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影评,是一种生活态度。

交流、吐糟、约稿请联系QQ:422072428——搜狐新闻客户端,请搜“时漆”,欢迎订阅、分享。

http://i.mtime.com/ice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原创影评>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魔兽世界>个人原创小说】《孤落星辰》(下)

Iceing_F11 发布于:
 
第七章 屠杀
 
     “霜之哀伤”这四个字,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一时间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就是那把诅咒之剑?”索海尔的沉稳中稍有一丝不安。
     “不错。为了拯救我的人民,我的土地,我不在乎承受什么诅咒。”我坚决有力地说道。
     “传说中,它可是伊西尔德人的灾星啊!”索海尔意味深长地说了起来,“那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那时候,洛丹伦的大陆板块还没有完全形成,与艾泽拉斯大陆连为一体。伊西尔德人就居住在这里,他们是芙宁精灵的一支。伊西尔德人善良、勤劳,非常崇尚和平。多少年过去了,从没有发生过一次战争。但就有那么一天,一味神秘的陌生人送给国王一把剑。其制作之精良让多少工匠叹为观止。于是,就在国王死后的不久,三个儿子为了争夺这把剑,互相厮杀。大陆饱受战争之苦,几乎沦为一片焦土。与此同时,燃烧军团乘虚而入,轻而易举地灭亡了伊西尔德人。从此,他们就永远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而那把剑,就是“霜之哀伤”。
     “传说终归是传说,那只是伊西尔德人一时的贪念造成的。我们人类不能就这么灭亡,至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
     “也许还有别的办法,不一定要——”
     “不!我必须得到它!”
     “好吧,孩子,虽然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我仍然会帮你。”
他拍了拍我的肩头说,“我知道你深爱着安吉利娜。”
先前的悲伤又涌上心头,天知道我有多么爱她。恐怕只有得到霜之哀伤,胜利的天平才会倾向我。
 
     此时的诺德森接近黎明,但却丝毫没有光明的迹象。黑暗中,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一心奔向共同的目标——霜之神殿。也许,这更是走向了胜利的大门,或者是死亡的终结,但这谁又知道呢?
     周遭静地有些异样,似乎有无数双眼睛正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空气里弥漫着不安的气息,最为亲切的恐怕就是索海尔的罗汉烟了。这玩意儿,我从小闻到大。如今,再次闻到,着实有些似曾相识,只是冥冥之中多了一缕忧虑与烦躁之味。
     漫天的雪花落到我的脸上,久久才融化开来。我有些冷,又有些饿。这几天,我几乎滴水未进。每每想起残酷的现实,刚到口的饭硬是咽不下去。身上的铠甲似乎越来越重,脚步也越踏越深。竟不知道是什么使我能继续走下去。
     “阿尔萨斯——”不等索海尔说完,我已经看到了“霜之神殿”,风似地向它奔去。“等等——”
     我喘着粗气跑到门口,就在进去的那一刻,我迟疑了。这偌大的神殿之内全无半个人影,难道“霜之哀伤”不需要怪物守卫吗?更离奇的是,殿内火把林立,通天光亮,仿佛预示着有人会到来。
     “这一定是个陷阱,恐怕梅尔甘尼斯早料到你会到这儿来,早已布下了重兵,等着你来自投罗网。”索海尔也到了,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也许你是对的。但我必须进去。”我转向索海尔说道,“我别无选择。”
     “当心点。”索海尔轻声道,不安已爬上了他的眉头。
     我拔出剑,极为小心地走着,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渐渐地,靠近了殿的中心,离“霜之哀伤”已经不远了。
     突然,一股巨大的光柱朝我袭来,我睁不开眼睛,它太亮了。良久,我才发觉,自己被光柱封印住了,丝毫不能动弹。我向前望去,一把“霜之哀伤”映入了我的眼帘。剑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透着极强的金属质感,寒气逼人。两颗剑柄上的红宝石像一双邪恶之眼,妄想吞噬眼前的一切。无形中透露着强烈的杀机。
     “看来,你被它选中了。”索海尔沉吟道,“现在,只要你愿意,它就是你的了。”
     “等一等,年轻人。”索海尔继续道,“这里有一个说明。这是一个警告,他说‘取得这把剑的人将拥有永恒的力量,但如同这把剑劈开他人的肉体,力量也会腐蚀拥有者的灵魂。’这把剑被诅咒了,我早该知道是这样。伊西尔德灾星!忘记这件事吧!快离开这里!”
     “不!太迟了!谁也阻止不了我的复仇!”我大声喊道,“包括你在内,我的老朋友。”
     “现在,我以我的灵魂起誓,只要你帮助我拯救人类,除掉梅尔甘尼斯。我甘愿承受一切诅咒。”誓毕,光柱立即消失,我缓缓走向了“霜之哀伤”。
     “哦,不——”看到我扔掉了“圣殿之剑”,索海尔已经绝望万分。
我终于拿起了“霜之哀伤”,手不停地抖动,挺沉的。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进入了我的身体,仇恨的欲望也涌上了我的心头。
     “你……你要干什么?”索海尔全然没有了昔日山丘之王的风范,恐惧已占据了他的全部思想。
     “杀了你!”我一剑僻向了他。一个人头顺势滚落下来,还冒着热气。我望了望滴血的刀口,力量又充沛了许多。想必,惟有杀戮才能增加我的力量,以此来对抗梅尔甘尼斯。此时的我,已不是先前那个善良刚毅的罗恩阿尔萨斯了。而是变成了一头嗜血的猛兽。
     “王……”不等站岗的卫兵说完,我已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为了对付梅尔甘尼斯,这些人该死,也必须死。”我是这样想的。
     我轻蔑地踏过尸体,继续朝营地走去。
 
     整个营地都将被我净化彻底。我一次次地闪电出击。士兵们一个个应声倒地。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屠杀了所有的士兵。剑柄上的那两颗红宝石更加鲜亮了,它喜欢血的味道。杀欲已侵蚀了我的所有理性。
     最后只剩下乌瑟尔和罗弗拉斯了。
     决不允许有任何的漏网之鱼。
     是的,就是这样。
     我快步走进营帐。
     “孩子,我早料到会是这样。你已经彻底地变成黑暗的奴仆了。”乌瑟尔异常平静地说道。
     “哼!现在知道恐怕迟了。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对的事。你必须死在我的剑下。”我无情地嚷道。
     “我一直以为,人类与亡灵的最大不同就是拥有理性。但现在,我错了。你,一个人类王子,居然堕落到这般田地,已全然没有了理性。也许,我更应该称呼你为亡灵。”罗弗拉斯叹息道。
     “该死!就你,罗弗拉斯,根本不配对我叫嚣。”我用剑指着他,步步逼近,“要不是你不及时传送,紫涵和肖恩就不会死了!我们之间的这笔帐就用这把剑了结了吧!”
     “你……”裸弗拉斯惊恐地后退了几步。
     “孩子!我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但我还是要说,以前的你是多么优秀。你难道忘记了今年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了吗?你可是你从小立下的志向。你就能如此残忍杀害无辜的人民吗?”
     “他们的死是光荣的。虽然,他们不能除掉梅尔甘尼斯,但却能增加我的力量。他们是在为人类的自由而牺牲的。”
     “多么荒谬!他们分明是死在你的剑下!”
     “是又能怎么样?你也快了!”
     “好吧!我最后再劝你一次,放下屠刀,收起你那颗复仇的心。否则,安吉利娜的灵魂也不会饶恕你的!”乌瑟尔已孤注一掷。
     “闭嘴!你不配跟我谈紫涵!”我的声音叫地有些沙哑了,“我是那么爱她,你知道吗?你们都知道吗!然而,她现在已经走了,永远地走了。”
     “而你们!却在这里苟活着!我也要用剑终结你们的生命!”
我快步挥剑上前。
     突然光圈四起,乌瑟尔近乎哭泣着在叹气。
     “嗖”的一声,传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懦夫!一群懦夫!”
     我仰天长啸,朝着那逐渐暗淡的光圈,奋力砍了几剑。
 
 
魔兽 Warcraft(2016)

7 .9

魔兽(2016)

影评(313)

收藏(7384)

回复 (38) | 收藏 (4) | 16859 次阅读 |

时漆_ (衢州)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