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nside的调酒房——动漫分馆

天下热爱动漫的人是一家!

http://i.mtime.com/insid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动漫分馆文章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深沉热爱着一方家乡土的蒙古族动画教师

inside 发布于:
 
深沉热爱着一方家乡土的蒙古族动画教师
——访第六届常州动漫节初评评委、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陶雯
 
 
 
 
“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创建这个专业的时候还只有我一个人,当时所有的课程都是由我来上。”
 
宋: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的动画专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设立的?
 
陶:我们学院的动画专业实际上是从2000年就开始设立了。当时还不叫动画专业,而叫电脑美术专业,但实际上我们所上的课程就是动画专业的课程了。2003年的时候,通过教育部和内蒙古教育厅的备案,正式转成了动画专业。
 
宋:当时是基于什么考虑,想到要成立一个电脑美术专业的呢?
 
陶:当时我在创立电脑美术专业的时候,想法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觉得电脑在将来可能要有比较大的发展,既然电脑会普及,那么电脑专业的生源和就业就会相对比较好,所以我就向学校申请开设了这样一个专业。应该说当时以电脑美术为专业在本科招生的,我们还是全国第一个。因为我们的课程主要以动画专业的内容为主,所以实际上等于我们也是比较早的建立了动画专业的院校之一。
 
宋:您当时组建这个专业的时候,有多少位老师?
 
陶:(笑)很惭愧的说,在创建这个专业的时候还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当时所有的课程都是由我来上。
 
宋:那您肯定是非常非常辛苦。不过,您以前就学过动画么?
 
陶:我以前是学国画的。当时我提议开设这个专业的时候,自己实际上连电脑怎么开机都还不会。但是我为什么有胆量创建这个专业呢?因为我知道电脑美术专业它的前期课程还是美术,比如素描、速写等等,所以我就把前两年的专业课程定位在美术基础的教学上,而美术是我的专业,也是我的长项,这样我就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去学习电脑,也有时间来寻找老师和培养老师。当时我邀请了一些在内蒙古懂得使用三维动画软件的技术人员,让他们来给学生上课。现在看,当时的这个决定和今天动画专业的发展也是比较吻合的。其实我们很多学校从无到有地创立动画专业,也都是这样起步的。
 
宋:那么现在,我们的动画专业有多少老师和同学了?
 
陶:我们的动画专业现在有12位老师,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我们仍然比较缺少视听语言、导演等方面的专业师资。学生的话,从前年开始我们每年招50名本科生,以前是每年招30名。现在总共大概有180位学生。
 
巴特的家
 
 
“我们现在每年招的50名学生中,必须要有15名是完完全全来自牧区的蒙古族学生。”
 
宋:我们在对学生的培养定位方面有什么考虑?
 
陶:我们并没有提出要培养动画大师或者著名导演这样的口号,因为我们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和学生的资质、后天的努力以及各种机遇相关的。我们只是希望能让学生扎扎实实地掌握做动画的本领。该学绘画的时候,我们要把学生绘画的能力铺垫好;该学软件的时候,我们要让学生把软件掌握好;该学创作的时候,我们要让学生把创作的思维构架好等等。学生将来到了社会中,再逐渐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发挥和成长。
 
宋:我们的学生都来自哪里?
 
陶:我们现在每年招的50名学生中,40名是内蒙古自治区区内的,10名是区外的。而这40名区内的学生中,必须要有15名是完完全全来自牧区的、以前是蒙语授课的学生。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确定的一个目标,为什么这样定呢?因为我觉得,牧区来的孩子,第一他们有权利接受现代科技的教育,第二他们的身上保留着最好的牧区文化,他们有着传承蒙古族文化不可替代的优势,他们所表达的东西是城市的孩子所表达不到的。我们希望他们能把这样一种文化在将来传到城市、传到区外、甚至传到国际上去。
 
宋:我觉得您这个做法非常有意义。但是因为这些牧区来的蒙古族孩子,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现代化的设备,甚至可能都很少接触过动画。不知道他们在学习中有多大的困难?或者说,您的这种教学,它的效果怎么样?
 
陶:确实在教学中遇到的困难非常之大。这些以前都是接受蒙语教学的孩子,来到大学里更多的需要和老师、同学用汉语交流,再加上一些动画软件都是英文的,他们等于要一下子接触两门新的语言。老师为了要让牧区来的学生都能听懂,有时候要特意放慢一些进度。
 
宋:就是说这些牧区来的学生和其他同学都在一个班里上课?
 
陶:对,我们希望牧区来的学生和在城市里住的同学都在一起上课,这样能形成一种交流和互动。一个是城市学生可以从牧区学生身上感受到一种原汁原味的草原文化,另一个是牧区学生也可以通过和城市学生的交流,更容易地学习新的文化和新的技术。彼此之间互相学习,我觉得这是一种对不同文化很好的沟通的渠道。
 
巴林河之晨
 
 
“我想传达给学生的并不是一个‘小我’的地域文化,而是一种像草原一样拥有宽广胸怀的文化。”
 
宋:陶老师,其实我一直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民族文化与动画的。不论是看您写的《从民族文化中探寻中国动画的艺术风格》,还是听您刚才讲的吸收牧区来的蒙古族学生这样的教学方式,我觉得您确实一直是思考并且实践着如何让动画表现和传承民族文化。但是民族文化是要通过同学们做片子才能体现的,而我们大部分的学生现在都只是在毕业创作的时候有一次做自己想做的片子的机会,就业以后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公司里做别人的片子,他们自己往往并不是一些独立的动画家、艺术家。那么这种民族文化该怎样传承和体现呢?
 
陶:我觉得同学们在学校注意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他们将来就业做别人的片子,并不是矛盾的事情。表面上看,好像传承民族文化只是被局限在学校里了,但实际上文化的传承不是一个刻意的过程,而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我们在大学里引导学生要有这样一种传承民族文化的思想,他不是马上一毕业就要体现出来的,而是随着学生年龄、阅历、经验的增长,慢慢表现出来的。在前期,他要通过在公司里打工这样的实践,去积累一种生存的能力、技术的能力以及对社会认识的能力,当他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身上所具有的文化的内涵才会转回头来,让他通过个人的努力也好、组建的团队也罢,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创作的方式来表达出来。这需要一个过程,即使一毕业就有机会自由地创作,恐怕没有相当的积累,他也很难表现出文化的精髓来。
 
比如说,我和一些已经毕业现在又回来创业的学生一起在做的一个项目,在这个团队中,大部分都不是应届的毕业生,而是有着五六年工作经验的学生。他们在北京或者上海工作了几年,积累了很多经验和能力,然后他们说有了一种心愿,就是想做内蒙古民族题材的作品,就回来组建了一个团队。这时候,他们对内蒙古文化的理解是更深刻了的,他们的水平和层次是更高了一层的,这个时候再做片子,他们才知道该继承什么,该发扬什么,要说什么,要表达什么。
 
这样一来,我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我们文化的传承在实现着。虽然它不会一下子完善,但是它有一个逐步逐步的过程。那么别的同学看到他这样做了,可能会加入,然后可能又会自己成立新的公司去做。这就像一个蒲公英,它被吹散了,然后会在各地再生根发芽,再组合成一个蒲公英。
 
宋:您们现在做的这个项目是什么?
 
陶:叫做《巴拉根仓新传》。这是蒙古族的一个民间传说,本来它的名字就叫做“巴拉根仓”,但我们想把它的故事重新组合,所以就叫了《巴拉根仓新传》。
 
宋:它是一部电视动画系列片?
 
陶:对。我们觉得以现在我们这个团队的人力和财力,出电视动画还可以,出电影动画是很不够的。在进度上,我们希望能用两年的时间完成20集左右的系列片。我们打算用二维和三维结合的方式来制作,因此在技术上比普通的电视动画片要复杂一些,因此它的周期可能要长一些。再加上我们在资金上的一些制约,我们并不希望很快地推出来,而是希望很稳地推出来。如果你是真真正正用心去讲一个故事,不希望它是粗制滥造的,那它不可能是很快就推出来的,一定是经过反复推敲和磨合的。
 
赛汗诺尔之晨
 
 
宋:那现在这部片子的投资是来自哪些方面呢?
 
陶:嗯,很可怜,目前我们的投资主要都是我们团队自己的人员在自掏腰包。所以在前期,我们制作这部片子都没有一分钱的工资,很多学生在生活上可能就要靠父母来帮助了。但我们打算先做一个三五分钟的样片出来,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们觉得这部片子是会吸引到投资的。
 
宋:像内蒙古的一些企业或者内蒙古电视台,是否有机会找他们合作一下呢?
 
陶:是很有可能的。但是我们觉得要跟别人合作一定要先表现出诚意,而我们的诚意就是我们的样片。当有我们的诚意的时候,很可能就会有人来和我们合作了。以诚来换诚,我觉得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是想要用这个项目来套钱的话,那即使将来有合作,也不可能长久。
 
宋:那这个样片大概什么时间能推出来呢?
 
陶:我们计划是10月中旬左右推出。现在已经制作了一部分了。
 
宋:预祝这部样片顺利问世。听您的话,我觉得您真是对内蒙古非常有感情的。您能不能说一下,包括您想传达给学生的,以及您在自己的绘画作品中表现的,内蒙古民族文化的精髓究竟是什么? 它是不是能等同于草原文化?
 
陶:我想传达给学生的并不是一个“小我”的地域文化,而是一种像草原一样拥有宽广胸怀的文化。这种宽广和博大就是用人的质朴构筑的,它是一种人天然的、不受任何外界利益影响的思想。它是一种草原文化,但是因为它的辽阔,它并没有疆土的限制,它会渗透到世界各地、渗透到人的心里。它就像种子一样,它会生根发芽,会再次开花结果。其实,不光是对学生,我对我的女儿也是这样教育的。我的女儿现在也在传媒大学学习动画。
 
宋:那她是受到您的影响了?(笑)
 
陶:不,是我受了她的影响。从小到大,她看的动画片要比我多得多。一开始的时候,她看动画片老是开怀大笑,我就问“有那么好看吗?”但是慢慢我也受了她的感染,我觉得动画片其实是很人文的一种艺术。它能抓住我的童心,能抓住一个人刚出生时的、没有受过污染的那种感情。
 
宋:谢谢您接受采访!最后,您能不能用一句话送给您的学生和学习动画的同学们?
 
陶:我想将我在学写毛笔字时我的老师送给我的一句话,送给同学们。那就是:“论古不外才识学,博物能通天地人。”虽然,我毛笔字没有学好,但是这句话却让我终身受用。无论学做什么,都先要学习做人,要踏踏实实地对待自己的学习和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我和陶雯老师
 
 
 
回复 (14) | 收藏 (0) | 984 次阅读 |

inside (北京)

男 36岁 巨蟹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