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DEN

看世界电影。喜欧美音乐。追日本动漫。小说及剧本绞尽脑汁中。 猫科夜生物。莴苣奔逃中。无肉不欢。有鱼皆乐。嗜甜绝对。 MSN:rabbit_run42@hotmail.com

http://i.mtime.com/jinn4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虫师

灼眼有夏娜 发布于:

喜欢。

每一话皆为独立单元。以“虫”(むし)的不同特质引发出不同的故事。叙事上以旅行虫师银古的视角展开。情节简单却意味深长。其情境设定一般是自然环境,故事基本上发生在深山里的村庄之中。使用了大量自然环境的元素,如森林,山谷,雪,月,四季的变化。画面上还经常会出现一些植物和景物的特写。人物关系基本上在家庭范围内,相当注重亲情的表达——守护,关爱。强调人体官能的重要性,尤其是五官。台词简洁,几乎每话都有发人深省之句。



第一话  绿の座


初步介绍。画面上人物线条简单,有寥寥数笔勾勒出全部情怀的力量。眼神,背影,侧面,发型和服饰,毫无僭越之意。多是含蓄敛然。这就叫我欢喜个不够了。薕子虽是森罗的奶奶辈,画面上却一次也未呈现龙钟之态,始终以少女形象——还不是妩媚圆熟的少女,而是带有棱角和不驯服状态的一种——示人。而主角虫师银古,个人认为有加持的气质。


第二话  睑の光


光和黑暗。隽永的主题。
喜欢的是片中妈妈在弥季也得“病”之后对翠说的话:

“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些不知好歹加以同情的人。”

这真是一个理性与伤感并存的警句。“同情”和“得病”一样都是无错的。然而往往在一对没有错误的关系之间就这样产生出错误:“同情”会使弥季受到“病情”的“传染”。他知道这一点,却不在乎。那么“不在乎”才是错的吧。然而谁又能否定这可贵的“不在乎”呢?也许“不在乎”的心意是对,付诸行动是错。然而若不付诸行动,又如何证明这种心意呢?幸而弥季还是个孩子,他想不到那么多。这个世界还是善有善报的,银古的到来解决了一切。

一些背景的画面非常好看。月光下从翠眼中汹涌而出的虫——这一处绝对能使人联想起《幽灵公主》里麒麟兽在月夜下化身精灵的场景。而银古最终捉到的“虫”也和《幽灵公主》里开场时阿席达卡受到的诅咒十分相似。


第三话  柔らかぃ角

一种声音和《幽灵公主》里的小树精转脑袋的声音一模一样。

第四话  枕小路


以梦境为主题。涉及到了和第二话中相似的“对与错”的问题。金是个被“梦野间”寄生于体的男人——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某种悲剧性。开场时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人们都认为他的梦是一种预言,这种预言性的梦看起来并无大碍,反而能够为他的家庭带来收益。但是金不贪婪,那些额外的利益没有成为他不服药(银古在一开始给他的告诫)的理由。相反,因服药使得自己没有预见海啸到来、导致村人和女儿死亡这一事件让他感到了自己的罪孽。他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梦造成的,于是服药中断,却引来了更大的灾难:全村人和她的妻子在一次可怕的梦境成真之后全部死去。

在这里,服药对金本来来说才是有益的。他却放弃了这种对个体的利益(当然,他自己也未有明确意识到这对他的好处)。最终将身边发生的一切归咎于自己的梦。银古在金最终喝下了所有的药之后昏迷时说:

“其实谁都没有错。不过是履行各自的生存之道。”

然而整体的悲剧性却没有改变。“梦野间”的生存之道给金的生存带来了巨大的影响。金本身是个善良的人,如之前所说,他有强烈的家庭意识,亦毫不贪婪。在他身上可见的是一种隐约的悲悯情怀。与第二话中弥季的“同情”很有相通之处。他们都是把错与罪揽于己身的人。尽管他们并不自知,也无法自治。


第五话  旅をする沼


“在那样的沼泽里呆久了,身体会渐渐透明。”

消逝总是让人感伤不已的。而“逝”这一感伤主题的选择性又很值得探讨。衣绪是给水神的祭品,逝去对她来说是一种被动。然而村人又告诉她这种亡逝的不可抗拒性和荣誉性——她是为了全村人的安危,是去做河神的妻子。而第二次在银古面前融入沼泽的她,依然怀着主动与被动、选择与放弃交替的心态。她想和这片沼泽共生,又留恋于世间的生存。最终她换上了盛装投入沼泽。片中银古对红色和服的理解是象征着世间生存,不过在我看来倒更像是一种隆重告别的暗示。艳极盛极,不过是最后的华美,于消逝之前积聚,然后瞬间绽放。衣绪不想放弃任何一种选择,因为选择任何一种履行都将于心不安。当然,故事的结局便是让银古的善意成全了她的心愿。衣绪在沼泽消逝的海边留了下来,过着正常人自食其力的生活。


第六话  露を吸ぅ群


“活神仙”及其制造者这一设置和第四话中被虫附体的预言家金有相通之处:都是对自己有害,但看起来对周围人有益的状况。作为收益的供品永远能考验人的贪婪。亚瑚弥的父亲是岛主一代的后代,他要的东西早已在供品这点小收益之外,而是一种统治的权力。活神仙能够让人们崇拜景仰,作为活神仙的发现者和父辈显然在无形之中成就了一种更高的权威。然后,他又可以利用这种权威宣传推广“活神仙”的神力,从而使自己的地位得到巩固。于是他可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变成病人。而被虫附体以后的亚瑚弥每天都是一生。在世人皆感生之短暂的时候.,一天一生死的日子显得太过轻率无力。然而如此短暂的一生却给亚瑚弥带来了快乐和满足。于是面对没有了虫附体的日子她显得害怕和不安。之后她向周围人说出事实也是下了失去父亲为代价的决心的。父亲的罪过由她来赎,而她同时亦背负着导致父亲死亡的元凶的罪名。那么,现实如此残酷,为什么不继续过从前的生活呢?亚瑚弥嗅了嗅旋花,向她的救助者之一轩说了对不起。
 
而轩在此面临的问题是:让亚瑚弥背负着沉重的枷锁离开小岛,还是无知无觉地保持快乐满足?作为深爱亚瑚弥的人,他选择了让她留在岛上。又是一种难以言说对错的抉择。不过简单一点想,他要她快乐,她也要她自己快乐。那么这样的选择便无不妥。


第七话  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一种说不出的渺然和温情。虹郎踏上旅程是为了寻找父亲眼中“世间最美的东西”,也是逃避现实。(村人对其名字的嘲笑,身为木匠世家中技工远不如哥哥的次子)。然而他究竟有没有受到虹蛇的蛊惑呢?这不是虫类附体的作用,而更近似于精神上的执念。这一话依然秉承了亲情关系的设置,最动人处便是病榻之上的父亲递给虹郎一张纸,告诉他自己原本给他取的名字意味着世间最美的东西。但也知道因为这个名字使得儿子遭到了朋友的嘲笑。现在他为儿子想好了另一个名字:“从明天开始,你就叫这个名字吧。”至此,虹郎开始了他的寻虹之旅。而最终见到了虹蛇之后,回到现实生活也就成了必然。他为西之国洪水泛滥的河造出了绝妙的漂浮桥。有意思的是,桥的原理不在于如何坚固,而是顺应水的趋势(先前交代的是木匠手艺一流的哥哥在每次桥被水冲垮之后都有更加坚固的设计)。这是一个绝妙的结尾。桥和虹本身就有着微妙的喻示关系。以“顺应”而非“抵挡”的设计理念应对不可一世的洪水,更是虹郎以后的人生态度的体现。


第八话 海境ょり


又是玄妙的“虫的时间”。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妻子三天的寂寞和丈夫三年的心绪变化最终重合在了一起。海上重逢的那一刻起便觉得这对夫妇回到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的。村里已经有他新的生活和新的妻子,不会容许一个旧人插足。按动画前几话的规律来看,必定会有一人继续在现实中生活下去。无论是消极(第四话中最终死去的金),还是积极(第七话的重新振作的虹郎)。丈夫四郎回到了渔村,几小时的出海在村人眼里已是一月有余。次日,妻子美智绯的遗物被冲上岸。四郎的续弦披着那件华美的和服微笑。这里的和服又是一种象征义了:新的生活源于对过去的感悟和缅怀。以不知旧情者的积极态度延续。


第九话 重い実

收获真的就应该付出这样的代价。


第十话 砚に栖む白

第十一话 やまねむる

第十二话 眇の鱼

介绍银古如何成为虫师。让我想起了安倍晴明。

 
第十三话 一夜桥 

事关一场牺牲。


第十四话 笼のなか

第十五话 春と啸く

第十六话 晓の蛇


习惯和爱的力量。习惯源自爱。
 
当脑中已经寄生了吞噬记忆的虫的母亲每天都在忘却一些事情时候,对丈夫的爱却依然牢牢地占据着她的心。即使在受到伤害(出游去寻找丈夫,却发现他已经是另一个三口之家的成员)之后,又被“影魂”(一种虫)吞噬了这部分的伤痛记忆,她依然每天多做一份饭食。片子结束前母亲已然每日都能开心过活,然而在回答儿子的提问“为什么还是做三个人的饭?”她说:“是啊,我只要做我们两个的饭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可是,这样做比较安心呀。”此时的母亲连丈夫这个人也已经忘记,却依然记得对他的牵挂和爱。感慨万千。


第十七话 虚茧取り

绮和绪这一对人设非常喜欢。用以传递信息的“虚”亦使人迷失。


第十八话 山抱く衣

想到林权泽的《醉画仙》。


第十九话 天边の系 


能够抓住她的只有那个爱她的人。爱她,并且接受在一般人眼里宛若怪物、甚至不存在了的她。这样她才能自发地产生恢复人类的意愿而留在他身边。于是就有了那场新娘并不“在座”的婚礼。有了那间看起来是他独居的小屋。片中最为伤感的一处是银古告诉濒临绝望的男人说:“她还在这里,只是你看不见而已。”镜头上移,恍惚的女人抱膝坐在梁上。
 
女人问过和她一起看星的男人:“那些星白天都去了哪儿呢?”他笑答:“它们白天都还在。只是阳光太强烈了。于是就看不见它们。”世间有多少东西是我们看不见的?它们确实存在,我们也确实曾见。然而我们的确实和曾见又是多么的不可信呢。


第二十话 笔の海

特效。想起《千与千寻》中千寻被汤婆婆夺去名字的一段。还想起《枕边禁书》。


以下一些截图。


薕子(1)·衣绪(5)
绮(17)·錾(10)
美智绯(8)·幽淡(20)
森罗(1)·弥季(2)



花·实





朝夕·草木·雪景·月夜








回复 (2) | 收藏 (3) | 1718 次阅读 |

neko119514

女 白羊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