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漫漫人生路

主旋律永远都是——真诚

http://i.mtime.com/legolasm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你看那,孤独的奥德曼 ——《最佳出价》

Legolas精灵 发布于:

骗中骗,谜中谜,圈里圈外,终究还是个字而已。

有人说,电影《最佳出价》就是一部艺术范儿、高雅版的《惊天魔盗团》。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未曾真正观看过《惊天魔盗团》这部电影,所以,暂不能将彼此来进行比较与对照。但至少,从影片的总评分上来看,电影《最佳出价》要高于后者。而且《最佳出价》中的确还是存在着不少的《偷盗论》中的学问。

电影《最佳出价》是以拍卖行作为影片的背景,讲述了一位拍卖行的老专家Oldman(杰弗里.拉什饰)迷离,寂寞,失望的情感故事。看似很简单的只用了一句话就概括出了影片的所有故事内容,但其进展的却颇为跌宕起伏,也很为惊艳。整部影片以一种很自然,很舒畅的方式进行着,前部分的故事为后半部分地逆袭做了很充分的铺垫,就是在这种不温不火的叙述中,给了观影者那最为惊艳的一笔。而这同时又是一部因女人的美色而痛失了所有一切的电影。

影片从伊始的那一幅幅的名画,毫无疑问,为此部电影增添了不少艺术的底蕴,艺术的祭奠,同时,也为影片所有的一切,包括爱情啊、友情啊,赋予了神秘,甚至是沉重。就如同在影片中的Oldman,他为了追求他所期待的爱情地出现,从而付出了沉重的爱情代价。

写到此,要为Oldman感到痛惜,如此期待着爱来临的男人最终还是败给了谎言,不禁要为之感叹,祸水红颜啊。而在我们那悠长的五千多年的历史中,不乏这样的祸水红颜的故事。褒姒,周幽王为了逗得褒姒那迷人的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杨玉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唐玄宗就是为了这么一位柔弱的女子,竟将盛世的唐王朝带入到了衰败;陈圆圆,吴三桂就因其的美艳,一怒竟将清兵引入于关内。等等等,我想,像这样的故事,我们都能够耳熟能详,而且也都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各种缘由。

此时在想,这到底是该怨于男人的好色之心,还是该归罪于女人的美艳妖娆呢?红颜真的就一定是祸水吗?或许这是一个连达尔文的《进化论》都不能够给予正确解答的问题。也许是为了将物种能够很好地延续下去,男人不得不选择于贪恋于美色,毕竟这是人类的本性嘛。但是,如果要是这么去看的话,红颜与祸水并不能够成立。可是,如果试想想,那些卖弄其风骚,妖娆造作的女子们,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在出卖自己的身躯吗?她们竟没有一点点的私欲吗?(这里我指的是利益)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绝对,谁都是对的,谁也都是错的。正所谓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而这里的包含着所有的利益。毕竟无利不起早嘛。

影片中有这么一段话是这样说的,假设爱情是一件艺术品,就像拍卖会,那么出价最高的人,可以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于是,即便Oldman被骗走了穷其半生得来的藏品时,他仍旧选择了原谅。他是第一次触摸到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与之缠绵的那一夜,胜过他独坐于四壁铺满少女画像之下的十余载。对他而言,那足以给他一个很好的借口逃避事实,从此以后,他不想再独自享用晚餐。而在齿轮永不停歇的机械转动声中,无数情侣的欢笑声中,他只能默默地等待这件艺术品的出现。

都说在爱情中,每个男人都在扮演着极为残忍、狠心的那个角色,但似乎这也并非是绝对,就如同那所谓的祸水红颜一样。不去谈论他人,或许在我看来,我的爱情,我甘愿去承担伤痛,如果我爱的人能够幸福,我愿意为之送去祝福。可是,这样真的很累。男人的泪,不会轻易流于女人的面前,也并没有那么的决绝。因为,在一个愿意付出全部真情的男人面前,哪怕对方的一个借口,对他的一句宽慰,曾经的阴云都将会烟消云散。事实也正是如此。Oldman在他的爱情面前完全没有在工作上的那么睿智。他一退再退,越陷越深,忐忑不安直到失魂落魄。

写在结尾,我想说,这并不是一篇关于性别主义的偏激的言词,而这仅仅只代表了我个人在观看完《最佳出价》后的感想与思考。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善与恶,真与伪之分,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于而言,或者说是人们的愿意与否。而我也相信,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一个衡量善与恶,真与伪的准则。同时我也深信,敢于付出真情的人,定会收获其应有的爱情。


最佳出价 The Best Offer(2013)
 

8 .3 / 8 .5

最佳出价(2013)

影评(97)|收藏(781)

回复 (19) | 收藏 (2) | 2107 次阅读 |
标签:

Legolas精灵 (北京)

男 30岁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