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杀死比尔:卷2》:继续读解邪典

红袖添饭 发布于:

 

《杀死比尔:卷2》:继续读解邪典
 
 
        首先需要申明的是,《卷2》与《卷1》是完全不同风格的电影。
 
        如果说《卷1》是一部抵死有趣的功夫电影的话,那么《卷2》就主要是一部由角色关系累计起来的剧情片。昆汀在第一部中是以往的跳脱风格,因此把他记忆中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所谓“磨房电影”(Grindhouse Movie)类型,信手拈来玩了个过瘾;《卷2》倒也不是没有致敬对象。事实上,《卷一》的风格主要是在香港功夫电影与日本武士电影元素中加入一点意式西部片风格,而《卷2》则反过来了:它更像是一部当代意式西部片,只不过增添了一些来自七十年代邵氏公司经典功夫类型片的乐趣。
 
        简而言之,《卷2》向邪典(Cult Film)致敬之处,不仅少了,而且不那么明显了;昆汀更强调将致敬包裹在强烈个人风格的故事与画面之中。
 
风格篇
 
        说到西部片,不能不提约翰福特(John Ford),美式西部片的泰斗级人物。昆汀对福特致敬的方法不是借鉴人物造型或者电影台词,而是唯美地复员由福特开创的西部片视觉风格。在《卷2》的第一章“两棵松(教堂)大屠杀”(Massacre at Two Pines)中,有一个“新娘”站在教堂门口的镜头:此时摄像机是从阴暗的教堂里面望外拍,门外日光照射下白得耀眼的西部风光。这个镜头,几乎完全是福特1956年的经典作品《搜寻者》(The Searchers)结尾镜头的翻版,只不过将约翰韦恩(John Wayne)换成了乌玛瑟曼。
 
        事实上,约翰福特对于《杀死比尔:卷2》的影响只是一小部分,在美国西部片导演中,昆汀还有意使《卷2》带上一点五十年代安东尼曼恩(Anthony Mann)的风格。安东尼曼恩与詹姆斯斯图尔特合作的几部西部片,让后者成为当时的西部片英雄之一。与其他西部片导演相比,曼恩更注重视觉风格的创新,尤其对当时新出现的宽银幕摄影很有心得。《杀死比尔:卷二》中的西部风光,无论是在黑白还是彩色镜头下,都透出既荒凉到让人倒抽一口凉气、又壮美到令人心胸开阔独特气质,与曼恩当年的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为美国本土最经典的亚电影类型,西部片的风格实在是多种多样,既有约翰福特那种作为“光明正义勇敢”象征的,也有像山姆佩金伯(Sam Peckinpah)这样“血腥暴力邪恶”的西部片。作为一个导演,山姆的作品水准也和他个人的私生活一样起伏不定,混乱不堪。既有象《The Wild Bunch》这样的杰作,也有像《Bring Me the Head of Alfredo Garcia》这样的劣品。但不论水准如何参差不齐,山姆执导的西部片远没有福特作品那样“弘扬正气”,主人公多是正邪难分,甚至影片中的好人都经过做坏事;更不用提他那往往是异常血腥、暴力的场面了,这给他带来了“血腥山姆”的绰号。但是昆汀似乎很喜欢他,《卷2》中巴德(Budd)这个人物的塑造,以及“新娘”与“艾拉”(Elle)异常暴力的撕打,让人相信他也是在向山姆致敬。更不用提比尔的义父经营的那家墨西哥妓院了:这一场景完全是受山姆执导的一部电影的启发,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场景确实是在一个真实的墨西哥妓院拍的,当时围绕在饰演比尔义父的演员迈克尔帕克斯身旁的、又胖又黑又丑的女人们,都是货真价实的本地“乌鸡”!
 
        以上西部片导演们固然给昆汀以启发,但要论影响《卷2》最大的,还得算意式西部片名导塞吉奥里昂(Sergio Leone)。按昆汀自己的说法,塞吉奥的影子在这部《卷2》中几乎无处不在,从人物的和故事情节的设定,到特定画面构图,都可以发现塞氏西部片的痕迹。但这种痕迹总是若隐若现的,不会明显到让人一眼就看出是向塞吉奥致敬。也就是说,主要是在用不同的镜头表现方式创造同样的西部氛围。举个浅显的例子,如果观众对《西部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很熟悉的话,会发现《杀死比尔:卷2》中表现巴德居住地的不少镜头,都有很亲切的感觉。例如从山顶俯视小屋的镜头,“新娘”爬上山的镜头,在《西部往事》中就有很多这样的类似画面。
 
        在所有“磨房电影”中,昆汀最喜欢的就是邵氏公司的经典功夫片和意大利的恐怖片。《卷2》中“新娘”向“白眉”学武中,把邵氏老电影的风格学了个十足十,不只是“白眉”的造型,包括“新娘”的衣服都变成旧很破烂的中式“徒弟装”,而像虎鹤双形拳、鹰爪功、缩挡术、梅花催心掌等名目,更是能勾起老式功夫片迷无数温馨的回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段的画面比全片其他段落颗粒感明显更突出,而且色彩经过特别偏冷的处理,努力营造一种老片的效果。至于由邵氏当年的一号小生刘家辉出演“白眉”,更是具有纪念意义,因为他事实上是在演出老对头的角色。想当年,在《洪熙官》(1977)和《洪文定三破白莲教》(1980)当中,刘家辉都是扮演好的一方,对抗由罗烈扮演的邪恶“白眉”。刘版的“白眉”很是神采飞扬,具有漫画偶像般的地位,每次他抚动他那皑皑白须,观众都要爆发出一阵快乐的笑声。其实,本来《卷2》还有一段更具港式功夫片气息的“街斗”场景,昆汀最后把它删掉了,不过观众可以在今后发行的DVD中见到。
 
        意式恐怖片在《卷1》中体现不多,《卷2》中却有集中一章这种欧洲最长盛不衰的邪典电影类型致敬。这一章就是巴德对付“新娘”那一场,有段可能让患“幽闭恐惧症”的同学落荒而逃的段落:“新娘”被活埋进一口棺材里,整整两分来钟的时间里,屏幕一片漆黑,只感觉棺材沉入地底而泥土则排山倒海般压到棺材上面……….昆汀说他这个“活埋”的意念来自于意大利恐怖片名导露西欧福西(Lucio Fulci)1977年的作品《7 Note in Nero》(英文片名为《The Psychic》),故事讲述一位具有超感知能力的女人,老觉得丈夫房间不对劲;她弄倒了其中的一面墙,结果发现里面有一具骷髅……..更可怕的是,她感觉到自己可能会有同样的结果。中国观众听了可能觉得更耳熟,像是“第六感”版的《连城诀》——如果你还记得那位做梦都在砌墙的同志的话。加上昆汀故意营造的“黑屏”效果以后,这段就变成了很可能是电影历史上最真实而可怕的“活埋”,强大的压迫力让剧场里的人都微微喘不过气来,我旁边的一位白人妹妹这段从头到尾都是闭着眼睛的,似乎主动的黑暗比被动的黑暗不那么恐怖一样。更有意思的是,当“新娘”带着满身尘土,跌跌撞撞在街上走的时候,那样子又像足了僵尸,就像很多意式恐怖片中的僵尸走动一样。
 
情节篇
 
        黑白场景在《杀死比尔》中,不仅用来表示回忆、或者回避过于血腥镜头,其本身还具有独特的美感,甚至比大多数彩色场景更有意境。就如《卷2》开头的回忆一样。比尔在门廊上吹长笛的样子,既让人想起扮演比尔的大卫卡拉丁曾主演的一部电影《静静的长笛》(The Silent Flute)(又名《Circle of Iron》),又让人想起他在《功夫》系列电视剧中曾扮演过的美国少林和尚,此和尚也是背着一把长笛浪迹天涯的。
 
        说到黑白场景,片中有两段非常漂亮的黑白镜头,都是“新娘”坐在车上而摄像机则从车头对准她的脸部,这样的风格,是在向一部好来坞老片《邮差总敲两次门》(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类似场景致敬。有趣的是,片中提到比尔小时候很爱看这个电影,每当女主角出现时,他就会开始吮吸大拇指——他从小对金发女郎有偏爱,而“新娘”和艾拉都是典型的金发美眉。
 
        在《卷1》飞机降落东京市区的镜头,已经让大家意识到昆汀也很喜爱日本怪兽电影。如果说那还只是对场景的致敬的话,《卷2》就要直接向怪兽们的动作致敬了。说是直接,其实非常间接,如果不明说的话,观众您很可能看不出来:艾拉与“新娘”在巴德的拖车里狠命撕打那场,就是想营造出一个女人版的“哥斯拉大战摩斯拉”(二者都是日本电影中最著名的怪兽)效果;其实,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破坏力超强,两位高大的女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搏杀,就象两只巨兽在东京街头决斗一样,倒霉的是那些场景。然而,依昆汀原来的剧本,这一段本来设计好是很优雅干脆的意式西部片效果的,可碰巧在开拍这一段前两天,昆汀正在猛看《蠢货》(Jackass,美国一个以无聊恶搞破坏为中心的电视节目)系列剧集,于是突然决定将这场两位最强女杀手之间的搏斗改为很愚蠢低级的乱缠漫打,像两头失去控制的巨兽一样具有破坏力。做这种改变,一来是为了和《卷一》结果那场有章有法的武士刀决斗形成对比,二来也产生更多的喜剧效果,可称这段为“极限版的闺房枕头大战”。
 
        与日本有关的,还有片中“新娘”和女儿一起观看录像带的情景,那部录像就是著名的日本古装复仇电影《Shogun Assassin》,讲述一个被主人加害的武士矢志报仇的故事。
 
        也许大家还不知道,昆汀还是个超级漫画迷,在《卷2》中,他借比尔之口小小地得意了一下:我是漫画之王!然后,比尔就开始讲述两部超级漫画主人公——“超人”与“蜘蛛侠”的异同:他们都有一个用来掩饰的身份,但是,超人生来就是超人,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他都是超人,那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而蜘蛛侠只有当他选择行侠仗义的时候才是蜘蛛侠,否则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比尔以此说明“新娘”是“天生杀手”(Natural Born Killer,这里昆汀又小小地调侃了一下奥利弗斯通的《天生杀人狂》,因为两人对剧本的意见极其不合,最后昆汀声称自己与《天》片毫不相关。),不管她如何以正常人的身份厌世,她的杀手本性是蜕化不了的,做普通人是没有前途的…….当然,我们都知道了,“新娘”没有听比尔的话,勇敢地选择了新生活。
 
 
音乐篇
 
        至于《卷2》中的配岳,因为主要发生在中国与美国,所以在美国部分,大家尽可以期待更多的意式西部片风格,以下就是明证。
 
1.Il Tramonto – Ennio Morricone
        没说的,意式西部片配乐大师Ennio Morricone的作品,正是来源于1966年由塞吉奥里昂(Sergio Leone)导演、克林特伊士特伍德主演的经典西部片《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2The Summertime Killer – Luis Bacalov
        这段歌曲来自于1972年的一部意大利动作片《Un Varano Para Matar》,在美国发行的片名就叫《The Summertime Killer》。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六岁儿童目睹父亲被黑帮殴打致死,长大后消灭黑帮复仇的故事。恩,又是复仇的故事,也许大家已经看出昆汀在选择致敬影片和配乐之间的联系了…….
 
3.Il Mercenario (L'Arena) – Ennio Morricone
        Ennio Morricone老人家又出马了,这次是来自与歌曲同名的另一部非常有趣的意式西部片,英文片名为《A Professional Gun》,发行于1968年,意大利与西班牙合拍,另一个意式西部片健将塞吉奥科布奇(Sergio Corbucci)导演。这可能是片中意式西部片风格最为突出、也最有优美的一支曲子了,简单而悠扬的小号与吉他营造出的气氛,可以比美意式西部片的旗舰作品《西部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中的口琴声。
 
4A Silhouette of Doom – Ennio Morricone
        所谓事不过三,Ennio Morricone的三度露面,再次表明《杀死比尔:卷二》向意式西部片致敬的决心。这段音乐就是第二集预告片出现的那段,急促而断暂的钢琴与鼓声交织,勾勒出怪异而肃杀的气氛来,它来自于塞吉奥科布奇1966年导演的另一部西部片《Navajo Joe》,同样是讲述复仇的故事:乔是一场大屠杀的唯一幸存者,康复后的他找遍天涯海角去向每一个有份杀死他妻子的恶人复仇。
 
5Three Tough Guys - Isaac Hayes
        昆汀对伊沙克哈耶(Isaac Hayes)的作曲风格也很欣赏,在第一集已经用过他的一首曲子之后,第二集中又用了这段音乐,其实是来自1974年的一部意大利电影《Uomini Duri》(英文片名为《Three Tough Guys》)。虽然这段音乐没有放在电影原声带里,但还是很具有可听性的,电影里用于“白眉”训练“新娘”场景之一。值得一提的是,伊沙克可能是所有电影作曲人士中真正出演角色最多的,他也是好来坞历史上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奖的第一位黑人。
 
6.Malaguena Salerosa – Chingon
       这是昆汀的铁杆死党、《杀人三部曲》(Desperado)《特工神童》(Spy Kids)系列和《墨西哥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自己的乐队贡献的一首歌,非常典型的墨西哥风情,明快的节奏让你想跟随音乐起舞,如果你的舞步能有音乐节奏那么快的话。欢快的音乐当然用在欢快的场景中,具体是那段,留给读者您自己去体会吧。
 
 
原载《中国电影报/娱乐周刊》
杀死比尔2 Kill Bill: Vol. 2(2004)

7 .6

杀死比尔2(2004)

影评(673)

收藏(2591)

回复 (16) | 收藏 (32) | 10707 次阅读 |
标签: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