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日本人的忠臣故事《忠臣藏》

花影年华 发布于:
1962年版的《忠臣藏》(导演:稻垣浩),四个小时看下来并不觉得烦,真的是一部大制作,好电影。对比1995年版的《忠臣藏》,影片四十分钟后才出现第一次高潮,即浅野大人在藩主的住所拔剑击杀礼宾司吉良,而1995年版的影片一开头就是这一幕。62年版的处理使得观众能更好理解浅野的行为,给予他更多的同情,认为他这么做是出于道义,是一个合格的武士,而不是个凭冲动而行为的莽夫。随后他的家臣为他报仇的动因就更加顺利成章了。但浅野只是个引子,四小时的电影花四十分钟交待是可以的,如果是现在一般的电影时长(两个小时左右),那就不可能做到这么奢侈了。
影片的主体是浅野的家臣为他报仇的事情。结局是四十七名家臣包围礼宾司吉良的家,杀死仇家。但由于这些家臣私自报仇,触犯了律法,他们毅然投案自首,剖腹自杀。
电影的结尾使我完全沉浸在一种悲壮的英雄情绪中,感慨着。
电影剧本取材于发生在江户时代元禄15年(1702年)的真实故事,叫“赤穗浪士”事件。日本十八世纪时就有歌舞伎《忠臣藏》(又《四十七义士》)的剧目,也取材于该事件。家臣为主公报仇的故事(或者《忠臣藏》)在日本的等各种艺术门类中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几经改编,这类题材的故事历久不衰。光是电影《忠臣藏》就有好几个版本。在这些故事中我们能够很好的体会什么是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武士道精神也是靠这些文艺作品、大众艺术,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一代又一代的日本人的血液中。
奥萨利斯问贺拉斯:“世界上最美的事情是什么?”答曰:“替父报仇。”而对于日本人来说,还要:“报主君之仇。”(见[日]新渡户稻造《武士道》,商务印书馆,1993)不要问几十个人(或一百多个人)为一个人报仇值不值得的问题,关于复仇的社会文化意义以及复仇逻辑以后再讨论,暂且跳过。光看当时作为武士的家臣而言,为主公报仇,是武士的义务,即使为此而招致死亡,也应在所不惜。在这里,支撑这些家臣为主公报仇的主要动力其实是武士道精神。电影剧本多交待一些主公的为人以及与臣下的关系,不过是使得现代的观众(以及国外的观众)好理解些罢。问题是,按照武士道的逻辑,即使主公不怎样,家臣也应该为他报仇。
对比一下中国类似的故事。《史记·刺客列传》记载的豫让之事,其复仇逻辑就不大一样。豫让几经艰辛要刺杀襄子,替智伯报仇,两次都失败了。第一次,豫让刺杀襄子失败,襄子感动于豫让的“义”和智伯的“贤”,放了豫让。可豫让不放弃,第二次刺杀,虽“漆身为厉,吞炭为哑”,还是被认出来,又被襄子抓获。襄子很奇怪,说豫让你之前曾是范氏、中行氏手下,智伯把他们都灭了,你不杀智伯替他们报仇,现在我把智伯灭了,你为什么要这么锲而不舍地杀我,替他报仇?豫让的回答是:“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这种报仇和忠义其实是有条件的,中国人比较实在,“士为知己者死。”在中国古代,作为“士”的尊严是主君得先看得起自己,自己才会以死相报。《刺客列传》中每个故事的主人公基本上都是这样的逻辑。中国的“士”(直至唐朝之前是这样)会为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赴死,但不会一味地愚忠。这就是两国的“忠臣”故事里的微妙差别。
《忠臣藏》让我最感动的地方在于家臣替主公报仇之后,投案自首,慷慨就义。他们履行了武士道的道义,却触犯了法律,他们得到民众的同情,却不想办法给自己脱罪,而是毅然承担自己犯下的过错,以一名武士的方式赴死。这就完成了他们的忠义。这样的武士应该是很多日本人心目中的英雄罢?
想起前几天,有同学看完《东京审判》后问:“东条英机他们是战犯,也就是说是犯了罪的人,为什么日本人还在神社里面供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二战结束后成立的国际法庭在日本人心目中的权威性和合法性且不说,即使是日本天皇定下的法律,作为一名有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他为了道义而不得已触犯了这些法律,他还是会得到日本人民的同情的,要是进一步,这个日本人在触犯法律之后,为了维护天皇(法律)的神圣,他以一名武士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以此谢罪,那么,他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了。现在看来,二战结束后对战犯的审判实在是有点仓促。记得以前好像看到过一些文章说对日本战犯的判决有人提出过异议,认为即使是一级战犯,也不该用死刑。回头想想,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对日本战犯判死刑,那是成全了他们。从经济学角度来看,二战的审判结果对中国没有多大的好处。战争已经结束,复仇式地对发动战争的人进行这样的“算账”,在中国的情况来看,这并不能消除已经受过的伤害,也不能因此而减少未来受到侵犯的概率。根本的是应该让发动战争的国家对受害国进行赔偿,物质上要偿还经济损失,同时要反省罪过,对受害国致歉。处死几个战犯有什么用呢?他们死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够啊!二战后,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同意日本不必对中国进行战争赔偿。现在看来当时是多么的短视啊!要他们赔偿我们的损失,要让日本知道,发动战争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问他们还敢不敢再发动战争?另外,也使他们至少不能在几十年内有钱研制足以威胁我们安全的武器。当然,当时的情况很复杂,有美国的算盘,有苏联的算盘,有蒋介石的算盘,还有共产党的算盘……现在也真是说不清,也不能说——反正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回复 (3) | 收藏 (0) | 2610 次阅读 |

花影年华 (北京)

女 37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