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DEN

看世界电影。喜欧美音乐。追日本动漫。小说及剧本绞尽脑汁中。 猫科夜生物。莴苣奔逃中。无肉不欢。有鱼皆乐。嗜甜绝对。 MSN:rabbit_run42@hotmail.com

http://i.mtime.com/jinn4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飞天卷》之《鬼小町》

灼眼有夏娜 发布于:

小野小町。
平安时代六歌仙之一。
同时以美貌著称于世。
《飞天卷》里很喜欢的一篇便是《鬼小町》。

小町的追求者甚众。
其中有位叫深草少将的对她尤为痴情。
小町让他“百夜走”。
即连续着访问她一百个夜晚。
假若少将做到了。
那么小町就接受他的爱情。
结果少将在第一百夜的时候死去了。
终究没有完成百夜走。

小町闻之甚悲。
孤老终身。
(有说她一直活到九十二岁的。
不过似乎她的生辰是834-880)

(一说是小町让少将每天在河边种一颗芍药。
连续种上一百棵便接受。
少将在种第一百棵的时候落水身亡。)

之后是梦枕貘的虚构。
紫光寺的如水法师遇上了怪事。
每天下午都会有一位气质甚佳的老妇来给佛殿供花木。
例如茅栗。带花的柑橘树枝。柿子树枝。
法师向她表示感谢。她邀请法师去她的住处。法师前往。
却发现老妇渐渐起了变化。
变得美丽年轻起来。气度不凡。
她对法师还很热情。
但是她的口中突然说出了男人的声音。
一男一女的对话。
法师念起了经咒。害怕的逃跑了。

博雅把事情告诉了晴明。
晴明借着那些果实花枝破解出了和歌:

我本是歌人
宸游四位身
花橘香永逝
苦忆欲消魂

之后他们便一起去了紫光寺。
老妇已然是个美丽的女子。
但显着鬼相。
她阅读了晴明译出的和歌后激动不已。
她便是小野小町。

晴明和博雅而人来到她住的草庵边。
两棵巨大的樱花树之间。
便是小町的冢。

───────────────────────────────────────────


“就是那儿。”
如水手指着前方停住脚步。博雅站在他身旁。
“哦——”
博雅不禁惊呼出声。
樱树果然是美仑美奂,硕大无朋。
两株高大的老树需要仰视,树上樱花盛开。
花朵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将枝条压得低垂下去。
虽然无风,花瓣却瓢飘洒洒,一刻不断地从枝条上飘落下来。
似乎惟有樱树下的那片空地上,静静地铺陈着清澄的空气。
两棵樱树下,有一间小小的草庵。
三人缓步走去。于是,一个老妪悄无声息地步出了草庵。
美丽的绢质唐衣。翩跹地拖曳在地上。
三人驻足不前。
老妪也停下脚步。
晴明向前迈出两步,停住。
仿佛是回应晴明,老妪席地危然正座。
她化了妆。
面颊涂了白粉,嘴唇抹着口红。
樱树下,晴明与老妪相对而坐。
“您是安倍晴明大人吗?”
老妪静静地开口问道。
“请问您尊姓芳名?”
“已经是百年以前的事了。那《古今和歌集》中有这样一首和歌:

窈窕美如花
敢夸颜色好
奈何淫雨欺
徒见女儿老

写这首和歌的人,便是我。”
“如此说来,您便是那位……”
“当年的少女小野小町,经历百年星霜后,便是眼前的我。”
“小町女史,您为何会在这种地方呢?”
“经历百年星霜后,小町我死去的场所,便是这两株樱树下。”
“是由于何种理由,你你的魂魄依然羁滞于此世呢?”
“因为我至今犹是未能成佛之身……”
“为什么说未能成佛?”
“让您见笑了。因为女子真是罪孽深重、可耻可怜的东西啊……”
已是老妇之身的小町徐徐地唱起来:

前佛已然逝去兮
后佛尚未出世
生来幻梦中间兮
何物当思为现世

她自己唱着,扬起手臂,缓缓起舞。
花瓣静静地飘落在她的手臂上。

身是水诱浮萍兮
身诱浮萍
亡去之身兮其更可悲

“我这身躯,等同于飘零在水上的浮萍。啊,想到当年我的头发好比蝉翼般美艳,如同柳丝般飘舞风前。我的声音好似娇莺清啭——”

含露细胡枝
秋花更几时
红颜犹不及
转瞬畸零姿

“啊啊。想当年我何等骄慢,反而因此更加楚楚动人,攫夺了多少男人的心啊……”
随着老妇小町的翩翩舞姿,她脸上的皱纹渐渐减少,变成了一位美貌的少女。

展背——
伸腰——

樱花片片飞舞,静静地倾洒在她的全身。
“也曾委身于身份高贵的男人,两情相许;也曾吟诗作赋,示爱抒情。生活得欢愉快乐。然而,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啊……”
小町的动作停止了。
“啊啊。白云苍狗变幻无常,连人心也如随风翩跹飞舞的蝴蝶一样,时时不断变幻羽翅的颜色,美丽的姿色
岂能永远保持不变呢?随着年岁增长,男人们也从我身边离去了。啊啊,再没有比无人追求自己更让女子悲哀的事了……”
小町的脸慢慢地又变回老妇。
她的脸上,白发上,花瓣飘飘不绝地飞落下来。
“活得长久了,不知不觉中竟会受到世间卑鄙女子的轻蔑,在众人面前出丑扬疾,任人指指戳戳,说瞧,那就是小町哟!岁月流逝,年纪渐长,终于寿盈百岁而死于此处的老妪,便是我了。”
“……”
“我一心想再一次以美色博得众人喝彩,让人们盛赞:到底是小町!哪怕仅仅是一夜风流,也希望与男人重享肌肤之亲。就是这个念头使我不得成佛的啊。”
说到此,小町的表情转为严峻,仰望蓝天。
她突然神色大变。
“哈哈哈哈——”
发出男人的大笑声音。
“嗷,嗷,嗷嗷。小町哟小町哟小町哟,我的爱人啊,小町,你胡说些什么呀。说些什么胡话呀。你不是有我在吗?我会来追求你呀。我会来吮吸你枯萎的乳房呀。”
小町猛力地左右摇头。
啪嗒。
啪嗒。
她的头发左右甩动,拍打在脸上。
“我来追求你。一百年,不,一千年,不,一万年,死而复生后,我也会告诉你,你那满是皱纹的面庞是美丽的。我还会亲吻你那只剩三颗黄牙的小口。我不要离开你,永不离开你。”
发出男声的小町,将为数不多的牙齿咬得嘎嘣响。
“你是谁?”晴明问道。
小町依然用男声答道:
“你不知道我吗?我便是一连九十九夜,夜夜走访小町,到了第一百夜终于死于相思绝症,人称深草少将的那个人呀……”
“什么九十九夜?”
“此事你不知道?”
“……”
“我迷恋上了这个小町。写情书给她。我写了一封又一封的情书,可是连一次回信都没得到。迷恋小町的男人多得很,可像我深草四位少将这样深深思恋小町的男人却是一个也没有呀。”
“……”
“不过,我唯一得到的一封回信,便是戏弄我。叫我连续一百夜走访她。夜夜不断风雨无阻,等到第一百夜到来时,便让我如愿以偿,这就叫‘百夜走’。可是,我连续走访了九十九夜,终于迎来了第一百夜,可我却再无力行走,一命呜呼了。就是这窝心,就是这遗恨使我不得成佛,附体在小町身上了。”
“因为这个男人附早我身上,所以哪里都没有我的安居之地……”
“嗷!因为我发过誓,愿化作烦恼之犬附于这个女子身上,棒打也分不开啊。”
“多么可悲可叹啊。”
口中交互发出男声和女声,小町开始从容不迫地起舞。

如此便化作烦恼之犬兮
任棒打也不分离
此等身姿兮可怖可惧

她发疯了。
老妇小町的眼中,理智已经消逝。
她疯狂地舞着。
巨大的樱花树簌簌作响,花瓣纷纷飘落。
小町在花瓣飞舞中翩翩起舞。
“晴明——”
博雅唤道。然而晴明不做一声。
“正是我附体于这个女子,将她咒死了。哪怕是死后,我也不放过她……”
“你撒谎!”
“撒什么谎?”
“是谁应允的?要我不间断地去那寺里供献果实与枝条,说是只要有人能破解其中的寓意,便离开我的躯体而去的?”
“是我呀。”
“那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呢?”
“我可不放。你不是思恋那个和尚吗?谁会放过你这个下贱女子!我要永永远远的恋慕你。千年万年,直到时间的尽头。小町哟,任凭天地变幻,任你美貌不再,只有我的心永远不变。啊啊,无比的可爱呀,这个贱女子……”
“混帐!”
“哈哈哈哈!”
“混帐!”
“哈哈哈哈!多开心呀,小町——”
老妪的眼中,泪水潸潸流落。
不知道是谁的泪水。
樱树在头顶上飒飒作响。
在飞旋飘荡的樱花雨中,小町舞姿翩跹。
一面起舞,一面流泪。
小町的额头上嘎吱作响,扭曲的角刺破皮肉,商了出来。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两人的哄笑在樱花雨中响起。
轰轰隆隆,樱树大声作响。
“晴明!”博雅大喊。
博雅的眼中,泪水流淌。
“怎么啦?你为什么站着不动?”
晴明默默不语。
樱花雨中,小町疯狂地边笑边舞。
“晴明!”
博雅喊着,仿佛悲鸣一般。
“怎么啦?你是能够帮帮他们的呀!”
晴明看着翩翩起舞的鬼,静静地左右摇头。
“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帮不上?!”
“我救不了他们。”
“为什么?”
“救不了,博雅……”
晴明的声音中甚至充满着深深的爱情。
“晴明,我……”
“博雅啊,对不起。有些事情是谁都无能为力的。”
晴明说着,仿佛齿间嚼着蓝色的火焰。
漫天飞舞的樱花雨中,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惟有鬼的声息在翩翩曼舞悲歌。

但尽吾心兮
但尽吾心,枕边榻上无数

呜呼欢郎难忘兮令我思慕
呜呼萧娘难忘兮令我思慕
───────────────────────────────────────────

是为畸爱之一。

一开始只是把全部的注意里放在了小町的身上。
但是之后就看到了深草少将的痛苦。
他对于小町的爱,已然变成了折磨。
两个人都是痛苦不堪。
晴明也无法帮助他们。
以爱为名义的咒,需要更广大更深沉的东西来解开吧。

文中有一句:

“老妪的眼中水潸潸流落。
不知道是谁的泪水。”

非常迷人。
鬼小町起舞,吟咏和歌的种种描写,也是交织着矛盾。
深草的那些话癫狂。无理。无奈。愤恨。
他不忍心伤到小町。
他又需要发泄心中的不快。

回复 (3) | 收藏 (0) | 551 次阅读 |

neko119514

女 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