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nside的调酒房——动漫分馆

天下热爱动漫的人是一家!

http://i.mtime.com/insid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动漫分馆文章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江南》:透明的现实

inside 发布于:

 

 

 

以清末为背景,以现实中真实存在过的江南造船厂和老上海为场景,以民族军事工业为素材的《江南》,是一部极其稀有的现实主义动画电影。在我的印象里,这一题材应该是首次出现在国产动画作品中。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如何也应该先鼓励一下创作团队的胆魄。因为,如果永远不敢尝试未曾有过的题材,永远不敢挑战未知领域,那我们就只能像片中的北洋水师那样,无法战胜对手,无法傲立于世界之林。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我们的动画创作团队驾驭这样题材的作品显然还是有些吃力的。这种吃力就体现在难于刻画宏大的历史观,难于表现复杂的人性,和难于聚焦真正有力的故事上。而这三者往往是现实题材作品的核心要义。

 

 

故事发生在中国历史一段最屈辱的历史进程中,可是影片却没能把这种民族的悲愤与压力表达清楚。上海的街道市井一片祥和,人们生活的节奏也是不紧不慢,好似外敌入侵对中国人的生活与心态没有任何影响,一个个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丝毫没有让整个社会紧张和激愤起来一样。这就使得好像造不造船、有没有机枪,都是没太大所谓的事情。影片后半部分的海战距离人们生活太远,危机感太不强烈。如果没有兵临城下、救国图存的危机感,怎么能让一代中国工匠的爱国情怀和献身精神产生质感呢?

 

阿榔虽然是影片的主人公,但好像没有什么让人能铭记的性格。本应是影片情感高潮的拜师礼,不知为何难以让人发自心底的感动。究其原因,就是对人性刻画得不深刻,对复杂的现实予以非黑即白二元式的简化处理。好人永远都好,坏人永远都坏,主人公的成长既没有经历什么两难的抉择,也没有使其跌至谷底的挫折。阿榔与师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使得他们的别离就不会那么刻骨铭心。

 

 

最重要的是,影片究竟要写一对师徒传承工匠精神的故事,还是写天才少年拯救江南造船厂和开创新一代民族军工事业的故事,不是特别明确。既然是造船厂,最后应该聚焦到造船上,但影片把大量的笔墨集中在造机枪上,这就使得无论是开篇的梦中飞艇,还是结尾的巨轮下海,都让人感到接不上影片的主线。

 

为什么在这样现实主义感很强的一部动画中要加上梦中飞艇这样一段浪漫主义的想象情节呢?这可能还要从日本一部很类似的影片说起。宫崎骏的动画电影《起风了》是与《江南》十分类似的一部作品。也是讲一个天才设计师的成长历史,也是讲设计零式战机这样的投入到战争中的国之重器。在《起风了》的开头就有主人公小时候做梦乘坐自己制造的飞艇遨游天空的一段想象描写。

 

 

但是两者的区别就在于,《起风了》本身就是讲设计战斗机,所以梦里的飞机与实际后来的飞机是相呼应的,而《江南》梦见的是飞机,最后设计的却是船,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之感。《起风了》那段梦中飞行的末尾是战争来了,主人公的飞机被击落了,从而引发了人们对现实的强烈危机感,显示出为什么设计零式战机对日本是如此重要的,而《江南》中的梦中飞行则纯粹是孩子般的游戏,丝毫没有照进现实。可以说,《起风了》的想象是为了增强现实的想象,而《江南》的想象则是为了减弱现实的想象,所以两者在同样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中的达意效果自然就大不相同了。

 

《起风了》的开头说,“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片尾说“去者无复返,飞机是受到诅咒的美梦,会被天空吞噬得无影无踪”。前者说的是为什么要造飞机,虽然是给人们带来残酷战争的机器,但也是为了努力生存的产物。后者说的是导演对这种战争机器的反思。《江南》也是设计战争机器,最后结局也是战败,却没有很好地阐释中国为何要造船,为何要出海,映照了怎样的初心,也没有很好地解读中国从海战失败中获得了什么启示。这就使得从海战失败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巨轮下海之间缺少一种让人能感知得到、说得出的逻辑链接。

 

 

所以《江南》的现实主义是一种简化的现实,换句话说是一种透明的现实,透过现实实际看不到本应看到的历史观和情感人性。希望以后的现实主义作品能在如何让现实属性更加实质化上再下些功夫。

 

 

 

动画影评俱乐部 inside

 

 

江南 Kiangnan 1984(2019)

6 .5 / 6 .2

江南(2019)

影评(2)

收藏(18)

回复 (0) | 收藏 (0) | 79 次阅读 |

inside (北京)

男 36岁 巨蟹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