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M_1410181841225386093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愿得一心人

虎皮皮 发布于: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2011-05-03 17:10:03)
标签: 

杂谈

分类: 月明星稀痴妄言



    女子的梦想总是那样简单“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只是这样纯真的梦想恐怕一生也不可企及,终归是奢望。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日,他自漫天杏花中向她走来,自称“清河王”。她信以为真,仍不免动了情。幸好他原本就是她夫君,当今皇帝玄凌。她知晓他的身份后,满心欢喜,以为终得上天垂怜,闺中少女梦想,如愿以偿。

私下独处,他温柔深情唤她“嬛嬛”,她喜不自胜,娇呼“四郎”,婉转承恩。

她甄嬛自幼聪慧过人,不是不晓得后宫女人争宠刀光剑影,你死我活。只是为了他,她甘愿被卷入这后宫血雨腥风的斗争中去。

他亲手为她画眉,一往情深深几许,她深情凝眸,眉梢眼角具是风情。这样的画面总是温馨打动人心的,他们像寻常夫妇那般如胶似漆,都是彼此心尖尖上的那个人。让人一度错觉,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只是,慢慢发觉了她的不快乐。他会因为旁人的一句话怀疑猜忌她,他让她荣宠后宫,却不施与任何的保护,任由她在强敌环饲的漩涡中垂死挣扎。她被人算计小产,痛不欲生,而他只关心她脸上的伤痕,生怕落下疤痕,白璧微瑕。她满脸怨恨的憔悴面容惹他厌烦,弃如敝履。

终是露出了他本来的面貌,他对她并无几分真心。六宫粉黛佳丽三千,他是那狠心折花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不是不恨的,只是她咬碎银牙也要扳回一筹,没有爱,她便要许多的恩宠,宠到她可以好好在宫里生存下去。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是爱着他的,否则不会在他因为一袭已故纯元皇后的衣衫降罪于她的时候,那般伤心欲绝,一夜流干了所有的眼泪。若不是她恰好怀孕,早已被人作践死。倔强如她,满腹冤屈,只化作一句“锦水汤汤,与君长绝”,决不肯做别人的影子,撇下刚出生的婴儿自请出家。这样清风傲骨的女子,真想击节而赞。

她的遭遇反复验证了心高气傲的眉庄所言,他凉薄至斯,为他伤心难过不值得,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她,痴爱错付。

原本以为她此去甘露寺,只剩苦楚,没想到还有山穷水尽,峰回路转的一天。

她在宫中的时候,玄清只能站在她身后远远的看着,眼神云淡风轻,不曾踏过界限。直到那日他只身闯入宓秀宫抱起染红衣裙的她,一滴热泪落到她脸颊上,泄露了他深埋心底翻涌不息的情意。原以为不曾深爱,不料已经痴爱。

如果说温实初对甄嬛的感情总是“不合时宜”,那么玄清给予的关怀和体贴入微却总是“恰到好处”的温暖了她的心。不说为她,只说为了自己,让她毫无负担,坦然处之。

他是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她是他的一心所系,不辞冰雪为卿热,他珍视她胜于自己的生命。她却在那样炽热的目光下退缩了。感君深情意,愧为残败躯。她的破碎不堪,令她自持皇嫂的尴尬身份,推却了他的深情厚意。他只得放手,心不甘情不愿,万分无奈。

不是不爱,只是无法放过自己。她失眠,辗转反侧,而他在房外不被她察觉的夜夜熬青了眼。“长相思”琴在她那里,而“长相守”紫笛在他手中不顾大雨滂沱肆意吹奏,伴她入睡。她终是敌不过他的痴情绝爱,情难自禁,投入他怀中,紧紧抓住她一生的幸福。不爱时已深爱。

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简单快乐,十指紧扣,心心相印。即便是曾经她和玄凌最心意相通,深情睇眸的时景,都在他们两情相悦的辉映下,黯然失色。

还记得慕容世兰临死前,悠悠的问她“你有没有试过等他从天黑等到天亮”,望着她的神色断言“原来你没有那样爱他”。

曾几何时,她不屑去做的事情,却在玄清侍疾离去的二十七天里,几乎是看着星沉月落,整夜整夜地思念着他。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奈何,他们的姻缘总是错落。

她所有的未来、所有的美梦、所有的希望,再度因为他而破灭。死去活来的痛楚,硬生生割舍。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以色事君,再不甘,她也要去做。女人是这个世间最脆弱的,亦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她要以最绝色的姿容震慑玄凌的心魄。只是那样花枝招展、眉目含情的她,看着就让人扼腕叹息。

何其残忍,玄凌竟让他亲手将她送还他的怀抱。

他终是怨恨了,怨天意弄人,恨自己无用。硬是错过了今生唯一一次可以带她走的机会,抱憾终生。相思相望不相亲。咫尺天涯,备受煎熬。

她是狠心的,毅然决绝。唯有自己知道,时时刻刻牵念于心的只有那一袭青衫,温暖柔情,漫湿了眼眶。从不曾把你记起,只因从未遗忘。她一心一意的祈求他的平安,终不料有被翻云覆雨手推至悬崖的一刻。

她的心思,他一向都懂。即便那杯鸩酒是她亲手奉上,他亦会眉也不皱一下地仰头饮尽。

她做不到,只能他来做。任由唇角的鲜血染红她雪白的衣衫,一滴一滴震碎了她的心。他们的爱情就像那日黄昏铜花台墙角的夕颜花一样,苍白单薄的美丽,不为世人所容。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都被玄凌抢走了。他从小那样隐忍、韬光隐晦,拱手江山讨君欢,还是没能躲过他的杀机。终于泪水抑制不住的溢出,还好她的心是偏向他的,不曾离开过。

玄清,玄清……

开篇曾说过清河王风流倜傥,天下少女莫不倾慕。那时觉得是过誉的,到如今才知晓,他确是女子的梦想,理想的化身,本就不属于这个肮脏的喧嚣尘世。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在用生命护得她周全。眼睁睁地看着玄清死在自己的怀中。甄嬛的心,想必是翻江倒海的疼痛。

浣碧、叶澜依先后追随他而去。唯有她不能。销魂蚀骨的恨意,磨成毒刺妥帖收藏。她要那个夺走她一生挚爱的人,拿命来陪葬。

九五之尊的帝王,只管把后宫所有的女人当做手中玩物,呼之则来、挥之即去。做梦也不会想到那些柔弱的女子竟敢一个接一个的背叛他。所谓天子,从来都是被上天抛弃的孩子。待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他才骤然得知自己的大好江山已经拱手送人。她眼中有酣畅淋漓的快意。那么多年的朝夕相处,终成怨偶。他始终不明白,早在她离宫的那一刻,当年那个纯真的甄嬛就已经被他亲手扼杀了。是他痴蠢,穷尽一生都在别人身上寻找宛宛的影子,耗尽了昔日夫妻情分,锦绣烧成灰。

她登上了天下女子尊崇的最高位,俯瞰众生。富贵荣宠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她的心在玄清死的那一刻便已追随他而去。

一个千古伤心之人。

望着予涵在“ 镂月开云馆”中写字吟诗,她遥想着或许许多年前,玄清也是如此,临风窗下,书写他原本应该清隽闲逸,畅然无阻的人生.

甄嬛、玄清,他们的故事,总是让人唏嘘不已。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注:心目中的甄嬛,该是这样娇媚、柔情的。清朝的服饰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回复 (0) | 收藏 (0) | 13 次阅读 |

虎皮皮 (西安)

男 34岁 水瓶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