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突袭2》:探索动作电影的新语言

红袖添饭 发布于:

 

 

 

《突袭2》:探索动作电影的新语言

 

************************

注:裹脚文,无剧透,自嗨用。

快餐版见http://ent.ifeng.com/a/20140505/40044478_0.shtml

************************

 

  系列电影的第二集,难拍,但也蕴含无数潜力。


  难拍,往往是因为第一集珠玉在前。拍好续集的难度,一则来自电影本身,即如何在第一集基础上推陈出新,二则来自观众压力,第一集培养起来的粉丝,很容易期望过高,纵使续集本身有进步,有时也赶不上期望,最后演变成失望。



  《突袭2》所面对的,就是这种局面。


  为了破局,编导首先从大的故事架构上,力图展现与第一集完全不同的内容与风格。和绝大多数续集一样,《突袭2》的野心更大:一反第一集有限场景与单一任务设定,而着意描绘一个全景式的城市犯罪图景,有着警与匪、以及匪方多个帮之间的复杂关系设定;只要影迷爱瞎想,从中不难看出《用心棒》、《教父》、和《无间道》等片的影子。


  有不少评论为这样“宏大充实”的剧情架构而欢呼,认为本片开创了纯粹动作片的史诗结构。对此,个人持保留意见。


  框架设定其实是个粗活,关键得看其中填充的细节,能否支撑、并丰富那个框架,否则只是空中楼阁而已。略微可惜的是,《突袭2》在剧情的铺排上,依然比较简陋。特别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阴谋,基本上没什么“技术含量”可言。片中的老大们,真如框架设定中那般“能罩住场子”几十年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就能拆穿阴谋的,至少可以雷厉风行地找出线索,可影片却楞当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这种细节上的敷衍,削弱了剧情设定本来可以有的真实质感,让整个故事看起来有些色厉内荏。


  同理,作为剧情另一条主线的“卧底”,对增强戏剧张力、丰满人物形象的贡献也非常有限。在同类题材电影中,类似卧底接头、联系的段落,以及偷取信息的桥段等,向来被渲染得紧张神秘;在本片中则处理得令人发指地简单,比如电话卡的安全性问题,以及监听器摆放位置等,都有一种“懒得思量”的随意架势。


  至于卧底身份对角色性格心理、以及人物关系的影响,不是缺乏表现,而是表现乏力:影片有好几处铺垫,都有很强的暗示作用,明明是奔着“接下来可能有戏”去的;然而,及至影片结束,也没等来所谓的“回应”,仿佛编导在某一刻微醺时灵感一现,后来却彻底喝醉以至于断片了。这样的疏漏之处,全片尚有不少,其直接后果,就是使得部分情节显得比较突兀。



  随着剧情设定的扩展,人物自然也随之增加。《突袭2》中单论有表现机会的角色,就有十来位。除了一两位有比较丰满的性格外,其他都流于表面。特别是男主角,尽管有远比第一集复杂的设定,结果在总体性格可辨识度、以及特定场景心理表现方面,比第一集反倒退步了;两个半小时看下来,还是难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当中,有演员伊科·乌艾斯的演技问题,但编导对某些情节设置的疏漏、及特定场景氛围营造不力,也是造成主角形象没立起来的主要原因。


  人物塑造功力的不足,在片中“老大儿子”这个角色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从银幕露面时间来看,这一角色的戏份几乎赶上男主角;论人物的复杂程度及发挥空间,比男主角的设定还要强。可是,阿里芬·普爪(Arifin Putra)的演绎总给人浮在表面的印象,特别是某些应该大放光彩的时刻,并没有把握得很好;角色的气势是有了,但本该有的层次感却没表现出来。


  其实,角色的丰满,跟其所占银幕时间并无必然关系。片中由亚言·鲁西恩(Yayan Ruhian)饰演的“忠诚杀手”,出镜不过三场戏,却塑造了片中最为完整的形象。论演技,他不会比男主角强;他所塑造角色的成功,主要在于编导在每场戏中,设计了一些小细节,让人物情绪与心理有“发酵”的时间与空间,从而建立起与观众较强的情感联系。遗憾的是,《突袭2》中的其他角色,并无此等用心待遇。



  不过,纵使觉得本片剧情架构粗枝大叶,角色形象片面浅薄,我却很难在感性层面哪怕少一点点地喜欢《突袭2》。我甚至隐隐觉得,有了这些不完满,影片反倒更“好玩”。我就是欣赏、而且非常希望本片保持一种粗粝呛辣的况味,太精致了反而少了这份原始的刺激。


  有时我甚至怀疑编导是故意露出马脚,好让观众摒弃过于严肃的观影态度,因为有些问题表现得过于明显,编导不可能没注意到。从这种思路来看本片,其剧情与表演上的种种不圆满,不仅无伤大雅,反而是让“大俗”成为“大雅”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至少,它们让观影的过程充满另一种意义上的惊喜,也即“邪典片”必不可少的WTFWhat-the-fuck)时刻。不妨将其视为编导与观众玩的一场“找茬”游戏,在彼此心领神会的前提下,成为与动作场景一起嗨翻的佐料。



  作为本片正餐的动作场景,足足有19场之多,论过瘾的程度,近期恐怕很难被其他动作片超越。


  《突袭》系列,之所以能在动作片迷心目中攀至巅峰地位,很大程度上与它营造的动作风格和氛围、以及表现动作的方式与手段有关。在《突袭》之前,甄子丹主演的《叶问》与混合格斗系列(《杀破狼》《导火线》),虽然再次掀起华语动作片的热潮,但对海外影迷而言,其动作风格与处理方式,依然在港式功夫片的大范式内,缺乏足够新鲜的辨识度。反倒是来自泰国的托尼·贾,凭借其高难度泰拳动作,在国际动作片领域造成不小的轰动。


  单就分解招式而言,《突袭》系列不如甄子丹或托尼·贾作品“好看”。在后者的作品中,往往有不少慢镜头,恨不能掰开了、揉碎了,来让观众充分领略他们最得意的动作招式。在《突袭》系列中,动作场景则完全避免使用慢镜头。相对于强调招式的美感,《突袭》系列更重视动作的有效性;具体到招式设计上,就是极力渲染攻防的实战特性。在多变复杂的实战情形下,很难保证每个动作都能完成出色,至少不会充分达到其美学意义上功效;所以,《突袭2》中的动作,也不以舒展到位、最大限度体现角色的体能为目标,有很多招式,根本都来不及展现最终效果就被迫变招。


  凸显实战特性的另一个表现,就是不刻意追求动作难度。像托尼·贾最爱玩的各种翻腾旋转踢腿动作,以及“甄三脚”这种在现实中基本难以实现完美站位配合的招式,在《突袭》系列中都看不到。



  对比编导与主演的前作《精武战士》与《突袭1》,《突袭2》在格斗招式的“去章法化”方面,又更进了一步。除个别时刻外,主演伊科·乌艾斯没有过多演示班卡西拉(Pencak Silat)的套路化招式,而是将招式背后的应战原理应用到不同环境下的格斗中。比如开场不久的“泥泞混战”,特殊的场景设计,本身就消除了保持动作美感的机会;主角的身手,也被压缩到最低限度自保前提下的搏命,某些班卡西拉风格的“反关节技”,与其说是炫技,不如说是反映角色在长年训练基础上、下意识选择的最有效攻击方式。


  在“去章法化”的同时,《突袭2》也在尽量弱化动作的“编排感”。影片后段“独闯黑帮”的场景中,一对多与逐一终止对手行动能力的对战模式,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托尼·贾的《冬荫功》,尤其是其中“集群演示”反关节技的段落。然而,与后者近乎教科书般的连贯动作演示不同,《突袭2》中这一段落,更为强调“快速打通关”的目的,而非表现“看我的体能与技巧有多牛”的手段。


  这种“重实效、轻招式”风格,在处理势均 力敌条件下的动作场景时,表现得最为充分。《突袭2》后段乌艾斯与同为班卡西拉高手的阿曼之间的决斗,从一开始颇具章法的“见招拆招”,到后来逐渐见血、乃至红了眼的搏命打法,就比始终拼招式的常规处理更符合现实逻辑。毕竟,在双方修为程度相当的情况下,性命攸关的格斗,最终拼的不过是不畏死的悍勇劲。


  《突袭2》中对这个高潮段落的处理,与第一集中“大战疯狗”的表现方式是一样的,都是创造一种“你死我活”的极致氛围。这种对于疯狂、暴戾气氛的渲染,相对于注重招式精巧、和动作完成度的常规手法,对于动作片影迷来说,可谓各有各的嗨法;在大多数动作片偏重表现招式的情形下,《突袭》系列这种拼命三郎般的打法,有种新鲜的震撼。



  然而,“新鲜感”也是面双刃剑,即使在同一部影片的时间范围内,这种感觉也很容易消褪。

《突袭2》动作场景众多,难保每个场景都拍出新意。比如特别为提升续集“大制作”感觉而拍的追车戏,与好莱坞或亚洲动作片的同类佳作比,就显得比较平常。罗礼贤团队在不少细节编排上,照搬上一部作品《特殊身份》的痕迹过重。乌艾斯在车内的打斗,也平实到有些沉闷。


  其实,无论传统班卡西拉招式,还是军警实战格斗技巧中,都有很多适合在狭窄空间发挥的动作,适当采用对增强观赏性有好处。即使不愿在招式新颖上妥协,加强主角“困兽犹斗”的凶险氛围也是可以的。这段相对平庸的表现,有些拖累全片嗨的层级。

 


  动作片并非关于动作的纪录片,其中的“动作”,都是一种“电影化”的呈现。所以,除了主演卓越的功底,以及精彩的动作设计加分,优秀的动作片,表现动作的电影语言也很重要。


  在这方面,《突袭》系列编导加雷斯·埃文斯绝对是新时代的佼佼者。他对于手持摄影的坚持,配合长短镜头的恰当组合,加上不少创造性的机位设计与镜头变化,营造出一套新鲜而系统的视觉语言,让动作场景的节奏、韵律与真实感都得到提升。


  以手持摄影为主拍摄动作场景,肯定不是埃文斯的首创,但他对于这一手法的扩展实验,值得肯定。手持摄影在两部《突袭》中,往往不拘泥于常规的跟拍,而更多用来配合动作完成各种复杂运动,让观众不仅成为动作场景的“目击者”,还有直接“参与”动作场景的融入感。


  比如在拍摄对角色倒地时,镜头视角跟着“低头”,然后再“抬头”关注其他角色接下来的动作。在跟拍角色交手时,摄影机也多会围绕演员游走,让观众随着镜头的视角和主角一起战斗。《突袭2》中两位班卡西拉高手决战的段落,在表现两人从徒手格斗、到利用厨房各种器具,最后到用爪刀(Karambit)抢攻,手持摄影与演员招术的互动被发挥到了极限。几分钟下来,一直跟随紧张的观众,最后都会略有虚脱的感觉,如同和主角一样经历了最贴近死亡的洗礼。同样的视觉信息,虽说可以为静态全景镜头容纳、或者用更为平稳的斯坦尼康镜头表现,但肯定无法达到手持摄影的临场感。



  在手持摄影的基础上,埃文斯还偏爱用长镜头


  事实上,没有运动长镜头的配合,单纯手持摄影,还无法体现埃文斯对动作片拍摄理念的革新。在《突袭》系列中,长镜头不止是以真实时间来记录银幕动作,还通过某些充满野趣的运动方式,创造新鲜的视觉体验。在《突袭1》中,观众已见识到摄影机跟随特警穿越楼层、随角色摔下窗台等令人眼前一亮的运用方式;在这第二集中,也有些异曲同工的用法,比如让摄影机锁定破窗的角色、然后一起摔倒。


  为完成比较刁钻的长镜头调度,导演还想出了一些简单而巧妙的技术实现思路。比如为了在狭窄空间内一镜到底地环绕拍摄角色打斗,剧组设计了可移动的墙壁;为实现镜头穿越行进中的汽车的效果,《突袭2》让演员假扮座椅、徒手传递摄影机给悬挂在另一边车门外的其他演员,拍成了这个一般只能通过电脑特效完成的长镜头。


  如此土法调度的确很有趣,能带来非同寻常的画面冲击力。但长镜头在电影美学上的意义,显然不尽于此。长镜头如果在表现角色与场景的空间关系、以及烘托特定情感氛围方面并无特殊加分,那还停留在奇技淫巧的境界。


  《突袭2》令人觉得欣喜的一点,就在于导演终于在某些场景中,展现出对长镜头更深入的理解。例如在全片长镜头用得最多的动作场景“泥泞大战”中,开场的长镜头就很有意思:镜头跟随防暴警察从低矮甬道冲出、然后升到半空、用俯视大全景交代即将展开大战的场地。除了在实现手法上令人好奇外,这个镜头对于空间转换的心理暗示也掌握得很好。混战开始后,几个长镜头除了真实再现主角的身手、以及事态的进展外,对细节和整体氛围的表现也都平衡得不错,给主角接下来的命运打下坚实的基础。在这个场景中,还有一个同时融合了机位与镜头(焦距)变化的长镜头,在交代空间位置与角色心理方面尤为出色。后来“酒吧突围”那场戏,对复杂空间关系、与角色情绪心理细节交代得异常出色,可以当做长镜头调度的小案例来研究。



  受许多现实条件影响,运动长镜头很难拍,动作戏的长镜头尤其难拍。这也是为什么《冬荫功》中那个4分钟长镜头会令业内人士惊艳。但仔细回味的话,那个著名的长镜头,缺陷其实同样明显。最要紧一条,就是其临场感虽被推到极致,但动作本身的观赏性有所下降。因为在如此变态的长镜头下,体能强悍如托尼·贾,打到后来也有些力不从心;其后半段动作,完成得就不如前面那般干净利落,对挑剔的动作迷来说,难免引为憾事。


  虽说《突袭2》的长镜头应用比例,比第一集有所增加,但导演埃文斯也没有过于迷信长镜头的威力。在这一集中,他对长短镜头的配合,以及在剪辑点的选取方面,都比上一集有进步。由于剪辑点选择的时机、以及对接画面设计的巧妙,在部分场景中甚至会给人以一镜到底的错觉。这种错觉反映到对动作场景的观感上,就是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节奏与韵律。


  这种富于乐感的镜头组合,在本片“球棒哥”与“榔头妹”出场的段落表现得最为充分:必要的长镜头让暴力动作显得更真实刺激,短镜头的切入与点缀,又能弥补演员身手不足,让他们个个看起来都是高手范。整场镜头的组合效果,显得既有格调,又有快感,加上对球棒与榔头这两种非常规武器攻击效果的适度夸张,这一段算得上《突袭2》全片的华彩乐章,娱乐效果甚至盖过后面的决战。



  不过,也许是我太吹毛求疵了,我总觉得《突袭2》的动作场景,虽然于质于量都达到很可观的水准,但还缺少一场“至高体验”。在我个人的评价体系里,演员格斗功底,动作设计的精彩,以及镜头表现力,是相互依赖、不可或缺的;三者都出色,才能奉献出让骨灰级动作迷们如痴如醉的极品片段。


  《突袭2》的多场打斗,虽然都达成了各自的特色追求,但就凌厉酷炫程度而言,都还没有超过第一集中第一场走廊遭遇战。伊科·乌艾斯在那场展示的“棍匕合击”,其令人击节赞赏的节奏与韵律,不仅体现在镜头之间,更落实到攻击手法上,比如短棍挥舞、匕首直戳与划拉,这些动作本身就具有不同的节奏,乌艾斯的身手又保证了这些节奏得到精准地执行,在长短有序、角度变化的镜头组合下,最终效果简直令人目眩神摇、迷醉不已。


  相对而言,《突袭2》中乌艾斯与阿曼的终极决战,中间段落就有些疲软;而“棒球哥”与“榔头妹”这段,除了演员身手可以更为凌厉外,转场之间的节奏与韵律,还可以做得更顺畅而有趣。事实上,从这三段动作场景交叉剪辑、以营造“全面开战”的氛围来看,导演无疑有些动作之外的野心:除了场景内部动作的节奏,他还想营造一种场景之间的韵律。


  应当说,目前的处理有一定的效果,但各场景之间的关联方式,还是比较“粗放”的,存在比较多的硬切。如果在剪辑手法上稍微用心一些,效果会更好。比如,可以考虑用用那些相邻场景都有的视觉元素作桥梁,然后以“动接”(cutting on motion)在三个场景之间来回切换:类似从前一个场景中冲过来的对手,剪到下一个场景中挥到角色脸上的武器,或者一个场景中蹲着的角色,接另一个场景中正在站起来的人物…..这样的剪辑,不仅会让场景之间的关联更紧密,更符合此段交叉剪辑的目的,同时也让整段的视听语言显得更为生动,甚至带点俏皮;这种趣味性,个人觉得,像《突袭》系列这样有追求的类型片应该具备。


十一


  应当说,以电影语言的趣味性而论,《突袭》系列已经算动作片中的翘楚了。即使在动作场景之外,导演埃文斯也不忘时不时玩些风格,细心的观众,应该很容易发现他对于中轴对称构图、垂直俯视镜头等技巧的钟爱。


  稍微遗憾的是,埃文斯对于对话场景的掌控,还不是那么精到;对白本身写得没什么亮点,对演员的调校也有听之任之的嫌疑,这些都让影片的部分场景显得比较拖沓。埃文斯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有时候他会寻求一些噱头,来弥补对白与表演的平庸。比如在片中某处比较重要的谈话中,他近乎恶趣味地加入了类似行刑的血腥场景;那种不对等的重复性杀戮,在交代剧情与凸显人物性格方面并无增值功效,对口味普通的观众来说甚至有些折磨。


  从埃文斯对本片的野心,和所展示的能力来看,他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摸索一套新的电影语言,既可以将动作现得更真实,又具有只能通过电影载体才能表达出来的韵味。尽管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无论是在打造统一高质量动作场景上,还是在提升非动作场景的质感方面,都存在不尽完善之处,《突袭2》依然代表了当今动作片领域探索电影语言革新的最高成就。本片不仅是2014年最生猛的动作片,也是最值得深入研究的类型片。

 

#伊科·乌艾斯/Iko Uwais

伊科·乌艾斯
Iko Uwais


突袭2:暴徒 The Raid 2: Berandal(2014)

7 .8

突袭2:暴徒(2014)

影评(54)

收藏(395)

回复 (30) | 收藏 (11) | 10103 次阅读 |
标签: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