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ni个死跑龙套的!

我得好好想想,我的理想怎么才能尽快的爬上现实的床,生下成功的孩子。

http://i.mtime.com/huodongx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想和你一起住

东旭 发布于:

向来很喜欢韩国的爱情片,把东方人对爱的含蓄与坚强表现的淋漓,相爱的双方又不失勇气。【幸福】当然没有例外,成为此种类型片的典范。

相遇

  都市人的情感常常徘徊与不信任的边缘,永诛和他的女朋友就是这样。永诛在首尔经营着一家俱乐部,由于酗酒和吸烟,换上了肝硬化。颓废消极的永诛,无法给现在的女友一个满意的承诺。不知情的女友当然也对永诛失去了信心,甚至把自家门密码改掉,意图很明显,这个门已不再欢迎永诛。永诛无奈之下,谎称自己要出国进修,事实是想去远方的小镇疗养一下。人潮拥挤的城市中,永诛实在想不出有谁可以帮他分担什么。在感情与健康双失意下,永诛无人可以诉说,他选择了独自承担和自我放逐。就这样永诛瞒着母亲和前女友,去了远方。

  经过长途跋涉,永诛来到了一个乡村小镇上的疗养院。在路边的便利店永诛第一次见到同在一家疗养院的恩熙。永诛的玩世不恭让瘦弱清秀的恩熙有些避而远之。

  初到疗养院永诛自然很不适应,这里大多是呆板的病人,这与年轻,时尚的永诛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虽然恩熙和永诛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但恩熙还是尽到职责,她会告诉食堂给永诛提供低盐的食物(低盐食物有助于肝硬化),会劝永诛戒烟借酒。

  有一次永诛偷偷跑到便利店喝酒吃方便面,恩熙看到他吃的津津有味并没有责怪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种无声的力量让永诛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对恩熙无比惭愧自责。他用手抹抹嘴,用脚把碗踢开了。再回去的路上永诛主动帮恩熙提花盆,它让娇弱的恩熙累的气喘吁吁。在路上,永诛和恩熙进行着愉快的交谈。原来恩熙已经在疗养院住了八年,恩熙的肺只有40%可以正常工作了,常常疼痛难忍,就连吃饭也要一条腿蜷着。在愉快的闲聊后,恩熙对永诛的好感倍增。

相知

  第二天,永诛不想交换舞伴,只想面对面与恩熙牵手跳舞。宁静安详的疗养院里,永诛和恩熙渐渐的熟络起来,他们开始谈家人,朋友。

  永诛的同屋是个得了肺癌的大叔,他对香烟的味道极其敏感。常常劝永诛戒烟,还是不是的给永诛来个突然袭击,没收掉永诛的香烟。有一次,大叔从检查室中咆哮的走出来,他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抽那么多烟,他尽自己的最大可能想挽回自己的生命,可是一串串的报告数据彻底击碎了大叔的梦想。病友们一起去野餐,大叔突然想永诛索要香烟,并说拿自己的收音机交换,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推心置腹的聊天,大叔每吸一口都要咳嗽一番。但永诛怎么也想不到大叔这次跟他讲得话竟然是临终遗言。大叔自杀了,这对永诛影响很大,夜里永诛盯着对面空空的床,陷入一阵阵的恐惧中。受到打击的永诛用重新拾起了酒瓶,第二天一大早他跑到便利店喝酒,身体想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心中的希望与信念当然无存。恩熙在便利店门口找到永诛,她理解永诛现在对生命恐惧的感受。此刻的永诛多么想向恩熙一样勇敢面对,不知道这个娇弱的小女子是在哪里来的力量可以从容的面对生命的枯萎。她拉起永诛的手,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正用她的温柔融化着永诛内心的恐惧。

相爱

  随着时间的向前,永诛和恩熙的感情也渐渐进入佳境。他们向所有情侣一样恋爱。但是无论疗养院多么祥和平静,它总是个病人的地方。为了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恩熙勇敢的向永诛提出同居的请求。她只愿向夫妻一样平静的生活,并不奢望永诛给她一个婚姻的承诺。当他们不再相爱的时候,随时可以离开,她希望给永诛自己全部的爱。永诛看着恩熙真诚幸福的样子,还是犹豫了。

    恩熙独自到外面买东西,她后面的车位是空的,以往都是永诛陪她去的。恩熙心里现在忐忑不安,不知道永诛的答案是什么。此时的永诛在疗养院晒太阳,到山上吹风,认真的思考着恩熙的请求。毕竟恩熙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他不能随随便便伤害恩熙。最后永诛送给恩熙一束鲜花婉转的答应了她的请求。恩熙幸福的流下眼泪。

  两人随后搬到恩熙的家乡,这里被青山绿水环抱,宛如人间仙境。他们比疗养院的生活更加幸福甜蜜。此时的他们都坚信爱情是可以永恒的,可以一生一世的,幸福是可以相伴一生的。

  恩熙细心照料着永诛,精细的充实的过着每一天。她自己久病成良医,吃什么食物对永诛有好处,可以改善永诛的肝硬化。她制定出每天的饮食计划,早晨给永诛端上一杯茶,然后一起做晨练。就这样他们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宛如神仙眷侣一般。

  外出买东西这样的粗活当然是永诛干。按照恩熙的购物清单永诛买全了该买的东西,但还是忍不住买了一瓶酒回来,到家后,永诛像小孩子一样把酒藏在院子里。回到屋里却发现恩熙披着毛毯浑身颤抖。原来在永诛外出时候,恩熙冒雨上山为永诛采草药。她完全忘了自己虚弱的身体。可知一场感冒对她都是致命的。永诛大声指责这恩熙,心里却是一阵疼痛。

  半夜,恩熙的肺病就犯,永诛连夜把恩熙送到医院,恩熙醒来后看到永诛陪在身边,心里无比欣慰。在她极为有限的生命中,无论她是在病榻上还是健康时,永诛的陪伴让恩熙更加坚强,不怕独自面对死亡。就这样,他们彼此答应对方在他们死的时候,都有彼此的陪伴。

  我们无法奢求所有的承诺都会一一兑现,只是在许下诺言的时候是真诚的,这就足够了。恩熙为了给永诛采药而不顾自己的身体,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一切,后又经过医院这么一折腾,患难之间见真情。他们的感情更深厚了。永诛久违的对人的信任与依赖又浮了上来。永诛心安的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远离了酒精与尼古丁。经过长时间的心细调养,永诛的病情好转了,恩熙的病情平稳,她并没有向永诛那样得到上天的眷恋。

婚姻就像围城,城外的人想出去,城里的人想进来。

  好友和永诛的前女友来看望永诛,眼前的永诛让他们难以置信:穿着朴素,腰间挂着擦汗的毛巾,十足的农民打扮。眉宇不再深锁,多了些单纯的笑容。临别之时,前女友问永诛“你幸福吗”,他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告诉她这里一切都是幸福的。

  朋友和前女友的到来打破了恩熙和永诛的平静生活。平淡如水的生活让男人觉得乏味,永诛忍不住想回首尔看看。

  永诛以旅游的名义可以回到首尔几日。回到首尔当晚,他去了前女友家小坐。身后是繁华的都市,眼前是性感的前女友。一时之间,永诛把他和恩熙的所有温存和诺言都忽略掉了。

  永诛回到首尔的日子,恩熙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她在等待着永诛的回来,干着本属于永诛的重活。恩熙打电话哀求永诛早点回来,只是,永诛的电话一直无人应答。深陷前女友温柔乡的永诛,眼看着电话反复震动却无言以对,他甚至希望恩熙以为他死了。

  夜色中的长途车站,恩熙焦急的等待永诛的回来,车上的永诛迟疑着不想下车。下车后,永诛和恩熙礼节性的拥抱一下。恩熙满怀深情的看着多日不见的爱人,永诛的目光有些闪躲。当感情已逝的时候,任何美丽的东西都已失去当初的华彩。

  永诛和首尔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享受世外桃源般的乡间生活。眼前这个不谙世事,吃饭蜷腿的女人让他感到厌烦,平淡简单的生活终于让他无法忍受。恩熙知道永诛变了,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着永诛。他们的感情渐渐的而失去平衡。

  其实每个人的情感都是一座孤岛,都是靠内心的巨大力量才能维系。永诛心中早生去意,但他还是努力寻找一个和恩熙可以继续下去的理由。他提出去游乐场,当作最后的努力。在游乐场里,恩熙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以她的身体状况已无法接受这样心跳的活动。看着看着,恩熙哭了,她一下子明白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迎着海风,看着温柔散尽的永诛,恩熙明白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了。

  永诛破戒喝酒,不是为了偶尔过过酒瘾,而是他想回到从前的生活。如此不受节制,痛痛快快的喝酒是一件多么畅快的事。当然他也需要借着酒精的力量发发酒疯,说说真话。看着永诛宿醉的样子,恩熙静静地等待最坏的结果。永诛终于开口了,他求恩熙主动离开他,还他自由。恩熙痛不欲生,永诛去意已决。

  清晨醒来,恩熙看着永诛憔悴的的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秋风瑟瑟的早晨,恩熙开始在山林里奔跑,大喊,以她这种类似与自杀的方式来宣泄内心的悲伤。恩熙摔倒在路上,捂着胸口,痛苦着,回到家中,强忍着泪水为永诛收拾行李,赶他出家门。永诛刚刚走出家门,恩熙的哭声已经传了出来,永诛停了停,但还是头也没回的走了。既然感情已到尽头,彼此面对面都是莫大的折磨,再多的歉意也只能是讽刺。

  回到首尔的永诛,生活一如当初,抽烟喝酒,而且变本加厉。他和前女友同床共枕,不过感情的温度已经达到了冬天。没过多久永诛旧病复发。

  大雪纷飞的夜晚,永诛打开病房的窗户,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他照样抽烟喝酒,没人关心,没人疼。

  永诛意外得知恩熙病入膏肓的消息,他终于振作精神去见恩熙最后一面。病床上的恩熙现在只能靠呼吸机来维持。她吃力的伸出手,渴望永诛能想以前那样温柔的牵着她。永诛紧紧地靠着恩熙,陪伴她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看着医生整理恩熙的遗体,永诛愣愣的站在那里,像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泪流满面。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永诛提着行李用回到了那家就做幸福小屋的疗养院。

雕刻幸福

  有人形容许秦豪的电影有几分小津安二郎的气韵,细节精致而独到。他擅长利用主人公的职业建构爱情的观点,又将季节性格和爱情关联。

 【幸福】中的感情多少让人有点似曾相识。许秦豪的幸福定义到底是什么呢?以前的几部电影中,那些都市的男男女女,都缺乏接受爱情,呵护爱情的勇气。而如今,一个命不久矣的弱女子,却勇敢的爱了,即使被抛弃也甘愿承受这份痛苦。

  许秦豪曾形容爱情就像一场重感冒。遗憾的是,当爱情离去的时候,大多数人无法向病去如抽丝般洒脱无恙。所谓爱情,我个人觉得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谓幸福不再电影里,而在我们心里。


 

 

幸福 Happiness(2007)

7 .8 / 8 .1

幸福(2007)

影评(169)

收藏(482)

回复 (0) | 收藏 (0) | 998 次阅读 |
标签:

真不叫灰太狼 (北京)

男 48岁 双鱼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