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醉里挑灯看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http://i.mtime.com/hongxiutianf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追风筝的人》:臆造的救赎与肤浅的感动

红袖添饭 发布于:

 

 

《追风筝的人》:臆造的救赎与肤浅的感动
 
 
  风筝还有这种玩法,没看《追风筝的人》(The Kite Runner)之前,是完全想不到的。
 
  俺小时候放风筝的技巧很“萨克斯”(sucks),最高记录是放起过2米的高度,然后,那个花三毛钱买的、类似于草纸材质的丑陋玩意,就带着一腔愤懑一头载到了地上。从此断送了俺的风筝梦。
 
  这让俺由衷羡慕本片中的小主人公,因为他们玩得太好了。风筝在他们的手里就不再是风筝,而是“有线遥控”的战斗机,不仅会相互玩“狗斗”(dogfight),还会“断其后路”。尤其是后者,俺到现在也不太能想明白。俺小时候见过的,是两只风筝缠在一起就都掉落了,单凭旋转缠绕的力量就能切断对方风筝线而自己好整以暇的,还真不知道怎么弄的。
 
  这说明俺实在是太孤陋寡闻了。
 
  更孤陋寡闻的还在后头。俺先拣小事儿说起。
 
  据说影片在宣传时遇到了点麻烦,大概涉及到片中小演员的权利保护问题,麻烦的起源是片中一场“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戏。老美有些团体的神经一向是非常过敏的,他们除了靠过敏的神经保持一些见报率外,基本没做过啥踏实的事。当然,这些不是重点。俺想说的重点是那场戏的真假。
 
  简而言之,俺认为那是假的,至少不可能像电影或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如果电影是忠实改编自小说的话。
 
  首先声明,俺不是基佬,而是“橱柜拉拉”,所以对“龙阳”没啥兴趣,更对小男孩没有兴趣。以下讨论完全基于拉拉的敏感以及科学探索的精神,不涉及性取向,有识之士明鉴则个。本拉认为,“后庭花”这种行为艺术,不是想玩就能玩的,需要满足不少条件,最基本的条件是能否进得去的问题。让俺们来看看当事人的年纪:被侵犯的一方在10岁左右,侵犯的一方最多也不会超过15岁。而“艾司猴”这种地方既没水源,也比赵老师说的那种“挺紧的”要更紧得多,不要说是什么肉质“尘柄”,就算是医用工具,也非常难以撑开。
 
  虽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但“龙阳”这种艺术不像偶们拉拉的“磨玻璃”那么简单易行,如果那个15岁的衰男孩真有“金刚钻”,那他应该去世界巡演,而不是埋没在塔利班的头巾与长髯之下了。此外,俺瞅着当时现场也没啥“长城牌润滑油”之类的,因此不可能就地取材获得帮助,从而结论就是这段侵犯的实践程度很成问题。这时,会有特别好学的同志提问了:是呀,正因为不容易,所以小男孩受伤了呀,血叭嗒叭嗒地流哦~~~恩,证据是好的,但偶的结论是推不翻的:要知道,咱们是讲究科学的,物理学是科学之一,“力的相互作用”是物理学基本定理之一,“后庭花”本质上是力的相互作用,如果受力的一方产生了“血叭嗒叭嗒”的效果,施力那方肯定好受不到哪里去。那施暴的男孩虽然无耻,但从他长大后的行为来看还是蛮在意自己身体的,一点都没有自残自虐的倾向,所以“拼着自己破皮断掉也要把人玩出血”的推论不能成立。不要跟俺说过去“娈童”的普遍性,人家就是成功的哦,可人家都是有整套装备的!换成在一穷二白、而且对方还极力反抗的情况下试试!?
 
  说来说去,电影中描绘的情景只能在一个条件下成立,那就是15岁男必须拥有货真价实的“金刚钻”,而且必须每天拿砂纸打磨以保持超强的抗摩擦能力,否则,这一切都只能是编导的臆想,是赚人眼泪的假玩意。俺很不善良地认为:这恐怕也是原著作者的臆想。
 
  作者说过,这个故事是小说,不是他的自传,背景和历史是真实的,但人物和小事件都是虚构的。他写这个故事,是为了讲述一个人性之旅的故事,在这段时光旅行中,容纳了亲情、友谊、罪行、宽恕、救赎、政治等丰富的内容。没错,后面这些东东都是很好的、值得大赞特赞的东东,但如果是为了表现这些东东而构思一些没谱的情节来支撑,个人就觉得很不是味道了。这种行为俺们并不陌生,当初俺们也曾假想“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后进一步假想自己为了拯救他们而“牺牲在白宫的台阶上”......自己把自己搞得热泪盈眶、激动异常。自由、解放、牺牲这些主题比起上面说的那些来,一点也不逊色,但是基于一堆臆想之上,就有些荒诞了。
 
  说《追风筝的人》荒诞是不行的,毕竟人作者的确是阿富汗土生土长的,对那里的环境是熟悉的,对那里的土地与人民是怀有热情的。这些都没错,在电影里也表现得很充分。但整个故事的主题不是去表现阿富汗“新旧两重天”的唏嘘,而是主人公的所谓“人性之旅”,偏偏这个人性之旅的核心很耳熟,叫“救赎”。整个故事讲的是主人公如何辜负了儿时珍贵的友谊,终于在成年后意识到错误,并尽力在下一代身上弥补;当然,在这中间加插一些“老时光的美好回忆”,以及“极权的苏联与塔利班统治是如何的黑暗”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这样一来,个体的心灵、群体的生存环境都照顾到了,可谓“由内而外的美丽”,大凡写“动人小说”的都不能忘记这样的套路。
 
  现在回到本文开篇的问题来:像俺这样一位端庄腼腆的拉拉,怎么会如此大张旗鼓地探讨“初次龙阳”的可行性问题呢?因为这是故事中“救赎”的原因。因为小朋友哈桑为了主人公经受那样的遭遇而主人公临阵逃脱了,所以他被这一罪行所折磨,后来非得回去救赎一下灵魂才能得到解脱。如果当初哈桑没有经历那样的摧残,长大后的主人公会纯粹为了美好的友谊而回去么?不好意思,偶再次很不善良地怀疑这一点。
 
  这种童年时针对纯洁所犯下的罪行,在某种程度上又暗合了西方人的“原罪”心理。没有罪行,就没有救赎。但是,也没必要为了救赎而故意制造罪行吧。为了让这个“罪行”显得不可豁免,而臆造出“龙阳惨案”就更不地道了。让我们再换一个假设:假设当初哈桑没被摧残,只不过被人家推搡了几下,而主人公因为怕事还是跑了,“背叛”的意义没有任何本质区别。成年后的主人公会去救赎这样的“背叛”么?恐怕不会。
 
  因此,“哈桑受难记”这段不仅不是无关紧要的,而是整个主题意义的逻辑支点,如果这个支点坍塌了,那故事的内容也好、意义也好,就都有点空中楼阁的味道了。诚然,空中楼阁照样可以光冕堂皇,事实上,不少人就是被这些空中楼阁般的东西打动了,以至于可以不顾可能性的问题。这就像很多《读者文摘》上编出来的故事一样,纯粹是为了让人感动一把。可这样有意义么?个人觉得意义不大。
 
  另外,原著作者将虚构的起点放在如此一件惨事上,俺认为也有抵消异议的作用。因为至少在表面上,老外都是很道貌岸然的;即使个别科学素养比较高的同志心里有疑问,也不会像本流氓这样公然推敲。如此一来,一个先天不足的假设就成为赚人眼泪的理所当然的悲剧了。可俺总忍不住想:这样的架构,是不是太轻巧了点?
 
 一些宏大的主题,反复讲述的意义,是要从不同方面引领我们去思考、去体会、进而完全拥抱并执行那些概念。道理是大家都懂的,因此,“怎么说”才是重点。《追风筝的人》在“怎么说”这一点上,一来表现的内容都很俗套,没有不知道的;二来表现手法从中间往后也越来越涣散,至少没有让我感觉到紧凑的冲击力。
 
  影片所展示的阿富汗社会历史的层面,也是非常完美地符合西方的读解习惯的:落后而纯真的过去,自由沦丧的极权统治,荒诞残忍的律令等。可这一切的表现,都是流于表面的,走马观花的,仅仅停留在简单控诉黑暗的层次,没有足够份量的震撼。
 
  而且,影片后半段的情节,在细节真实性上仍然存在很大的问题,几乎是好莱坞孤胆英雄深入虎穴的翻版了。可主人公不是蓝博,影片也不是商业类型片,观众要看的是过程的真实性,那才有“揭示”的意义。如今这样轻而易举、形同儿戏地得偿所愿,严重降低了故事的可信度,也拖累影片想要表达主题的严肃性。这样的设定,俺只能说是很一般的“庸俗剧”(Melodrama),最多只是满足了自命救世的、善良而幼稚的西方人士的YY心理,在一个虚构的故事里“自我荡涤”了一把。生活在和谐社会的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是不应该上这样的当的。
 
  在俺看来,本片只有前三分之一可看,而且是亮点。毕竟这些才是原著作者经历过的生活,那些环境与人物的设定,才显得有强烈的生活气息。关于童年真挚友谊的描绘,也挺令人神往的,让俺想起小时候拖着鼻涕玩泥巴的死党们。那段风筝比赛的场景,也拍得格外大气,令人印象深刻。可还没等俺高兴多久,原著作者也好,电影编导也好,就开始为所谓“人性救赎”而玩虚招了,这不仅抽空了后半段情节的真实性,连带着让前面的情节都有些腻歪起来。例如,俺现在就觉得那哈桑的友谊也未免太“完美”了,忠诚到愚忠的程度。“为你,千千万万遍”,这句台词据说感动了千千万万人,但着实让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怀疑作者是不是琼瑶奶奶的粉丝,幸好小朋友没说出“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这样的话来,否则非吐出来不可。
 
  影片想要表达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虚头花招填塞多了,就是对“美好”的侮辱了。俺承认自己不是个纯洁善良的人,以至于无法为了一个“为救赎而救赎、为人性而人性”的故事感动。
 
  如果让俺选择,俺宁愿选择充满丑陋人性的现实,也不愿麻醉在臆造的人性救赎里。
 
 
搜狐娱乐,转载注明
 
回复 (63) | 收藏 (11) | 16634 次阅读 |
标签:

红袖添饭 (毛里求斯)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