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时光物语 -- 我是这样一个电影爱好者

cannonball 发布于:
 
以前我看电影是为了启迪人生、提高修养、增长见识,抒发情绪,现在呢,大部分时候就是想放松一下而已,所以我觉得自己终于成熟了。
 
从来没有强烈地在意过导演、或者根据他们的名字在碟店里淘碟。一直以来,总觉得导演是一份被过于高估的职业,虽然自己没有做过,但如果有一个好本子,网罗一众好演员,任何有几年经验的导演都不至于拍出很差的片子吧?所以我更佩服编剧或小说作者一些。这些人是从无到有的创造,导演不过是再加工。不过,很多时候导演却成了编剧的替罪羊,比如网友们在批评一部片子时经常会说,“真不明白导演是怎么想的,安排这么弱智的情节”,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很困惑,难道这不是编剧的责任吗?难道这又是一部导演兼职编剧的作品?
 
有一阵子我非常着迷《指环王》,但如果你问我导演是谁,我还真就很没文化地答不上来。后来《金刚》上映了,周围的朋友都很有兴趣,说是彼得什么什么导的,我没敢说自己不知道他为何方神圣,就随他们一起去看了。看到金刚大战恐龙一幕,心想这个彼得什么什么的真得很扯啊,流行什么就敢堆砌什么,红果果地抓眼球啊(这里我也犯了将导演和编剧混为一谈的错误),所以就对此人留下了很差的印象。后来上网一查,蓦地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对《金刚》赞不绝口:如果我是带着对指环王的景仰去看金刚,没准也会竖起大拇指,谁叫人都是感情动物呢?
 
我是一个对演员很念旧的影迷,基本上喜欢上一个演员后,就会去追Ta的所有作品,看的过程中会发现新宠,于是又去追新宠的作品,在新宠的作品中又会发现新新宠,去追新新宠的作品,必然发现新新新宠……于是层层铺展,步步扩张,观影的拓扑结构就这样形成了。
 
有时我试图回忆自己喜欢的第一个演员是谁,但总是做不到。Long long ago,曾被祝延平版的武松感动到热血沸腾,觉得这个演员简直就是英雄再世。女演员方面呢,山口百惠在中国横行那阵子,几乎是我每幅素描的主题,后来受时代及所受教育的影响变得有些“反日”,祸及无辜便不再喜欢她了。再大些后开始接触港台的东西,每次在录像厅前逡巡,只要看到梁家辉,林青霞,张曼玉的名字就会很兴奋,这三个人至今都留给我非常美好的印象,反而对周润发这样大哥级的人物始终没什么感觉。再后来审美有些回潮,觉得刘晓庆、斯琴高娃这些自己人才是真正会演戏的。
 
时间流转,记不得自己是何时被彻底西化了,反正现在基本上只看洋鬼子的作品了。那一年看过《热舞之夜》,对那个叫小马哥的演员很欣赏,只要他有新片都会捧场看看,最近刚看了一部《可爱的骨头》,虽然口碑不佳,自己还比较喜欢。特意关注了下导演,竟然又是那个彼得什么什么的,唉,世界再大都有人说小,何况是个电影圈,每次遇到这位大师都几乎让我失去客观评述的能力。
 
如果现在你问我最喜欢的演员是谁,女演员我会不假思索地说斯特里普,至于男演员,也许想来想去我会说Kevin Costner,但不是很确定,也可能是clint eastwood或者甚至tom cruise,这就要看他们出现在哪部影片里了。
 
我对看过一部影片后能在影评中扯出一大堆哲学家、思想家或者艺术家的同学非常“膜拜”。记得当年顺子在超女评委席上对一位自诩嗓音条件绝佳的选手说,好好唱,别嚷嚷。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四两拨千斤的启发方式了。心平气和地写影评可能写得更好,心平气和地拍电影也可能拍得更好。比如《黑客帝国》这个片子,一开始它不是那么“大”、不是那么有野心的时候是很吸引人的,后来处处引经据典倒不如最初的“缸中之脑”令人印象深刻了。
 
非常反感原著小说的粉丝看过改编电影后不负责任地大放厥词。在我的观念里,电影就该是拍给一张白纸的观众看的,再强烈的东西,二次接触时都会弱化很多。比如某天你在街上听到两个大娘攀谈,被其中一句话逗乐了,后来这话成为时髦用语被改编到春晚的小品里去了,你看后可能毫无反应。可是你怎么就不想想,假如“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这话首次亮相在春晚,你又作何感想?所以不要说《可爱的骨头》,即便经典如《乱世佳人》,看了两遍小说后才去看电影,竟然看得我很不耐烦。用大俗话说,你还没脱裤子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我怎么会觉得你好呢?
 
如果你看我的年终观影总结,会发现每部片子的评分都不低,而且相差不大。这不是我在左右逢源、大行中庸之道,而是,一来骨子里有些盲目的自信,觉得自己看上眼的片子就不可能太差,二来,随着年纪增长变得越发宽容,有几个人能一辈子装鲁迅、玩摇滚呢?这么多年来只有两部影片令我深恶痛绝,一是《东宫西宫》,二是《反基督者》,都是刚一看完就把碟片绞碎了扔掉了。前者或许有我欣赏无能之处,至于后者,我真地找不出比zhuangbility更合适的词给那些能为此片写出“高深莫测”的影评的人。
 
相对于欧洲的影片和影人,美国的电影从业者更对我的胃口,因为他们明显更加坦率从容,人家即使玩艺术也决不随便脱裤子,要脱就到成人电影里去脱。欧洲的电影人对我来说是一群喜欢拿艺术当幌子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家伙。比商业,这就简直不要比了,比艺术,《穆赫兰道》够艺术了吧,可惜也不是欧洲人鼓捣出来的。重复我不久前说过的一句话:至今我还没有发现哪部欧洲片试图表达的东西没有被美国人更好地表达过。
回复 (45) | 收藏 (1) | 18282 次阅读 |
标签:

法郎 (北京)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