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科学日记 -- 麦田圈之旅 (1、2)

cannonball 发布于:

我们以下面这张图片为起点(图1),开始一趟充满着神秘、奇幻与壮丽的麦田圈之旅吧。

 
图1,图片选自互联网
 
这是2001年8月出现在英国南部地区汉普郡Chilbolton天文台附近的两个麦田圈。右边的是一个三维人脸,左边的是一个复杂的信息板。科学家已经排除了人造的可能性,因为人力不可能在24小时严密监控的天文台附近悄无声息地做出如此复杂的麦田圈。
 
图2,图片选自互联网
 
如果说8月19日出现的这张三维人脸是外星人的真实面孔(图2左),他们看起来与我们差异并不大,区别仅仅是器官的比例而已。三天后出现的信息板图形(图2右)则是对1974年人类将自身信息发射到太空中的回应。根据科学家们的破译,这组信息图案与人类发射出去的内容非常近似,改动之处包括DNA结构,核苷酸数量,人口数量,太阳系的构成等。信息的详细含义为:他们与人类有着相似的DNA,身材较矮,数量213亿。他们的星球位于一个类似于太阳系的星系中,文明程度可以制造出将微弱信号不断加强以使其传播得更远的设备等。
 
图片欣赏,选自互联网
 
如果你并非一位麦田圈研究者,而只是在网络上漫无目的地搜索相关的图片和信息,或许你会相信麦田圈不过是一种行为艺术,它的制作者非人类莫属。甚至地位显赫的科学家霍金也认为,“麦田圈要么是人造的,要么就是气旋的结果”。在其他各式各样的说法中,个人认为最“牛B”的一种出自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她认为“麦田圈是土壤贫瘠的结果”,此外《观察家报》话里有话的评论听起来也十分幽默:麦田圈是叽叽喳喳的麻雀干的。
 
图片欣赏,选自互联网
 
1990年,英国政府担心麦田圈研究者可能会发展成为新兴宗教组织,为了平息麦田圈带来的越来越浓厚的神秘及恐惧色彩,军方不惜误导媒体炮制了著名的“布雷顿事件”。这是历史上惟一一次留下制作工具的麦田圈。当媒体把用来绘图的绳子播放到世人面前时,不仅大多数人都开始相信麦田圈不过是人类所为,醉心于研究工作的人们也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从此麦田圈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失了宠。当然,英国军方否认了炮制麦田圈的说法。
 
图片欣赏,选自互联网
 
大概是出于对英国政府这一做法的报复,麦田圈制作者(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星球上的智能生物)随后在首相梅杰位于Chequers的宅邸100米处制作了一个巨大的巨尔特十字架图案还以颜色。尽管首相的公关人士仍然坚称这不过是气候异常的结果,但是麦田圈究竟是何人所为仍如一片乌云般笼罩在人们心头。
 
图片欣赏,选自互联网
 
从最早有记载的麦田圈到现在的400多年间,麦田圈制作者已经一次又一次地提供了“非人类制造”的证据。但是不相信的人们仍然选择置若罔闻。否定的原因除了人类对新生现象固有的排斥外,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只是为了摆明自己的立场。以人类的经验来看,选择加入一个阵营是有快感可言的。举个通俗的例子,2005年超女走红后,无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实际上并不可能从中获得切实的好处。但是,支持的人觉得这些平民偶像身上寄托着自己的梦想,是一种美好的体验;反对的人也可以从批评和谩骂中获得发泄,这就构成了一种间接、变相的快感,足够双方长时间地维持这种毫无意义的对峙。当然其中也有通过小花招去打败对方的快感,比如在某明星的丑照下配上高度赞美的文字等等。
 
图片欣赏,选自互联网
 
反对麦田圈的组织也需要经常享受打败对方的快感,他们在大公司和媒体的配合下,选择人迹罕至的地区(为了不被发现)在夜晚利用照明灯作业,却在播出的录像中擦去这些痕迹。大众被造假的录像带所误导,怀疑的情绪越来越高涨,麦田圈研究者们百口莫辩,最糟糕的是伪造者们竟然将不是他们造出来的精美绝伦的麦田圈挂在自己名下……这些都可以带给策划者们打败对方的快感。或许他们也不相信人类可以造出那些庞大、精准和美观的麦田圈,但为了沽名钓誉,为了有事可做,为了钱,为了种种与研究无关的事情,反对必须继续进行下去。
 
图3,图片选自互联网,Andrew Pyrka
 
图4,图片选自互联网,Andrew Pyrka
 
蜗旋及编织方式
人造麦田圈与正牌麦田圈的主要差别之一是麦秆的蜗旋及编织方式。人力如果想在短时间内造出从高空看起来还过得去的麦田圈,是绝对没有能力顾及麦秆的编织方式的,而且由于制作时的踩踏,现场状况通常十分杂乱。正牌麦田圈从早期简单的顺时针、逆时针旋转到后来的有底纹的编织方式,似乎是为了划清与伪造者之间的界限(图3、4)。比较著名的一个例子出现在2009年8月9日,当7月31日那个精美的SOS麦田圈遭到农民的破坏后,出于某种原因制作者们决定再做一个。一周后他们呈上了升级版的SOS图案,这次配备了非常精美的底纹(图5、6)。有时这些正牌作者为了显示与伪造者在能力上的差异,还会有选择性地压倒作物。比如,当他们决定在麦田里制作图案时,那么被压倒到一定只有麦子,杂草或其他植株会丝毫不受影响地“矗立”在成片倒下的麦子中。
 
 
图5,图片选自互联网,Andrew Pyrka 
 
图6,图片选自互联网,Andrew Pyrka
 
规模之大、耗时之短、精度之高
另一个主要差异在于规模之大、耗时之短、精度之高。下面这个“柯赫分形”麦田圈看似并不复杂,但是为了准确完成这个图案需要标定346个参考点(图7)。根据Freddy Silva所著《麦田圈密码》记述,美国的两家工程公司承接了标定工作,“结果一家公司用了6天半,另一家用了7天半”才将全部参考点标定完毕。但是这个图案确实是在一夜之间出现的,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测量的痕迹。2001年8月出现在白马山附近的这个麦田圈对持“人造论”的人们是个无比巨大的打击(图8)。其面积达70万平方英尺之大(约合97亩),由409个圆组成,在几个小时内就出现了。当晚还下了一场雨,现场却找不到任何脚印或人类进出的痕迹。
 
图7,图片选自互联网
 
图8
 
回复 (24) | 收藏 (0) | 29907 次阅读 |
标签:

法郎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