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火雀

文雀帮巨师兼帮主

http://i.mtime.com/huoqu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如何相信回忆

火雀 发布于:

 这片子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给出无数疑点,然后又能把这些疑点在电影里完全消化了,案子悬而未结则人人都是疑犯,电影里所有人都可以是罪犯,也所有人都不是罪犯。
  
  综合电影里对凶手的描述,凶手有以下几种特征:
  
  手软,喜欢穿红衣及雨夜犯事,被杀者身上带什么则用什么当杀人工具,在杀人那时会向电台点同一首歌,人长得蛮帅(傻子说),人长得普通(小姑娘所说,此处可能误导)。身手不凡,能提着一个姑娘在雨夜里走四五百米路,犯事没

...
回复 (0) | 289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库布里克如是说

火雀 发布于:
库布里克如是说
文/火雀

在三十多年前,库布里克导演非常认真的拍了一部叫《2001漫游太空》的电影。在那个时代,当时的大多数人一样,库导也认为当21世纪来临时,人类会向太空找自己的殖民地。在当时开始显得越来越挤,资源开始越来越短缺的生存环境当下,几乎所有人都一至的认为,向外发展,才是出路;而且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里,人类会做到这一点。这是当时一个普遍的对生存环境的预测。虽然明知‘移民太空&rs...
回复 (0) | 98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关于伊万〈一〉:《猜火车》《黑鹰坠落》《大鱼》

火雀 发布于:
伊万·麦格雷戈,英国演员。现在混迹于好莱坞。自看了他的《猜火车》之后,对此人十分感兴趣。故翻出他的所有参演作品,一一作评。不过《红磨坊》不在此列,呵呵。

《猜火车》 这部电影能拿来爽



《猜火车》(Trainspotting)在牛津字典里的定义是“观察火车并记录火车的运行时间”,本身就是一件无聊无趣的事。就这影名,及在开头与结尾时两次出现的那句著名对白,无论伊万扮演的青头开始时是安于吸毒生活在街上由警察追捕或是结尾时一脸微笑在渐渐模糊的影像里大步走向自己开始厌恶的平常生活,都是在做着‘猜火车’。‘猜火车’这词在电影里并不是单单指青头、巴闭、汤美、色仔这几个青年组成的哥们团每日做着的:海洛英、偷东西、打架、抢劫。所谓的正常生活,何尝不是在‘猜火车’。两种角度看法,一样的结果。这个词,这个名字,用在这部电影上,毫无贬意,更有着画龙点睛之妙。

只是,这部电影本身可不会像名字表达的那般无趣,猜火车。

影片开始时青头及薯唛跑在街上由警察追捕开始对他们哥们团的介绍十分有意思。影像在伊万对着镜头的大笑及摇滚音乐配乐中打上各人在电影里的名字,旁白是伊万扮演的青头对‘正常生活’的念叨。“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个该死的大电视,选择洗衣机,小车,激光唱片,电动开罐机……我选择不要生活,我选择其它,理由呢?没有理由。理由不能拿来爽,有了海洛因,不用理由。”伊万的念白与强劲的摇滚音乐并驱同行,可以鄙视这个旁白毫无内涵没有新意,但必须承认,在音乐背景下,这句旁白居然可以产生迷幻药效果的化学反应。不用去理会是否认同这种生活态度,看着这段时,就爽吧。

海洛因,可以说是咱一代人绝不能脱离干系的东西。像咱的祖宗们给饿得惨了,一直来流行的“吃了吗”问候语,就可以看出祖宗们当初给饿得多慌。嘿嘿,相反来说,在咱这代人,这句“戒了吗”正在流行开来。祖宗们需要挨饿的日子倒是过去了,现在咱们面对的,却是精神的饥荒。真不知该是喜还是悲。在《猜火车》里伊万扮演的青头多次想过上正常生活,把毒给戒了,过个选择大冰箱大电视的日子。几次戒毒的过程,以第一次最为荒谬,一集电视剧还没看完,就马上跑去朋友处找东西过瘾了。当他把鸦片塞剂塞入肛门时,我还以为他真的想戒毒了,塞进去的是治吸毒便秘的开塞露之类。当看到他钻入全苏格兰最烂的厕所屎坑里找刚刚腹泄时从肛门里掉下的东西时,暗叹这家伙果然死性不改。钻入抽水马桶那个镜头令人叹为观止,估计看过这部电影的都会对这一场景又笑又骂,这个死瘾君子。最终,他还是在父母的强制下,把毒给戒了。强制戒毒的那个过程,由影像表达青头戒毒当时的恐惧及幻觉,给观者心理上的冲击绝不亚于恐怖片。

这部与《天鹅绒金矿》并名,并被影迷称为九十年代为英国扬眉吐气的电影,在青年间不断流传的原因,正是基于这部电影够酷够爽。桀骜不驯而颓废着的生活,有无意义与否不必去管,意义不能拿来爽。当你做好准备,就像坐过山车那般看完这部电影吧。要记住这部电影的名字,猜火车,Trainspotting,毫无意义的事。

伊万·麦格雷戈(Ewan McGregor)扮演了此片里的青头,从此踏上他大红大紫的演艺之路。在这部电影里他
回复 (2) | 876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你在我生命最奇怪的时候遇上了我——《搏击俱乐部》

火雀 发布于:
“你在我生命最奇怪的时候遇上了我。”电影结尾时爱德华对牵着女主角的手,在周遭大厦的爆炸倒塌中。说了这句对白。酷得不近人情的电影在结尾时面向着毁灭出现了这句对白,竟给我种温情的感觉。不去理之前电影诸多怪异,只是跟着这句对白百感交集,看着这对彻底判逆的男女,十指紧握地在自己搞出的连环爆炸里灰飞烟灭。他们都很快乐。当影片嘎然而止时,有点妒忌这对在我眼前突然消失的快活人儿。

看这部电影时间过得特快,不过也因大卫导演这次玩的得十分过火的臆想把戏,电影里在爱德华开始寻找皮特并在酒店里与皮特谈话晓得自己与皮特是同一个人时,这部影片就注定了有冰火两重天的评论。在得知爱德华与皮特是性格分裂出来的两个人时,看着电影的我和电影里的爱德华对这种事一样目瞪口呆难以接受。估计很多人都会因为这个设定而无法接受。影像上,爱德华是爱德华,皮特是皮特。皮特的泰勒.德顿,很难和爱德华扮演的小白领想像为一体。嘿嘿,但这只是在感观上难以接受罢了。反过来设想,如果《搏击俱乐部》里没有这个设定,爱德华与皮特不是同一个人,这部影片就只能沦为平平的牢骚之作了。在前半部时对爱德华扮演的白领生活的刻划:在舒适的生活里失眠,在无法睡眠时只能不停地每晚搭飞机以求给生活一点变化。影像几乎是在往死里嘲弄白领价层。当爱德华与皮特在飞机上相遇时,就是自残与毁灭的开始。‘搏击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成功运作建立在一个小白领的分裂自残上。

导演把这个很难圆场的故事,用他的镜头语言,表达得完美无缺。在爱德华还没遇上皮特时,他们有一个在机场电梯擦肩而过的镜头。看完电影重新想起这个镜头时有点疑惑。莫非这个互不理睬在人群里的‘擦肩而过’,也是一个臆想影像么?嘿嘿,在心理学上确实存在这种精神分裂后的‘实体虚像’,这个别人感受不到的虚像对已产生心理病变患者的影响不止是在感官上认为是实体,潜意识里也会感觉得到这个‘实体’的存在。也就是说,在爱德华搭上飞机开始,他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神分裂者了。电影在皮特照镜子时,镜头忽然激烈左右晃动起来,在没看到结尾之前,并不知这个晃动镜头的意思。在爱德华意识到皮特和自己是同一个人后,在回忆里重放这个镜头,照在镜子里的居然是爱德华本人。十分有意思。

像我们这一代,生长在中国大陆里的小青年,对这种极度愤世嫉俗的电影几乎是完全没有防疫能力。《猜火车》如是,《两杆老烟枪》如是。和《搏击俱乐部》一样,说出了‘我们都垃圾’的心声,看到了和我们一样麻木不仁的面孔,生活是一坨狗屎,我们是一堆屎蛆。如《搏击俱乐部》那般,自残与精神分裂,绝妙的逃避与反击手段。不过这个过火的臆想,除了让影片整体紧密难分,更令我对影里的人物生出几分妒忌情绪。就算我发疯了,也绝
回复 (5) | 496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不逝的烟花——《V字仇杀队》

火雀 发布于:
V字仇杀队》果然和我期待中的沃氏印象符合:抽象至符号的外在表现,具体无所不指的人物影像。看到全民皆V的时候十分惊奇,忽然理解为什么让《骇客帝国》里的史密斯先生做这部电影的主角了。沃氏兄弟似乎想在这部电影里廷续着他们的病毒复制,似乎在影像上传达了这种意识:人人都可以变成V怪客?这只是随便想想。这部电影,非常难得,要玩电影?学学沃氏吧。

V:存在的符号

有学究多次就影像符号的问题说过:电影里不存在符号!这和影像记录的都是真实事物有关。文字和影像不同,文字不存在逼真性,因为文字只是对真实事物的符号表达。

《V字仇杀队》这部电影偏偏就是以符号为基础,大大的玩了一把影像符号。

V这个字母是符号,无论它出现在文字上或是电影里,它都是符号。这个事实谁也没法改变。如同文字是我们对真实事物的符号记载般,在观看《V字仇杀队》这部电影后,‘V’字,是我对这部电影的符号印象。这种心理的出现十分有趣,我不可以说V字可以代表电影里所有的人物及花花草草,但这部电影所突出及表现的,在观完电影后,就是一个‘V’可以概括。这正是‘符号’有趣的地方,在没有具体诠释认知之前,它没有任何意义,如同不认识字的人那般,文字对他们来讲就是一坨屎。但一部电影来诠注一个字母时,并给它加上诸多意义后,这部电影已可以抽象成这个符号了。也就是观看过这部电影,并以这个符号为这部电影认知记号的观众,已对这个符号形成了共识。

这又是沃氏兄弟玩的一个影像游戏,和《骇客帝国》里把万物化为代码那般,但这次玩得更尽。我不知之前有没哪个导演玩过这种把电影内容全部压缩成一个符号的影像游戏,但这种符号玩法的出现,也向电影同行炫耀,电影还可以这样玩滴。他俩也不止是可以拍一部《骇客帝国》就晾高收渔。

在电影里,V可以是代表为‘V’的制度。整部流溢着哥特之美的《V字仇杀队》,仅是对专制不满的革命过程,在全民皆V,洪水般跨过已受‘V’影响的防暴警察时,迎来的仍是重塑后的制度。‘V’的那个面具,在‘V’戴着时,就仅仅代表‘V’,当所有人都戴上时,革命开始成功,制度也已经完成。对于人民来讲,并没有多大意义。那个面具,他们谁也不能戴一辈子。形成的,是由‘V’所创的制度。这个由恐怖手段形成的制度并没有什么新意,但你可以叫它‘V’。V也是主角‘V’本人,当他在街上对女主角的那段演讲开始,在女主角点头说我愿意时,‘V’的影响无论从影里影外,正在散发开来。以至到最后的全民皆V。

无论V字在电影里代表着什么意思,到最后,给观众的结论就是,‘V’代表这部电影。这和‘人’由许多属于‘人’的器官组成那般,电影里表现的正是属于‘V’的器官。电影就是偏偏在向观众诠释‘V’字的各种存在形式。并以这个符号代表这部电影。编导这种极端简化的影像心理玩法,提供了影像心理的一种新玩法。估计说影像不存在符号的学院派们,会对这部电影抓狂,这部以符号为支撑点,并令观众因此对某一符号形成共识的电影,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符号’。这种有趣的心理过程,正是具体事物化为符号的过程。在咱们慢慢把电影与‘V’划上等号时,沃氏兄弟可能正在乐不可支地数着因为他俩而受这部电影教化的人数。

因为这个心理过程的存在,影像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符号。特别这部电影,已把这种概念玩得淋漓尽致。

标志:11月5日

《V字仇杀队》没有《骇客帝国》那般塑造一个可改变观众世界观的故事,在我心中也已没有能超越《骇客帝国》的电影。《V字仇杀队》和《骇客帝国》完全不同,把这两部摆在一起来讲,是我觉得《V字仇杀队》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和《骇客
回复 (5) | 474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冰河世纪2》——‘小儿科’不简单

火雀 发布于:
观看此片时,一次次地为电影里巧妙的笑科绝倒。就算电影里的笑科有着十分浓厚的反讽意味,我们省得去分折什么来龙去脉,开心就好。猛犸象,树獭席德和剑齿虎迭哥这三位动物界的翘楚仍在《冰河世纪2》里插科打诨,继上部的护送人类小孩之后,在这一部里仍在继续着他们为人为自己的救护行动。相对上一部里在动物救赎人类,并提出动物间应该和睦相处的善意要求后。在《冰河世纪2》里提出的问题已不再温和,尖锐地把我们现在地球环境情况代入电影,进行一次惮无忌肆恶搞。并在电影里可以看到宗教里对末日描绘的种种图腾。

  但对地球环境已经绝望的电影编导,仍是善意的,温情脉脉的。因为电影需要面对的主要群体是儿童。

  像这种‘小儿科’电影最难把握好分寸,爱情不能过火,情绪不能过于偏激,并且一定要通俗易懂。动画电影都有一个概定模式:喻教于乐的主题,角色好玩搞笑,氛围温馨,主角都是英雄。这种模式里,同样的创作方在制作续集时十分容易遇上瓶颈,一般能玩的,都在上一集里玩尽了,所以大多数的续集都有着狗尾续貂之嫌。像《怪物史莱克2》,像《玩具总动员2》,在故事上都玩不出什么新花样,相比前作给人的惊喜,续集在故事上都令人泄气,只能完善一下前集技术上的问题,但这不是观众想要。但《冰河世纪2》,不仅不是狗尾续貂,比起上一部完全没有机心的戏耍,而对人类应该善待动物这个泛泛主题用动物救赎人类来提出感觉荒谬,这上部动画电影也只能是平平的搞笑之作。《冰河世纪2》在主题,各个角色的互动,剧情设计,配乐音效,全面超过上部,放在今年以来的电影中,也是一部上乘之作。

  和朋友谈论这部电影时,他一直强调这部电影是小儿科,不屑一顾。如小儿科是医生最头痛最难应付的部门那般,电影里的‘小儿科’也一样不能轻易想糊混就混得过去,而且这种电影面对的也不是止于儿童,毕竟掏钱的是大人,看儿童电影一般就是一家老大全体动员,全家乐完之后,老人家可以就电影某些观点教育一下自家孩子。‘小儿科’虽小,和‘大儿科’一样得五脏俱全,并且还得稳下心来让电影不能过于偏颇。好或差,话语权仍在大人们的手中,在哄得小孩开心的同时,也必须哄得老孩子的开心。像去年的《纳尼亚传奇》般,孩子们都看得十分开心,但有关这部电影的评论大都以贬为主,大骂这部电影从整体到局部的诸多不妥。像这样只记得哄小孩,忘了哄大人的‘儿童电影’,是失败的根由。

  《冰河世纪2》里,孩子可以看到他们想要的:有一只以为自己是地鼠的猛犸象。有两只频频戏弄剑齿虎的地鼠兄弟。我们的英雄猛犸象先生在这部中喜欢上了那只以为自己是地鼠的母猛犸象。树獭席德仍旧吊儿郎当,然后不明就里吊儿郎当地成了他们树獭一族之王。他们在逃离冰川盘地的过程依旧惊险搞笑,而这三个角色也在这过程中突破了各自的心理障碍。最好玩的就是那对地鼠兄弟,十分有摇滚味道,在这一部里新加入的角色中以这对兄弟最为惊喜。

  这部电影也符合大人们的口味:对环境现状的反讽。象征着上帝与魔鬼的秃鹰。迁徒目标:诺亚方舟。整部电影既是对那次在宗教传说中灭亡人类洪水前夕的想象,又是对地球现在环境的担忧。电影配乐十分美妙,灾难前夕他们一伙走出冰川盘地时响起如同中国西北大鼓的鼓声,让我耳朵一震,汗毛竖起。在
回复 (2) | 272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以死亡救赎生命——《深海长眠》

火雀 发布于:
深海长眠》在解读上总有着不能明确的忧悒。雷蒙对死亡的追求和《肖生克的救赎》里安迪对自由的追求异曲同工,一样都在漫长的时间里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在生命里寻得一次梦想中的解脱。但已经全身瘫痪的雷蒙,在他孜孜不倦以死亡为自己最甜蜜的爱人来追求时,需面对的问题,层层引出,令这部电影所要承载的意义及其难免的争论性,都远远超出了电影里的内容。

  电影立场鲜明地捍卫个人对生命的自主权。但个人能否拥有自主生命的权利?生命的义务与权利,这两者代表束缚与自由两个终端。传统对正常死亡的理解就是‘自然地死去’,无论天灾人祸与否,当还能活下去时,就该存活着。每个人都在一个概定的轨迹里反复地做着说着组成自己人生大部分的几个行为与几句话,活着这个事实对自己而言,根本就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而死亡在想像中,是充满馥郁的黑暗。世界各地的宗教都为‘死亡’这一概念赋予了太多的意义,但都明确地说明:活着是每个人的义务,且绝不允许个人拥有自主生命的权利。在电影里的雷蒙向社会上公开了自己需要安乐死的意愿之后,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来自传统各方的对这一要求的质问。但痛苦的死去与安乐的死去,该怎样来区分?这是一个完全属于个人的问题,且永远不会有明确答案。而在对‘安乐死’的寻求过程中,面对已成思想桎梏的传统概念,在宗教与舆论面前,就如一次次冲向风车的堂吉柯德;挑战这已固若金汤的传统思想。

  这种争议性话题一般都难以讨论出结果。如同电影里的雷蒙,在自己几十年不变的坚持中赢得了舆论的支持。但是欲改变宪法,令自己合法地梦想成真这个想法在传统压力下没有完成的可能性。庄严而又敏感的雷蒙,在他死去那一刻,仍是改变不了公众对正常死亡的理解,也得不到法律上的支持。虽然他一再表明自己对死亡的寻求是他自己的想法,并不想针砭任何人,包括身体状况和他一样的患者;但是当他已把这个想法公开,如果能得到法律的认可的话,其影响力与后续问题怎会是雷蒙一句不想审判别人,也希望别人不要审判他可以了结。不过影片并没有纠缠于这个问题上。而是就主角雷蒙的态度作为一个切入点来平衡这个无法说清的话题。

  雷蒙在不管来自社会各界的压力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时,赢得了民众的支持。民众对雷蒙的尊敬完全是出自于他对某一事物的坚持。或者说,他有点类似精神英雄的模式,他坚持着死亡的追求相对于民众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们的生活中还有这样一个在坚持着理想的人存在着。如同那个一直为生活所困的女人罗莎,把雷蒙不变的坚持当成自己的信仰,并且仰幕着这个已四肢瘫痪的男人,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气。当罗莎在公园里推着雷蒙散步时和他说,在他身上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时,雷蒙十分惊讶并难以接受;他自己坚持的是与死亡约会呀,为何别人可以解读出不同的意思来,并以此为生存勇气?在雷蒙略有些惊慌眼眸中,他似乎已知晓自己认为单纯的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的眼里会有不同的定位意义。这是一个他无法改变的事实。

  当决心与死亡举行婚礼时,家人在爱雷蒙的方式上左右为难。支持与不支持这种行为都不能令自己的良心过得去。多年来一直在生活起居上无微不致照顾着雷蒙的家人,没有说过支持或不支持他要找个人或机构来了结自己生命的话。但他们都是真心爱着雷蒙,当他们在电视上听到牧师说雷蒙一心寻死是因为在他的生活中缺少爱的话时,令他们感到难堪与愤怒。雷蒙在生活中并不缺少爱;爱情亲情,他都不缺少。而他对死亡这种理想式的追求,更是一种反叛式的追求自由。如同他在年青时把自己一头栽向沙滩令自己全身瘫痪为生命束缚的开始,死亡对于他来讲,更是终止这个束缚,如同年青时般重新自由地出海。

  电影里对人物最妙的设定并不在雷蒙身上,而是那个身患家族性疾病,在慢慢失明
回复 (0) | 318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女儿与情人——《伊莎贝拉》

火雀 发布于:
无论彭浩翔拍这部电影的初衷是对自己‘玩性’上的加倍扩展还是仅仅想表现自己对情感的底线尝试,当《伊莎贝拉》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注定了这部对亲情与爱情混合模糊的电影在华语电影上对这类型的开拓与尝新,也避免不了观众在看完这部电影后,对叔本华提出的‘道德自由’的再次思考。或许彭浩翔构想这部电影时,动机只是因为这句“女儿是父亲最后的情人”这句戏言。这部电影妙也就妙在,在男女主角间似情侣又似父女的微妙关系中,不点破,不越位,在关键地方模棱两可处理。画面色彩与运镜角度虽偏暧昧,但电影里男女主角间的关系,把他们看成父女或情侣,这两种看法都可以成立。比起《公主复仇记》那种硬撑过渡的工匠气质,在运镜自信剧情调度游刃有余的《伊莎贝拉》中,彭浩翔已有着大师风范。

《伊莎贝拉》完全是和观众在玩心理游戏。这个游戏持在我们的道德底线上游离不定,但绝不过火,也没有明显偏向亲情或爱情的哪边,选择权仍在观众自己,你说他俩是父女就是父女,说他俩是情人也是情人。电影开始半小时里,电影似乎已经失控,这里也已经突破了观众可以承受的心理底线,男主角阿成向女主角阿欣怒斥道:“你明知是我女儿还跟我干?!”看到这里,想着这部影片毁了,只能朝着这个死胡同走下去了。在门口楼梯过道再次见到阿欣时,阿成一掌打飞她正在吃着的碗面,要她马上消失在自己眼前。但阿欣却哭着说道,那晚他喝醉酒一起回来的妓并不是她。电影也用阿欣脚上的鞋与身上的衣服向观众说明,他俩确实没有发生过关系。这里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阿成在洒巴里向朋友说阿欣是妓,会给她用酒瓶暴头的原因了。阿欣知道阿成是她父亲,但阿成却一直不知有着这个女儿。在阿欣峰回路转的说清原因之后,电影继续暧昧,而观众在似是而非的‘乱/伦’事件之后,退一步地接受了这种模糊不清的暧昧关系。这部电影的开端就是高潮,然后再来慢慢地释放情绪。无论是电影里的,还是电影外的。

谈及‘乱/伦’,这是我们在道德操行上的一个底线。叔本华在他《论意欲的自由》一文中把自由分为三类:A,身体上,物质上的自由。B,智力上的自由。C,道德上的自由。在提倡‘自由’的现在,‘道德上的自由’到底是恶性的放纵,还是对人性道德束缚的解脱回归?在这部电影里没有提及。但哲学家们对‘恶’的认可,并在他们自己‘糟糕透顶的人生’里,研究着关于人糟糕透顶的事时,‘道德’是他们不屑一顾的。而现在的电影也在用影音思辩着这个问题,但相对文字而言,电影只是提出问题的一方。正如《伊莎贝拉》般,无论你认为里面的那对男女是正常父女关系还是不正常的父亲关系,都无法避开这个问题:伦理道德还存在么?有趣的就是,无论答存在,还是答不存在,都符合这部电影。

电影里喧宾夺主的音乐,很容易让人想起北野武电影里的音乐。明显的是,金培达没有久石让与电影溶为一体的功力。在情绪表达及对电影剧情推助上,《伊莎贝拉》的配乐绝对是功不可没,但所有的过渡都用上配乐推动,反正令人感觉过火了,整得如同MV那般。灯光色彩的设致是彭浩翔的长项,在《
回复 (0) | 243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假如两个只能活一个

火雀 发布于:
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处女作。游达志的处女作。上个月看完了他的新近导的一部电视剧后,忽然十分地怀念起他之前的电影来。虽然游达志一般让人称道的电影就那么三部或者四部。他从马来西亚回来拍的《废柴同盟》毁誉参半,而也从此后他在TVB拍电视剧也混得不怎样。在他新近拍的电视剧里努力寻找他以往在电影里的痕迹时,黯然神伤,那个在电影里把音乐和色彩都放大夸张到失真,在酷得不近人情的影像里讲叙自己人生理念的游达志,再也回不来了。

  《两个只能活一个》在名字上容易给观众一个误导,不只在名字上误导观众,在那个阿武在空中跳下的定格镜头之前,包括这个定格镜头,整部影片都几乎是在用一种误导观众先入为主的绝望情绪在进行着。在游达志执导的几部电影里,《暗花》,《非常突然》和这一部,都有着让人意想不到,非常突然的结局。编导们对剧情的安排,虽然一些细处仍需雕琢,但都这种含着生涩的一鸣惊人感觉与其独具的匠心,而在这部处女作中,表达的意思与理念更为集中细腻,“两个只能活一个”是在阿武给保安追上天台时,造成似乎死路一条的假象。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当时阿武打了服务员之后给保安一路追上天台时,他并不敢跳过对面的楼台,因为根本就不值得,而面对高楼时的恐惧感也令阿武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少的能力。就在阿武与李若彤扮演的女杀手在对后路绝望时,观影的诸位在这里开始也认定了“两个只能活一个”这个令人扼腕无奈的事实。

  但是,电影真正的名字应该是:假如两个只能活一个。

  可以不去理阿武与他雇佣的女杀手之间在行为上有多相似,也可以不去理阿武在电影开始时如何握着十三不沾的牌连续打西风摸西风或者他如何一言不发地赢了全场的钱。在电影里这种边缘式英雄的塑造是银河的风格。电影里把音乐音量放大到极致,以及单色浓彩的画面,都在表达着一种绝望的意识。而在阿武在赢了钱后,再雇佣李若彤扮演的女流氓为杀手,在给她设局让保安追上天台之后的对话里,把藏于电影深处的绝望意识爆发了出来。特别在阿武替这个他已爱上的女杀手去杀人时,跳过对面高楼的那个定格镜头。在这时,似乎一切都完结了。而“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意识也达到了。但是,阿武最终活了下来。李若彤在上飞机前时忍不住去看了报纸和电视广播。当她看到“凶手逃去无踪”时的泣不成声,感觉十分地温暖,编导们电影讲一个自嘲式的故事。在电影里,只有这两人活下来才是真的,之前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假如”。

  在困境里难以自拔,在臆断里行事的阿武和女杀手,在游达志的这部处女作里,隐喻得十分有意思。编导们在这电影里想讲的东西十分简单:只会想,你不去试过怎么知道。就这个意思,十分简单。阿武第一次给追上天台时他并没有跳,因为他不敢跳。当他第二次在性命关头时的不得不跳,这一跳是整部电影的关键。当画面定格在他悬在半空时的画面时,这一跳的成功,否定了之前林林总总做出因为臆断而为的事,颇具自嘲的意味。但这玩命一跳,也让观者感受到编导做这种设定时的无奈悲凉。这种在绝境里爆发出的最后力量,在这部电影里编导们给予肯定的设定,仍有着温暖的感觉。不像在《暗花》里那般,绝望得彻彻底底。

  金城武扮演的阿武与李若彤扮演的无名女人,这两人发生的爱情,与导演其它几部电影里的爱情一样,仍是相濡以沫,在相同的
回复 (0) | 204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