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花痴袭人知昼暖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http://i.mtime.com/huaxire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心底却是旧时友

花袭人 发布于:
心底却是旧时友
——相伴一生的越剧电影《红楼梦》


以“小时候如何如何”做为一篇文章的开头似乎很没创意,可是这篇文章非得从小时候说起不可。不是我小时候,是我女儿小时候。小女年方两岁半,两个月前学会唱越剧《红楼梦》宝黛初会时那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意思当然完全不懂,不过曲调和咬字都还象回事,不免要到处炫耀一下。谁知一听她唱,平时不苟言笑的大伯伯,五音不全的爷爷,时髦新潮的舅舅,九十高龄的曾祖母和八岁的小表姐,统统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原来大家都会唱。听各人版本不同的演绎,颇有些喜剧效果,给生活平添许多笑声。越剧《红楼梦》的深入人心可见一斑,那是真正的家喻户晓,甚至已经开始从经典进一步沉淀成文化底蕴,至少在越剧流行的江浙沪一带是如此。

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它拍成电影以后在全国也红过的。八十年代初,文革的诸般禁忌刚解除,摘掉“大毒草”帽子的《红楼梦》风靡全国。我童年一个鲜明的记忆就是拿着小板凳跟妈妈去住家附近的兵营露天看《红楼梦》。那是在河南开封,原本是飒爽泼辣的花木兰娘子的地盘。

八十年代的红火其实是第二春,这部电影是文革前的作品。最初是上海越剧院二团的舞台戏,1958年首演。编剧徐进,导演钟泯,艺术指导吴琛,徐玉兰,王文娟,周宝奎等主演。1959年做为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晋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的喜爱。曾到港澳台和亚洲多国演出。总之,来头非常大,是越剧经典。1962年被改编为电影,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与香港金声影业公司联合摄制。导演岑范,艺术指导朱石麟,钟泯和吴琛是舞台导演,演员基本上是原班人马。(这段里这些名字,几乎个个都是传奇)

虽然舞台剧和电影系出同源,非常接近,但还是有不同的生命力。舞台戏曲《红楼梦》作为保留剧目,四十多年来连演不衰,演职员代代更迭;电影《红楼梦》则将时间永远凝固在1962年,凝固在王文娟的如花容颜,凝固在一个永远消逝的时代。如今回头再看,竟是古拙和清新兼而有之。

《红楼梦》被搬演成戏剧和电影,不是一次两次,而且会永无休止,越剧《红楼梦》这个版本只是众多演绎的一种,并非完美无暇,也无意表现原著的博大精深(虽然某种程度上从侧面透露了一些),它基本上是做了越剧这个清秀的剧种最擅长的事:讲一个优美悲伤的爱情故事,而且讲得美极了。

它以黛玉进府开篇,宝玉离家结尾,截取原著中最重要的一段情节。在叙事上,大刀阔斧地删掉了所有跟这段爱情无关的故事和人物,编剧手法非常聪明利落。虽然宝黛悲剧是原著主线,可要在120回书,300多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中提炼出总共不到二十个人物,两个多小时的戏,绝非易事,更别提那唱词之美了,那个我下文再说。编剧徐进,浙江慈溪人,绝对是才子。他明白改编故事必须有自己的逻辑和重点,而不是一味忠实于原著,否则将两头不着岸。越剧版在跟宝黛爱情有关的情节和细节上绝不吝啬笔墨,其他则一概不理。连元迎探惜四春都没出现,最多是在台词中提及。对看着越剧版长大的我们来说,如此处理是理所当然,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清晰的头脑。

当然原著的宝黛悲剧有着更深广的社会和伦理背景,曹雪芹构思中的宝黛结局应该没有调包计这么戏剧化,却可以肯定更令人神伤。高谔续书的处理我是不喜欢的,太象通俗伦理章回小说,可对编剧来说却是理想的戏剧冲突,也容易被观众理解和接受,悲剧力量不减;代价是有几个人物被脸谱化了,特别是王熙凤。当然这是与原著比较才有的遗憾,做为有独立生命的戏曲,这么做没有问题。

电影版在电影手法上得规矩细腻四字。镜头圆熟,一丝不苟。不露痕迹地让观众将注意力集中在应该集中的地方:演员的表演和画面的美丽。这部片子首先是戏曲,然后才是电影。它的最大魅力是演员的俊美扮相和唱做念功夫(这戏没有‘打’,除非算上宝玉挨打。一笑),华美清丽的唱词,富有诗情画意的布景设计,淡雅的服装和造型。

徐玉兰和王文娟的功夫,实在是不用多说。在很多人心里,王文娟就是林黛玉,林黛玉就是王文娟,句号。我每次看这部戏,都被她的表演入魔般地吸引,深深体会到“名角”这一稀有物种的瑰丽。徐玉兰的扮相其实没有宝玉传说中的清秀,但是她的表演完全弥补了这一点。宝玉的调皮聪慧和骄奢痴情是那么饱满鲜浓,是最有生命力和灵气的一个宝玉。为了写这篇文章,去细读两位艺术家的生平,才发现她们都是1920年代出生的。也就是说,1962年拍摄本片的时候,她们都已是四十左右的人了。真是大吃了一惊,我的第一反应是小学算术没学好,算错了。因为在戏里怎么怎么看,她们都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不过当然了,三,四十岁正是一个艺术家的事业黄金期。

其他演员也都是响当当的名字,徐天红的贾政,周宝奎的贾母,吕瑞英的宝钗,金采风的熙凤,孟莉英的紫娟,曹银娣的琪官,等等。每个角色都有精彩经典的表演和唱段。演员阵容完美,美丽的唱词从美丽的人物嘴里唱出来,每分钟都让人满足。

说到唱词,《红楼梦》可说是字字珠玑,满口余香。编剧以原著为基础,浓缩精选了书中的对白诗句,组合得天衣无缝,几乎字字有根据,却毫不生硬,也没有奇巧的工匠气。比如“黛玉焚稿”一段,开首就是“我一生与诗书做了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曾记得菊花赋诗夺魁首,海棠起社斗清新。怡红院中行新令,潇湘馆内论旧文。”后面四句分别是书中“林潇湘魁夺菊花诗”,“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慕雅女集雅苦吟诗”这几回。黛玉唱的时候,我辈书迷脑中也飞快闪过这些热闹旖旎的风光。那段最后一句“万般恩情从此绝,只落得一弯冷月葬诗魂。”最后五个字本来就是黛玉曾写过的一句诗。湘云还说不该这么写,不吉利。看来编剧是受了湘云的启发,随手拿来镶进了这段重头戏。 如果我们也有奥斯卡,那么62年那次的最佳改编剧本奖,就得颁给徐进,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本文不是《红楼梦》的唱词脚本,就不多举例子了。只想再提一下个人最喜欢的“问紫娟”,一直觉得那段很精巧别致,在剧情上又是黛玉一生的一个侧面总结,加上徐玉兰和孟莉英非常默契的对唱,还有,也给了黛玉的鹦鹉一个结局。是的,那只鹦鹉几乎也可算是个角色,从黛玉进府就有它的戏份,编剧和导演一直没有忘记它。本片在细节上的考究是令人百看不厌的另一个原因。

虽然在我眼里,这片子有千般好处,不过毕竟是四十年前的作品,一股古拙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表演和唱词可以跨越时空,布景,服装和造型很难不过时。可是过时归过时,那份淡雅和精巧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还没受到荼毒的诚挚,竟是说不出的舒服。就说服装,黛玉多数穿浅色,式样简朴。就连熙凤,虽然穿着华丽,配色也非常雅致。你就觉得这些人是真正会穿衣服的。这一点非常符合原著,贾府虽然富贵,可是女眷居家常处,穿的用的并不总是簇新的。书里有多处提到王夫人,宝钗和其他姐妹穿着“半旧”的衣服。比起后来搬演《红楼梦》的有些制作群,动辄炫耀华丽的行头,大观园建了一个又一个,感觉是真贵族和假古董的区别。本片气质独特,也许正因为古拙,所以清新。

我们一生里其实很少有什么东西是一直陪伴在侧的,而算起来,《红楼梦》小说和戏曲都已陪了我二十多年,我是有福的。若不是编辑大人有限篇幅,我很乐意不计报酬把整本唱词抄出来,现在,只好放很小很小的一段:


宝: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黛: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宝:娴静犹似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黛: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宝黛: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是旧时友。
红楼梦 Hong Lou Meng(1962)

8 .7

红楼梦(1962)

影评(8)

收藏(18)

回复 (9) | 收藏 (0) | 1267 次阅读 |

花袭人 (新加坡)

女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719)

电视剧(2)

花生米(121)

读书(86)

乱谈(116)

游记(7)

电影(186)

翻译(44)

花语(110)

魔戒(24)

Keanu(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