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万水千山走遍 -- 柏林 II

福临 发布于:

 

(修缮中的教堂)

 

第二次去柏林,想从这座教堂说起。上一次的行程,最后一个造访的景点就是它,走了很远的路才赶到,却被它修缮的面纱挡着见不到真容。这一次,当出租车载着我从它身旁经过时,让我沮丧的并非它仍在修葺之中,而是忽然意识到,为了每个晚上省几十欧元而在booking上随便选择的这个酒店离市中心实在太远了。欧洲的城市在我看来都是可以步行走下来的,所以通常不大介意酒店的位置,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及体力的衰减,每次花一个半小时从酒店走到市中心还是显得不够理智。

 

 

(稍嫌严肃但非常认真的酒店前台人员)

 

(这个应该是当地银)

 

(非常怀旧的偶还特意到上次“下榻”的酒店门口拍照留念,不过两年而已,房价每晚涨了近100欧哇,叫我如何能不舍你而去?)

 

 

看过我上一篇柏林游记的朋友们都知道,未能进入议会大厦是一块巨大的心病,以至于两年来一直耿耿于怀,所以这次设计行程时特意把柏林包括进去。但是,信念之坚定以及经验之丰富都不能确保愿望会顺利达成。脑子总是会无故短路的,这不,关键时候就短了一次,预约的时间竟然比到柏林的日子早了一天!这个严重的错误直到走前一天才被发现,可以想象它的杀伤力在一瞬间简直堪比晴天霹雳!上网重约,名额都满了,几近绝望之中打了个电话过去,试探着问能不能给调整一下。所幸的是,好心而务实的德国人竟然真地给我办到了!

 

 

 

 

 

于是我终于在正确的时间赶到了正确的地点,久别而重逢,心情却怎么也正确不起来,在一个阴冷的黄昏中等待着入场,心情有些寥落和不耐烦,甚至几度想折返回酒店休息,好在终于强忍着坚持了下来。

 

 

 

导游正在为预约游客讲解议会大厦的历史。俄国人在德国留下的痕迹实在是太深重了,不过反观德国人呢,似乎对将这些痕迹完全抹去也没什么兴趣。议会大厦里有一堵墙,就精心地保留着苏联占领时期的涂鸦。

 

 

(中间的那个特殊盒子及其代表的特殊人物)

 

这条狭窄的长廊由数目众多的空铁皮盒构成,每个盒子代表1919年至1999年间的一位议员。导游特别强调,盒子里空无一物,没有骨灰或任何私人物品,就是一些徒具象征性的空壳子而已。但是总有些人可以特殊到打破常规,当导游说到这个特殊的“某人”时,在场的人都已经心领神会了,所以她也没多费口舌,只是非常干练地敲了敲盒子说,“他的盒子是实心的。”

 

 

 

议会大厅。政府颁布的所有法令都是在这间屋子里经过议员经过辩论产生的。注意到右侧的欧盟旗帜了吧,导游带着说不清是自豪还是无奈地语气说,德国是欧盟成员国里唯一一个把欧盟旗帜插在议会大厦内部的国家。然后她详细解释了一遍立法及选举的过程。说实话,这部分内容即使用母语听课也得记了笔记回家复习才搞的清楚,印象中就是条件套着条件,百分比嵌着百分比,唯一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她说德国是个多党派的国家,申请成立党派的条件非常宽松,甚至醉酒的司机也可以成立一个党叫drunk driver party,只要人数达到法定要求即可。drunk driver party,哈哈,这算是这趟严肃沉重的议会之旅中惟一诙谐幽默之处了。

 

 

议会的穹顶。导游说起穹顶时语气再次无奈起来,因为在当初的设计中,穹顶只是作为一个装饰性的摆设被构想出来的,谁承想,无心插柳柳成荫,目前,大部分游客貌似都是冲着穹顶前来的。

 

 

 

博德博物馆。柏林最著名的博物馆,上次去时被门口长长的游客队伍震慑了回去,这次路过竟然门庭冷落,实在没理由不进去瞧瞧。话说每次进博物馆都能更好地帮助我认清自己,我真地就是一个俗人啊,进多少个博物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馆内琳琅满目的艺术品看得昏昏欲睡,却惟独被下面这枚金币触及到灵魂深处。

 

 

(注意,这不是镜头的放大效果,看看后面的游人,你就知道这是一枚多大的金币了)

 

 

 

水族馆和动物园是连成一体的,在两馆任意之一都可购买通票进入。柏林的第三天非常阴冷,无处可去就决定与动物们亲密接触一下。

 

 

(一进去就幸会到这样的场面表情图片

 

 

(冰与火之歌里的那种狼吧?)

 

 

 

(如梦如幻的水母)

 

 

(温室中一只闲逸的不知什么蛙)

 

(正在进食的蜥蜴,偶非常不喜欢的动物之一)

回复 (16) | 收藏 (0) | 6987 次阅读 |

法郎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