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忧郁的国王

我的时光映画志

http://i.mtime.com/jx201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文艺片】贾樟柯和他的故乡三部曲

忧郁的国王 发布于:

文艺片,噢,很头疼很伤神的一个玩意儿。

 

OK,电影一开始,一个男人,站在海边上手淫,五分钟后,呵呵,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毛片儿,哎...结果它“嘣”,从里边儿,爬出两只小动物来,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科幻片儿嘛.....镜头拉开,有五万个像我一样的男人,站在海边上手淫嘿嘿,观众们就都会认为,这是部艺术片儿呀哈哈哈哈!

 

咳咳,可突然,镜头里出现了另一个比较正经的男人,看着茫茫大海问站在海边的裸男:兄弟,美国是在那边吗?裸男略带迟疑地回答:那边是日本吧。正经男随即上前搂住裸男,拿出相机来拍了张基情四射的二人大头像,裸男低头看了看正经男手里的出国护照说:为了这么一傻逼美国签证,让你Y等了JB半年多我操的嘞!正经男:反正那签证官是把我给得罪了,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长这么丑的美籍华人,昨天晚上国安队输了还是赢了?裸男答:操,别提了,一提全是泪,这帮大傻逼又你MB输了操!镜头又拉远,这俩苦逼小人物静静地站在茫茫大海边上,与苍天大海形成鲜明的对比反差,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其中一人用略带悲伤无奈的口吻说了句“走吧”,于是一段抒情律动的钢琴曲配合着缓慢移动的镜头画面响了起来,噢,原来,这是部文艺片儿啊.....

 

很显然的一条分割线,以下才是正文

-------------------------------------------------------------------------------------------------

 2003年的夏天(那时候我还是个小伙纸,刚开始长胡纸),我第一次看贾樟柯的电影,这部电影就是《任逍遥》。当时是在一家音像店里淘到的这张影碟,至今还留在我那厚厚的碟包里,在这之后,又看了他的《世界》,够现实,够残酷,够悲悯;过了许多年之后,我才又重新回过头去看了他的《小武》和《站台》,加上之前的《任逍遥》,我算是把他的故乡三部曲完整观摩了一遍,这三部曲可是帮助贾樟柯在华人电影圈中真正树立起了自己的旗帜,当代中国的小资们更将其奉为电影大师。

 

有人问贾樟柯,为什么要拍故乡三部曲,贾樟柯说:“因为我23岁了才上大学,那时候为什么要跑出来学电影,是因为我家乡那样的地方给了我冲动和想表达的欲望,我是带着这样一种想表达的欲望来北京学一门手艺,所以当真有条件拍电影的时候,肯定很自然地回到出发的地方”。

 

众所周知,贾樟柯直到2004年才被中国政府“转正”为中国的电影导演,他的故乡三部曲在当时的中国大陆可是完完全全的地下电影,和姜文的《鬼子来了》一样,贾樟柯玩的也是内销转出口的路数,北野武事务所在这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从拍摄融资,到发行渠道及宣传都是靠日本方面提供帮助,由日本的制片公司负责,贾樟柯只要安心拍好自己的电影就行,其它的事情都不用他操心。

1997年的《小武》是贾樟柯故乡三部曲第一弹,贾樟柯是山西汾阳人,汾阳是个什么样子,完全实景拍摄的《小武》让观众有机会零距离去接触到它:一眼望去,整座城都是灰扑扑的,街道脏,乱,差;仔细看这里的人,一个个真够土的,站着不动就已经够土了,走起路来更是土得不停往地上掉渣渣。故事的主角“小武”是一个生活在这座城里的小偷,天天穿着一件并不合身的劣质西服,还戴着一副眼镜,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典型的被中国大陆万恶的应试教育制度长期毒害了的年轻人,估计小时候家里对他比较寄予厚望,可惜他后来眼睛近视了也没考上大学,成了汾阳县城里的著名扒手。

 

社会转型,下岗,失业,拆迁,年轻人陷入迷茫,社会动荡,县城大喇叭里不停播放宣传着新宪法和严打政策,电视里反复播放的是县电视台对当地著名企业家的采访报道,表面上看起来,这座小县城充满生机活力,这里的政策真是好,这里的生活简直是充满了希望,充满了阳光,而当镜头真正深入到人群之中时,你会发现,虽然表面是各种各样的躁动和奔忙,但其实这里面却有很多死气沉沉的东西,好像他们的生活幸福指数是全球倒数第一一样。

 

贾樟柯在用镜头表达这一切的时候,常常采用一种无比接近角色们真实生活节奏的镜头语言:缓慢的,甚至几乎是一种停滞的状态。贾樟柯解释说:这不是一种长镜头,而是一种懈怠,一种时间的进程,是站在镜头后面的拍摄者对时间的一种感觉,它充满了内部的力量。

 

这样的画面懈怠手法在其后的《站台》和《任逍遥》里一直被贾樟柯反复运用。人物和事件事是具有时间性的,而贾樟柯通过这种懈怠的画面将“时间性”很好地表现了出来,让这种带有时间性的懈怠画面来表现出人和事物在画面中所存在的感觉,存在的尴尬,小人物角色自身的那种无力和绝望,以及关于这个世界的种种荒诞。原本沉闷的写实主义影像因此而变得有脉搏起来,在这一点上,贾樟柯控制拿捏得很好,在加上其对影片的场面调度和剪辑,出来的效果是有生命的,它会让观众在观看影片的时候虽然感觉到它缓慢,但却并不乏味无聊。

这样的影像风格在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中随处可见,大量的人物戏剧冲突,角色们活着的各种状态,微妙的心理活动等等,都在贾樟柯特殊的这一镜头语言下得到了特别的展现,比如《小武》中小武与大哥小勇兄弟相对时长久的沉默,比如歌厅小姐陪着小武在脏乱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比如《站台》里崔明亮与尹丽娟在墙角的对话,还比如《任逍遥》里,下岗工人的儿子小季整天在街头骑着摩托车闲逛,没有目的,表情看似对一切都不屑,内心其实是无尽的迷茫。

 

《小武》之后的《站台》,贾樟柯镜头对准的是汾阳县文工团里的一群人,影片故事从改革开放前一直讲到了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前,文工团演出的那些节目让人看着非常滑稽可笑,甚至荒诞到了极点,深刻而又带着讽刺的反映出集权统治下中国人的僵化思维;改革开放以后,文工团的人们为了生计各奔东西,然而,此时这样年纪的一群成年人其实是处于一个非常尴尬地位的,价值观念在发生着裂变,时代的变迁改变着这群文艺工作者的人生,是不断破坏自己的生活底线来求得生存?还是硬着头皮咬牙坚守下去?

 

这群人这十年所经历的观念剧变,所承受的人格分裂,反映的就是那一整代中国人的精神状况。

 

而进入新千年的《任逍遥》则将中国青年人在某一特定时期的行为表现得更为极端冲动:矿区下岗工人的子女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他们,比《站台》里那群人更年轻,更开放,更自我,但他们,同样是被社会抛弃的一群人,在生存的压力下,他们最终选择走向了暴力。

 

《任逍遥》在镜头语言运用上显得比前两部作品更加随意,没有成型的剧本,手持DV拍摄,有着早期“公路电影”的影子。在贾樟柯的电影中,有很多镜头所扫过的地方都蕴含了大量的信息,你眼睛看到的墙上的字,你耳朵听到的各种噪音(广播、电视、音乐、盖房子或者拆房子等等),这里面有贾樟柯的良苦用心,这其中有现实,有残酷,有浪漫,也有讽刺,那种不动声色的黑色幽默。

 

贾樟柯自己说,他的这三部影片都弥漫着一种不太愉快的气息,我想说,那何止是不愉快,简直悲呛到了极点。故乡三部曲里反映的整个大的社会现状不说,连主角们那点属于自己的小情小爱都是可悲而绝望的,小武和歌厅小姐梅梅的短暂浪漫,崔明亮与尹丽娟的爱情,小季与矿区模特巧巧的姐弟恋.....

 

小武和许许多多的小武们变成了注定要被这个时代淘汰的一群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小武和小武们根本没有选择,他们只能要么束手就擒,要么挎着炸药包去抢银行,可是,即便挎着炸药去抢银行,他们都不知道顺便带上那个用来点燃炸药引线的打火机!这是小武们的可悲之处。

 

贾樟柯说他很喜欢小武这个角色,因为小武是善良的,贾樟柯还说,其实现实比电影作品更荒诞。我很赞同他这番话,我想,他骨子里也同样很同情斌斌和小季,在《任逍遥》结尾,斌斌在公安局里唱起了任贤齐的《任逍遥》,而小季则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飞奔在逃亡的公路上,天空阴沉了下来,雨,注定要下,这条路,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很多时候,历史只会书写和记录下那些伟大的光辉的东西,有些人,有些事,早已经变成尘埃随风而去,没人记得,他们甚至就没有在人们的记忆里出现过,时代在改变,贾樟柯所做的,一是对镜头语言运用的先锋性探索,二就是用影像真实还原记录下了一些被人们忽略了的东西,它,有着它的价值。

 

 

 

贾樟柯 Zhangke Jia

8 .4 / 7 .0

贾樟柯

影评(152)

收藏(1272)

回复 (19) | 收藏 (2) | 7896 次阅读 |
标签:

忧郁的国王 (东京)

男 12岁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