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逆戟

新年新气象啦啦啦

http://i.mtime.com/jaguar270/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几年前写的小文章

逆戟 发布于:

      我现在到哪都喜欢贴这篇文章,呵呵,娱乐一下:)  

   黄昏。如血的残阳已尽。
   漫天飞沙走石,远山笼罩着诡异的魅影。
   黯,侵袭着这个小镇已经三天了,没有一丝消褪的迹象,反而空气变得越来越腥。
   安娜把被风吹开的窗户重新合上,叹了一口气。
   三天以来,在她经营了多年的小酒馆里,客人是有增无减。其中多了很多生面孔,甚至还有北方的骑兵和南部的术士。
   安娜并不关心酒馆以外的事情。但几天来客人之间的谈话已让她觉出羲林大陆似乎要有大事发生。“叛军”、“魔王”、“魂册”之类的词以极高的频率被她的耳朵捕捉到,她能感觉到说出这些词的人颤抖的声带。
   “真是人心惶惶。”安娜想。
    这时门外突然一阵喧吵,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扰乱了原来稍嫌冷清的小镇。人和马的急促呼吸仿佛就在眼前,安娜耸耸肩,不得已懒懒地下了吧台准备开门迎客。
     刚走到大门的安娜瞬间被面前的两只巨大的马蹄惊得连呼吸都忘了。一匹鼎鼎大名的“归雁骓”踹烂了酒馆的门,而向来心疼修理费的老板娘安娜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小镇都似乎出现了一瞬空白的无声。
     安娜很快冷静了下来,淡淡地说:“出门右转有个马厩。客人是喝酒还是住宿?”
     马上的人用手一撑马背翻身跳下,稳稳地站在安娜面前。一身的纹龙青铜铠以及一鼎镶有两星的头盔已表明了来者的身份:北方烈骑兵守卫队长。那意味着最好谁都别惹他,安娜发誓她根本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人离马背,马便一声不吭地向马厩踱去。
    “好马!!”客人中已有人轻呼。不理睬众人钦羡的目光,骑兵队长径直走到安娜面前摘下头盔,礼貌但不失威严地问道:“请问,您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娘?”
     安娜疑惑地点点头,眼光在面前这一头金色卷发的雕刻般的脸孔上游走。
    “在下寥燃,烈骑的守卫。我专门来找你,是希望你能把这酒馆卖给我。价钱你定。”从头到尾没一句废话。
    “不卖。”安娜转身,不再看他一眼。开玩笑,这可是家里几代人的心血。
     寥燃环顾四周,停顿了几秒斟酌思考,“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原因”,他再一次准确地出现在安娜面前。
     安娜抬眼看着他,尽管面无表情,眼神却暴露了她强烈的好奇。
     “人人都知道,百纪前的旷世大战中北方的战神联合精灵部落的最强力量打败了沙地魔王夺回了三卷“魂册”,由奥塔法尔国的最高星相师切因亲自存放在阿玺斯山谷中。魔王失去力量回到沙地,大家都以为他消亡了,其实他并没有死。因为“魂册”共有七卷,还剩四卷分散在羲林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只有夺回并销毁着七卷“魂册”才能最终消灭魔王。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魔王的沙奴们一直在寻找那些“魂册”,仅仅在两个纪里他们就杀了22个游吟诗人,得到了22本预言羊皮书。只要能拼齐23本就能在一个灵力最强的热域唤醒一本“魂册”。我们的死士得到消息,他们将在下个月的今天之前拼齐23本羊皮书到热域去唤醒“魂册”。于是我们与南部、中部甚至海上的冰谷雇佣兵联合兵分两路,一路去找羊皮书,一路去找热 域。
     然后,你知道,我带着一队人马找到了这里,因为我们的星相家算出那一天的热域叫‘纽甘西亚’!”
     安娜的目光渐渐暗了下去,叹了一口气。她转过头,看到门外挂了一个多纪的招牌“纽甘西亚酒馆”在黑夜的腥风中摇摆。


     星空的“空”字也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深邃的空洞,眼光所不能及,漫天闪烁的亮点如沙砾般排布,并非散沙那样另人绝望,而是如旋涡,或如长河蜿蜒盘旋直至时间的尽头,看得人的心都顿觉空灵,仿佛一切都无法触及。
     西维尔是个游吟诗人,此刻他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喝酒一边看星星。这让他想起了一个老朋友——星象家坦莫。很多年不见了,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来着?西维尔摸了摸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花白大胡子。那时候他们还年轻,就喜欢结伴到这羲林大陆边界上最有名的大石堡来喝上一杯“赶马酒”,然后躺在大石周围的草地上对着星空胡言乱语。而最让他们魂牵梦萦的是酒吧里负责放马的美丽姑娘卡尔西利亚,噢,那火焰般的秀发,还有那双湛蓝湛蓝的眸子,西维尔为了她没少和坦莫打架。看看现在,西维尔眼睛一湿,酸着鼻子大口大口地喝酒,眼前这片荒凉的沙漠,除了那块突兀的大石头,往日的痕迹丝毫没有留下。大石堡的的居民早已搬离了这个地方,卡尔西利亚呢?西维尔心酸地想,怕是都当了一堆小孩子的奶奶啦。
    星光渐渐暗了下去,一团阴霾笼罩了天空,也笼罩了西维尔的眼睛。他站了起来,把行囊收拾好,很快地出发了。得赶紧找到坦莫,他裹紧外套,迎着忽起的风缓慢而坚定地迈步。黑夜中,他的身影是那么渺小,却又那么显眼,仿佛黑夜中一点光亮,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回复 (3) | 收藏 (0) | 317 次阅读 |

逆戟 (北京)

女 白羊座

日志标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