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忧郁的国王

我的时光映画志

http://i.mtime.com/jx201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古典奇幻片】华语电影的最大亮点

忧郁的国王 发布于:

我喜欢有想像力的人,我喜欢和浪漫的人做朋友。说到想象力,华人电影圈中不得不提一个人-----徐克。是香港电影创新与现代化的代表人物,这个满脑子怪力乱神的电影顽童,其半数以上的电影作品都是华语电影疯狂、多变和创新的典范。


年少时便在美国求学,受西方思维熏陶的徐克学业有成后就一直有着对华人文化进行改造的企图心。


《新蜀山剑侠》和《蜀山传》

徐克的处女作《蝶变》是一部披着武侠外衣却又融入现代思维的恐怖悬疑片,它的成功鼓舞了徐克,拿到《新蜀山剑侠》的故事剧本后,徐克的想象力因为拍摄这部电影而得到了第一次集中展示,用文字所描述的各种兵器、场景、人物造型、打斗情景在其手上变成了一幕幕精彩的影像,画面剪辑生猛,影片场景和服饰造型之繁多在当时的华语影坛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这部影片是徐克电影工作室成立前一年拍摄完成的作品,故事原型来自还珠楼主的奇幻武侠小说《蜀山剑侠传》。


《新蜀山剑侠》也是香港影史第一次由好莱坞特技团队来打造中国的奇山异水,表演卡司也是当时香港顶级阵容:郑少秋、林青霞、徐少强.....影片呈现出了大量的东方美学意境,奇异的山水,玄幻的动作,服饰造型或充满山野质感,或如同水彩画一样靓丽飘逸;从很多方面来讲,1983年的这部《新蜀山剑侠》都具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18年后的《蜀山传》,徐克不过是为了圆满当年的这部《新蜀山剑侠》,18年前的女主角孤月大师也从林青霞换成了张柏芝,当时的张柏芝被香港电影界当成张曼玉的接班人来培养,可惜了。


徐克在《蜀山传》里运用了大量的现代CG技术,特效画面占了整部影片的百分之九十,在他脑海中,蜀山传奇故事是一个蕴藏着浩瀚东方美学意境的故事。


但由于经费问题,影片的动作特效交由香港本土团队来打造,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故事性也远远不如1983版的《新蜀山剑侠》,好在影片在布景和服装造型的美术设计方面没有丢掉水准,最终获得了金马奖最佳艺术指导奖。

林青霞版孤月大师

张柏芝版孤月大师

《倩女幽魂》系列是华语奇幻电影史上的经典制作,影片创造出了各种新奇的妖魔鬼怪形象和魔幻场面,张国荣版宁采臣和王祖贤版聂小倩之间的爱情故事在今天看来依旧不过时,影片导演虽然是程小东,但监制是徐克。


《倩女幽魂》在当时引发了新一轮的古装热潮,首先是徐克对旧版《倩女幽魂》故事的成功改编。“天马行空”是很多中国奇幻故事的优点,充满想象力是一件好事,但它普遍存在一个问题:甚少谈人性。《倩女幽魂》这个取材于《聊斋》的旧故事就是以神鬼为主,少谈人性,徐克则在故事中强烈突出了男女主角之间的人鬼情,事实证明徐克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就是徐克对电影技术的痴迷追逐。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倩女幽魂》中有很多特效成本其实很低廉,却做出了很好看的效果,让中国人的《聊斋》故事在银幕上变得赏心悦目。而徐克与黄霑两位香港才子的组合碰撞,也成就了《倩女幽魂》的经典配乐。


在李碧华原著基础上改编出来的《青蛇》也是颠覆性的,影片真正的主角不是白蛇,而是“小三”青蛇,正妻白蛇到了徐克这里成了配角。在这个关于蛇妖的奇幻故事里,徐克对东方美学意境的表现欲望更加疯狂,人神妖共存的世界里,处处表现出来的是徐克出色的视觉想象能力。

小桥流水人家的精美梦幻场景,蛇妖的妖艳多姿,驱魔人法海的惊天法术等等,《青蛇》中视觉语言所呈现出来的东方妖魔奇幻世界在今天看来依旧让人感到惊艳。


《狄仁杰系列》影片里违反物理学及生理常识的各种打斗,那些灌满想象力的场景和动作,无不显示着徐克电影世界是一个想象力铸造的世界。我喜欢有想象力的导演,我喜欢奇幻电影。


1993年的《千人斩》,讲的是与中国道教“八仙”有关的故事,影片由台湾著名导演丁善玺编剧,与王羽联合执导,演员及制作班底来自港台两地,是一部台湾与香港合拍的古装神鬼奇幻片。


影片男主角袁太德是一名专门负责替朝廷执行死刑的侩子手,由于其斩人手法奇特,斩人首级不见血,受刑者丧命时几乎没有任何痛苦,有“金刀之法,头不落地,上天浩德,往生西方”之口号。周遭百姓无人不知其刀法,每逢其斩人,围观者无数。


丁善玺在这部《千人斩》里制造了一个人鬼神共存的奇幻世界,影片中有不少奇幻情节,妖魔鬼怪,各种玄幻法术很多,影片制作队伍想法很好,但毕竟当时的特效水平跟今天的CG技术没法比,逼真度不高。

影片的场景、美工、服饰等方面都带着浓郁的东方美学特色,故事情节也充满东方人的文化思想,比如袁太德每次执行斩首任务时所采用的那些手法,比如其女儿在父亲每次行刑前都会独自到河边念佛放灯,理由是:如果被斩之人在行刑之前心存善意,他的灵魂就可以随灯而去,超度西方,她相信因果循环,善恶必报的理念。


影片中还加入了男女之情:悍匪玉残花与捕头赵雄的生死恋;徒弟二五与师傅女儿巧银之情,这其中,玉残花与捕快赵雄之间的感情尤为动人,赵雄甚至在袁太德面前以死跪求袁放过玉残花。

从小流落江湖,在强盗窝里长大的玉残花经历苦难无数,见“鬼八仙”集团平日里杀贪官,除恶霸,劫富济贫,所以才跟随他们一起闯荡江湖,成为集团首脑之一。


按照赵雄的原话讲:“我几次三番都抓不到她,她太美,太快,太狠,我没办法抓住她,更不忍心抓住她,她可恨,但是更可怜,她只会杀人,只会耍狠,她为什么杀人,杀了什么样的人,她不知道,杀人之后犯了什么样的罪,她更不知道,她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个贼”,此番跪地求情,泪流满面的爱情表白也可谓是惊天地泣神鬼了。


纵观整部影片,这个关于吃公粮执法人员的这一档子奇幻故事背后,是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金马奖终身成就奖得主丁善玺借古喻今的企图心。


《千人斩》演员阵容也不赖,有王祖贤、王羽,有钱小豪、陈法蓉、午马等,遗憾的是,影片原版的片长是124分钟,由于种种原因,内地普通话版被剪掉了20多分钟,影响了内地观众对此片的印象。


我们一直在讲文化改造,在谈文化创新,我觉得,中国人有很多很优秀的可利用的文化资源,比如像《千人斩》这样的神话故事,民间其实有很多,“鬼八仙”就是丁善玺在道教“八仙”人物原型上经过改编而成的,这其中有七位成员名字直接就是吕洞宾、铁拐李、曹国舅等人,而玉残花的故事则是何仙姑的另一个成仙版。

在消灭“鬼八仙”集团过程中,玉残花被看破红尘,剃度为僧的前男友,曾经的捕快---赵雄,用佛法转化为了一朵荷花。


在道家传说中,何仙姑不仅是“八仙”中唯一的一名女性,更是“八仙”中人性色彩最浓的一个仙人,丁善玺的《千人斩》把玉残花列为故事女主角,讲了一个女悍匪被杀的故事,塑造了一个很生活化的女仙人,其创作原委不无考据。


《千人斩》上映过去了20年,有没有一个华人导演曾经想过利用现代的新技术重新改编翻拍一部《新千人斩》呢?



有人曾总结说:“电影终归是说梦,胶片与胶片的衔接可以横扫八千里,纵贯五万年,尽管也有人借光影刺探现实,但所谓现实主义影像,只是梦的一种变体,是故意造出真实感,是不动声色的谎言”,所以从某种角度讲,奇幻电影是最接近电影本质的影片类型。


过去这一百年,欧美电影制造出了人猿泰山、各种吸血鬼、狼人、魔法师、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各种侠,还有大大小小的魔怪,惊吓娱乐了无数地球人,然而,中国人在大银幕上所展示出的浪漫想象力却少得可怜。

电影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表现,现代电影往往能够反映一个民族的硬实力,如果说好莱坞是那只金刚,那当下的中国电影就是金刚眼前的那个小女人,而对于技术要求更高更密集的科幻片而言,华语电影只是丢在地上那只断了根的高根鞋。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电影工业整体水平落后、文化体制受意识形态管制等原因,中国的商业电影怎么拍,经常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揠苗助长,搞得不伦不类。


中国人的奇幻电影除了具体的一些硬技术因素外,还涉及到观众定位、市场取向、电影人才缺乏等一系列问题。比如中国缺好的编剧,没有好的剧本。


越是精英的文化,受众相对就越少,越是大众的文化,受众相对就越多,这种金字塔式的文化受众构成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象。


周星驰在《西游降魔篇》和《西游伏妖篇》中的创意想法,也得到了徐克的大力协助,在电影的通俗性和娱乐性方面做得很好,让电影的艺术性与商业娱乐性得到保障。《西游记》的老旧故事早就应该翻新了,中国人的神话故事早就应该有人站出来插旗子了。

但是,其实中国人有很丰富的神话奇幻故事,随便挑一个出来都可以书写一番,这些故事进行现代改编之后都可以成为好剧本。


可惜的是,这些年中国人的电影故事里,只有一个真正的超级英雄,那就是孙悟空。不要再过度消费悟空了,悟空已经很累了,悟空表示很无奈。



-----文/忧郁的国王



个人小站,独立评论

视与听,影与歌
欢迎搜索关注订阅号:国王娱乐平台
微信:king2m2018


回复 (1) | 收藏 (0) | 169 次阅读 |

忧郁的国王 (东京)

男 1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