬碰硬”,他从来都是“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的,所以那些躲闪中寻找空袭、制造障碍、展开反击的“过程”才是表现重点。小云的角色嘛,更偏向于李小龙一些,也就是绝不退缩、勇往直前的类型。但他在气质上缺乏李小龙那种“霸气”,所以在角色心理类型上,又是属于“小人物”的。“超猛”的“小人物”,那是什么样子?那是《连城诀》里“狄云”的类型。所以小云的动作虽然大巧不工,但缺乏宗师气派,不过那些没有花哨的动作要比成龙“实沉”得多,就像老实的农民比村里的小混混要淳朴得多一样。
 
  具体说来,小云在《冬荫功》里,共有五段集中的动作场景,每一段都有不同的偏重。第一段“独闯公馆”,小云的动作和《盗佛线》里有沿袭也有不同,在这里大家又看到了熟悉的肘、膝联合攻击,不过用的次数远远没有《盗》里那么多了。相反,本片重点的“擒”与“摔”的动作特征,已经逐渐浮出水面。细心的动作迷们,至少从这点就可以开始期待,期待小云给我们不同于《盗》的惊喜。第二段“大战极限运动”的场景,更多的是表现小云超灵活的身手,也就是更偏向于成龙黄金时代的动作特征。继《盗佛线》中“踩人术”和“一字马”的惊艳之后,小云这次比较让俺们亮眼的动作,是“攀墙术”和“反身腾越倒立”。虽然说起来并不很惊人的样子,但要像小云那样轻松自如地踩着两边的钢丝网就上去了,恐怕也只有颠峰时期的成龙能做到。被摩托车追得“反身倒立”的镜头,看似平平无奇,但因为中间有一条壕沟,就变得异常惊险起来,因为在“反身”的情况下是很难估计距离的,而对面又仅有一手掌宽的地方可容支撑……至于玻璃墙上翻筋斗躲过摩托车撞击,对于小云来说难度不大,关键是和特技演员的配合问题。
 
  第三个大型动作场景:“单挑冬荫功”是本片的一大创举,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长达四分钟的“长镜头”。如果在某些单看打得热不热闹的同学看来,这样的场景也没啥稀奇的。的确,小云从一楼一路打上四楼,至少搞垫三十来个喽啰,但几乎没有一个动作是那种炫耀式的“高难度”,珍贵之处在哪里呢?在于“真实”,这种“真实”不是说没有吊钢丝啥的,而是说观众看到的就是实际的打架的过程,而不是几个动作几个动作拼凑起来的奇观。但是,对于动作设计和表演来说,这又的确是一个“奇观”。因为东方式动作场景,就在于设计,在于捕捉一个个精彩瞬间然后衔接成段。但精彩瞬间一般是无法持续的,一来演员的体力有限,真实的成龙是远远没有像他在电影里那么灵活和运气好的;二来场景调度和其他特技演员的配合,都需经过精密计算,然后经过反复排练才能完成,过长的一次性拍摄段落,可能出现的意外就越多,也就越难以成功。从这点来说,《冬荫功》敢于吃第一口螃蟹,是非常值得赞赏,但不一定值得鼓励,因为的确太耗费精力了。事实上,片中这段长镜头,也是在反复彩排的基础上,重复了五次才让导演满意的。俺下载的VCD版中正好有这五段试拍的花絮,依俺挑剔的眼光看来,其实每次做得都很好了,但总有些小问题让人不得不重来过。例如第一次就很完美,可惜的是,二楼本来应当是被一脚踢进门的家伙,似乎因为衣服被挂在门把手上了,硬生生被法龙叶云踢了三次才连门一起飞进房去(可怜的替身演员!)。后面三次也是在不同位置没有拍出理想的效果而不得不放弃重拍。
 
  按照一般动作片标准来看,如果将那五个场景中没有破绽的部分剪辑起来,一定是很更完美的长篇动作(目前版本中有个家伙没有摔烂柜子,小云和一个家伙翻筋斗时位置也歪了),但考虑到所有编导和特技人员的付出,保留长镜头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以往大家都对成龙的每一个小巧动作很惊喜,可幕后那是多少失败的结晶啊;现实生活中打架是需要体力的,干掉一个排的人绝对不是电影上那么轻松,而小云在这段长镜头中要做的,就是完成这样一个“不可能的任务”。短短的四分钟,的确是对演员功力、毅力、配合,导演场景调度能力、甚至包括摄影师的体力,都是极大的考验。从花絮中我们可以看到,每次拍完,基本上所有在场的都累瘫了。正是凭着如此舍得拼命的精神,泰国的特技人们才在国际动作片市场异军突起。
 
  除了拍摄的难度意外,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通过这段长镜头来了解一些动作片拍摄的小技巧。例如场景安排方面,你就不能安排在一个往下望的镜头之后赶紧打发一个特技替身被打翻下去:因为这里是长镜头,下面的同志们还没来得及准备保护垫呢!在影片中,如果观众够细心的话,会发现在这四分钟里,共有三位同志不幸光荣地被小云分别从二、三、四楼打得掉下来,而摄像机则两次从楼上往一楼门厅照,但都巧妙地配合了替身演员的需要。第一个家伙掉下来时,摄影机还在一楼,是以远景的镜头表现调落过程;因为只是二楼而已,对于训练有素的特技人员来说是小CASE,所以这里也用不着隐藏保护垫,直接让不幸的家伙摔到地板上就是了。接着摄影机就紧紧跟着小云,到三楼的家伙成为第二个“坠楼”的牺牲品时,摄像机镜头追随他指向一楼,但他被“安排”掉进了一座小亭子里,这样一来外表完全看不出保护设备,但里面隐藏的护垫可以保证特技人员的安全。接下来要轮到四楼这位衰哥了,在小云对付他之前,摄影机是一直跟进的,所以下面一楼的场务们可以“抽空”准备好护垫,等四楼这位衰哥真的被摔下来的时候,他是掉在垫子上,而摄影机这次没有跟随往下照,避免护垫的露陷。等到小云再上了一层楼的时候,镜头再跟随他的视角往一楼看一下战果,当然,此时护垫已经被场务们藏起来啦,观众看到的只剩四位“烈士”躺在地上(其中一位是在一楼就英勇就擒的)。此外,这一段长镜头,个人觉得比最近那个鸟《DOOM》里的射击镜头,看起来更有游戏的感觉得多。持续运动的镜头,始终注视主人公的视角,让人彷佛置身于第三人称的角色扮演游戏中,宛如是自己在指挥小云的一拳一脚,这种感觉还是挺爽的。其实,在前一段“大战DMX”的段落中,就有一段长镜头的试验了,小云和一帮家伙在废弃车厢里窜来窜去的时候,就是一镜到底的,有心机的同学还是会感应出不同的味道吧。
 
  第四段动作场景,是“水火佛堂”了。这段最重要的就是展示小云分别与不通类型武术搏斗的过程了。但俺个人觉得,有突出特色的,只有巴西“桑巴交剪腿”了。大块头哥们么,动作比较乏味,不说也罢,何况他重点表现还在后头呢。至于把中国刀耍得团团转的家伙,是典型的表演型“武术”了,和功夫没啥大关系,一切为了芭蕾舞般的空中动作,砍不死人的,特别是砍不死俺们的小云云。巴西同志之所以值得注意,是他腿法的怪异。除了融合也许是从“桑巴舞”中演化出来的移动形式外,这位名叫Lateef Crowder的同学,让俺严重怀疑他是欧阳锋同志偷渡到巴西以后带出的私生子,因为他和“西毒”老爸一样是那么地喜欢以手脚互换。这种颠倒是非的怪异动作,其好处就是能通过手脚随时替换,改变脚的攻击部位与角度,让人防不胜防。想当年郭靖两口子还被锋哥哥闹得手忙脚乱、娇喘嘘嘘呢,Lateef Crowder同学虽然不如老爸,但小云也敌不过郭黄二人的合籍双修啊,所以权衡下来,小云开始还是被巴西猛男整了个晕头转向。不过,桑巴舞男的缺陷也是明显的:当他倒立时,胸腹部位就会门户洞开,如果小云同学在他凌厉的脚法下能腾得出空来踢他中门或者攻击支撑的手臂,巴西猛男也就玩完了。所以,从这位满头辫子的老外身上,俺们应当学会一个道理:形式的美丽是无法长久的,你扑腾得再美丽,最终还是要落地的。这话尤其应当与广大姐妹们共勉,呵呵。
 
  最后,总算要到全片的精华了,那就是第五段动作场景:“百人断”。虽然这一长段还包括小云力战四大巨人的镜头,但那些动作或者是《盗佛线》膝肘合击的延续,或者是“百人断”精华的发挥,可以宽心,但不足以开怀长笑。但独独“百人断”一场,足以令近十年来中外所有的动作场景黯然失色,怎不让人引颈长嚎、跃跃欲试呢?
 
  这一段所展现的,是所谓泰国古拳法之一:“龙象折肢手”(Smashing Elephant Boxing),直译就是干巴巴的“象拳”啦,但为了博得美眉们的白眼,俺坚持搞成“龙象折肢手”,这样诈唬一点,以显得俺比较虚荣。这种拳法的基本要诀其实很简单,无非“挽”、“压”、“扣”、“扭”四字真言。“挽”者,借力消力,顺敌之势,乱敌攻法;“压”者,紧锁敌身,消除反抗,任由我伤也;“扣”者,针锋相对,攻敌不备,为我所用耳;“扭”者,身随腰动,挟敌关节,旋而断之。罗里八嗦这么多,其实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近身缠绕住对方的任何关节然后弄断它”。
 
  这一场景之所以特别耀眼,首先是因为它“新鲜”。中外的动作片也看得多了,有如此集中地专门弄断人手脚的场景么?俺们已经习惯了英雄们将敌人打倒或者踢倒在地,却相对忽视了原来让对手失去反抗能力的最“省事”办法是折断其关节。其实,这个道理本应该很容易理解才是,因为关节本来就是人体发力的中转站,节点一旦断了,力量就没有送出去的渠道了,自然也就废了。俺们中国的古拳法里,如果真有“分筋错骨手”这套名目,估计也是走这种路线。但是,在银幕上,我们很少看到如此花样百出的折断关节的方式,最多只是以肩膀作为支点顶断人的手臂而已,这回算是开了眼界了。
 
  其次,作为一个精彩纷呈的场景,本片也封住了那些批评法龙叶云招式单一的同学的嘴。四字要诀说起来是很简单的,可使用起来确是千变万化。“百人断”这一场,充分体现了小云和他特技小组的探索精神,几乎尝试了各种攻击关节的方式,人体颈、肩、肘、腕、髋、膝、踝七大关节,都被小云同学断了个遍,而且每一个关节又都可能是用不同的手法(或脚法)哦,除了一些我们大致能想象得到得实用招术外,有些手法尤其独出心裁,例如“跪压脚掌推断膝”、“旋身锁喉过肩摔”、“踢膝压肘反扭腕”、“推足顶颈扭断喉”、“跪膝扣足扭脱踝”等等,都是初看匪夷所思,细品则妙到毫颠的招式,每一个对动作有兴趣的观众,都没法不为之荷尔蒙飙升。
 
  在节奏感上,这一段的剪辑也非常落力,显示出导演在影片整体控制上虽然有待加强,但对于动作场景的意识还是非常强的。小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舒展流畅,对手关节爆裂的每一声喀嚓,都是那么悦耳动听,堪称暴力的乐章。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变态,但是,嘿,真正热血沸腾的动作场景不就应该这样吗?
 
  在反复观看这一段的时候,我心里有个越来越大的疑问,就是拍摄这段场景时,究竟有多少特技演员受伤?以该场景中小云的速度和实打的力量,再加上攻击的对象主要是脆弱的关节,我很好奇泰国的片中的特技演员们能挺过几关?如果他们没有受伤,那俺就更好奇他们是如何保护自己的了。因为有些动作是根本无法妥当自保的,关节已经被扭曲、拉伸至极限了。例如那个被小云直臂过肩摔的“勇士”,肩关节承受的压力,是不“过肩”只是做做折断样子的方式所不能比的。可以说,这一场景的惊人之处,除了法龙叶云天才般的想象力和天神赐予般的身手外,敬业的特技演员们又一次赢得了观众的尊敬。
 
  关于这一场景最后一点值得说明的是,所有那些动作都不是银幕上吸引眼球的花招,而是实用的格斗招术哦。如果有哥们经常阅读《黑带》杂志的话,会对这一场景很有亲切的感觉,因为类似的功夫杂志上,总是分镜头解释一些防身制敌的小技巧,“百人断”这一幕,等于是防身技巧大全,你如果仔细研究的话,会发现每一个动作都是融巧妙与实效于一体的,远比什么花哨却无用的“绝招”强得多。想俺一样跃跃欲试的哥们不放实践一下吧,将该片断以慢放或者分格的方式每天分析上三、五个钟头,保管大家都有心得。如果您愿意的话,也可以拿身边的小甜甜做下实验啊,看看自己能不能像法龙叶云般威风。当然,如果您的小甜甜和俺的一样学会了中国古拳法的“缠”字诀,那您就死定了。不过,既然人家都已经是你的“小甜甜”了,说明你早已被“缠”住了,练不练“龙象折肢手”都是“死”定了。
 
  趁咱们节目还有点时间,来说说片中中国人形象的问题。肯定会有国人看完本片会不爽,“玷污中国人形象”云云。这种事情嘛,俺个人觉得如果华人没有做过这些事,人家当然是侮蔑;如果有人做过,即使是一小撮,那人家也有权刻画与揭露。不要老是神经过敏,动不动就将“国格”的帽子戴在头上,浑不知那其实是一顶“掩耳盗铃”的帽子。俺们中国人就是太好吃了,片中那些山珍海味对咱们还真不是陌生的,不管内不内疚,喜欢动物的批评一下也是正常的。真正的“国格”与所谓“民族精神”,是属于坦然面对真实自己的人,而不是仅仅把“爱国”挂在唾沫(连嘴边都没挂上)上的人。再说了,俺们也可以“刻画”一下泰国同学们的不当之处嘛,例如冯小刚同志明年可以拍拍芭迪娅红灯区黑暗一面什么的,深刻不深刻不要紧,挽回面子就行——假设我们真的是那么在乎“面子”的,呵呵。
 
  等到真正DVD出来以后再一个人好好温习吧,虽然作为“电影”的《冬荫功》比《盗佛线》更水,但单凭片中“百人断”一场,就足以让你欲仙欲死了。先忍受一半的浆糊,再饮一口至美的琼浆玉露,俺认为这个买卖很是划得来。
 
 
冬荫功 Tom yum goong(2005)

7 .4

冬荫功(2005)

影评(102)

收藏(517)

回复 (3) | 收藏 (1) | 5992 次阅读 |
标签: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