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万水千山走遍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万水千山走遍 -- 萨克岛的星空

法郎 发布于:

(本文图片除了星空部分是相机拍摄外,其他的均为手机随手偶得。对拍照没有执念,只求记述生活,分享经历)

 

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既然写了游记而博客也还活着,就在这里发一下吧,虽然不太理解时光网现在的运维理念。

 

适合拍星星的地方千千万,但综合考虑时间、行程、距离、签证等因素,最后选择了名气不大、人迹罕至的萨克岛。对于一个有近十年自由行经验的伪旅行爱好者(为啥伪呢,因为表面上虽然总出去浪,实际上爱去地儿就那么几个哈哈),即使关于这个小岛的攻略少得可怜,也足够攒齐凤毛麟角的信息支撑一次成功的出行了。简单地说,从伦敦没有直飞萨克岛的航班,需要在另一个较大一些的岛(根西岛)中转一下,两个岛之间搭渡轮需要一个小时。时间方面,因为毕竟是去拍星星,天空的条件很重要,走前务必要查看月相。北半球11月份新月前后那几天,星星不会被月亮抢了风头,只有这几天是最理想的拍摄时间,另外还要考虑天气因素,赶上阴天下雨,千里迢迢地去了就白瞎了。综合这些条件,决定在萨克岛住三个晚上(新月前一天、新月及新月后一天)。心思如此缜密,除非运气坏到极致,不然总有一个晚上可以看到星星吧?

 

从伦敦飞根西岛,下了飞机从机场直奔码头,在售票处悲愤地获悉,根西岛与萨克岛之间每天往返只有一班渡轮,而我已经错过了两个多小时。心里开始埋怨酒店的负责人竟然不提醒我一声,冷静了几分钟后,先请售票女士给我推荐了一个酒店,又按预订单上的号码给酒店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说我误了渡轮连忙道歉,自责没有提前知会我一声。这么好的服务态度让我顿时变得宽容起来,居然安慰起了对方!又说了几句废话,挂断电话,按售票女士给我的地图直奔酒店而去。

 

(根西岛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典型的欧洲岛屿风光,不会令人失望,但见到了也不会有太多激动)

 

意外地获得了在根西岛停留一晚上的机会,却没有太多游玩的兴致,找到了酒店开了房,一进屋仿佛同时经历了时间及地理上的穿越,浓浓的八十年代城市宾馆风扑面而来,一时竟倍感亲切:老式却不古朴的门锁,古朴却不厚重的镜框,厚重却无质感的凳子。好在一切都干净整洁,床睡着也非常舒适,这就够了。简单清洗了一下坐在床上检查后面的行程,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从萨克岛返回根西岛的渡轮竟然比从根西岛回伦敦的航班晚了两个小时,这还了得!亏了问题发现及时,不然别说北京了,就连伦敦都回不去了。急忙赶回码头,售票女士见我没拖着行李回来,知道我搞定了酒店,笑问一切可好,我点了点头直接切入正题,她听完后比我还紧张地说,“幸亏你又查了一遍,不然就有大麻烦了。”说着,熟练地替我重新出了一张票,日期提前了一天,这意味着原计划在萨克岛的三个晚上只剩下一晚了。

 

 

 

解决了票务问题,心里如释重负,信步往酒店走去,肚子竟然饿了起来,在街边随便找了家馆子。旅途中我对吃没什么讲究,总觉得慕名前去品尝的美食吃到嘴里也就那么回事。不过这顿吃得很香,因为从早上出来到现在几乎滴水未进。小馆子的成本控制得显然很好,连端盘子的服务员都没有,只给了我一个“呼叫器”,饭菜好了自己去拿。他们大概也想不到,我这样超值的顾客,不仅把盘子端了回来,吃完后又送了回去,如此高素质自然博得了对方赞许的微笑。实际上,在国内我并没有这么斯文,不知为啥一到国外就装,其实这样挺没意思的,下回一定要改。

 

 

 

睡觉前打开窗户探出脑袋观望了一会天空,阴云密布,心里不禁感到一丝安慰。如此天气,就算上了萨克岛也只能望空兴叹,就安安生生地在根西岛歇一晚吧。第二天很顺利地乘船登上了萨克岛,岛上有专门的运输公司负责把乘客及他们的行李送到酒店,不过两者是分开进行的:买船票时,卖票的会发给你几张带着线绳的绿纸牌,你需要把酒店地址写在上面,然后把纸牌扎在自己的行李上。下了船,你大可假装自己没有行李一样径直乘坐运输公司的短途小巴先行入住酒店,随后会有专人根据你填写的地址把行李送到。那么费用怎么结呢?你入住酒店时要交给前台3英镑,等你返程时,运输公司的人到酒店取行李时会向前台索取。

 

(离开根西岛)

 

因为迫不及待地要领略岛上风光,我选择徒步走去酒店,一路上边走边问,绕了些远,大约一个小时才走到。岛上风光虽美,终归是单调了些。直观的感受是,这个位于英吉利群岛之中的小岛似乎与法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不仅路名、路牌多为法语,很多建筑物的介绍也采用英法双语的形式。人文历史这些东西就不说了,既不感兴趣也没做过任何研究,不过既然在写拍星星,还是要说几句与星星有关的话。萨克岛是“国际暗天协会”认证的第一个“暗天之岛”,顾名思义,就是说这个岛的天空到了晚上是非常暗的,暗到足够让满天繁星都显现出来,这是饱受光污染的城市天空所不具备的。按照各百科的介绍,岛上没有路灯(这是真的),没有汽车(拖拉机是有的),家家户户没有夸张到用蜡烛,(但似乎是为了维持暗天之岛的美誉,透过窗口射出来的光线都非常昏暗),以上括号里的内容都是人肉亲证后的总结。

 

(岛上风光,宁静美丽但也十分枯燥)

 

(迷你银行)

 

终于到了这家名为酒店实为民居的落脚点,户主自住一幢白砖小楼,在宽敞的客厅里通过电脑与世界保持联系。另有一幢颜值高到惊人的木屋用来接待客人,旺季大约同时可以容纳六七个客人,是户主一家人主要的经济来源。接待我的是一位高大的英国绅士,自称simon,昨天与我通话的女士应该是他的老婆,没有露面。一见面simon就为没提醒我每天只有一班渡轮的事道歉,我乘机向他解释了不得不少住两晚的原因,还问能不能减免一晚的费用。他说既然少住两晚,当然要减免两晚。真是绅士啊,我心里感动的泪汪汪的。办完入住手续,他带我去木屋,路上向我介绍了他的狗和猫,都是有名字的小动物,不过时隔一年多已全然不记得了。进了屋,他带我前前后后看了看,教我怎样用暖气,怎样烧热水,又说时值淡季,我是当晚唯一的客人,可以随便挑房间,不必非是我当初预订的那间。由于房间大小有别,我谨慎地问他费用是否有差异,他摇摇头说都一样。于是我挑了不大不小的一间,一方面领他的情,一方面又不显得很贪心。

 

 

 

 

客厅里放置了一架入门级的望远镜,simon说他猜我这样的人到这里来都是搞这个的,我除了笑竟然无言以对。接着我们又在厨房里闲扯了一会,他夸我英语说的很不错,不管是假意客气还是客观评价,我都表示赞许。然后他就走了,把整个房间都交给我,走前还说由于只有我一个人,所有的房门都不必锁,我没当回事地应了一声。

 

 

 

吃了四片面包,喝了一小杯果汁,全当是一天的补给。每年两次外出旅行是我重要的甩肉机会,旅途中分散注意力的事多,吃得少也不觉得饿,坐办公室就完全不一样了。Simon的猫蜷在我腿上陪我休息了一会,狗却躲得老远很认生的样子。大约一个小时后,整装外出勘探地形,为晚上的拍摄选择最佳地点。整个过程很顺利,出了门走不远就是一个峭壁,三面环海,四边空旷,天空一览无余,再不远就是岛上最著名的景点small island,简直不能更完美了。心里开始佩服自己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酒店的。抬头望天,不是很晴也不是很阴,心里祈祷风能多带走一些云。

 

 

(拍摄场所)

 

回到木屋,下午三点多,陪着喵星人躺了一会,发了个朋友圈,接受亲朋好友和同事们虚情假意、情愿与不情愿的点赞。幸运的是,随着夜幕降临,天空渐渐地放晴了!真是天助我也,在萨克岛的惟一一晚,天气如此给力。很快,周遭完全黑了下来,这时想起simon走前说的那句“所有的房门都不必锁”,心里不禁别有一番滋味。起身查看了一下大门,不是有没有必要锁门的问题,是根本就没有锁,心里一下毛了起来。荒芜人烟的小岛,空旷的大屋,暗黑的四周,没有锁头的大门……我恨自己为什么看了那么多恐怖片,此刻一股脑地全部涌入脑海。开了一盏小灯给自己壮胆,可是在这个人人都维护暗黑天空的岛上,开灯居然有一种负罪感。索性关了灯,蜷在沙发上,批了条毯子护住腿,房间内的温度开始降下来了,虽然已经按照simon的指示打开了暖气,但是暖气片仍然固执地冰冷着。

 

 

终于熬到了晚上7点多,开始第一次外出拍摄。久违了的夜行伸手不见五指,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很小的时候回老家,当时家家户户尚未通电,深一脚浅一脚走在乡间的路上,心里感叹城市与农村的夜晚竟如此不同。先在木屋前临海的大草坪上以木屋为地景拍了一组照片,又扛着器材走到峭壁旁,心情依然非常忐忑,生怕黑暗中路旁茂密的草丛里忽然钻出些什么。出发前在豆瓣上看了很多大拿写的星空拍摄教程,实拍的时候心里默念口诀,手上摆弄器材,总算完成了拍摄,整个过程又冷又孤独,完全不享受。这里要顶着锅盖说一句,一直觉得,摄影特别适合那些有艺术的心却没有艺术天分的人,因为基本上如果你有钱有闲又肯学技术,拍些有成就感的好照片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画画就不一样了,没有天分,再苦学也没用。

 

 

回到木屋放大照片查看拍摄效果,发现远景对焦有问题,星点全糊了。歇了一阵子,缓了缓冻僵了的手,9点钟出去拍了第二组,这次没犯什么错。11点钟,用Goskywatch查看了一下星相,觉得星星比之间密集了些,又出去拍了第三组。三组拍完任务完成,兴致已经十分索然。就像前面说的那样,拍摄的过程并不享受。过了午夜,又拿着双筒望远镜出去站在草坪上观看了十几分钟星空,本来是想躺着看很久很久的,但这么浪漫的事当然只能存在于计划中,草地露水很重,温度又低,站着都坚持不了多久,别说躺着了。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让我成为了坚定的肉眼观测主义者。后期制作出来的星空看多了早已无感,反而裸眼看天有种真实的、朴素的震撼。

 

 

回到木屋,因为不确定花洒里是否能流出热水,澡也没洗就睡了。第二天一早去向simon辞行,他正在电话上忙着联系生意,他老婆起身接待我,一张嘴就说我运气不错,昨晚大晴,还说之前有一对从不知哪里来的小两口(没记住哪里,听上去很远)连一颗星星也没见到,我当然越发觉得自己幸运了。离开酒店才早上9点多,渡轮是下午4点,有充足的时间闲逛。也许正因为时间太充足了,很快就感到格外厌倦,这风光如画的小岛居然经不起一天的欣赏!说起来城市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躲在高楼围起的四方天空下,玩着手机,吃着外卖,忙里偷闲看看美剧、在朋友圈里经营人设,这貌似很平庸的生活才是最经得住消磨的。

 

 

回根西岛的途中拍到非常壮观的落日,之后天就完全阴了下来,想想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如果不是渡轮,在那样枯燥的小岛上,三个晚上两个阴天,还不把人闲出毛病来?!上了岸,依然选择老酒店、老房间,睡在两天前睡过的小床上感觉像天堂一样。想起昨晚那个大木屋,看着漂亮,住着却又空又冷又害怕,完全比不了这小房间的温馨舒适。哎,看来祖上真地没有贵族基因,这辈子只好这样穷并快乐着了。

 

 

 

回国后,忙了一周工作,赶在周末完成了图片的后期制作。只是简单地降了噪、用蒙版技术对前、后景进行合成,没做过分的渲染,略比肉眼观看的效果好一些。这些照片距离完美或专业都差的很远,我也无意做到那个程度。拍这些照片,写这篇游记,只为用脚步丰富自己的生活、用笔记述过往的经历、以及用心缅怀博客时代充满营养的时光。

 

 

 

 

回复 (10) | 收藏 (0) | 1036 次阅读 |

法郎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