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e nom du 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罗曼·波兰斯基 & 几个女人Roman Polanski & His Story

王方 发布于:
  
 
属于罗曼·波兰斯基的一群词语
 
·“正常的爱情没什么意思。而且我敢保证那一定很沉闷。”
·“我要说,无论我生活得如何、工作得如何,我都不会去嫉妒别人。我对此一直感到很满足。”
·“每当我感到快乐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同时会产生一种不安的强烈感觉。”
                
 ——罗曼·波兰斯基
 
 
获奖
 
一部《钢琴师》( The Pianist )让69岁的罗曼·波兰斯基真正家喻户晓了,他成为奥斯卡年龄最大的获最佳导演奖的导演。但其实早在这之前,他已经很出名了。例如,1980年拍摄、在中国也放映过的《苔丝》( Tess)就为波兰斯基赢得过诸多殊荣:1980年度法国恺撒奖最佳导演、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导演;1981年度美国金秋奖及奥斯卡奖的最佳导演奖提名。而更早的1975年时,他也已经因美国影片《唐人街》( Chinatown)获得过金球奖最佳导演奖和英国学院奖最佳导演以及奥斯卡奖最佳导演的提名。
 
恐怖电影
 
然而,获奖和别的什么荣誉并不能证明什么,因为波兰斯基的才能并不仅在获奖的高频率上。他最令人吃惊的是对恐怖片的深刻理解和冷酷贯彻。在他的那些恐怖电影里,来自心灵深处的害怕是对观众最致命的武器,跟这相比,那些生理恐怖的影片都无从谈起。在他的影片中,一切视觉上的恐怖都存在于日常生活中,就在人的所及范围之内:一股草药的气味、一个衣柜的门、一首若有若无的歌谣。《罗兹玛丽的婴儿》(Rosemary’s Baby,又译成《失婴记》),《吸血鬼的舞会》( Dance of the Vampires),都堪称心理恐怖片的一大经典。但这种对恐怖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可能跟艺术观念并无太大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对生命的认识和看法。很多人认为生活总体上是明媚的、公正的,但也有很多人却相反,对他们来说,世界有点邪恶,还充满了隐喻,而罗曼·波兰斯基肯定属于后一种认识的人。
钢琴师》在大大小小的场合得了奖之后,波兰斯基的经历被媒体和大众广为传播,而他,却不能更高兴或更悲哀一些,他仍旧常住在巴黎,跟太太塞涅和两个孩子一起,看看电影和展览,讲讲故事。而害人的往事还将在很长时间内都存储在心里的某个深处,那比任何一步自己拍摄的恐怖电影要恐怖得多。
 
集中营
 
罗曼·波兰斯基1933年8月18日出生于一个巴黎的波兰籍犹太人家庭,当画家的父亲无法忍受当年法国狂热的反犹浪潮,举家迁回波兰的克拉科夫。两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波兰被德军占领。波兰斯基一家先后被关进集中营。犹太传人的父亲和叔叔虽从中侥幸逃脱,但波兰斯基的母亲、一个罗马天主教徒,却怀着五个月的身孕在臭名昭著的毒气室里惨死。当时,波兰斯基年仅8岁,被急中生智的父亲推入了一面夹墙中,就此捡回一条日后的电影大师的命。但对此的所有记忆也随着生命的保留而被保留了下来,像永不愈合的伤疤那样,虽已停止淌血,但还碰一碰就疼。在另一个犹太传人、美国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中,大部分情节都在波兰的克拉科夫犹太人区发生,而那正是波兰斯基的亲人和朋友们被关押过的地方;所以,最初斯皮尔伯格拿着剧本请波兰斯基出任《辛德勒名单》的导演时,被痛心地拒绝了。
在波兰斯基逃出犹太人区后,他在波兰的乡村四处流浪,善良的天主教徒帮助他逃过了很多次的搜捕,他还多次被信奉天主教的农民家庭收养。在那段时间里,他用各种方法谋生,除了养活自己外,他迷上了电影和新闻纪录片。无论是德国的宣传电影还是污蔑犹太人的新闻,他完全沉迷于那种电影本身带来的魔力之中,无关政治与信仰。似乎只有躲在黑漆漆的电影院光线里,他才是安全与安心的。而由劳伦斯·奥利佛(Lawrence Oliver)主演的那部《哈姆莱特》让他彻底地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事物就是电影。
直到2002年,罗曼·波兰斯基才鼓起了勇气,以一种几乎可以叫做“凛冽”的风格,以一个幸存的犹太人对二战的记忆来讲述另一个二战时期的犹太人的故事。那就是《钢琴师》,一个让人心寒的电影,可以直接联想到美国犹太人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并更直接地联想到法国犹太人克劳德·朗兹曼(Claude Lanzmann)的长达九个半小时的二战犹太人问题纪录片《绍阿》(Shoah)。某种方面而言,历史比艺术要厉害得多。
 
怀孕的女人
 
在大多数的观念中,怀孕的女人很幸福;但对波兰斯基来说,怀孕的女人是最悲惨的女人。因为在他的生活里,有两个跟他最亲密的女人,都在幸福地怀有身孕的时日、以最凄凉的方式死去。一个是他的母亲,怀孕五个月是被毒死在纳粹的毒气室里;另一个是他的第二任太太、美国女演员莎朗·塔特(Sharon Tate),她在怀孕八个月时,在自己家里被邪教首领残暴地杀害,更可悲的是,该邪教组织事后发现自己杀错了人。而那晚的前一天,波兰斯基刚在家过了他36岁的生日。事情发生在1969年8月19日。
所以,尽管波兰斯基现在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对第一个未出生就随母体而逝去的孩子最不能割舍。他说,此生他最最最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天晚上他没有留在好莱坞贝弗利山、位于西耶罗道的家中陪着太太莎朗·塔特;就是那天晚上,他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莎朗和第一个孩子。
因此,一个男人也许有足够的能力让一个女人怀孕,但他可能没有更足够的力量去保卫这个怀孕的女人;比如波兰斯基的父亲,又比如波兰斯基自己。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波兰斯基不敢再拍恐怖电影,因为即使他和莎朗拍过的电影再恐怖,也比不上他们自己的恐怖经历;同时,波兰斯基也有点怀疑,太太的被误杀,是不是上天对他的诅咒、对他如此热衷于那么多恐怖电影的反讽?
不久以后,波兰斯基拿起了妻子莎朗生前最喜欢的、并屡次向他推荐的托马斯·哈代( Thomas Hardy)的小说《德伯家的苔丝》( Tess of the D’Uberbvilles),并在1980年将其改编、拍成了电影《苔丝》( Tess)。可以说,《苔丝》是波兰斯基向莎朗的献祭,又是波兰斯基在电影题材上的新发现。
 
被侵犯的女人
 
钢琴师》在奥斯卡得奖后,几乎全世界都知道罗曼·波兰斯基不能踏足美国的原因了。
当年,就在波兰斯基渐渐从丧妻的悲痛中活转过来,陆续在美国和欧洲拍出了《麦克白的悲剧》( The Tragedy of Macbeth)、《什么?》( What?)、《唐人街》(Chinatown)和《实习生》( Le Locataire)等不错的电影时,1978年他被指控强暴了一位13岁的少女,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被捕、在洛杉矶监狱的心理诊所渡过了漫漫的42天。随后,在缴纳了保证金后,被允许前往塔西提岛继续拍摄电影《暴风雨》。但为了躲避美国法律的制裁,波兰斯基于1978年逃离美国境内,此后长期定居在法国巴黎。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进入过美国一步,即使当年作出审判的法官已于1989年过世,波兰斯基仍极力让自己尽可能地远离美国国土。
那个被强暴的美国少女,如今已是有了两个孩子、近四十岁的母亲了,她在得知波兰斯基由于这个原因连奥斯卡奖也不愿前来领取时,主动让媒体转告政府和波兰斯基本人,她不再追究此事,请罗曼·波兰斯基先生尽可安心地前来美国。
但是,我们都知道,奥斯卡颁奖之夜,波兰斯基跟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巴黎的家里收看电视实况转播。而那个奥斯卡小金人,是他的好朋友、美国演员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日后特地去了一趟巴黎,送到波兰斯基府上的。
 
生了两个波兰斯基的孩子的女人
 
艾玛纽埃·塞涅( Emmanuelle Seigner)是波兰斯基的第三任太太,她比波兰斯基年轻33岁,主演过波兰斯基导演的《惊狂记》( Frantic)、《苦月亮》(Bitter Moon)、和《第九扇门》( The Ninth Gate)。
罗曼·波兰斯基一共结过三次婚,第一次婚姻从1959年至1962年维持了3年;第二次婚姻由于莎朗·塔特的被害也只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从1968年1月至1969年8月;而第三次就是跟艾玛纽埃·塞涅,从1989年至今,两人已经共同生活了15年,他们的孩子莫艮(Morgane)和埃尔维斯(Elvis)也分别已经有12岁和7岁了。
艾玛纽埃·塞涅是那种长得很神秘的女人,尤其是她的眼睛,被波兰斯基形容为“是那种长在罗马雕像上的眼神”,她好像什么地方都没看,却又似乎是在看着每一个地方。她出生在巴黎,父亲是个极其出名的照相摄影师,母亲是一名记者。而她的祖父路易·塞涅(Louise Seigner)是全法喜剧协会的主席,总之,这是个天赋和家教都不错的女孩,14岁时就进入了模特界。她的那种神秘兮兮的美吸引了很多人,许多国际性杂志纷纷请她去拍封面照片。1985年的时候,法国电影新浪潮的代表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Jean-Luc Godard)还在自己的罪案电影《侦探》(Détective)中为塞涅安排了一个角色。
塞涅遇到波兰斯基还是在拍影片《惊狂记》之时,这个身高1.73米的女孩迅即喜欢上了这个身高只有1.65米的导演,她为导演的忧郁与内敛而心动。同样,波兰斯基也发现,塞涅表面看上去很神秘、不容易接近,而只有受到她的关心之后,才会体会出其内在的火热与善良。塞涅在参加剧组前,听说过一点波兰斯基的过去,她知道那很凄惨,但她无法确定波兰斯基心口的伤疤有多深,因此,等到电影拍完、两人快要结婚了,塞涅都没主动问过波兰斯基有关过去的事情。一直要到1989年春天快结束的某日,两人刚吃晚饭、餐后咖啡还没端上来的时候,波兰斯基突然对塞涅说:“即使我的过去这样破碎不堪,你还是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太太,对吗?”塞涅的回答是:“我知道得不多,但我想那已经足够了。是的,我一定要成为罗曼·波兰斯基的太太。”《惊狂记》的男主演哈里森·福特是第一个知道这个喜讯的,也是第一个向他们祝福的人,并且,他始终都是这个幸福锝之不易的家庭的最亲密的朋友。
塞涅的父亲,那个甚至比波兰斯基还年轻的著名摄影师,在把自己的女儿交给波兰斯基时说:“看来,艾玛纽埃是上帝派给你的天使,用来慰籍你过去所受过的那么多重大的创伤。”也许真的是这样。

 
回复 (14) | 收藏 (0) | 3454 次阅读 |

_fonfon (上海)

女 天蝎座