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星际穿越》:黑洞也困不住诺兰的固执

红袖添饭 发布于:


 

《星际穿越》:黑洞也困不住诺兰的固执

 

 

《星际穿越》首先吸引我的,是那种“做旧”的感觉。地球上人类的居住环境,显得比现在还倒退二、三十年也就罢了;上了牛叉的星际旅行飞船,整个舱内环境的设定,也都给人使用了很久的感觉。

 

即使是那些超越时代的高科技,如船员的深度睡眠舱,用某些网友的话说,也都“脏兮兮”的,不像其他科幻片中的类似设定那般光鲜亮洁,但是,看起来绝对结实耐用。同理,片中飞船上船员们收到的来自地球家乡的视频信息,其清晰度恐怕连标清的480P都达不到,且带有明显的杂讯。

 

在这种实用主义至上的设定下,TARS和其同类智能机器人的设定颇为另类。他们那极简方正的外形,显然有很执着的美学追求;人们自然而然可以联想到《2001太空漫游》中那块神秘莫测的黑方碑(或者锤子手机——如果你恰好是罗粉的话)。抛开致敬的因素,如此极简的造型下的多功能设计,似乎不太符合片中人类的心理状态。一般而言,极简主义都是人类在饱暖思那个的情境下返璞归真的诉求,困难时期的人类,恐怕没这个心情。所以,只能说这种反差,是诺兰固执的表现,他想要那样的效果,于是就那样做了。

 

其实,综观《星际穿越》全片,也反映了诺兰的固执:他就是要以自己的方式,拍想拍的东西。

 

那么,诺兰自己是如何给《星际穿越》定位的呢?他在多次采访中谈过这个问题,概括起来,诺兰希望通过本片达到几个目标:一,拍一部真实的太空冒险片,不渲染恐惧,也不瞎浪漫;二,拍一部严肃正经的大片,针对相对更为成熟的成年观众;三,拍一部聚焦亲情的故事片,让科学回归人性,不再冰冷。

 

应当说,这三个目标都达成了。

 

《星际穿越》可能是科幻影史上科学营养最高的作品,从表现出来的及隐含的科学知识的质与量来说,都是其他科幻电影无法比拟的。这个其他,包括《2001太空漫游》和《地心引力》。前者在空间站设计等具体道具与物理场景层次,有很多符合那个时代科学理论、同时又具有前瞻性的刻画,但受时代的局限,影片越到后面越形而上,不以科学真实性为追求;后者对太空及地球背景图像、以及太空求生的技术实现手段等内容,都力求真实,不过视野仅局限与近地轨道空间。像《星际穿越》这般涉及虫洞、黑洞、多维宇宙等多项理论物理前沿研究内容,且都遵循严苛的科学设定的,算得上史无前例。

 

同时,诺兰在片中对科学设定的运用,又可以说是克制的。他并没有像科教纪录片那样,对科学知识喋喋不休,而是将有关星际旅行的科学设定,或者作为视觉呈现的大餐,或者成为推动剧情的关键转折点,总之,都是为“电影”所用,而非反过来。这种还是以叙事为主的特性,也是本片与《2001》在形式上最大的区别,至于内容与风格,更是迥异。正因为有这种区别存在,个人认为无法简单将二者对比。

 

比如说,《星际穿越》在科学设定上过于求实,即使有虚构的成分,也远达不到《2001》那种纯哲学思考式的宇宙观呈现。《星际穿越》的宇宙观,是由科学家设定好的,而非电影人出于艺术表达目的的幻想。实与虚,只是影人选择表达的重点与方式的不同,不能单凭此点断定哪一个更伟大。

 

在诺兰之前,斯皮尔伯格也无法摆脱与库布里克比较的命运;由于斯氏一贯的温情倾向,很多影迷也据此认为他的作品不如“高冷”的库氏伟大。可能让这些影迷比较意外的是,“偏冷”的诺兰此番更多选择斯氏作为核心致敬对象。

 

但诺兰毕竟是诺兰,同样是着眼于亲情,诺兰硬要编制一个复杂的剧情架构来承载情感。相对于《记忆碎片》、《盗梦空间》等前作,虽说诺兰在本片中对剧情结构的机械式迷恋大为减轻,但牵涉众多前沿科学的情节设定,还是被认为很“烧脑”;说白了,诺兰依旧不肯老老实实讲一个故事:尽管此次他的情感诉求更为强烈集中,但承载的形式,却依旧精巧到有种冰冷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非坏事。从戏剧张力的角度说,达成结果的过程越复杂,适当结果能提供的满足程度就越高。同样是表现父女亲情,本片中克服无数困难、跨越时间空间也要“在一起”的努力,恐怕要比一般现实琐碎设定更有紧迫感。同时,连环、精巧的任务设定,也让影片更为连贯紧凑,不仅能始终牢牢抓住观众注意力,还让他们可能有惊喜。比如,个人在看到曼博士(Dr. Mann)那一段时,就觉得赚到了。从纯粹戏剧性的角度,我觉得这种“节外生枝”提供了太空人物艰辛的另一面:在太空本身的不可知危险外,人类自身的不确定性,往往能造成最大的意外。而意外之后,还要尽力修补过错,以达到亲情圆满的终极目标,这当中的高难度,在纯粹视觉刺激之外还透着热血。整个《星际穿越》中,这一段也最让我为之激动。

 

激动之余,我也认为,诺兰这次有些自己拖累了自己。

 

他所构建的精巧(情节)架构,与浓烈情感,玩得好,是相辅相成;稍有差池,则相互影响。遗憾的是,至少个人觉得,《星际穿越》在这两方面都有瑕疵。就情感而言,很大程度上靠演员来把握与传递。马修的表演,让粉丝看起来很“给力”;但这种给力从头到尾被维持在一个很强烈的程度,反而显得不丰满;个人很喜欢海瑟薇,可她此次的角色在设定上实在是很糟糕,简直可以说是对“女性科学家”的侮辱。可怜这个角色,被诺兰用来灌输“爱是超越时空的力量”的概念,结果使得该角色在行为逻辑的非专业性上,与《普罗米修斯》中那群不靠谱的科学家们不相上下。查斯顿扮演的成年女儿,和马修的角色一样,都被设定得过于单薄,缺乏充足、多维的表现机会。

 

就情节而言,尽管诺兰在剧本阶段就做了大量研究工作,理论物理大牛基普·索恩不仅亲自设计、计算了片中绝大部分科学细节,还充当了影片的监制;但这只能表明对科学事实本身的呈现是真实的——如虫洞与黑洞的影像,却无法保证常规的剧情逻辑没有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星际穿越》上映后,很多技宅影迷热衷于寻找影片的科学漏洞;很多貌似很有理有据的指责,事实证明不过是网友自己漏掉了影片中已有的正确交代;还有的是诺兰出于电影本身的戏剧性要求,而对部分科学设定做出的相应修改,这些也不能算剧情漏洞。

 

比如说,很多网友关心的黑洞及其引力问题:第一颗“水星”离黑洞那么近,难道不会被强大的黑洞引力吸入而撕裂么?答案是片中描绘的黑洞并非静止,而是处于高速旋转状态,加上经过精密计算的质量与半径,是能够保持“水星”处于离黑洞极近但又不至于坠入黑洞的稳定状态。还有些观众操心片中飞船的燃料效率,认为从地球飞到土星轨道都花了两年时间,这种动力根本无法抗衡黑洞引力着陆“水星”,即使着陆了也无法离开。可实际上,片中的人类飞船,有好几次利用“引力弹弓”加速或减速的情形,而且这些操纵才体现男主角作为NASA头号飞行员的实力。理解了这个,燃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更有细心的观众质疑曼博士的相貌与年龄,其实,按照影片的设定,曼博士探索的那颗星球,是围绕黑洞作狭长椭圆形公转,在离黑洞很近时时间会扭曲,当远离黑洞时则恢复到接近正常,所以地球时间过了一二十年,曼博士最多只老了几岁。

 

至于最后让人脑洞大开也想不通的“超方体”(Tesseract),其实是符合严密科学论证的。这些在基普·索恩的著作《星际穿越中的科学》中,都有详尽解释。比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超方体并非存在于男主角精神世界的虚构空间,而是在物理学意义上显形的五维空间;最为关键的是,它是在黑洞奇点附近容纳了男主角,但并非停留在黑洞里。按照索恩的解释,超方体是真的承载了男主角,在超空间里越过三维空间里数十万光年的距离来到女儿的书架背后,从而通过以引力为中介与不同时间维度的书架物件发生联系。如果依然不理解也没关系,只要知道电影中如此描绘是符合严格的科学推算就行。

 

不过,最严格的科学推演,也无法保证剧情元素衔接的逻辑性;后者很多时候无关科学,而更多是诺兰的领域。

 

从整体情节发展与走向来看,诺兰为《星际穿越》设置的逻辑架构,从片中所有角色行为的动因,到最后解决的结果,这中间有多处衔接在逻辑上不合理,或者无法成立。

 

比如整个故事以枯萎病导致粮食问题为始,以人类在外太空建巨型生存空间站为终;我们可以不问枯萎病的具体缘由是否科学,从写故事的角度,那些可以看作是诺兰的初始设定,他有选择基于科学事实或完全虚构的自由。可如果只是粮食问题,真的不能在地上解决而必须费力将全人类发射到太空么?在同样重力、阳光、空气、养分的环境下,在太空中能可持续的粮食系统,在地球上通过建造特别的“生物温室”也能实现,所需要的各种成本,估计也比将数亿人口送到太空更便宜。如果剧情的首尾逻辑关系不成立,那影片整体的可靠性也失去了根基。

 

就算诺兰能勉强解释环境差异(比如气候不可逆变化)让太空比地球更适宜,那在拯救人类的具体细节方面,也存在合理性问题。比如说,人类最后之所以得救,无论是最初虫洞的出现,还是最后量子引力方程的解决,按照影片的逻辑,都得归功于第五维智慧存在(The fifth-dimensional being),最令人大吃一惊的是,这些高维生物似乎就是幸存人类的后代。这虽然与经典的“祖父悖论”不完全一致,但现在与未来的轮回因果关系依然存在——尽管片中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时空旅行。更为关键的是,即使“祖父悖论”可以用所谓“平行宇宙”来解释,但作为第五维生物来说,“他们”出于什么动机要拯救影片中“当下”的人类呢?

 

要知道,生活在不同维度的生物之间的差距,要比人类与最古老的地球生物之间的差别还大。且不说人类未来是否能进化到五维生物的问题,就算能,五维生物会在乎完全不同空间的远祖的命运么?就像现有生物,都可以算作最初某个单细胞的进化后代,但以我们当前的状态,会关心最初那个单细胞的命运么?高维生物恐怕不会像诺兰想象的那般多愁善感。

 

影片的结局让很多人挠头,库柏与女儿短暂相见后踏上与艾米丽(海瑟薇的角色)汇合之路,有些让人觉得前面两个半小时的剧情——那些为了和女儿团聚的努力——都白费了。不过,个人更关注其中的逻辑问题:按照影片的设定,虫洞两边的信息传递似乎是不均等的,越过虫洞的库柏等人,可以收到从地球发送的复杂信息,比如视频材料;而他们却无法送回任何有意义的信息——除了最简单的表示存在的讯号。那么,未来老年版墨菲,是如何知道艾米丽老师的“近况”的了?还是说,有关艾米丽在前男友埃德蒙德(Edmund)负责探索的星球的影像,都是作为老太太的墨菲的回光返照?同理,由于信息传递的极度不平衡,老年斑墨菲怎么可能知道埃德蒙德已经死了,从而鼓动老爹过去?墨菲就不怕老爹过去当灯泡么?

 

这些问题,都是由《星际穿越》的设定而生,却在影片的逻辑体系里得不到合理的解释,不能不说是剧情的漏洞或硬伤。更为重要的是,这些逻辑关联,对情节的演进是很关键的;这种漏洞,反过来会影响全片情感表达的力量。所以,《星际穿越》最终给我的感觉,是为了表达一个很简单的东西而绕了太多圈,而且那些圈子设定还很经不起推敲;尽管这个过程中不乏视觉上的愉悦与惊艳,但终究少了几分隽永的潜质。

 

*时光网专稿*

 

#星际穿越/Interstellar(2014)

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
(2014)


 


 

回复 (44) | 收藏 (21) | 12814 次阅读 |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