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万水千山走遍 -- 卢塞恩

cannonball 发布于:

没有计划在卢塞恩过夜,因为朋友说城市很小,几个小时就逛完了。观光路线中,它是位于因特拉肯和苏黎世之间的一个中转站,只想路过看看,甚至没做任何功课。在因特拉肯的酒店里匆匆翻阅了几个网友写的游记,知道有一种美食叫做Lozärner Chügelipastete ,抄在纸上便收拾行囊上路了。

 
(一路上的好景色)
 
 
 
在车站寄存了行李,跑到报亭买了张地图,缠着老板帮我在地图上标出目前所在的位置及值得观赏的景点。老板还算热情,推荐了卡贝尔桥和老城区,这也差不多都是网友游记中提到的。后边等着结帐的顾客已经排成了长队,连忙点头致歉,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卢塞恩湖景,刚到时天气有些阴沉)
 
(一个很有艺术感的街边建筑,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街景)
 
虽然在因特拉肯享用了早餐,无奈舟车劳顿,到卢塞恩后不久便又饿了,想起Lozärner Chügelipastete还在不远出招手,心中更是瘙痒难耐。从教堂出来走不远,路过一家幽静的街边饭馆,看到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金发美女正在给顾客端盘子。心想,就是她(它)了。坐下来出示了我手抄的菜名,她笑着问:你想吃这个?我认真地点点头。她说有,遂安排我坐下便扎进屋里去了。
 
(为了拍摄阿尔卑斯山特意买了个广角相机。拍风景时没感觉多好,拍教堂时才真正发挥出作用。以前的相机在同等距离下大概也就能拍到左二柱子的位置上)
 
(广角相机也有弊端,万一有人误入你的镜头,等半天他也走不出去)
 
闲坐着突然想到,下一个景点“痛苦的睡狮”还不知在哪里。国人在翻译过程中追求形神兼备,往往与原名大相径庭。这些年走南闯北,知道直译经常会闹笑话,不免多了个心眼,向金发美女打听时省略了“痛苦的”,直接问“睡狮”在哪里。她果然不明白我要去哪里,以为我在找酒店sleeping。我只好解释是“为了纪念法国大革命期间牺牲的瑞士士兵的一个狮子的雕塑”,这下她明白了,告诉了我详细路线,末尾还不忘善意提醒:那不叫睡狮,叫狮碑Lion Monument。也许她是担心我再找不到问人时,不至于费口舌解释很多吧。
 
(冰河公园顶峰俯瞰卢塞恩)
 
过了一会儿,一位金发帅哥端着我的Chügelipastete笑眯眯地走来了,当时心想,这家馆子还真会招揽顾客,雇佣的都是顶级帅哥美女嘛。连忙找借口与帅哥搭讪,请他教我这道菜的读法。帅哥显然高估了我的语言天分,以非常快的速度吐出一串鸟语,见我模仿了两遍不得要领,便很热心地把音标写在了纸上,chugelipaschtetli,字母u上面还有个类似中文二声的符号,临走时笑着告诉我,这是瑞士德语,需要多练习。
 
(Lozärner Chügelipastete ,奎格里吧士忒特里,特意去吃的当地名菜)
 
看了音标已经知道该怎么读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次使用中文进行标注:奎格里吧士忒特里。接下来就是享而用之了,这道菜其实就是在酥脆的面包里灌注肉丁和菜丁,配上香甜的奶酪汁,还算好吃吧,不过我这种苦命的孩子反而吃到匹萨和麦当劳时更开心些。这么一份菜加一杯可乐,结帐时要42瑞士法郎,没有零钱了,给了美女一张百元大钞,她找给我一张50元的外加若干硬币。在美女面前自然要大方些,把一堆硬币都当小费给她了。8瑞士法郎可以在街边买一份很像样的快餐了,觉得给多了,厚此薄彼冷落了帅哥,应该两人各给4法郎才对。
 
(痛苦的睡狮)
 
饱餐之后顺利找到了狮碑,果然国人翻译得很到位,分明就是一只痛苦的睡狮。据说,在瑞士手表尚未扬名天下之前,雇佣兵才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品牌。法国大革命期间,700多名受雇的瑞士士兵为了保护路易十六献出了他们的生命,这个狮碑就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忠诚以及英勇事迹的。
 
冰河公园紧邻狮碑,顺便进去看了看。这一看做出了此行最农民的事:罗伊斯冰河数百万年前流经此地时冲刷岩石留下了一个九公尺深的漩涡状洞穴,当地人为了保护洞穴在上面搭了个巨型的棚子。进去一看大为感慨,哇,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棚子,举起相机狂拍数张,反而对下面的遗址视而不见。转了一圈在树荫下翻阅介绍资料时才知道重点在棚下,连忙返回去补拍,心中已经耻笑了自己千百遍。
 
(冰河遗址上的凉棚)
 
(冰河遗址)
 
遗址不远处有一座建于1896年的镜子迷宫,置身其中,其后左右都是你自己,不用手探路根本无法分辨前方是通道还是镜子。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背影是什么样的,借这个机会好好看了看,感觉还不错。
 
出了冰河公园后在老城区信步。瑞士果然是个手表泛滥的国家,几乎五步之内就有一个表店,军刀更是摆满了琳琅的货架,相比之下,“三大件”中的巧克力倒是低调得多。想想自己也算好表之人,不过最狠心时也就买了块Tissot。看网上介绍,天梭表是瑞士名表中最低的一档,劳力士在国人心中地位崇高,瑞士本土倒不是很买账。又听他们说,与其买个身边人都不认识的大牌子,不如买块永不过时的劳力士,此言正中下怀。在表店外徘徊良久,终于还是离开了。长这么大从未过分痴迷过任何物品,以前喜欢收集苏芮的CD,现在却担心不知留给谁;买了那么多DVD,看了一遍就再也不想碰了。身外之物还是由它去吧,有这些闲钱,不如再多走几个国家,多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
 
(表店橱窗里用石头粘制的工艺品)
 
(老城风貌)
 
 
 
回到中心湖畔时,湖水变得比中午更加瓦蓝,同样的景致,光线稍微变化就显得格外不同。湖畔此时几乎都被络绎不绝的国人占据了,几个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子向天空中抛撒面包屑,引得海鸟一片翻飞。鸟声涛声抵不过谈笑风生的东北腔,忘情之时更是仰天长啸,引得众人阵阵侧目。
 
(傍晚时的湖景,湖水与中午时比瓦蓝了许多)
 
 
(卡贝尔桥)
 
 
 
 
在湖边坐到暮色渐深,起身去车站取了行李,踏上了开往苏黎世的列车。日内瓦,因特拉肯,少女峰,卢瑟恩,苏黎世,十一长假弹指即过,五站行程也终于到了最后一站。
 
(四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回复 (17) | 收藏 (0) | 13208 次阅读 |

法郎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