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影评,是一种生活态度。

交流、吐糟、约稿请联系QQ:422072428——搜狐新闻客户端,请搜“时漆”,欢迎订阅、分享。

http://i.mtime.com/ice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原创影评>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魔兽世界>个人原创小说】《孤落星辰》(上)

Iceing_F11 发布于:
 
第三章 逃亡
 
     此刻,天已经完全放亮了。大地从睡梦中醒来,勤奋的鸟儿早已开始了捕食。花儿经过一晚的滋润开得更艳丽了。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盎然。
     “瞧,罗恩。这是普罗芳,别看它其貌不扬,但它会带给人们好运的。”紫涵喜悦地摘下一朵,插在了我的行囊袋上。
     “但愿吧。”我显得有些机械,眼光不住地向远方眺望。雾气还没有完全退去,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不知什么危机又在恭候着我们。也学,这儿是洛丹伦唯一没有被糟蹋过的土地了。那些可恶的亡灵疫军们,所到之处都将其变为荒芜之地,任凭着邪恶的滋长。空气中弥漫着死亡腐臭的气息。想想脚下的土地,有朝一日也会变成那样,我的心绪乱极了。
     部队在茂密的森林里行军着,个个都沉默不语,情绪低落。只有乌瑟尔会时不时地拍拍士兵的肩膀,鼓励道:“小伙子,别老低着头,打起精神来,希望有的是。”
     漫无边际的黑夜又降临了,只听得寒风在石堆与树丛间的尖啸声,空旷的黑夜传来阵阵狼嚎。卫队长猛地跳下马,道:“这风刮得真邪乎,还夹着狼嚎。看来,狼群到大山西边了。”
     “我们还要等到天亮吗?”乌瑟尔道,“正如我说的,搜索开始了。即便我们能活着等到天亮,但谁愿意趁着黑夜在野狼的追踪下南行?”
     “伊森索斯还有多远?”我问。
     “莱特姆峰西南有道门,直线距离近八十里,走小路约九十多里。”乌瑟尔道。
     “如果可以,明天一早再出发。”我仔细地度了度说,“听着狼嚎总比看见地穴领主更悚人。”
     “没错。”肖恩松开鞘中之剑,“但在野狼嚎叫处必有食尸鬼徘徊。”
     为了防范夜间偷袭起见,我们爬上了一个小山坡。山上遍布大树,枝桠交错,疤瘤处处,四周是一圈断续的大石砾。反正已经没法指望靠黑暗与寂野来躲过狼群的追捕,士兵们索性在石圈里点起了火。
     我们围火而坐,没担当警戒的人们心神不定地打着盹。篝火里发出滋滋的响声。四周的狼嗥声忽远忽近,在肃杀的黑夜里一只只荧荧发光的眼睛盯着这山梁。在石圈的一个缺罅处,有一团巨大的狼影盘桓不定。突然,它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嚎。看来,它是头狼,召集狼群发起进攻。忽然有只狼猛地一跃,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嘣”的一声锐响,紫涵箭已离弦。那狼发出悚人的惨叫,落在了地上。
     “想不到高等法师对箭术也是精通不凡呐。”乌瑟尔吃了一惊,夸奖道。
     紫涵笑了笑,说:“也只能凑合着对付狼了,我们还是小心才是。”
 
     长夜将尽,残月西沉。在云絮间洒下皎洁的月华。营地里爆发出凶猛狂
野的狼嚎。一大群狼又悄然集结起来,开始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发动进攻。
     “快添柴火!”乌瑟尔命令道,“大家抽出剑,背靠背站着!”
     新添的柴火熊熊燃烧起来,借着跳跃的火光,我看见许多灰色的狼跃过石圈,还有更多的狼跟上来。士兵们沉着冷静,闪电出击,一个个狼头应声落地。在摇曳的火光中,乌瑟尔叔叔的身影骤然高大,就像山顶上矗立的古代国王的雕像。只见,他捡起一根燃烧着的树枝,大踏步迎向狼群。狼群畏葸退缩了些。借此,肖恩一箭射进了群狼首领的心窝。其余的狼见状,纷纷逃窜。
     大火渐渐熄灭,只剩下飘然而下的灰烬与火星。呛人的青烟在烧焦的树桩上方缭绕,朝山外幽幽飘去。长空隐约露出第一道曙光。天色大亮,狼群已不知去向。我试着寻找狼的尸体,但一无所得。看不到一丝战斗的痕迹,除了烧焦的树木外,还有肖恩散落在山顶的箭。
     “我怕的就是这个。”乌瑟尔紧锁眉头,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些不是在荒原上猎食的普通狼。”
     “是亡灵的耳目?”紫涵抑郁地说,“看来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可不是,白白浪费我几支箭,这帮畜^生!”肖恩有些恼火。
     “敌人的强大不是我们所能预料到的。现在说什么也迟了。我看,还是抓紧动身吧。”我说。
     “眼下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乌瑟尔叹了口气说。
     “哼!依我看,当初我们就不应该选这条路!”
     “肖恩……”我有些不满。
     “不,罗恩。也许他是对的。”紫涵止住我。
 
     部队逐渐进入了丛林深处,稠密而错乱的杂草看得人们眼花缭乱,这着实给辨别方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多多少少也将队伍遮掩起来,比在平原上走可要隐蔽得多。晴朗的天气,伴随着鸟语花香,士兵们的情绪慢慢高涨起来。
“神圣的土地啊,生灵的天堂。
美丽的家乡啊,我的天堂。
可爱的人儿啊,我想念你。
苦难的征程,已经结束。
我将回到故乡。
乌图利耶,我将重生。”
     一个士兵带头唱起了洛丹伦古老的民谣。其他的人,内心起了极大的触动,也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了起来。多么熟悉的旋律,就像做梦一样,仿佛家乡就在脚下。
     “我们回不了家了。”突然,一个士兵低声道,分明带着几分哭腔。虽然声音很轻,但大伙儿都听见了。歌声戛然而止,每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美丽的洛丹伦,你真的已经不在了吗?”我第一百零一遍地问自己。
     “瞧,我们到了!”乌瑟尔激动地叫嚷把我从思绪中拉回现实。
     我的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个两米多高的石门巧妙地开在山脚下,似乎通往另一个世界。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开凿坑道,不愧是史前人类的杰作。
     “哎,真是沧桑之变啊!”叔叔摸了摸那剥蚀的石门,叹道。
     的确,由于年久失修,此时的石门,已破败不堪,当年的字迹已模糊不清。两旁的杂草丛生,实在与昔日恢弘的气势不相符。也许,它经历了战争的洗礼。但这谁又知道呢?不是说亡灵们不知道这坑道吗?
这是通向胜利的彼岸,还是通往死亡的绝境。在走出坑道前,没有人能够回答。
     “带上它。”这一次紫涵亲自将普罗芳放在了我的手上。
     “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魔兽 Warcraft(2016)

7 .9

魔兽(2016)

影评(314)

收藏(7392)

回复 (37) | 收藏 (4) | 20247 次阅读 |

时漆_ (衢州)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