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电影时光 -- The Company, 中情局的罪与罚(1,2,3……)

福临 发布于:

 

Leo坐在莫斯科某公园的长椅上,以空洞的眼神观察着从他身边匆匆走过的年轻人,无奈地感受着被时代抛弃的感觉,那种曾经为了理想不顾一切,宁可献身也在所不惜的情怀,那种耗尽青春、友谊、爱情及家庭后被弃之如敝履的感受,在深秋的阳光下,在两个冷战时期的特工的一声苍凉的告别语中,被烘托至无以复加。这个场景,加上当时正值要把英语锤炼成母语的雄心大涨,是我迫不及待找来原著拜读的原因所在。894页的一本书,每一页纸都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外国蚂蚁,今天,终于看完了。

 

 

 

虽然对Robert Littell不了解,但猜测他一定是位强势的作者,以至于出版社及编辑会照单全收这样一本其实500页就可以写清楚的书。作者在写作过程中似乎就已经脑补了将来要拍电影的场面,因为他总是把大量笔墨用在与剧情发展或人物心理活动完全无关的场景描写上,看上去是在帮未来的导演或编剧们一个忙,让他们免于场景设计的麻烦。这对于决心提高英语水平的读者来说是个福音,但对于追求情节的筒子们则完全是个灾难。以下段落,有兴趣学几个新词的同学不妨看看,无兴趣者可直接跳过:

 

一排骆驼,其中三只驮着粗麻布 (burlap) 制成的鞍子,里面塞满了食物、饮用水及弹药(ammunition),另外25只背负着长型的木质柳条筐,正在穿过湍急的水流(骆驼活动的地方还有湍急的水流?)12个阿拉伯牧人(herdsmen),全副武装,纱布盖住鼻子(drawn over their noses)以阻挡骆驼扬起的尘土。他们将一根粗绳子的一端系在一个浸没在水中(awash in the water)的锈迹斑斑的苏联坦克上,另一端系在岸边的一颗树上,并沿着绳子以一定间距排开,防止骆驼们走乱了阵脚。到了河对岸后,他们停下来吃午饭,穆斯林信奉者们(practicing Muslims) 开始朝着Mecca的方向拜倒(prostrate)进行祈祷,其余的人则用树枝在火上支起一口破旧的砂锅(beat-up casserole)煮起了绿茶。头天晚上通过在地面上挖出(scooped)的浅坑中烘烤出来的陈面包(stable bread),罐装腐植品(humus)(腐乳类的东东?)及生洋葱被分发给众人……

 

(这种关于美好旧时光的黑白照总是能勾起人无限的怅惘)

 

 

 

吐槽完作者的写作技巧后,以下着重说一下本书及本剧的精华所在 -- 间谍情报技术(tradecraft):

 

在一个月也不黑风也不高的晚上,一名在华盛顿工作的苏联特工Kukushkin(以下简称Kuku)通过他的美国姘头与CIA取得了联系,他声称,出于对妻子的健康需求及对共铲煮易梦想的幻灭(disenchantment),他不得不向美国方面投诚,而他选择此时变节的原因是,渗透在CIA高层的一位克格勃特工SASHA正在度假,两周后才会回到华盛顿,更巧的是,负责与此特工联络的接头人(cutout)也正好回莫斯科奔丧去了,这样他变节的信息就不会被Sasha通报给克格勃而瞬间遭到杀身之祸。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信(Bona fide)KukuCIA提供两条重要线索。一、一名克格勃特工潜伏在NAS内部,他家里最近刚刚迎来了the second man。起初CIA以为,the second man是指家里的第二个儿子,但是基于这一信息进行的排查工作走进了死胡同。后来,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CIA意识到,如果一个家庭里除了丈夫外都是女性的话,那么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就是家里的second man。顺着这个思路,Kuku提供的第一条情报被证实了;二、潜伏在CIA的高级特工Sasha,其姓氏首字母为K,目前正外出度假且两周后才会返回华盛顿,70年代期间,克格勃某重要头目离开莫斯科期间,Sasha前往与之会面(言下之意是当时sasha也不在华盛顿)。基于以上三点,CIA反情报工作部门的头头James Angleton以圣人般的耐心以及一点天赐的顿悟,将嫌疑犯锁定在本书的主角之一,CIA苏联部的负责人leo Kritzky身上。

 

但是,情报工作从来都不只是简单地通过线索找结果。绝大多数时候,敌我双方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通过牺牲真实情报而将敌人引上歧途。拿kuku来说,他到底是一个真正的变节者(defector)还是一个特派间谍(dispatched agent)Angleton的工作重点是,在情报部门获取的万千信息中,识别出哪些是真信息,哪些是假信息,哪些是通向真实信息的真信息,哪些又是通向虚假信息的真信息。基于多年的抽丝剥茧及职业敏感,Angleton认定Kuku是一个真正的变节者,而Leo,就是久寻不见的如幽灵一般存在的Sasha

 

Leo在狱中始终咬紧牙关不松口,坚决不承认自己就是Sasha。依照书中描写,他不得不用手清理掉残留在马桶壁上的自己的屎尿然后舀水出来来喝,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CIA内部开始有所动摇,因为,Angleton的理论虽然完美却都是无法证明的(circumstantial)Leo的好友,耶鲁时期的校友兼室友,本剧的另一位主人公jack开始向Angleton施加压力营救Leo出狱。

 

随后,剧情出现了大反转(twist),在无人胁迫的情况下,Kuku大摇大摆地坐飞机回到了莫斯科。电影关于Kuku为何返回莫斯科以及回去后又发生了什么毫无交代,以至于个别观众在写影评的时候认为这个编剧的一个Bug,但书中则有大段篇幅的描写。后来,通过官方途径,kuku被宣布枪决,但是CIA的特工们很快就发现,Kuku实际上并没有死,他仍然完好无损地幸福地活在某一个隐蔽的地方……

 

于是,Angleton的理论彻底破产了,Kuku被认定为克格勃的特派间谍,Leo则成为这起闹剧的受害者并如英雄般地重新回到工作岗位,Angleton本人也因此遭到了光荣退休的待遇。

 

 

 

情节发展至此,Leo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Sasha呢?我们来看看表象背后的逻辑:

 

1、 如果Kuku真得被处决了,可以推出Leo不是Sasha,因为当时Leo尚在关押之中,如果他就是真正的SashaKuku变节的消息又是谁通报给克格勃的呢?

2、 如果所谓的处决只是做戏,还是可以推出Leo不是Sasha。这个比较好理解,因为一个特派间谍提供的信息,即使是真实信息,也往往是引向虚假信息的。

 

这种不论kuku真死假死都可以得出Leo清白的情节会让每一个观众不明所以,不过,依照上述逻辑似乎又是完全可行的。书中,CIA的反应比较耐人寻味,在Kuku的处决未被证实前,他们对Leo的真实身份未下定论,也许他们以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kuku的变节是通过其他途径被克格勃获知的,所以据此不能完全撇清Leo的嫌疑。但是,一旦kuku被认定为特派间谍,Leo的身份就百分之百清楚了。Angleton作为中情局反情报工作部的负责人,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不得不经常面对这种微妙而复杂的处境 -- 逻辑上无论正推还是反推都可以得出一个人的清白,但是,这个逻辑是真实的逻辑,还是敌人导演好的逻辑?

 

 

那么从克格勃的角度,他们又该如何挪动kuku这枚棋子呢?

 

1、 如果kuku是个特派间谍,那么当然不能真地处死他;

2、 如果kuku是个真正的变节者,有没有必要处死他呢?既然CIA的逻辑是,kuku为特派间谍可以推出Leo清白,那么何不将计就计让CIA以为kuku是个特派间谍呢?让一个叛徒暂时逃脱一死而实现更大的价值?

 

克格勃究竟是在怎样下这盘棋的呢?kuku又究竟是一个真正的变节者还是一个特派间谍呢?我先写到这里,看过此剧又有兴趣烧脑的同学可以试着分析一下。

回复 (12) | 收藏 (0) | 11372 次阅读 |

法郎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