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e nom du 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意大利电影《语言的世界》

fonfon 发布于:

 

当舞蹈先于人类其他文明而存在时,音乐已经出现。有一部电影里讲道,“在人间,音乐离天堂最近”。

《语言的世界》中,巴赫被一双孩子的胖手在钢琴键上弹响,让人意识到有些话语跟真理不相上下。但是,电影用以撼动人的武器却很简单,目标直指人的感官及其功能的世界。

 

孩子被电影一写再写。

女孩:像糖果一样的秀兰·邓波尔

      《父子情深》里拼命往面包上抹果酱和奶酪的胖姑娘

      1995年最耀眼的小魔鬼纳妲莉·波特曼

      索菲·马素初吻时的蓝色眼眸

      《烈日灼身》中的小女儿像青草和露珠般芳香欲滴

      ……

男孩:从围栏看世界的《我两岁》

      “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玫瑰”海因切

      42年夏天》和《死亡诗社》的男孩们

      开着假想坦克、大嚼美国口香糖制造炸药的捷克男孩

      穿军装的夏雨及其阳光灿烂的日子

      ……

 

相信看过《美国往事》的人都还记得那条奔跑的街上的口哨音乐,其实,关于孩子的事情在这部影片里已经相当精致,近乎极致。眼神暧昧、舞姿蹁跹的詹妮弗·康纳利;一拍即合、自幼具备浪子理想的“汤面”和麦克斯;还有那块应当是礼物、却又被送礼者“迫不得已”当作食物的鲜奶蛋糕……所有的都呈现出水一样的颜色,难以分辨,却清晰可感,荡漾在每个有童心的人的回忆或者想象中。

也许孩子的形象已经登峰造极了。可是,世界每天仍在以每秒出生三个婴儿的速度向未知发展,电影亦如此。

孩子的天赋、孩子的感官世界、孩子间的战争、孩子的道德感,以及健康孩子的标准等等,都已经或将要更多地得到电影的关心。当然,一切都会伴随着情感而发生。

 

柯利亚是一个苏联孩子,所以初到捷克时,他只会讲俄语。美丽的母亲投奔西德情人后,柯利亚跟随拉大提琴的继父生活。继父是捷克人,风流儒雅,让人恍惚间想到也是拉大提琴的马友友,风流儒雅得更甚。随着日子的前进,柯利亚开始断断续续地讲捷克语单词,却永远指着苏联国旗说“我们的,漂亮”。柯利亚长得比想象中要胖,一双圆眼睛,嗓音绝对响亮。

另一个比想象中更胖、圆眼睛、嗓音更响亮的孩子叫西蒙,意大利人。但意大利人听不懂他的语言,事实上任何国家的人都听不懂他的话。他安定地生活在父亲为他创制的符号(包括语言)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他的名字不再叫西蒙,而我们称之为“椅子”的那个物件也不再被叫做“椅子”。一日,父亲猝死。西蒙像一个文字游戏者般闯进世俗社会,恐慌得像一名小精神病人,可嗓音依旧响彻云霄。这就是《语言的世界》。那双弹奏巴赫的小胖手就是西蒙的。

 

柯利亚的外貌跟西蒙非常相似,希望这不是巧合。而两个孩子之间,似乎也隐藏着某种并非巧合的东西。

    1  孩子原先好好的生活一旦被打破,为什么都跟作为男性的父亲有着直接关系?

   (柯利亚不得不与陌生的继父共同生活下去;西蒙不得不与朝夕相处的生父永别。)

2  孩子开始新的生活时,为什么都跟别人言语不通?

(柯利亚讲俄语,但他生活在讲捷克语的捷克;西蒙使用着父亲发明的语言,致使所有意大利人听不懂这个意大利孩子的话。)

3  孩子最初与成人的沟通为何都起始于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的名称?

(柯利亚从贴在窗上的纸做的小国旗起步;西蒙从糖罐里的糖开始,一步步给玛利娜带来希望。)

4  孩子的生活都与音乐有关。

(柯利亚不得不整天围着继父的大提琴声转;西蒙用父亲发明的符号系统不同凡响地弹奏着巴赫。)

5  电影为孩子安排的归宿,为何都是一个成年女性?

(柯利亚虽然跟继父产生了深厚感情,但最终和已显得陌生的母亲上了飞机;西蒙同精神科医生玛利娜一起生活,后来两人住在法国。)

……

 

    当年,《2001年:漫游太空》的问世令爱森斯坦浮想联翩。一切命题对电影来说都变得可能与有希望,包括把马克思的《资本论》拍摄成一部电影。

对孩子来说,“水色时期”意味着一切都等待实现。

我们可以发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影中出现了“语言”这个命题。科技必定要以“语言”作为载体,而任何一个地域性的语言(包括英语)对整个世界而言,都十分局促。所以,一个涵盖所有电脑、所有人类的“通用语言”被无数次地假设、构造与论证。这仿佛又回到了古罗马时期的博士论坛。那么,《语言的世界》有没有受到些微影响呢?

    索绪尔、乔姆斯基和他们的后继者令“语言之途”变得愈发平坦,电影语言其实也应当算在其中。每当从电影对白中辨认出“索绪尔”或者“乔姆斯基”的名字时,总会有人在观众席上会心一笑。

   

水是什么颜色的?难道水有颜色吗?往水里加入什么颜色,水就变成了什么颜色。

那么,孩子的颜色呢?

西蒙的颜色是他父亲故意调出来的,更多孩子的颜色是父亲(和母亲)无意中加入的。

可以说孩子是水吗?可以吗?

人的早期是否真的存在过那么一个“水色时期”,令人难忘,却无从想起?

电影很像一种模糊记忆,没有未来,只有过去。否则为什么电影里的“未来人”,看起来更像远古野兽或者单细胞动物?很多人称斯皮尔伯格是一个纯粹的儿童,其实,有前途的电影人近距离看,都该是一个孩子。当然,故作深沉的,占了绝大多数。

你还想不想得起自己的“水色时期”?

而音乐和语言的关系又怎么样呢?可以知道的是,《语言的世界》英文名字叫:“FIRST THE MUSIC, THEN THE WORDS”。

 

回复 (3) | 收藏 (1) | 854 次阅读 |

_fonfon (上海)

女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