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投名状》:自乱阵脚者,当如何?

红袖添饭 发布于:

 

 

《投名状》:自乱阵脚者,当如何?
 
 
  “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看似很忠肝义胆的宣言,稍微琢磨一下,却有很深的逻辑漏洞。
 
  纳“投名状”(以下简称为“透明装”)为的是什么?自然是表示结义兄弟之情牢不可破。可是,它是种“向内”的力量,“透明装”则明摆着是对外的。如果兄弟之情已经“乱”了,杀外人自是无用,杀兄弟更是徒劳;连维护的客体都不存在了,还维护着做什么呢?从逻辑的角度来说,这是典型的以“外因”掩盖“内因”,同时又有将“内部矛盾”发泄到“外围主体”的嫌疑。
 
  当然,这些“透明装”也可从“企图”、而不是从“结果”来解释:外人“企图”乱我兄弟的,杀;自己“企图”乱兄弟情的,杀。这样可能比较能接受一些,其中后者属于兄弟自乱,可情谊已破,杀与不杀同样挽回不了了;前者是对兄弟情谊的考验,可还没开始就将人杀了,总觉得有些心虚的感觉。特别是在执行方式上,要杀也得兄弟一起杀之,方显出同仇敌忾的亲热劲儿;一个人单干,则冤假错案的比例肯定很高。因为“乱”的涵义实在太模糊,每个人都有不同理解。例如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某个二百五的兄弟,就很有可能认为他的某个弟兄的老婆老约束自己老公不和自己厮混是一种“乱”,进而杀之。这种极端假设,放到历史中,不乏真实案例。
 
  当然,淳朴的古人汉子们没学过逻辑,被一个漏洞忽悠了几千年仍然将其当成宝贝,那也是蛮正常的。因为在这种语境下的“兄弟情谊”,其本质就是“仓促”而“盲目”的。所谓“义气”,是以“血性”为先的;讲究的是“一时兴起”,鄙视的是“婆婆妈妈”。如果诸位大爷要相互考察N年方肯磕头算八字,那这“安达”多半是结不成了。
  既然“兄弟义气”从根源上就是仓促而盲目的,那中间出点差错,简直是必然的。可淳朴的兄弟们偏偏想不开,非要从外部找原因,非得找外人来垫背。这就不仅仅是脑袋进水,而是一种悲哀了。所谓道义的虚无,所谓人性的反思,个人认为是在这了。
 
  陈可辛的《投名状》一开始估计是想这么走的。不然不会很早就借旁白点出“结义”的脆弱性:三人之中,庞青云同学的动机与情义无关。但是,这只是旁白这样说,陈导要真是按旁白所描绘的青云同志来刻画人物、安排情节,那本片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可是,在实际的影片里,陈导似乎舍不得放弃“挖掘”李连杰的“表演潜力”,要“着力表现”庞青云同志思想性格的复杂性,故而并没有安排这个角色在“情理”上有多么出格——无论从观众的角度,还是从兄弟的角度,老庞的作为,超出兄弟情的地方并不多。
 
  诚然,和嫂子有一腿显得不那么道义,但并非没有原因,谁叫人家在没认识老赵之前就先“野合”了一下呢,谁叫人家那一下下就有了真感情呢?但至少至少,老庞还不至于为这而想干掉老赵,小姜同学瞎义气而“杀嫂”,个人怀疑有很严重的嫉妒成分在其中——瞧这小白脸平常送嫂子礼物那德性,就知道他心里对嫂子未必是那么纯洁——看见人嫂子上了老庞的船,心里肯定是失望疯狂大于义愤填膺:“俺这么年轻帅气的船票,怎么就登不上嫂子的小客船呢?”姜同学个性是直爽,但太直爽了其实就是狭隘;本来人家是老赵的“达令“,自己干看着也无所谓,反正习惯了;忽然“本应该同样干看着”的老庞居然直接染指了,就会立刻有一种“谁动了我的奶酪”的错觉;狭隘的人也更容易“掩耳盗铃”,也许他就是这样掩耳盗铃地杀了“乱我兄弟”的嫂子,其中到底有几分是为老赵(或者是为维护兄弟情),他自己都是不敢估算的。如果不杀“祸水”的嫂子,没准将来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嫉妒从而对老庞刀兵相向吧?不管怎样,拿外人做替死鬼比承认自己内心的黑暗,总是要方便很多的。
 
  有点扯了,但还是蛮有意思的扯——如果电影换个角度来表现的话。可惜陈导在表现“口头承诺上的兄弟”与“真实的情谊”之间有些摇摆不定,他既想通过老庞的功利无情来说明“透明装”的脆弱与幼稚,又不想让老庞这个角色彻底沦为反角,所以电影看似说老庞的不是,其实反而突出了老庞的无奈与真情。杀苏州守军的争执中,老庞违背的是笼统的“江湖道义”,对老赵及三人的前景还是从长远考虑的,三人内部的兄弟“情”其实并未动摇。即使最后杀老赵,编导又安排了老庞一个人演哭戏,而且看起来还哭得不假,至少证明老庞并非只是利用赵、姜二人,他只是情非得已……
 
  这样一来,影片的主题就乱了套。一方面,陈导想要突出表现的“兄弟叛乱”没了根据,因为大家还是有真感情的;另一方面,陈导想给老庞的无奈悲剧性找些根据,可惜又没讲充分,搞得大家都模模糊糊的。
 
  其实,如果抛开影片关于“兄弟义气”的宣传,纯粹地看片中人物在其中的作为,会发现一个更为连贯、甚至更为精妙的主题:乱世中个体命运的挣扎与无助。目前的效果,陈导是仅仅在老庞一个人身上“点”出了这一个角度,还不是特有力那种,而是羞羞答答、模棱两可的手法,在镜头机位、滤镜、表演上玩了几下小花招,让“三个老不死”显得分外诡异逼仄、高深莫测的样子,连带“老佛爷”姐姐都没露一正脸……这种对“上面”势力的有意虚化,产生一种“一切皆被掌控”的感觉,老庞的脑袋上也顺理成章地显现出“棋子”的印记来。
 
  先且不说与对其他人描述的配合性问题,单单就这种很风格化的象征暗示手法而言,与影片的主体风格就脱了钩,将本来一个真实有力的环境设定,变成了像老谋子惯用伎俩一样的纯视觉玩味,一切都显得恍恍惚惚起来。看看前面的饥荒与攻城,再看看柔化+PS光晕中的三位大爷,这就绝不仅仅是“色系变化以反映人物境遇不同”了,像《英雄》那样的色系变化,是涵盖在一个风格导向下的;《投名状》中的视觉变化,至少在表现“上面”“很好、很强大”这一点上,是属于风格的突变,个人认为比较突兀,缺乏适当铺垫。
 
  在老庞之外,老赵、小姜、阿莲其实都是有各自精彩的,最关键的,他们的命运,其实是和老庞的一样,是能从各个角度、同等反映出“乱世命运”的一致性的。老赵忠义守信,信任兄弟反被叛,本来就说明他这样的性格不适合生在那个时代,他“当匪,就要当最大”的抱负其实是无法实现的,因为他根本不具备“最大的匪”的性格与心理素质;小姜看似一根筋,他对于“投名状”的盲目信心与疯狂崇拜,本就是对乱世生存法则的最佳讽刺;阿莲的故事则更妙了,片中说她曾多次逃走,但每次又不得不回来。如果与老赵恩爱,为啥要逃?为啥又不得不回来?这中间大有玄机,八卦之外,一个弱女子在乱世中能够把握的命运,其实也是不难理解的。老徐其实将这个角色演绎得够丰满了,她不像三个大男人那么用力,但细腻表演中蕴含的可品味内容,足以让三位男主角汗颜。可惜她的角色,被陈导用作浅显的“兄弟情”的花边干扰因素,而没有突出她作为乱世中的“人”的境遇的一种,而且是最有代表性的女性境遇的一种,冲击力大打折扣,甚至连角色存在的必要性也为人诟病起来。
 
  体现乱世中挣扎而矛盾的生存状况的,又何止主角们。看前半场对于那个村子的描写,那样的笔墨,很难相信当时的陈可辛心里没有做一部借以反映世情的史诗的企图;中途太平军苏州守备的出现,以单个场景而论,更令人惊艳。这个守备的境界,确切的说,是他在乱世中挣扎与坚持的境界,是远远超出影片其他部分和其他人物的。这个形象的意义,在于触及到了以往类似题材很少触及的一个节点:作为一个有追求但又要生存自保的人,你会时刻生活在矛盾与困境中,在乱世中尤其如此,唯一的“破局”是舍身成仁,不然就是扭曲而异化地活着。可是,这个境界太高了,这个人物太绝品了,以至于不适合出现在影片的那个场景中,至少不能以那样突兀的方式出现。这种突兀,彷佛一座高傲的绝岭,使得影片余下部分都很渺小而不值一提了。对于影片的整体性与连贯性而言,这并不是个值得赞扬的优点。
 
  以上这些能穿透“乱世中人的真实境遇”的线索,在影片中已经初具雏形了,眼看就可以连成一气,交织出荡气回肠的史诗画卷,却没来由地被小小的“反兄弟情”意图束缚了手脚。在素材准备上,陈导其实已经超越了一般香港电影或者香港导演“擅长”、乃至有些“留恋”的江湖义气,而开始关注更为宏大背景下更有力度与意义的生命层次的东东,可惜他最后来了个“自乱阵脚“,不知是掌控力真的不足,还是有“上面”潜规则的原因?毕竟,在这个和谐的时代,任意和谐的规则,是可以变得很无厘头、很让人无所适从的。如果电影反映的情景,在某种程度上呼应了这种“和谐”,那自然是大大的“不良”,非被拉进去割成“公公”不可。
 
  希望,只是希望,如果陈导的心中真的有些没有说出来的东东的话,俺希望能在不久将来的“导演剪辑版”中见到。电影主角们未必要围绕一个其实很不中用的中心元素,他们可以松散地联系着,各自有独立的生存意义和标准,但在同样时代背景下却又有着大致同质的命运格局。“投名状”可以只是一个引子,它让观众走入那个时空中,却不一定作为主要道具;真正有生命力的,应当是那些拥有各自精彩的角色、和他们互动的故事。
 
  希望这不止是个希望。说到底,自乱阵脚其实并不可怕,再接再厉呗,呵呵。
 
 
搜狐娱乐,转载注明
 
 
投名状 The Warlords(2007)

7 .3

投名状(2007)

影评(1546)

收藏(3253)

回复 (46) | 收藏 (2) | 12981 次阅读 |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