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影评,是一种生活态度。

交流、吐糟、约稿请联系QQ:422072428——搜狐新闻客户端,请搜“时漆”,欢迎订阅、分享。

http://i.mtime.com/ice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原创影评>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魔兽世界>个人原创小说】《孤落星辰》(下)

Iceing_F11 发布于:
 
第六章 霜之哀伤
 
     “紫涵?!”这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彻底地打醒了我。
     “哦!天呐!不——”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似乎一切都在这一刻凝滞住了,我甚至忘记了呼吸。
     她的腿上中了一镖,轻吟一声,倒了冰面上。
     无以名状的自责和恐惧剧烈地抨击着我的心灵。我跌跌撞撞地爬过去,一面抱起她,一面用撕下的衣角来包扎伤口。
     “你……你怎么这么傻。”我双手抖得很厉害,哽咽着说。
     “没什么。这是我欠你的。”紫涵张开了她那微微泛紫的嘴唇。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盯着那些早已溃不成军的亡灵们,努力让泪水就这样堆积在眼眶里。要知道我从来没在女孩面前流过泪,更何况是紫涵。
 
(父亲从小就教育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流泪。流泪的人做不了真正的圣骑士。
“那假如有一天,您去世了呢?”我天真地问道。
“当然不能!死是人灵魂的解脱,应该高兴才是。”
“哦。”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其实还并不真正明白。)
 
     “别这样。别这样,好吗?”紫涵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流,“这是天意,罗恩。我们没法去改变。”她的呼吸渐渐地微弱,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你爱过我吗?罗恩。”她的眼里微微泛着光。
     “是的。我非常非常爱你,真的,但——”我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你哭了。”紫涵缓缓地将手从我怀里抽出来,轻抚着我的脸庞,冰凉冰凉的。“未来的圣骑士,不许哭。”
     “不……”我的喉咙像卡住了一般,充溢着苦涩的味道。再一次地用力搂紧了她。泪水不知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总之早已淹没了我的双眼。
    “罗恩。”她的声音微弱至极,我几乎听不见了。“还记得17岁那年的誓言吗?”
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当然,我怎么可能忘记!那是,我第一次在课堂上将蒙涅科斯老师砸晕,疯似地跑去魔性森林和紫涵约会。在魔法老树上刻上了阿尔萨斯与安吉利娜。缩写为 “AMA”。
     “AMA——”我在思绪中,默念道。
     紫涵费力地抹干了泪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很迷人。
     “罗恩。真希望下辈子能和你结为夫妻,而不是这样。我和肖恩先去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我会为你祈祷的,永远地祝福你。‘AMA’, ‘AMA’, ‘AMA’……”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虚无缥缈,AMA……
     紫涵在我的怀里沉睡过去,进入了梦乡。我就那样呆呆地坐着,在等她醒来。
     此时的诺德森竟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很悲凉,很凄惨。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营地的,我也不知道我的眼里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我只知道,这天我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而间接都是因我而死的。
     “报仇”,这是我唯一能对自己说的。
 
     夜晚,营地里举行了会议。明亮的火焰,映在了每个人的脸上。许多的士兵都一脸木然的表情,也许他们觉得自己今天早该死了。我也这样认为。
     “罗恩,你给我听好,没有我,你会死得很惨。”我又回想起了临走时肖恩说的话。难道这是预兆吗?
     “还是回去吧!留在这冰原上也不是个办法。去南部的温莱特森林,也许还能和维玛的精灵会师。”乌瑟尔打破僵局说。
     “眼下也只有这样了。”罗弗拉斯道,“梅尔甘尼斯的部队并没有被消灭,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行!不能回去,除非杀了梅尔甘尼斯!”我冷冷地说道。
话音刚落,人们不约而同惊恐地望着我。
     “我看你是疯了,阿尔萨斯。”乌瑟尔不安道,但接着又恢复平静,“我知道安吉利娜和肖恩的死对你打击不小。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但你也要考虑一下现实。”
     “没错,双方实力悬殊,这简直是自寻死路。”罗弗拉斯不满道。
     “死?!”我不禁大笑起来,笑得着实恐怖,“这对于我来说重要吗?你难道不明白梅尔甘尼斯都干了什么吗?懦夫!”
     “注意你的语气,年轻人。”罗弗拉斯不愠道,“尽管你是王子,但作为高等法师,我仍然是你的长辈。”
     “年轻人可不能意气用事。”乌瑟尔对于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惊讶。
     “意气用事?哼,你仅仅只是怕丧命罢了。”我忿然道。
     “怕死?好个小伙子!想当年,我乌瑟尔抗击第一次亡灵入侵,与你父亲出生入死,杀过多少疫军!你恐怕还没有资格与我谈死。安吉利娜和肖恩都牺牲了,你难道还想让其他人白白送命不成?”
     “为正义牺牲,那是光荣的,怎么能叫‘送命’?”
     “但我们现在是毫无意义的牺牲与抵抗。凡事要从实际出发!”
     “不要再为你的怯弱找理由了,我亲爱的叔叔。我只是在维护正义,我相信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哪怕再困难。”
     “你简直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最后问你一句,乌瑟尔骑士!”我奋力注视着他,“你执意要回去,可以。我不会拦你。但那我只能说你——叛国!”
     “叛国?!”乌瑟尔被彻底激怒了,一张桌子被敲成两截,“你现在还不是国王,你没有权力这样说我!”
     “但我有继承权。”我目光直盯着他,语气渐高,“恐怕国王早已丧生于铁蹄之下了吧!”
     “你……”乌瑟尔又怒又惊,“你竟会说出如此之话来。难道报仇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是的,非常重要。现在,你可以选择你究竟要不要叛国了。”我冷冷地说道。
     “好吧。”乌瑟尔泄了气,放下了抬高的手,“年轻人,你刚刚跨过了一个危险的门槛。”说完,径直走出了营帐。
     “那你打算用什么来对付梅尔甘尼斯?”索海尔一直沉默着,此刻,终于发话了。
     “霜之哀伤!”我挤出这四个字。
 
魔兽 Warcraft(2016)

7 .9

魔兽(2016)

影评(313)

收藏(7384)

回复 (38) | 收藏 (4) | 16859 次阅读 |

时漆_ (衢州)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